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ER主席徐佶翮:加州教育危機與應對之道

【2023年08月18日訊】(記者李梅聖地亞哥報導)在8月12日第二屆加州平等權益聯盟(CFER)年會上,多位演講者針對加州教育現狀、面臨的危機及人們的應對之道暢談了各自的看法。CFER主席徐佶翮(Frank Xu)認為,改善加州教育的唯一方法就是去服務與參與。

2023年8月12日,加州平等權益聯盟(Californians for Equal Rights,CFER)第二屆年會上,從左到右爲CFER主席徐佶翮(Frank Xu)、祕書佐賀·康羅伊(Saga Conroy)、謝里丹·斯旺森(Sheridan Swanson)、蘭斯·克里斯滕森(Lance Christensen),和加州政策研究中心地方民選官員主任、橙縣教育委員會委員瑪麗·巴克(Mari Barke) 。(李梅/大紀元)
2023年8月12日,加州平等權益聯盟(Californians for Equal Rights,CFER)舉行第二屆年會 。(李梅/大紀元)

自2013年底起,徐佶翮投入時間精力關注社區事務,他在2020年反對第16號公投案時擔任CFER的財務總監,他也是「聖地亞哥亞裔美國人平等組織」的聯合創始人,以及波威聯合學區的董事會成員(擔任教育技術諮詢委員、預算審查諮詢委員)。

學生整體成績下滑

國家教育統計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Statistics,NCES)在2022-23學年對全國大約8,700名13歲學生進行閱讀和數學成績評估,與2019-20學年相比,整體閱讀平均成績下降4分,數學下降9分;與十年前相比,閱讀平均成績下降7分,數學下降14分。

報告指出,缺課天數少的學生成績高於缺課天數多的學生;2022-23學年只有14%的學生表示每天以閱讀為樂,低於過去所有年份,而得分高學生的課餘閱讀時間與次數都更多。

在加州,2022年的測試結果顯示,僅33%加州學生數學達標、47%學生閱讀達標。徐佶翮表示,除了「在學業成績方面大幅下降外,加州的家長和孩子還無法避免『批判性種族理論』和『跨性別主義』的影響,幾乎無處可逃」。

文化戰爭

「我們正處於一場文化之戰中,從表面上看是促進多元化、包容性與公平。」徐佶翮說,實際上是試圖推行有害的意識形態,通過立法強制實現所謂的「公平」。「我們則提倡平等的機會、個人的努力和對自己負責。」

在教育方面,激進主義不僅傷害學生的學業成績,也破壞學生的品格發展,並意圖「接管我們的社會,這種危險是真實存在的」。徐佶翮說,比如批判性種族理論中創造出壓迫者和受害者,並貶低過去的文明成果;再比如跨性別主義,教育孩子憑感覺變換性別而無視其身體的生理性別。

徐佶翮表示,「取消文化」在大眾生活中達到了令人擔憂的程度,致使言論受到損害、學術誠信受到侵蝕、社會凝聚力被破壞。他們將不同政見或批評者貼上白人至上主義、基督教民族主義或種族主義者的標籤、許多人被威脅和恐嚇。

三種失敗和強大的工會

誰應該為這場教育危機負責?誰是文化戰爭的幕後推手?徐佶翮認為,教師工會很強大,它有大量資金、激進而長期的戰略、經驗豐富的教師和志願者,因而影響力很大。2014年聖地亞哥教師工會要求學區增加教師工資和健康福利,學區同意了;幾年後,教師工會抱怨「教師的福利是最低的」,董事會別無選擇再次批准漲工資。

徐佶翮表示,有人逃離、忽視或放棄,但也有人積極參與、保護孩子們。他說:「我們觀察到三種典型的失敗,第一種家長只敢匿名表達不滿,雖然不會遇到麻煩但也沒有任何效果;其二是幾個父母孤軍奮戰,沒有更多的支持,隨著孩子畢業,其經驗和教訓沒能傳承;其三是有幾個家長成功競選學區董事,但在教師工會的騷擾、抹黑、高壓和阻擊下,很容易放棄戰鬥或無法競選連任。」

建立基層組織

那麼要如何打贏這場文化戰爭?徐佶翮表示,獲勝關鍵在於,感受到召喚、想保護孩子與保衛美國民主價值觀、希望傳承基本價值觀的人們,成立社團並關注當地學區,以凝聚所有積極者。

「你必須有勇氣並真正地做事,參加學區會議,瞭解政策、收集數據並制定策略等。」他說,過程中將發展出自己的領導能力,聯繫更多的人並獲得支持,而自己必然要投入時間資金、知識和經驗。

「沒有人願意被欺騙,我們希望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家長和居民的人數多過教師,其中大多數人擁有良好的品格和能力。」徐佶翮說,「真理會占上風,真相會獲勝。」◇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