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憲法思想基礎十三:塔西佗

【大紀元2023年05月15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Rob Natelson撰文/任季編譯)本系列所討論的古典時代先賢們的思想均直接或間接地影響了憲法,1787—90年憲法辯論參加者的言行直接證實了這一點。

間接影響主要有兩個方面。首先,幾個世紀以來,亞里士多德、西塞羅和波利比烏斯等人的思想已經滲透到開國元勛所繼承的英國政治和法律傳統中。其次,辯論的參與者經常引用比這幾位晚一些作者的著述,而這些著述又是建立在這些先賢的思想之上的。在古典時代,亞里士多德受柏拉圖的影響很大,波利比烏斯受亞里士多德的影響很大,西塞羅和普魯塔克受所有前輩的影響都很大。

在古典時代之後也一直延續著這種模式。例如,在憲法辯論期間,討論最多的一本著作是孟德斯鳩男爵的《論法的精神》(1748—50)。這部著作的腳註中滿是對亞里士多德、普魯塔克和李維的引用。孟德斯鳩還廣泛引用了本文的主題人物:塔西佗

塔西佗的生平和他所處的時代

眾所周知,塔西佗(Tacitus)是最優秀的羅馬歷史學家和最好的一位拉丁文文體家,只是我們只知道他的姓,而不確切知道他的名。

普布利烏斯(或蓋烏斯)‧科爾奈利烏斯‧塔西佗(Publius或Gaius Cornelius Tacitus)出生於公元56年,逝於公元120年後的某個時間,他生活在羅馬帝國的鼎盛時期。

塔西佗的平生履歷是羅馬社會流動性的標誌。他的家庭雖然經濟寬裕,但並不特別顯赫,而且位於遠離首都的意大利北部或高盧(法國)東南部,然而塔西佗卻成為了執政官(公元97年),一個僅次於君主的最高職位。此外,在公元112—113年,他還擔任了亞細亞省(土耳其西部)的省長,這是帝國最重要的省級職位。

塔西佗是一位律師、行政領導、政治家、傳記作家、修辭學家、民族志學家和歷史學家。他早期的一本著作是他岳父格涅烏斯‧尤利烏斯‧阿格里帕(Gnaeus Julius Agrippa)的傳記,他岳父曾擔任過羅馬不列顛尼亞(Roman Britain)行省的總督。同期他還創作了《日耳曼尼亞志》(Germania),展示了羅馬邊境以外條頓(日耳曼人的一個分支)部落的生活。《日耳曼尼亞志》長期以來一直受到英國人的喜愛,他們認為該書幫助他們深入了解了自己的盎格魯‧撒克遜祖先。塔西佗另外一部著作的主題是演講。

塔西佗。(Wikimedia Commons)

他的兩部歷史著作是《編年史》(Annals,又稱作《羅馬編年史》、《羅馬帝國編年史》)和《羅馬史》(Histories)。《編年史》敘述了從奧古斯都之死(公元14年)到尼祿之死(公元68年)的羅馬歷史。《羅馬史》接續《編年史》,一直延續到公元96年圖密善帝去世。

當塔西佗寫作時,在奧古斯都時期受到共和制傳統約束的君主權力,已經演化成不受約束的絕對權力。幸運的是,塔西佗在涅爾瓦(Nerv)和圖拉真(Trajan)統治時期創作了《編年史》和《羅馬史》。這兩位是羅馬帝國最寬容的統治者,相比尼祿或圖密善時期,塔西佗可以更加獨立地進行歷史研究和寫作。

塔西佗的拉丁語作品並不容易懂,對初學者尤其如此。當你閱讀西塞羅時,他細緻的闡述和重複的句子經常從多個方面幫助你來弄清他的意思。拉丁語本就簡潔,但是塔西佗的寫作方式更簡潔。塔西佗的著作,要麼你第一次就能讀懂,要麼就永遠也不明白。

這裡舉一個我最喜歡的他簡約風格的例子。在他寫的岳父的傳記中,他引述了一位挑戰羅馬統治的英國酋長的講話。這位酋長在談到羅馬人時說的一句話,通常的英語翻譯是:「They make a desert and they call it peace.」(他們製造了一個沙漠,並稱其為和平),需要9個詞。在塔西佗的版本中,這句話是「solitudinem faciunt, pacem appellant」,只有四個詞。

對制憲者的影響

建國時代的學生們在學習拉丁語時,並不是從塔西佗開始的。然而,塔西佗是一些更有學問的美國開國元勛的最愛,他們包括約翰‧亞當斯、約翰‧狄金森、托馬斯‧傑斐遜、本傑明‧拉什(Benjamin Rush)和喬治‧威思(George Wythe)。

然而,在憲法辯論中,那些並不以學問見長的參與者也常引用他。這些人包括支持憲法的聯邦黨人和反對憲法的反聯邦黨人,雙方都在塔西佗的《日耳曼尼亞志》中找到了依據。這裡有一些例子:

「反聯邦黨人」反對憲法的一個原因是,雖然它保證了刑事案件中的陪審團審判,但它沒有保證民事案件中的陪審團審判(第七修正案彌補了這一點)。一個賓夕法尼亞州的反聯邦黨人引用塔西佗的話來證明自己的觀點。他用「旁觀者」(By-Stander)的筆名寫道,即使是古代德國人也採用了陪審團審判的方式。

在一次支持憲法的演講中,詹姆斯‧威爾遜(James Wilson)引用了塔西佗的觀點,認為最好的政府是混合了君主制、貴族精英制和民主制的元素。同時威爾遜也承認,塔西佗認為這樣的政府不會持續很久。馬里蘭州聯邦黨人卡羅爾頓(Carrollton)的查爾斯‧卡羅爾(Charles Carroll)在一次未發表的演說中,強調了塔西佗著作中威爾遜引用的段落。

約翰‧亞當斯在他的百科全書式的《美利堅合眾國政府憲法辯護》第一卷中也談到了這個問題。制憲會議的參與者廣泛閱讀了這本書。他引用的塔西佗記錄中,德國人經歷了一個效果不好的混合政府,因為君主、貴族精英和大眾的利益都交織在同一個議會機構中。其結果是,貴族占據了支配地位。

亞當斯解釋說,這三種利益中的每一種都應該組成一個獨立的政府部門:一個為君主利益的行政長官,一個代表天然貴族(譯者註:天然貴族制是托馬斯‧傑斐遜於1813年提出的一個概念,它描述了一類假想的政治精英,他們的權力來自於才能和美德(或優點)。他將此與傳統貴族區分開來,他稱之為人造貴族,這是一種統治精英,其權力完全來自繼承地位,或財富和出身。)的參議院,以及一個為大眾服務的眾議院。這三個部門之間應該相互制衡,每個部門對任何擬議的新法律都應該有否決權。

馬里蘭州的以「一個農民」為筆名的某反聯邦黨人,對德國例子的適用性提出異議。他說,塔西佗明確指出,在條頓部落,「立法機構」由全體公民組成,而不是由選舉產生的代表組成。

權力導致腐敗

憲法辯論的雙方也都從塔西佗的《編年史》和《羅馬史》中尋找教訓。他們認為《編年史》和《羅馬史》中論述的最重要教訓是:權力導致腐敗。蓋烏斯‧蘇埃托尼烏斯(Gaius Suetonius)的帝國傳記(《羅馬十二帝王傳》)充分證實了這一教訓。即使不是完全的腐敗,權力也會刺激濫用和不誠實。

1996年我競選蒙大拿州州長時,我的對手,一個自由派的共和黨人,經常責備我不接受他和其他官員的誓言。他說:「羅伯,你不夠信任。」

開國元勛們確實不相信人們口頭的誓言。在批准法案的辯論中,一位以「一個農民」為筆名的評論家總結了權力不受約束的影響:

「無論誰讀了蘇埃托尼烏斯和塔西佗筆下的情節,都會對羅馬在不到半個世紀的時間裡達到的野蠻和超乎尋常的邪惡感到震驚。……塔西佗告訴我們,在他的一生中,看到了美德的死亡過程。」

1788年5月,一位弗吉尼亞州的反聯邦黨人以「布魯斯圖」(Brutus,不是筆名相同的紐約較著名的反聯邦黨人)為筆名,向他的讀者介紹了塔西佗筆下提比略(Tiberius)帝和尼祿濫用權力的情況。同樣,羅德島反聯邦黨人「小加圖」(Cato junior)引據塔西佗來說明,腐敗的政府努力腐蝕人民。我認為,美國目前的情況正應了「小加圖」的話:

「邪惡的政府,靠罪惡和掠奪生存,嫉妒個人的美德,並與私有財產為敵。……因此,壓榨、懼怕和放縱他們的臣民,是他們政治穩定的格言,是他們最喜歡的統治藝術。在這種可悲的情況下,人民要想獲得安全,就必須貧窮和無知。」

「小加圖」指出,這種影響是相互的,墮落的人民會崇拜墮落的領導人:

「即使是尼祿(那個人形的怪物君主)也被羅馬的普通人群所崇拜。……塔西佗告訴我們,那些人長期為他哀嘆,並為選擇一個與他相似的繼任者而歡欣鼓舞。」

查爾斯‧卡羅爾引用塔西佗的話提出了解決這種墮落的方案:既不允許完全的束縛,也不允許無限制的自由。

下一篇文章

在下一篇文章中,我們將從古典時代出發,前往文藝復興時期,去結識一下尼科洛‧馬基雅弗利(Niccolò Machiavelli)。

本系列的其它文章:之一之二之三之四之五之六之七之八之九之十之十一之十二

作者簡介:羅伯特‧G‧納特森(Rob Natelson),前憲法學教授,丹佛獨立研究所憲法法學高級研究員。

原文:The Ideas That Formed the Constitution, Part 13: Tacitus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