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何加州學生成績30年低於全美水平

【2023年01月09日訊】(記者李梅綜合報導)作為家族中的第一代移民、身為人父,加州平等權益聯盟(CFER)主席徐佶翮(Frank Xu)在接受新唐人電視採訪中談到,加州的公立教育系統沒有真正地幫助加州學生,這現象急需改變。

CFER在2020年大選中領導了反對第16號公投案的選戰,57.23%的加州選民投票否決該案,維護了加州人在政府任用、公立大學入學和政府承包方面的平等權益,不被歧視也不給予任何個人或團體優惠。

把孩子轉到私立學校

徐佶翮的2個孩子先在公立學校上學,但後來都轉學到私立學校,一個因學習內容太簡單,另一個因沒達到應有程度,轉學的目的是讓孩子能受到更好的教育。

徐佶翮說,兒子8年級時在公立學校,學習上沒什麼壓力,老師對他的要求就是上課時保持安靜,不要鬧、不要挑戰老師,看電腦或睡覺都可以。兒子和同學喜歡從網上找一些數學或物理題,然後看老師能否解答那些「難題」。

徐佶翮認為這樣下去對孩子不好,「他會不尊重老師,在學習過程中,每個人都需要導師的指導」,所以他讓兒子在9年級時轉到了一所私立學校。

在女兒上3年級時,徐佶翮和妻子去學校和老師見面,老師誇孩子數學好,知道4/1=4,還知道4/0的結果,4/0?,徐佶翮和妻子感到吃驚。徐佶翮談到女兒做數學作業,比如給你2個蘋果和1個梨,但不是要求你做計算1+2=3,而是要求用畫筆塗顏色。

到女兒上6年級時,徐佶翮「覺得有點不對勁」,孩子不太會做加、減法以及負數和小數,而這些應該是在3年級或4年級就會的。到了暑假,徐佶翮用了不同的教材並針對問題教導她,「我很快就看到了她的進步,然後在七年級時把她轉到私立學校,女兒順利地跟上了學習進度。」

加州教育評估連續30年低於全美平均

全國教育發展評估(The National Assessment of Educational Progress,簡稱NAEP)是美國國會授權、由教育部和教育科學研究所(IES)下屬的國家教育統計中心(NCES)管理的評估項目,旨在制定和改善美國的教育方法。1969年首次評估,是全美最大並持續對各州學生學習成果的評估。

從1992年至今30年,加州4年級和8年級學生的數學、閱讀、科學和寫作水平一直低於全美50個州加上華盛頓特區的平均水平。

在2002-2022年中,加州4年級的數學在2007年和2015年低於全美平均分最多,分別低了9.03分和8.31分;8年級的數學評分在2009年和2011年最低,比全美平均分低了11.23分和9.96分。

2022年全美4年級的數學平均評分為235分,加州為230分(排名第38位);8年級的數學平均分為273分,加州為270分(第38位)。

2022年全美4年級的閱讀平均評分為216分,加州為214分(第34位);8年級閱讀平均分259分,加州為259分(實際低了0.32分)(第31位)。

儘管加州政府每年的預算都在上漲,K-12的教育經費也是全美最高的,2022-2023年度,加州將為K-12學校教育提供1,190億美元,那麼為什麼學生成績一直低於全美平均?

縮減內容、降低難度和標準

徐佶翮大概從2014年開始關注公共教育,兒子在上小學,「我注意到全美的教育評估,而加州的教育質量非常低,尤其是數學的排名比其它科目還要低,我認為是加州公立教育系統沒有招聘那些有才華的STEM課程的教師。」

徐佶翮剛開始時看到女兒的數學作業是填色時還覺得有趣,也許可以培養孩子的創造力?作為父母,我們也需要有個過程才能明白,「後來我意識到,這是降低了教育質量」。一般小學和初中都有藝術類課程,沒必要在數學課學繪畫。

「學校還試圖向父母隱藏那些不好的計分卡,他們會說每個孩子都表現很好,但這會導致孩子對自己的認識膨脹」,徐佶翮說,「如果學生成績不好,學校通常允許他們多次參加考試,同時還讓考試變得容易。」此外,加州的大學也降低入學門檻,不再需要SAT和ACT通考成績,以讓加州的學生更容易被加州大學錄取。

「加州的公共教育並沒有讓孩子做好走入社會的準備。」徐佶翮說,數學、閱讀和寫作是最基本的要求,因為「閱讀和寫作能力下降是災難性的,孩子們會被灌輸並失去獨立思考的能力,也更容易被操縱。」

真相被封鎖

徐佶翮的父母是中國農村地區的小學教師,在同齡人上小學時,他就上了中學,然後14歲上了大學。「但媒體把我描繪成各方面都擅長的好學生,從那時起,我就對媒體有了懷疑。」徐佶翮認為,現在美國的大媒體、美國的教育在封鎖真相方面和中國非常的類似。

加州的公共教育部門一直在推進激進的性教育和帶有批判性種族理論(CRT)的課程,以種族公平、正義、包容和多樣性為名。徐佶翮說,在許多公立學校,你如果有不同的看法,你就會被抨擊,被扣帽子,被貼上偏執和仇恨的標籤,被稱為種族主義者。

「許多公立學校成立了多元化的公平委員會並制定新政策,為了提高學生在學業上的整體幸福感以及學生的分數。」徐佶翮說,這樣做不會提高學生的學習能力,在成績方面可能呈現更大的差距。

教育能改變人生

2022年,徐佶翮決定競選帕洛瑪社區學院(Palomar Community College)教委,因為「教育是改變人一生的最重要的工具」。

「許多人和我一樣來尋求美國夢,我們珍視這裡的自由、民主和平等」,徐佶翮說,他參加公共教育和地方管理的活動就是為了下一代,「多接觸地方的組織,參與活動,這樣你就可以了解政治運作以及競選活動是如何進行的了。」

他的對手得到了教師工會的支持,包括超過6萬5千美金的捐款。「教師工會盡最大努力在推舉代言人,以維護工會的利益」,徐佶翮說,「我認為這是加州公共教育質量下降的另一個原因。」

競選期間,一名大二的印度裔學生聯繫了徐佶翮,「他說他們的生物老師基本教不了什麼,上課就是看視頻,班上的每個學生都需要參加課外補習班,否則很難通過。」還有一位高中學生也談了類似情況。他因此體會,那些沒有資源或家庭經濟力不足的孩子是最大受害者,「會進一步加大差距」。

徐佶翮指出,加州因為無法提供優質教師和教學資源,就採取了降低標準的方法,讓大家都能通過。◇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