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圈炒作「新排華法」 華人揭中共挑唆

【大紀元2023年05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自今年1月以來,華人圈關於「禁止中國人購買美國土地」的話題一直很熱門,微信對華語社群在美國的公民身分認同構建、以及塑造美國公共政策方面,發揮了什麼作用?最近發生的一些案例,為外界提供了一個研究的機會。

美國德州議員1月15日提出SB147法案,禁止中國、伊朗、朝鮮、俄羅斯等四國的政府、公司和公民購買德州地產。起因是2021年中共軍隊的一名退役將軍,在該州一個空軍基地旁邊購買了一塊13.7萬英畝的土地,該空軍基地是美國空軍最大的飛行員訓練中心。

提出這項法案的共和黨德州參議員科爾霍斯特(Lois Kolkhorst)發表書面聲明,以中國為例,指出,中國與另外幾個國家在德州收購的土地越來越多,引發許多德州人的警覺,如果某位美國人想在中國境內某個空軍基地旁邊購買土地,絕對不會被中國准許,因此這種交易也不應該在美國發生。

微信文章指SB147是「新排華法」

第二天1月16日,註冊地在山東的「一畝三分地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微信公眾號、在線論壇和留學網,出現了將SB147描述為「新排華法」的敘述,但避免提及引發立法的原因。「一畝三分地」是一個針對北美留學、求職和找工的平台。

這篇文章的標題為「德州佛州表態:禁止中國人買房!接下來會有『2023新排華法案』嗎?」文末,「一畝三分地」的版主寫道:「如果這種法案能通過,接下來是什麼呢?是不是要禁止中國人在美國上學,所有非美國國籍非綠卡的中國人,在美國不准讀書?然後是求職就業?再然後是嚴禁超市賣東西給中國公民、嚴禁醫院提供服務?這一條條加進來,慢慢地,就成了新的排華法案了。」

在接下來的幾天裡,微信上出現了更多新的反SB147團體。也有人在思考這個法案「真的反亞裔嗎?」

華人:「排華」與滑坡謬誤 是在製造對立

1月18日,德州休斯頓居民解濱在他的博客文章中提出問題:「這個法案明明針對的是四個國家,怎麼中國人就確定這是專門針對華人的?是不是因為中國把俄國、伊朗、北韓都給代表了?」

解濱還專門打電話給提出法案的參議員辦公室詢問,發現該法案對華裔美國公民和長居美國的綠卡持有者沒有任何影響。該法案限制的是長期定居中國的非美國公民。

遠在紐約博主淩飛也刊文,直指許多自媒體用詞危言聳聽——比如聲稱再接下來,美國就要對華人趕盡殺絕等等,存在邏輯缺陷/滑坡謬誤,目的是帶節奏「製造對立」。

滑坡謬誤就是使用連串的因果推論,卻誇大了每個環節的因果強度,從而得到不合理的結論。就像這樣滑坡:「如果你讓人進了前院,第二天他就會到門廊,第三天他就會吃你的小孩。」中國文革時期的「無限上綱」也牽涉到此種謬誤。

凌飛認為,這個提案對於立足美國的華人來說,嚴格地說不是問題,「這是一個只要你入籍就能解決的問題,談不上什麼『排華』。」「引發這個法案的點,是一名不住在美國,所有的財富與社交都在中國境內的『神祕富豪』的讓人懷疑的收購操作。」

然而,在美國社會正常的自由討論,到了微信群,情況就不一樣了。微信的生態系統只允許與中共相近似的世界觀存在。異見者輕則被踢出微信群組;重則被指責成「漢奸」,甚至會受到人身安全的威脅。

案例一:將異見者踢出微信群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Nitze高級國際研究學院的卡普蘭教授(Seth Kaplan)對此進行了研究,並將他的發現刊登在《外交官》(The Diploma)雜誌上。

卡普蘭教授寫道:這些微信群組具有獨特的敘事傾向。他們禁止平衡的討論,踢出任何不同意的人,並煽動最激進(在這種情況下是反美)的聲音。

為什麼這些團體由支持中共的人主導?團體管理員通過創建一個只有親中共的人才能加入的群組,幫助他們立足於中國,而不是立足於美國,拋棄美國的身分認同。卡普蘭教授展示了三個相關案例。

第一個案例發生在一個480人的「反德州歧視排華法案一群」微信群,一個微信名叫大偉的人,不同意群主對美國的負面評論和謊言。

例如,當潘姓群主說「中美蜜月是因為美國需要中國搞垮蘇聯」,「奧巴馬說過,中國人民過上和美國人民一樣的生活,是世界災難。」

大偉試圖發表中立評論,他說:「說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近些年開始打壓中國是對的,但說美國西方是不想讓中國人過上好日子是用來騙人的說法而已……」但他被潘群主警告:「不多聊中國,我們得避免被封群。」「你被禁言了。」隨後他被踢出群。

案例二:微信霸凌

第二個案例發生在同一個微信群中,人數已減少到452人。潘群主把解濱的觀點貼在群中,一些跟帖稱解濱為「漢奸」。

事件背景是3月9日,解濱在Texas Scorecard上發表觀點文章「中共是強烈反對土地所有權法案的幕後推手」,文中說,3月2日德州參議院為SB147舉行公聽會。聽證會上以反對該法案的中國人團體為主,他們占據了90%以上的發言機會,並將該法案歸咎於種族主義和歧視。

解濱寫道:「這是我第一次從通常是中共擁護者的那群人口中聽到這麼多維護華人權利的話。上個月,我通過那裡的朋友看到了他們在那些反SB147微信群組中的一些對話。他們在聽證會上說的和他們在微信群裡說的完全不同。那裡的非公開討論使用了很多中共的語言和措辭,在他們的公開演講中完全消失了。」在解濱的推特推文中,他例舉了微信群中的反美對話:「讓俄羅斯直接核武器平了老美」。

潘群主把解濱這段話貼在群中,一些跟帖稱解濱為「典型的漢奸」「華奸」,潘群主要求其他人搗亂和破壞解濱的推特帳戶,甚至向FBI和CIA偽報他為「間諜」。

案例三:人身威脅

第三個案例發生在另一個有498人的「AALC反德州SB147提案」微信群中。

2月20日左右,有人在群裡教唆他人如何在美國威脅解濱和同道者的人身安全,包括拍照、搜索居家住址,以及用棒球棒自製狼牙棒把人「打個半死不活皮開肉綻」的具體做法,甚至提供YouTube視頻教程,目的是讓不同意見者致殘和噤聲。

對於這些教唆犯罪的言論,微信群的會員似乎熟視無睹,繼續討論原本的話題,群主也沒有跳出來把這個人踢出群。

解濱在自己的博客中曝光、翻譯了微信群的部分對話截圖。他寫道,「幾年前休斯頓中領館還在開張的時候,那些中共跟班們就很活躍。雖然休斯頓領館因涉嫌從事間諜活動在川普任內被關閉,但其網絡是否消失了呢?不太可能。」

他說現在,「你要是抓他們偷盜知識產權,他們說你是種族歧視。你要是不讓他們在軍事基地周圍買地,他們說你是排華法案。你要是說他半個不字,他說你是亞裔仇恨。你要是對中共稍微表達出一點不滿,他說你是『反華狗』『美狗』。」解濱說,「我要是突然沒病沒災地死了,肯定跟這件事和這些人有關。」

左派組織活動反對該法案 卡普蘭:與中共站在一邊

與此同時,一些左翼亞裔團體也加入戰線,開始組織、動員遊行集會,使用微信和其它手段來塑造公共政策。

卡普蘭教授所做的研究顯示,反SB147團體在民主黨政客中找到了支持者,如德州華裔眾議員吳元之(Gene Wu)、加州聯邦眾議員趙美心,還有像「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這樣的左派組織和左派媒體。

他認為,所有這些人都不太可能意識到他們在這個問題上與中共站在了同一陣線上。

其它還包括華人專門反對該法案成立的亞裔美國人領導委員會(AALC),還有美華總會佛州分會(ACUA FL)、華美維權同盟會(CALDA)、華人權益促進會(CAA)、全美亞裔律師協會(NAPABA),以及以大陸第一代新移民為主體的美國華人聯合會(UCA)等。

其中一些是左派組織,一些組織的負責人與中共關係密切。參與話題炒作的微信群體也同樣混雜。

經過半個月的組織醞釀,1月29日在達拉斯和2月11日在休斯頓都爆發了反對該法案的抗議活動。抗議活動迫使提案人於3月1日修改了該法案,以確保它不會阻止擁有雙重國籍的公民或合法永久居民在軍事基地附近購買房屋。然而,微信群和AALC、CALDA以及UCA仍然稱SB147為「新排華法案」。

當該法案於3月2日在奧斯汀舉行第一次聽證會時,由於來自微信帳戶的暴力威脅,兩名支持法案的證人要求警方護送出席聽證會。

佛羅里達州也出現了類似的動態,該州正在採取類似於德州SB147的立法。4月11日,佛羅里達州參議院一致通過SB264,阻止中國和其它六個「關注國」購買或持有該州戰略地點附近土地的權益。

第二天,出現了一系列名為「反SB264」或「反新排華法案」的微信群,群主開始動員真實世界的活動:請願、遊說、抗議、找媒體、出席州聽證會等等。

這些團體誇大了該法案的影響,發表聳人聽聞的評論。卡普蘭教授展示了一些微信言論,例如:「今天他不給H1B的人賣地賣房,明天就能把綠卡公民的房以國家安全的理由收歸國有」,「現在美國這股要把華人斬草除根的勢力很強大,在他們眼裡,我們中國人就是豬、狗」。還有一些意味深長的話如「@wzb您在寧波操心指揮美國的大事,致敬」。

在GoFundMe眾籌網的籌款呼籲中,CALDA A NJ NONPROFIT將劇情升級為:「華裔美國人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嗎?被推定為中國政府的間諜和代理人嗎?是否應該因為華裔美國人及其子女的種族和國籍而被當作二等對待?德州、佐治亞州和佛羅里達州的州立法機構回答『是』。」

佛州通過法案 紐約州也有提案 華人籲不用微信

5月4日,佛州禁止敵國勢力買地法案以95:17通過州眾議院。該通過的版本跟原版基本保持一致,但是對於中國公司的限制有所放鬆。而對於在美國生活、工作的中國人買自住房的問題,譬如H1B、L1之類的工作簽證持有者,並不構成限制。

「陌上美國」主編Lydia劉女士說,佛州通過禁止敵國勢力買地法案已經沒有懸念,佛州參眾兩院的投票結果也說明,這是該州兩黨一致認同的法案。

對於該法案在微信上卻被炒作成「排華法案」,她說,「不少只通過微信了解美國生活的在美華人,需要思考並改變調整一下自己攝取信息的渠道了。」否則,被困在其受控的信息環境中,沒有真正的選擇,對自己和下一代的發展也不利。

卡普蘭教授認為,「全美各州的立法者和所有美國人都必須意識到,中共正在暗中破壞那些不符合其利益的常識性安全措施。」紐約同源會的喬治‧李(George Lee)說,中共一直想把中國人、中共和華裔美國人混淆,我們不會讓中共利用我們。

近日,紐約州民主黨籍州眾議員、州眾議會鄉村資源委員會主席以及農業委員會成員桑塔巴巴拉(Angelo Santabarbara)也提案,禁止中國、古巴、伊朗、北韓、俄羅斯、委內瑞拉等敵對國家的政府、企業和個人大量購買紐約州農地,以保護美國的國土安全和食品供應鏈。紐約成為最新一個加入類似行動的州。

非營利組織「州政府委員會」(Council of State Governments)指出,目前至少有14個州通過了禁止外國擁有私有農業土地的法律,而其它州正在考慮類似的提案。

德州和佛州的華人圈抗議浪潮會延燒到紐約嗎?目前還未看到跡象。淩飛說,美國的華人,要學會立足於美國,而不是立足於中國,更不要把自己等同於CCP(中共)。在美中衝突的大環境下,對美國忠誠還是對中共忠誠,這成了一個單項選擇題。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