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減少港IPO透明度 上市申請不提中國風險

【大紀元2023年08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黃芸芸香港報導)香港交易所廢除了中企赴港IPO必須告知中國風險的規定,這意味著,在港上市的中國大陸公司不再需要明確披露在中國國內面臨的風險。致使投資者在評估IPO時可能面臨一定訊息不足的挑戰。

香港證券交易所更改《上市規則》,自今年8月1日起,不再要求企業在上市申請時,詳細披露和中國有關的業務風險。

原本的《上市規則》要求,發行人必須提供中國相關法律法規、政治結構和經濟環境、外匯管制和匯率風險,以及其它在中國開展業務的特定風險摘要。港交所解釋,是因應中國已實施有關中國公司境外上市的監管新規,加上《特別規定》和《必備條款》已被刪除,因此作出相應修訂。

招股書曾詳細揭露「中國風險

港交所上市的中資股在招股書中提及「中國風險」,本應是基本訊息,如聯想控股(03396)在其2015年的招股書中提到,公司在中國註冊成立且大部分業務設於中國,潛在投資者應注意中國的宏觀經濟環境、政策變化、法律法規變化、市場競爭等風險。

富途控股(03588)在其2022年的招股書上,也配合港交所當時的《上市規則》充分揭露風險因素,並將「在中國的業務有關風險」獨立章節詳述。相關內容提到,「中國社會狀況和政府的政治及經濟政策變動可能對該公司的業務、財務狀況及經營業績產生重大不利影響,並可能導致無法維持增長和擴張戰略」。此外,「中國法律、法規及規定的詮釋和執行存在不確定性」。

以及,「中國與美國之間以及國際上更大範圍的貿易戰可能會抑制在大多數客戶居住的中國和其它市場的增長」,和「我們的活動和經營業績可能會受到不利影響。和面臨中國有關貨幣匯兌的限制」等陳述。

另一家公司,百德醫療投資(06678)的上市招股書亦同樣,針對在中國經營業務有關的風險,指出該公司的業務、財務狀況、經營業績及前景受制於中國政治、經濟及法律的發展。中國經濟在許多方面與大多數發達國家的經濟存在差異,包括政府參與、發展水平、增長率、外匯管制及資源分配等。

綜合媒體報導,中共於今年2月發布的《境內企業境外發行證券和上市管理試行辦法》,已經在3月31日生效。新的境外上市規則,禁止上市文件中有「歪曲或詆毀中國法律政策、營商環境和司法情況」的表述。

日前,中共證監會和全國律協召集部分律師事務所開了座談會,要求律所在招股書文件中,不得出現以下描述:大陸國內法規體系的不確定性,可能在未對社會公布的情況下生效,可能具有溯及力;中共法院或仲裁體系執行協議可能比其它國家地區更加困難,程序曠日持久;政府過度控制經濟、扭曲資源配置;中國經濟增長可能不具有可持續性;政府外匯管制嚴格;外國法院判決和仲裁裁決在中國執行可能有困難;政府可能干預企業經營。未來上市招股書將不再出現上述相關內容。

香港傳媒指出,中共干預市場運作情況在中國並不罕見,例如在股市、債市和房地產等,可能包括政策調整、威逼利誘、市場操縱等手段。然而在歐美等地,政府通常不會直接干預市場運作,其可能會通過監管機構、稅收政策等方式發揮影響。在香港,政府通常不會直接干預市場運作,但近年有報導提到,中共對在港上市的中國大陸公司進行干預。

在港中資IPO受中共政策影響案例

近年來,多家中企在港IPO因中共政策風險而導致股價受影響。2018年在香港上市的新東方在線(01797),其控股股東是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原是中國規模最大的教育培訓機構之一。2021年9月受到中共雙減政策影響,全面停止幼兒園至九年級的線下和線上培訓,前後辭退約六萬名員工,營業收入減少80%。2021年底新東方在線推出直播銷售平台「東方甄選」,股價方見起死回生。於政策逆風時,該股從高位39.85元,曾一直下插至3.40元。

2021年,由於雙減政策影響,好未來教育集團(美:TAL)、高途教育(美:GOTU)、中教控股(00839)、一起教育(美:YQ),甚至新東方(09901)等多家上市公司的股價也出現顯著下跌。此外,多家財務陷入虧損,好未來今年第一季淨虧損4,504萬美元,較上年同期擴大。一起教育今年3月底淨虧損擴大273%至9,250萬美元。

此外,2021年中國嚴格實施對未成年人遊戲防沉迷政策,在香港上市的中國遊戲公司騰訊(00700)業績和股價受影響,2022年第三季本土市場遊戲收入312億元,年減7%,據報,當年7月該地未成年人遊戲時長比去年同期大幅下降92%。

中共監管干預影響市場透明度

據報,過去幾年中,一些中概股因為審計問題面臨退市風險。螞蟻集團的上市計劃也備受關注,螞蟻原計劃2020年在香港和上海雙重上市,但在上市前夕被中國監管機構暫停。這一事件引發外界對中共監管科技公司和干預市場的擔憂。中概股審計和螞蟻上市等問題引發了對市場透明度和監管的討論。港交所不揭露中國風險規則的改變,可能會對投資者的決策產生影響。

市場分析師指出,對於如大摩、高盛等證券商,在IPO過程中扮演保薦人的角色,可能不再需要在IPO過程中明確披露中國風險。他們通常會參與公司的財務審計、業務盡職調查和市場營銷等方面工作,確保IPO過程的透明度和合規性。在一些情況下,保薦人可能面臨監管要求、政治壓力或商業利益考慮,可能會影響他們對風險的披露和評估。

然而,投資者仍可以通過以下途徑來評估IPO的回報與風險:仔細閱讀IPO招股說明書和相關文件,以了解公司業務模式、財務狀況、競爭優勢和風險因素等。研究公司行業和市場前景,了解行業趨勢、競爭格局和市場潛力。以及考慮公司管理團隊和股東結構,評估其經驗和能力。尋求專業投顧評估分析建議。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