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維洛:中共防洪保北京保雄安 不保人民

【大紀元2023年08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駱亞報導)近日,北京、河北發生嚴重洪災,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承認造成重大人員傷亡。洪災背後的人禍因素也倍受關注。旅德水利專家王維洛向大紀元分析認為,中共防洪措施向來有輕視人民生命的設計。而當局搞「海綿城市」,又成為洪災中製造人禍的工程。

颱風「杜蘇芮」夾帶大量強降雨,7月29日開始持續襲擊北京、天津及河北等地,連場暴雨造成數十萬人受災,超過一百萬人緊急疏散。其中北京市7月31日發生洪災,官方稱造成至少11人遇難、27人失蹤。但官方數據受到民眾質疑。

8月1日,北京昌平和平谷兩地8座水庫及永定河同時洩洪,河北涿州等地被淹,大量民眾被困。涿州市應急管理局工作人員對陸媒承認,上游(北京)洩洪導致涿州水位上漲。

網上視頻顯示,7月31日上午,北京門頭溝地區多處山洪暴發,大量汽車被滾滾泥流捲走。幾年前新建成的北京大興國際機場,已經變成一片汪洋,不少客機停在水中。

保首都保雄安 中共防洪設計不主打保人民生命安全

旅德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8月2日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今年河北的洪水比北京要嚴重,涿州這裡分洪的是拒馬河的洪水,就是來自於北京房山的洪水。

「中共第一是保北京,同樣也保天津,但只保天津的主城區,不保天津的郊區,不保農民。」

他解釋說,不保農民是中共一向在防洪設計裡面的潛規則。比如永定河沿著北京這一帶都是高爾夫球場,中共說什麼要保良田、保農田,但其實高爾夫球場占地面積很大。如果真的要洩洪,應該選擇淹掉那些沒有住房的、沒有生命危險的高爾夫球場,等洪水過後再重新維修,總比農民家的損失要小。

「(中共)整個防洪設計,不是以人民的生命安全為主打的。中央政府所在的北京或者是天津的主城區,還有包括現在新建的雄安新區,這是它保護的重點。」

(網絡截圖)

王維洛說,中共治下的水災往往是兩災齊來:一個是洪水災害,還有一個是內澇災害,就是因為城市的排水系統不行所產生的災害。這次在北京門頭溝、房山一帶,就是兩個災害混在一起了。

「可以完全確定的是,北京在洩洪。它採取了分洪的措施,分洪主要是為了減輕下游壓力,保衛雄安新區。」

他解釋說,雄安的防洪系統是新建的,上游來的洪峰的流量不許超過它的防洪標準,這樣它能扛得住。但是只要超過了它,它是扛不住的。如果上游的堤破了,洪水漫出河堤了,那對下游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壓力的釋放,就淹不到它這裡去了。

習近平的「海綿城市」計劃慘變禍害

這次首都北京發生嚴重洪水,讓人們思考背後的城市排水工程問題。

2021年7月20日,河南省鄭州市曾遭遇特大暴雨成災,造成重大傷亡。而鄭州是號稱計劃斥資500餘億建設的所謂「海綿城市」。

習近平在上任第一年2013年12月,在《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中強調:「提升都市排水系統時要優先考慮把有限的雨水留下來,優先考慮更多利用自然力量排水,建設自然存積、自然滲透、自然淨化的海綿城市。」習還曾提到,通過「海綿城市」建設,城市70%的降雨將就地消納和利用。

中共官媒曾報導,截至2021年底,北京市建成區範圍內「海綿城市」建設達標面積占比近三成,共建設海綿項目5237個,重點項目可實現85%的降雨就地消納利用。

對於所謂的「海綿城市」,王維洛說,海綿城市是西方國家排水的一個新的排水理念。就是要儘量地利用自然,實現河流的重新自然化。比如說把城市的停車場,城市的很多馬路,重新鋪上鵝卵石或者是磚石,或者是透水的物質,家庭的雨水儲存系統,城市的低地,就是滯留洪水的過程。

「關鍵的一點就是大家自發的,家裡原來停車的地方,地上面都是水泥的,你去把它變成草地和石頭間隔在一起的,就是說你的停車場是能透水的,而且是很便宜的。但是到了中國就變了。2013年就被習近平拿過去了,提出海綿城市。鄭州搞的就是海綿城市,鄭州花了400多個億搞個海綿城市,就沒防住這個洪水。」

王維洛說,習近平說要把70%的降雨留在當地,把它變做資源,理想是好的,但是現實是殘酷的。

「中國的暴雨,你要把它70%留在當地,工程上做不到,代價太高。你就必須像倫敦,像東京,像芝加哥、慕尼黑,像科隆他們的一些設施,把水灌到地下去,讓它存在那裡,然後再給它化出來,儲存能力要有這麼大。技術上是可能的,但資金上是不合理的,你拿不出那麼多錢來。現在你看到的洪水,70%留在當地消化,就把你們家全淹了。」

王維洛認為,許多理想的做法能不能實施,是要大家一起來參與討論的。但中共是一刀切的,政府官員如果不搞海綿城市,連晉升考核的資格都沒有。

「當時頒布海綿城市項目的時候,是國家發改委帶資金一起發的,它是帶著錢的,後來大家都進京跑項目,都跑海綿城市。它能搞到錢,就能搞項目,能搞面子工程,能把GDP給拉上去。比如像鄭州現在它的修河道不單是用水泥,它用花崗岩,這個錢就更多了。中國這兩年在水利方面的投資遠遠大於以前,主要是拉高GDP。」

王維洛還說,中共搞水利工程,只管做項目,不管效益,工程做完了,這個事情就完了。出了洪災也就給你追加投資修整。但是它從來不想想,為什麼會造成這個洪災?它從來不去檢查這個東西。

中共治水「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王維洛說,中共治理災害向來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在海河流域,毛澤東在20世紀50年代初開始建水庫,人民公社就是在修水庫的過程中形成的,修了很多水庫把水給攔起來了。結果海河沒有水,海水沿著海河的河道往天津倒灌。中央政府就著急了,就用閘門閘住,修了一個海河閘。1958年修海河閘花了很多錢,把海河和渤海阻斷了,結果海河流域大多數河流都乾涸了,就沒有水流進渤海。

到了1963年的時候一場大洪水,暴雨強度比現在還大,海河流域上有一座水庫叫東川口水庫潰壩了,死多少人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完全公布。毛澤東馬上就批示要根治海河,又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挖河,讓海河的水流到天津去,讓它進渤海。大概挖了八條入海的河,包括一條永定新河,這是它防止洪災的措施。但挖了這麼多河老天不下雨了,新挖的河床挖得很深,使得河北地區的地下水就降到新河的河床之下,淺層地下水沒了。於是就打井,甚至挖到一千多米,又導致了另外的問題。

王維洛總結說,海河的發展的歷史就是一個共產黨狂妄地與天鬥、與地斗的歷史。

中共央視網8月2日報導說,北京市氣象局記錄顯示,本次降雨天氣的降雨量極值為744.8毫米,是北京地區有儀器測量記錄140年以來最大降雨。

王維洛表示,這是官方卸責,說本次降雨為140年以來最大降雨,就完全變成自然災害了。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