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新法案讓父母失去孩子(上)學校的性別教育

【2023年08月11日訊】(記者李梅綜合報導)加州的性別教育是從學校開始的,孩子們從很小就被灌輸「跨性別」的概念,如果孩子選擇跨性別,學校會以「為孩子提供安全的生活空間」為由對家長保密;父母既不清楚學校的教學內容,也不知孩子轉換了性別。

近期英文大紀元電視(Epoch TV)的兩個節目引起廣泛關注。一是「加州內幕」(California Insider)訪談節目《依據新法加州父母或將失去孩子》(Parents in California Are About to Lose Their Kids Under New Law)聚焦已在眾議院過關的AB957法案:如果父母不同意孩子選擇跨性別,將失去監護權和探視權。

二是原創紀錄片《性別轉換:不為人知的現實》(Gender Transformation: The Untold Realities),記錄了阿比蓋爾·馬丁內斯(Abigail Martinez)的女兒如何在變性後輕生,以及另外幾位少年在變性後的悔恨。

自幼種下「多性別」的種子

片中受訪者之一的艾琳(Erin Friday)是一位母親、律師,也是全球性父母權利倡導組織「我們的職責」(Our Duty)的領導者,她的女兒一度自稱跨性別者。就此話題,她也接受了《每日信號》(The Daily Signal)的專訪。

加州現行法律要求學校必須教授跨性別和變性的知識,課堂作業也融入了跨性別主義。艾琳說,父母可以為孩子選擇不上性教育課,但不能退出帶有跨性別內容的社會科學、健康、生物及種族研究等課程,這些課程是造成孩子性別困惑的源頭,這種困惑不是自然產生的。

艾琳說,大概五年之前開始了一場運動,「孩子們被要求提供他們喜歡的(性別)代詞,這是從學校系統開始的,實際上是給孩子打開了一扇困惑的大門」。她說,孩子從四五歲就開始被種下「多性別」的種子,學校標語上寫著:「如果你媽媽不支持你,我就是你的媽媽。」

艾琳到女兒的學校做志願者,聽到老師在課上對孩子們談到:「男性像特種部隊,女性像芭比娃娃,而處於兩者之間的,就是至少有十幾種的多個性別。」艾琳在課上不斷舉手發言並質問:「難道說我們大家都是跨性別者嗎?為什麼要給孩子貼上性別標籤?!」她是課上唯一質疑的家長,其他家長沒有作聲。

發芽

「我女兒在公校上七年級時,在性教育課上接觸到跨性別意識,女生們被告知她們可以有女性的身體和男性的意識。」艾琳說,在那之後,女兒和她五個朋友坐在她家前院,分別講述了每個人新的性別標籤,「包括泛性戀,這不是11歲孩子應該知道的詞彙」。

在兩年多時間裡,艾琳的女兒從不同性別身分列表中先是選了「泛性戀」,然後是「女同性戀」,九年級時公開稱自己是「跨性別者」。艾琳說:「這很像去商店買東西,選了這個再選那個。」

「我們覺得自己是聰明的父母,但孩子們的技術更先進,她們有祕密的社交媒體帳戶,有影子帳戶,有跨性別身分和男性化的名字。」疫情期間,艾琳從郵件中發現了女兒新的性別身分和姓名:學校在未通知家長的情況下給她改了名字和性別代詞。女兒的心理健康在改名前已經嚴重受損,她患了抑鬱症,房間的裝飾也變了,色調變得黑暗和男性化。

一些專為孩子準備的教材、書籍或動畫片講述跨性別的故事,孩子的同伴以及社交媒體都在談論這個話題。艾琳說:「加州教育部教導學校,一旦孩子選擇的名字或性別代詞與他們的生理性別不同,不要告訴父母,要保密。老師們也被教導這樣做,他們接受培訓,稱其如果不支持性別轉換,這些孩子中大約41%可能會自殺;他們還被告知,這些孩子在家裡會受到虐待。」

艾琳說,在加州,12歲的孩子通過學校可以找輔導員或心理諮詢師,而父母可能在數週或數月中都不知情。「輔導員接受的訓練是,肯定孩子的性別認同」,學校裡建立了俱樂部,或利用孩子午餐時間討論跨性別或做問卷調查,艾琳說,不要讓孩子做這種性別調查問卷。

轉變

洛杉磯縣居民馬丁內斯說,她已逝的女兒亞埃里·馬丁內斯(Yaeli Martinez)在上了談論多性別的性教育課後,在一對一輔導時被提問:「你覺得自己是什麼性別?」她困惑地答:「不知道。」

高中時,亞埃里加入了「性別困惑」小組,在一次次討論後,她明確說出她想做個男孩,並受到小組成員們的歡呼。她把房間變成黑暗系並貼上肌肉強壯的男性圖片。媽媽流著淚勸說無效,也不願稱呼她男性化的名字。法官判媽媽「虐待」女兒,將亞埃里送進了寄養家庭,每星期母女只能見面一小時,談話內容被限制,且必須有第三方在場。

亞埃里在周圍人的影響下服用了青春期阻滯劑、激素,並做了變性手術,沒有人事先告訴她這些「治療」後的疼痛、衰弱和迷茫。她在19歲時臥軌自殺死亡時,警方記錄的是男性名字。

在全美自稱爲跨性別者的人群中,少年占比最高。艾琳說,孩子們在最脆弱的時期被灌輸了跨性別的思想,「被教導成『天生的』跨性別者、且父母是頭號敵人」。輔導員、社會工作者、治療師和醫生一遍遍向父母們提出這樣一個問題:「你想要一個死去的女兒還是活著的兒子?」讓後者感到崩潰。

擁有15年教學經驗的公校教師卡麗·豐塔尼拉(Kali Fontanilla)說,五年前幾乎沒有學生被認為是非男女之外的性別,我們甚至不知道有這樣的事,「我們現在發現女孩性別轉換(包括做手術)的比男孩多,那些懷疑自己性別的兒童和少年都是由老師推動的,都遵循著一個模式,大體上一樣的故事」。(待續)◇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1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