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三條路被堵 中共難解人口老齡化問題

【大紀元2023年05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吳馨綜合報導)中國的人口正在萎縮,生育率低和人口老齡化開始加速,為中共當局帶來挑戰。專家認為,中共政府無法應對老齡化挑戰。

卡爾·明茲納(Carl Minzner)是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中國研究高級研究員和福特漢姆法學院(Fordham Law School)教授。近日,他在「外交事務」網站發表了題為「習近平無法應對老齡化的中國」(Xi Jinping Can’t Handle an Aging China)的文章。他在文章中表示,中共的專制制度和狹隘的民族主義使老齡化危機無法解決,中共政府正走在窮途末路上。

中國人口正在萎縮,中共統計局自稱,2022年人口比2021年減少85萬人。這是中共自1961年以來首次承認人口下降。明茲納認為,中國將在未來幾十年保持人口下降趨勢,同時中位年齡將從2020年的38歲穩步攀升至50歲左右。

世界上很多國家都存在老齡化帶來的巨大挑戰。但明茲納指出,日益專制的中共政府特別不適合應對這些挑戰。因為這涉及到延長退休年齡、削減退休福利等和城市精英利益有關的措施;與此同時,中共的狹隘民族主義阻擋了外國移民作為人口增加的來源。

福利政策不可持續 改革觸動利益階層

中國社會科學院預測,截至2020年覆蓋約4.5億城鎮職工、退休人員和黨員幹部的主要城市養老基金將在2035年枯竭。人口的變化迫使中共進行福利政策改革,1950年代延續至今的低退休年齡受到關注。

但如果中共像其它國家一樣提高退休年齡或削減福利,就會動搖中共統治的根基。明茲納分析指出,當面對可能轉化為集體抵抗的大規模不滿情緒時,執著於穩定的中共領導人會本能地進行退縮。中共突然放棄「清零政策」正是因為中共發現,反封鎖抗議在中國各地此起彼伏,並出現了對中共領導人的直接攻擊。

2023年2月15日,武漢大批老人聚集在中山公園抗議醫改剋扣醫保金,網友稱之為「白髮革命」。(網路圖片)

明茲納在文章中寫道:「儘管北京承認有必要將官方退休年齡提高至少十年,但它並沒有這樣做。」「有意義的養老金改革會損害中國龐大的城市中產階級的利益,包括退休政府官員、黨的幹部及其家人。這是中共不願冒犯的人,是支持中共的重要基礎,這與中共過去鎮壓的其他群體不同。」

但是今年2月,武漢和大連的上萬老人聚集抗議醫保縮水,有人喊出「打倒反動政府」的口號,網民稱之為「白髮革命」。明茲納認為,隨著中共當局被迫應對快速的人口變化和日益增加的預算限制,這樣的場景在未來幾年將成為常態。

他同時指出,中共官員將極力推遲對城市社區產生不利影響的措施,同時將成本轉移到特權較低、聯繫較少、較少發聲的農村人口。

人口政策城鄉有別 農村老人最弱

明茲納認為,中國最嚴重的人口挑戰在貧困的農村地區。中國的老年人口不成比例地集中在農村:2020年,17.7%的農村居民年齡在65歲及以上,而城市地區這一比例僅為11.1%。

他特別指出,雖然中共有龐大的專家組,定期制定詳細的政策文件,但這些政策計劃在實施時往往成為廢紙一張,因為中共的戶籍制度導致城鄉的教育、醫療在接受政府的資源方面存在不平等。比如:農村居民每月領取的養老金約為26美元,而城市居民約為506美元。

明茲納還特別談到了一個中共今年出台的農村醫療改革計劃,其中要求擴大中醫藥的使用,以應對農村人口迅速老齡化的需求。雖然這聽起來好像不錯,但明茲納指出,這裡面存在一個重大風險,中共很可能並非真正地想改善中國農村老年人的健康,而只是一個以推廣傳統醫學為藉口的新政治運動,搞的是對中共國家主席的個人崇拜。

對中國農村老人來說,目前的趨勢日益令人絕望。明茲納指出,中國迅速老齡化的農民工將越來越多地需要在農村照顧自己和年邁的父母,而來自兄弟姐妹和中共當局的支持非常有限。

圖為2023年1月7日,在山東省泰安市的農村地區,幾個老人坐在一所農舍前。(Noel Celis/AFP)

種族主義關國門 外國移民渠道被堵

其實人口下降並非中國獨有,很多國家通過制定吸引外國人就業的移民政策來減輕勞動力減少的壓力。

但明茲納認為,中共不會這樣做。他表示,無論是有關建築還是聖誕節慶典,中共正在禁止外國文化產品進入。這種種族主義的轉變正在煽動潛在的排外情緒。

這種狹隘的種族主義並非是中國傳統文化所倡導的。東吳大學張佛泉人權研究中心訪問學者吳仁華曾指出,「六四」大屠殺後,中國的傳統意識形態破滅、破產,所以後來中共就用「愛國主義」替代傳統的意識形態,加強「愛國主義」的教育,導致民族主義的情緒越來越強。

《中華文明史》作者、飛天大學副教授章天亮曾在接受《新聞大家談》節目採訪時指出:「共產黨跟真正的傳統文化是相反的,它繼承了中國文化裡面最糟粕的東西。」

正是中共這種最糟粕的愛國主義讓中共試圖放開移民的政策失敗了。中共在2020 年公布了《外國人永久居留管理條例》草案,遭到了中國網民一面倒的反對。正如評論人林忌指出的那樣,種族歧視言論充滿網絡,比如「中國不是移民國家」、「我希望中國大地上,永遠是純粹的黃皮膚黑眼睛黑頭髮的中國人」、「我怕中文都不會說的人」等等。

所以,在中共的統治下,針對中產階級的福利削減或將引爆更大的衝突;只針對農村的醫療改革或許只是一張廢紙;外來勞動力的渠道也被中共的愛國主義堵死。

明茲納認為,中共的僵硬政策只會導致社會壓力向更黑暗、更地下的方向發展,如人口販賣等。他寫道:「這不是在提升世界統治地位,更不是社會長期穩定的良方。相反,中國迅速老齡化的人口和日益僵化的專制政治制度將嚴重阻礙這個國家在21世紀中葉蹣跚前行。」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