蓬佩奧攜新書做客尼克松圖書館 談了哪些話題

【2023年02月10日訊】(記者李梅橙縣報導)2月7日(週二)晚,前國務卿兼中央情報局局長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做客尼克松圖書館,參加他的新書《永不讓步:為我所愛的美國而戰》(Never Give an Inch: Fighting for the America I Love)訪談會。約六百餘民眾與會,席間歡笑聲和掌聲不斷。

2023年2月7日,在尼克松圖書館舉辦的前國務卿兼中央情報局局長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新書《永不讓步:為我所愛的美國而戰》(Never Give an Inch: Fighting for the America I Love)訪談會。(李梅/大紀元)

蓬佩奧在訪談中,談到了政府機構運作、外交事務、國家安全、同川普總統一起工作、對外國領導人的印象、宗教自由和人權等方面的經歷與見解。他也表示會競選總統,但時間上要等妻子蘇珊(Susan)認可。

尼克松圖書館創始館長、前尼克松基金會主席修伊特(Hugh Hewitt)主持訪談,他目前擔任塞勒姆廣播網(Salem Radio Network)的節目主持人。一天之內,該訪談視頻已有四萬多人觀看。

面對龐大政府機構的挑戰

蓬佩奧在西點軍校以班級第一名畢業後,在美國陸軍第4步兵師服役,退役後又獲得哈佛法學院法學博士學位,並擔任律師。1996年他搬到堪薩斯後,和三位西點校友收購和經營三家公司;而日後任職國務卿的經歷,和經營公司大不同。

美國國務院的雇員超過7萬人,蓬佩奧表示,「我之前沒有經營過規模如此龐大的『公司』,那是對領導力真實和持續的挑戰。」

他說,人們都聽說過深層政府,「當我們想把大使館從特拉維夫搬到耶路撒冷,當川普總統想會見金正日,當我們在中東提交促進和平的《亞伯拉罕協議》時,國務院的那些機構說,你不能那樣做」。蓬佩奧認為,「這有深刻的歷史原因」,帶著「慣性的拖累變革的偏見」。

他表示,聯邦政府那台機器很難運轉,他希望自己留下了一些印記,「我把文化融入其中」,「你必須讓人們專注於他們的使命」。

川普獨特的工作風格

蓬佩奧認為,不論是中情局局長還是國務卿,都不可能獨立完成工作,需要團隊合作,而團隊需要很長的時間來磨合。

「我幾乎每天都去向總統做簡報,這很不尋常。」蓬佩奧說,得天獨厚的職務「讓我有機會見到總統,並近距離地看他如何處理信息和作出決策」。他也因此接觸到不同的團隊,和其領導人互動並建立了聯繫。

蓬佩奧表示,美國是一個自由的國家,可以選舉領導人,「我們需要時間來適應、組織,並讓機構運轉,我在第二個任期會做得更好」;而俄羅斯的普京、中共的習近平和北朝鮮的金正恩可能會掌權很長時間,那些領導人以為自己已經很了解了,反而難以應對世界的變化和風險。

和朋友一起前行

羅斯福和里根總統都有好朋友一起入閣,修伊特問蓬佩奧,在他看來朋友有多重要?

蓬佩奧表示,好朋友是他取得成功的關鍵。在西點軍校的的第一天,他結識了烏爾里希·布雷奇布爾(Ulrich Brechbuhl)和布賴恩·布拉托(Brian Bulatao),「我們一起度過了軍校的時光、一起服役,一起上研究生院,一起經營公司」。

蓬佩奧回憶,他在週五早上被提名為中情局局長後,布拉托打電話來說,「告訴我任何你想說的事情。」於是蓬佩奧回答:「你要和我一起去,我們需要任命中情局首席運營官。」兩個小時後,布拉托給了他肯定的答覆,並迅速處理了手上的工作,在一天內來到了中情局。

對蓬佩奧來說,那好像是去古老要塞阿帕契堡(Fort Apache)那樣的危險之地,只有極好的朋友才會立即趕來搭救。

對中共不讓步

修伊特提到,動畫情景喜劇《南方公園》為能在中國播出,剪掉了涉及中共集中營的內容,那麼優秀的領導人應如何表明美國的立場?

蓬佩奧表示,美國與中國經濟進行實質性脫鉤,並不意味著不購買中國生產的口哨和沙灘球等商品。企業家應該看到其中的政治風險,如果中共臨時決定不供給我們需要的東西,美國應該從朋友和盟友中找出路。

「在COVID疫情期間,我們從根本上改變了美國對中共的外交政策」,蓬佩奧說,美國必須參與海上、太空和網絡的競爭,「因為中共在威脅著我們每一個人」。

蓬佩奧指出:「我們粉碎了中共在美國境內最大的間諜活動。」當時中共利用在休斯頓的領事館進行操作,美國政府致電中共領事,要求他們必須在72小時內離開,並最終關閉了那裡的中共領事館。

蓬佩奧還談到「四方聯盟」(Quad,也稱四方安全對話)是對抗中共威脅的一部分,它是澳大利亞、印度、日本、新加坡、越南、韓國和新西蘭等印太國家的聯盟,這一地區的GDP占全球的45%以上,「四方聯盟」可以打破中共的算盤,實現震懾的作用。

公立教育的崩潰

蓬佩奧認為,學校教育從自由思考轉變為灌輸從60年前就開始了,「當我們的軍隊、學校及所有機構失去對他們應做的事的關注,而專注於建立自己的帝國時,壞事就會發生」。

他主張,學校要獎勵真正好的老師,父母和孩子應該選擇他們所學的內容,「我們需要一個獎勵教師的系統,讓教師和父母協作以滿足孩子們的需求」。

蓬佩奧回憶自己在加州橙縣上學時的老師和籃球隊教練,「他們真正地關心我們」。

他表示,美國是一個熱愛自由、沒有種族主義根基和階層壓迫的地方,「我們需要(把傳統)傳遞給下一代」。◇#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