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地方財政惡化 專家:債務爆雷或難免

【大紀元2023年05月18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楚寒石採訪報導)中共地方政府的財政日益惡化,只有通過中央財政「轉移支付」和發行政府專項債、城投公司融資等推高債務的手段,才能勉強達到收支平衡。專家表示,全國31個省級地區財政已進入不可逆轉的深度惡化,債務爆雷或已在所難免。

中國人民大學發表的2022年地方財政發展報告稱,目前,中共地方財政面臨的困難前所未有,包括:近兩年財政收入結構惡化,地區間財力不均;在收入增長乏力的同時,剛性支出需求擴大,財政收支矛盾日益凸顯;為平衡收支矛盾,地方舉債快速增加。

例如,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發布的《2022年預算執行和2023年預算草案報告》稱,去年全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262.2億元(約37.7億美元),同比下降28.3%。一般公共預算支出1,065.5億元(約153.3億美元),同比增長7.4%,加上債券利息等支出,支出總額1,545.5億元(約222.4億美元),財政自給率僅為29.22%。截至2022年底,全市政府債務餘額2,898.6億元(約417.1億美元)。報告承認,2023年財政收支矛盾仍然非常突出。

哈爾濱市財政入不敷出、欠巨額債務的狀況是老問題。數據顯示,2019年哈爾濱一般公共預算收入370.9億元(約53.4億美元),同比下降3.5%。一般公共預算支出1,101.1億元(約158.4億美元),同比增長14.4%,加上債券利息等支出,支出總額為1,341.7億元(約193.1億美元)。截至2019年末,全市政府債務餘額2,131.2億元(約306.6億美元)。

4月24日,雲南省騰衝市召開2023年財稅金融會議,市委書記馬子興在會上稱,該市財政保障能力較低,本級財力僅能勉強保障工資發放。

他承認,當前騰衝市的財政困窘包括:收支平衡矛盾突出,組織收入難度大,收入質量不高,財政自給率較低;債務規模大,政府綜合財力下降,債務率逐年遞增,風險防控難度增大。

網易公眾號「慧翔百科」4月11日報導,中國目前財政自給率低於50%的有7個城市,除哈爾濱之外,還有西寧40.52%、長春40.62%、重慶42.81%、南寧45.4%、銀川45.45%和呼和浩特49.82%。中國35個大城市中,只有杭州財政自給率超過100%。

報導顯示,財政收支缺口超過千億元的城市有6個,分別是重慶2,799億元(約402.7億美元)、北京1,292億元(約185.9億美元)、天津1,228億元(約176.7億美元)、廣州1,192億元(約171.5億美元)、武漢1,177億元(約169.3億美元)、上海1,056億元(約151.9億美元)。

時事評論人士傑森博士在其Youtube節目《傑森視角》中表示,中共通過所謂「轉移支付」均衡各地財政收支不平衡的問題,將富裕省份的收支結餘「轉移支付」到入不敷出的貧困省份,從而形成中國大部分地區對中共中央財政上的依賴和依附。

他表示,維持這種動態平衡的前提是每年要有入大於出的盈餘省份。而在過去兩年,這個動態平衡狀態已經崩潰。全國31個省級地區的債務全面進入不可逆轉的深度惡化,而中共卻沒有辦法幫助解決這些地方財政的問題。

4月12日,貴州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在其官方網站發文稱,該省的債務問題難以依靠自身解決,化解債務工作推進異常艱難,必須依靠中央給予支持。這首開省級政府向中央公開喊話求救的先河,要求中央「兜底」,否則就「躺平」、債務爆雷在所難免。

去年12月30日,貴州省遵義市最大的城投公司遵義道橋突然宣布,公司的銀行貸款重組涉及債務規模155.94億元(約22.4億美元),重組後銀行貸款將展期至20年,年利率調整為3%~4.5%,前10年僅付息不還本,後10年分期還本。

除遵義道橋外,據華安證券不完全統計,截至去年底,有31家城投公司存在貸款逾期、欠息或展期現象,分布在全國12個省,其中風險貸款超過60億元(約8.6億美元)的有2家,超過20億元(約2.9億美元)的有6家。

面對如此危機的情況,中共中央又是如何應對的呢?中共當局迅速要求貴州發展中心將這篇文章從網上刪掉,同時明確表示中央沒有錢救助,自己的債務自己負責。

1月3日,中共財政部部長劉昆通過中共黨媒新華社喊話稱,「下一步,將進一步打破政府兜底預期。」

3月27日,中共財政部原部長樓繼偉發文稱,繼續堅持中央不救助原則來處理地方債問題。「中央文件明確,財政部也多次表態,中央財政堅決不予救助。」

據貴州省發布的2022年預算執行情況稱,全省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886.36億元(約271.4億美元),一般公共預算支出5,849.17億元(約841.6億美元),加上債券利息等支出,支出總額為7,795.55億元(約1121.7億美元),財政自給率僅為24.2%。全省政府債務餘額為12,470.11億元(約1,794.3億美元)。

傑森博士說,要還清這些債務,如果不算利息,光靠貴州省全年的財政收入,不吃不喝也要6.6年,而算上利息大約需要25年。一旦政府停止固定資產投資,缺乏產業支撐的地方經濟就會陷入停滯。如果中央不出手幫助化解,1.24萬億(約1,794.3億美元)欠款就永遠沒指望還上了。

他表示,中共中央不得不在地方債務問題上徹底「躺平」,主要有兩個原因:一個是中央真的是沒錢了;另一個是中央知道,目前這樣的地方債務危機遍地都是,一旦在一個地方開了先例,全國各地都會立刻效仿,用爆雷來威脅中央進行財政救助。

對此,中國問題專家、時政評論人士石山5月13日對大紀元表示,貴州政府公開喊話挑戰中央,而中央則堅持不予救助,這種情況會導致地方政府和中央開始產生分歧。隨著地方財政和債務的惡化,地方集團或將與中央徹底分裂,甚至走向對抗,像截留資金、挪用資金這些以前地方政府不敢做的事今後可能會層出不窮。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