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民成加州最大問題 能否借鑑德州經驗(下)

【2023年07月14日訊】(記者李梅綜合報導)(接前文)德州的非營利民間組織在解決遊民問題上扮演了重要角色,吸引加州很多官員和民間組織前去「取經」。

奧斯汀「社區第一!」(Community First! )遊民村的創辦者認為,遊民不僅需要食物,還需要「家」和社區環境;而聖安東尼奧的「希望避風港」則為遊民提供一站式服務,並讓他們免於露宿街頭。

「社區第一!」遊民村

「移動麵包和魚」(Mobile Loaves & Fishes)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阿蘭·格雷厄姆(Alan Graham)談到:「1998年當我們第一次開始為人們提供食物時,並沒有一個整體的計劃,只是源於神的召喚。事實上,我們對於造成遊民的原因知之甚少。」

格雷厄姆說,「我們很快了解到,無家可歸的主要原因是人們災難性地失去了家庭,我們需要創建一種新型社區,為那些被遺棄、被鄙視的絕望的人們建造一個他們可以稱之為家的地方。」

該組織建造的「社區第一!」遊民村占地51英畝,第一期項目已經完成,包括小房屋和移動房車,公共廚房和浴室,電影院和藝術之家,還有一些微型企業如汽車修理店、陶器店、鐵匠鋪、木工店、有機農場、養殖場和農貿市場等。主辦者表述創辦「創世紀花園」(有機農場)的意圖:「我們每個人都像一顆種在土壤裡的種子,需要被精心呵護,才能成長並綻放出最好的自己。」

格雷厄姆說,我們為人們提供了一條康復之路,「讓他們能夠生活在一個社區之中,並在多形式的互動中治癒精神創傷、恢復正常的生活」,「他們可以利用自己的天賦和才能,有尊嚴地賺取收入,在經歷了巨大的痛苦之後能夠擺脫困境、彼此關愛」。

遊民村目前有345名遊民和40名傳教士,今年底可能增加到530套住房,未來六年中可能再增加600套,達到全美最大規模。

69 歲的遊民布萊爾·拉辛(Blair Racine)曾是房地產經紀人,他說前商業夥伴讓他陷入財務困境,在街頭流浪四年後,他來到遊民村並已居住五年。拉辛覺得自己屬於這裡,熱衷於傾聽鄰居的心聲並給予情感支持,「我來到這裡,覺得這就是我的地方」,他打算一直住下去這並安葬在此。

全國消除無家可歸聯盟(National Alliance to End Homelessness)加州高級政策研究員亞歷克斯·維索茨基(Alex Visotzky)認為:「住房意味著擁有浴室、廚房、隱私感、租賃權以及隨之而來的穩定性,這必須成為結束流離失所的最終目標。」

格雷厄姆則表示,如果人們想住在沒有浴室的小房子裡,那是他們的權利和選擇,「我們應該儘快讓人們擺脫他們(流落街頭)的痛苦狀態」。遊民村沒有要求人們必須「清醒」(無癮好),一些居民還有心理健康問題,一些人有毒癮,但吸毒者在搬入村莊後自我報告比在街上的吸毒量減少了80%。

加州非營利組織「鹽和光」(Salt + Light)首席執行官阿德莉安·希爾曼(Adrianne Hillman)2018年參觀了遊民村。她說:「第一次去的時候我哭了,它的美麗讓我不知所措,它在靈魂層面引起我的共鳴。」

「鹽和光」組織正參照「社區第一!」,在加州聖華金谷(San Joaquin Valley)建造一座永久住宅村,包括53棟移動住房,臨時電影院、藝術課堂、流動診所、花園、狗狗公園等,和奧斯汀一樣,那里也會有傳教士和志願者。加州還有兩個模仿項目,但規模都不大,畢竟很難找到一片既有基礎設施又不在居民區的空地。

「希望避風港」

2006年,商界和公民領袖、慈善家比爾·格里希(Bill Greehey)意識到遊民問題日益嚴重,在對全美二百多個遊民收容所進行了一年半的考察後,他決定打造提供一站式服務的大型庇護所(shelter)——「希望避風港」(Haven for Hope,下簡稱希望港)。現在該庇護所有183個合作伙伴和眾多志願者,在這之前,聖安東尼奧(San Antonio)的許多組織都以某種形式為遊民提供服務,但在管理和服務上彼此脫節。

據CalMatters網站報導,希望港占地22英畝,可容納1,600人,為該市85%的遊民提供服務。一個大房間約有80張雙層床,剛進來的人睡在自助餐廳,地板上鋪有幾百個墊子,雖然睡眠會受到他人影響,但畢竟給每個人提供了睡覺的地方,也減輕了遊民營地給社區帶來的影響。

51歲的保羅·安東尼(Paul Anthony)因未經許可使用機動車而入獄,出來後無處安身,來到希望港後,他睡在一個20人宿舍的上鋪,還找到了送外賣和工廠的工作。他說:「我最感激的是它讓我遠離了街道,並提供了一個安全的地方,讓我思考想要做什麼。」

除了規模龐大外,希望港園區內,還設有普通醫療及牙科和眼科診所、美髮店、免費服裝店、兒童保育和諮詢服務等,可以幫助住戶辦理新的身分證、尋找住房和工作等等,無需長途跋涉即可在一個地方辦理幾乎所有的事情。

街對面還設有心理健康諮詢、戒毒和毒癮康復等設施。希望港要求人們在清醒狀態下入住,這與加州先解決遊民住宿再戒毒或治療精神疾病不同。

該設施提供的是臨時住所,去年服務了七千餘人,其中15%搬進了永久住房。沙加緬度縣監事會主席里奇·德斯蒙德(Rich Desmond)在2021年參觀了園區。他認為「『希望庇護所』並沒有解決聖安東尼奧的遊民問題」,但「確實比加州大多數地方做得好」。

德州聖瑪麗大學經濟學副教授、SABÉR研究所所長史蒂夫·尼文(Steve Nivin)和希望港簽訂了合同,對其從2007至2019年進行成本效益核算,包括對經濟和財政的影響、減少犯罪、爲兒童提供穩定上學以及醫療護理和住房方面的益處。結果令人印象深刻,希望港為社區帶來56億美元的淨收益,每花費1美元為社區帶來的平均效益為28.99美元。

加州一些政府官員和民間組織希望能模仿希望港的做法,建立大型庇護所並提供一站式服務,但這並不容易。

非營利組織「聚會客棧」(The Gathering Inn)在普萊瑟縣找到了一塊17英畝的土地以打造「希望園區」,將包括50個無障礙庇護床位、有清醒要求的175個庇護床位,以及240套由集裝箱製成的永久住房。其總裁兼首席執行官基思·迪德里奇(Keith Diederich)表示,綜合現有資源,可以容納該縣全部750名遊民。(全文完)◇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