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九年「四·二五 」 萬朵淨蓮飄香中南海

【2023年04月29日訊】
「淨蓮法中生
慈悲散香風
世上灑甘露
蓮開滿天庭」(選自李洪志先生著作《洪吟二》)

如何解決風起雲湧的上訪人潮,是中國政府的一大難題。可是在1999年4月,江澤民政府卻陰謀策劃、逼迫誘導了上萬的良善民眾去中南海上訪。

在暗藏殺機、一觸即發的中南海,面對著層層重圍、劍拔弩張的武警,這上萬名上訪者猶如萬朵亭亭淨植的蓮:他們無塵無埃,無愧無怨,無喧無鬧,只為堅守心中的那極為聖潔的信念——真、善、忍。

他們大善大忍的胸懷,無形中化解了一場血雨腥風;他們祥和善良的言行,被稱作「中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上訪」;他們展現的堅韌理性,被稱作是「中國未來的希望」。

蓄意抓人 被迫上訪

1999年4月25日凌晨五點,我跟往常一樣來到北京豐臺體育中心參加晨煉。

煉功場地已經來了不少功友,正在傳遞著一個消息:中科院的何祚庥在天津的一家小報上發表文章,用早已澄清的假例證栽贓誹謗法輪功。經過天津法輪功學員的持續講真相,該出版社表示要糾正。

沒想到4月23日,天津公安局出動防暴警察毆打學員,多人流血受傷,同時抓捕關押了45名法輪功學員。

天津法輪功學員要求釋放無辜被抓的學員,被天津政府告知:公安部已經插手,要釋放被逮捕的法輪功學員,必須北京授權;同時天津公安建議學員去北京解決問題。

當時,我和法輪功同修們都感到很奇怪:一個地方政府怎麼膽敢鼓動當地百姓去北京上訪?不想要烏紗帽了?再聯想到最近一段時期,全國很多地方的報紙、電視臺都出現了一些造謠、誹謗法輪功的事件,經過學員講真相,這些媒體也都做了澄清事實的報導。

可是現在天津卻出現公開暴力抓人事件,還要把事情弄大,搞到中央去……雖然這一系列事情非常蹊蹺,可是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的想法:首先把天津學員營救出來。

警察引導 誤入中南海

我跟著幾個法輪功學員騎自行車去國務院信訪辦,騎到府右街附近,看到那裏已經有不少法輪功學員和警察。

大家都非常守秩序,警察讓往哪兒走就往哪兒走,讓站在哪兒就站在哪兒。我們停好自行車,跟著隊伍被警察帶進一個胡同,我們自覺排成三排,留出了車道、人行道和花圃草地。

站好後,我打量四周,驚奇的發現馬路的對面,赫然是中南海的一個大門。

「咦,信訪辦怎麼在中南海?」我不熟悉這裏的環境, 問到了一個當地學員。

他說,信訪辦在西安門大街,他起初就站在那裏,不知為什麼警察要把他們帶到中南海府右街?當時我們也沒多想。後來政府的報紙開始鋪天蓋地地抹黑法輪功,說萬人圍攻中南海。

這讓我不禁想起《水滸傳之林沖誤入白虎堂》,高太尉派人叫林沖帶寶刀去高府賞鑑,林沖跟著來人走到一處,竟是白虎堂。

林沖因此被高俅定罪,持刀擅闖白虎堂意圖不軌,秋後處決。

萬心一善 消融對峙

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中,有七十多歲的老人,十幾歲的學生,有孕婦,有抱著嬰兒的夫婦;有在職的公務人員、軍官、警察、醫生、科技工作者、工人、農民,也有離退休老幹部;有北京的,也有外地的。

雖然年齡、職業、文化程度不同,甚至絕大多數的人素未謀面,可是修的是同一部「真、善、忍」大法,所以都共同有著一顆純潔、善良的心。

無論男女老幼,大家靜靜地站在人行道上,自始至終沒有口號,沒有標語,沒有騷動,沒有喧嘩。我們給商家、機關單位、住宅讓出了通道,法輪功學員們人挨人站的很密,身後就有草坪,沒有誰到那裡去坐一下。

我們沒有沒有一個人隨地亂扔東西,幾個學員沿著街邊來回尋走,把警察隨地亂扔的菸頭和垃圾,一點點、一次次地撿起來。

起初武警們如臨大敵,直直地站在法輪功學員面前,個個緊張嚴肅。

可是面對法輪功學員的慈悲祥和、自尊自律、純善的行為,武警們很快發現他們無事可干,就開始東張西望、來回走動,後來乾脆跑到路邊,坐著喝水、聊天。

再後來他們主動和我們說話,臉上也有了笑容;有的警察和便衣向我們要《轉法輪》拿到車上看;也有的走到我們的隊伍中來聊天,問我們為什麼來這裏,為什麼煉法輪功等等,我們都如實回答,並講述了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切身體會,他們很多人表示對法輪功理解和欽佩。

無形化解通告潛伏的殺機

大約下午3點左右,警察開始向我們發傳單,大意是:法輪功學員不能聚集在中南海,要立即離去,否則後果自負。

因為天津被抓的學員還沒有釋放,大家沒有離開,依然不動,始終保持著純正的心態。但是從警察的緊張神色,街道上的武警、車輛之間的換防、調動,都能讓人感覺到什麼事要發生。

在傍晚前,一輛輛武警部隊的指揮車一遍一遍地在府右街巡查;在此之前,武警在府右街只出過錄像車。

事後我看到一篇文章《「四二五」中共對法輪功的構陷》,有一個學員(家人是中南海警備部隊的)傍晚時接到家裏緊急電話,要他立即回家,說是警備隊已經架起了機槍,再不回來有生命危險!

在《親歷「四二五」》文章中,一個學員的鄰居Z所在的醫院,4.25那天被武警奉命臨時緊急徵用,所有病房全部騰出,還準備了大量外傷醫療用品,說有緊急任務。而且Z的一些同學所在的幾個醫院,當天都接到了同樣的命令並做好了準備。

種種跡象,不難看出︰江澤民集團已經著手計劃屠殺法輪功學員,是法輪功學員表現出的浩然正氣、純善祥和,以及無懈可擊的理性平靜,讓準備充分的武警無用武之地,無形中化解了一場暴力流血事件。

和平對話 「四二五」獲善解

「四二五」當天上午8點多時,站在中南海正門對面馬路的學員,通過人群傳話過到我們這邊來,說:朱鎔基總理出來接見學員了,並當場指了三個學員進去反映情況。

到了中午,我們又聽到傳話,說北京法輪功輔導站的五個學員代表也進了中南海,向政府提出三點要求:1、釋放天津被抓的法輪功學員;2、給法輪功修煉群眾一個寬鬆的煉功環境;3、允許出版法輪功書籍。

到了傍晚的時候,我們獲悉在朱總理的處理下,天津已經釋放了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但是5位北京學員還沒有出來,大家牽掛著他們的安全,依然靜靜的站守在原地,沒有離去。

直到晚上9點多,我們看到他們出來了,知道情況已向中央反映。有關領導還答應遺留的問題,要我們再派代表到永定門的信訪辦繼續談。學員們通情達理,靜靜的撤離了中南海,沒有留下一個紙片。

世上灑甘露 豐碑照後人

上萬法輪功學員運用公民合法權利,平靜理性上訪,獲和平解決。震驚了世界,贏得了海內外媒體的一致讚譽,法輪功由此被推向世界舞臺,全世界修煉法輪功的人數也因此 急速增加。

僅僅台灣就從1999年的「四二五」事件之前的2千多人,在10年內(到2009年)直線增加到逾30萬人,足足暴增150倍!

再看當今的中國,因為江澤民「腐敗治國」體制下催生的各種官民衝突,積重難返,越演越烈,冤民遍地。

政府對訪民動輒圍追堵截(堵訪截訪)、罰款、監控或抓捕、勞教等。

當上訪、靜坐、堵路、下跪均無濟於事時,絕望的老百姓有的採取極端的伸冤方式,如報社前集體喝農藥,焚燒公交車、砍殺幼兒、駕車亂撞……整個的中國已經陷入嚴重的社會生態危機中!

99年的「四二五」事件,法輪功學員通過自己的實際行動,給中國社會提供了一個政府和民間通過和平理性的協商來解決矛盾的現實機會。

如果就沿著這條路走下來,中國社會真的可能會走向一個比較良性的轉型。

可是後來江澤民出於一己之私、不計後果的去鎮壓法輪功,堵死了中國政府與百姓誠意溝通之門,造成了現實中國民情洶湧、民怨沸騰的這種局面。

17年來,社會在變、民情在變、中共的政權也在動盪飄搖中,可是「四二五」的精神卻深深紮根於法輪功學員的善心中。

面對中共的誹謗、強暴、酷刑、虐殺,法輪功學員不是以惡對惡的傷害他人、報復社會;也不是一味的逆來順受;而是堅持不懈的去澄清真相,一如既往的理性、祥和。

「四二五」體現了「真、善、忍」修煉者的境界與風貌,奠定了人間維權的準則,是人類歷史上的一座道德豐碑,照耀人寰,永垂青史!◇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