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家中國醫院陷反腐風暴眼 均涉活摘器官

【大紀元2023年08月19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易凡報導)中國醫藥界目前的大規模反腐運動引起軒然大波,多家醫院被調查或舉報,其中至少有五家醫院涉嫌參與活摘器官

湘雅三院醫生被舉報強索10萬元「肝源費」

湖南長沙的中南大學湘雅三醫院(以下簡稱「湘雅三院」)是反腐運動的風暴眼之一。繼該院九名醫務人員聯名舉報呼吸科主任後,另一主治醫生私收「肝源費」一事再成焦點。五天之內,湘雅三院兩次登上社交媒體微博熱搜榜。

舉報人蔣先生8月14日發帖舉報,他的父親因病毒性肝炎,於2018年在湘雅三院做肝移植手術。除了器官移植手術費用,醫生還向其索要10萬元(1.4萬美元)現金的「肝源費」,並稱這筆錢由醫院交給紅十字會,作為補助轉交給捐獻者。

由於父親的病情緊急,蔣先生馬上籌措了錢款,並將10萬元現金交給了兩名醫生。可是移植手術後第四天,他的父親就在出院的救護車上去世。

父親的整個治療過程,蔣先生花了將近30萬元(4.1萬美元)。關於那10萬元肝源費,他找醫院開收據被拒絕。醫生表示,錢不是個人收的,也不是醫院收的,而是由紅十字會來運作的。捐贈者是誰、受贈者是誰,家屬和醫生都不知道,只有紅十字會知道。

在接下來的幾年中,蔣先生以醫療過失為由起訴三家收治過他父親的醫院,並指控湘雅三醫院非法收取「肝源費」。兩次敗訴後,蔣先生與湘雅三院庭外和解,湘雅三院一次性支付蔣先生補償款9.8萬元(1.3萬美元)。

蔣先生在舉報中表示:「當時家裡確實需要這筆錢,就同意了。但我心裡一直搞不清楚,這個肝源費是不是違規違法的,是不是真的給了捐獻者。」

蔣先生的舉報引起多方關注,只不過相關方的說法各不相同。

湖南省紅十字會工作人員向媒體「封面新聞」介紹,器官受贈者需要支付正常的手術費、器官運輸等成本費用,但不存在肝源費,即使是捐款給紅十字會,也是走公共帳戶,並且有憑據留存,「不會由醫生或者醫院私下以現金方式收取。如果有這種情況,可以向衛健委紀檢部門舉報。」

而湖南省衛健委醫政處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根據《湖南省人體器官獲取成本收費標準》,成人肝臟25萬元(3.4萬美元)一個,給捐贈者家屬用作安葬費、人力成本、誤工交通等。但要提供相應的費用證明,由官方的器官獲取組織配備證件的相關人員收取。

湘雅三院的工作人員則對外表示,與蔣先生的糾紛已經調解處理完畢。「法院也判了,調解後錢也退給他了,不知道他還在糾結什麼。」

蔣先生5年前付的那10萬元肝源費究竟去哪了,至此也成了一個謎。

北京大學醫學人文學院教授王岳表示,沒有所謂「肝源費」的說法,更不可能由醫生索取現金再轉交給捐贈者。如果醫生私自收取費用,可能涉嫌買賣器官。

追查國際:湘雅三院疑為器官調配中心

湘雅三院是由中共國家衛健委直接管轄的三級甲等大型綜合醫院。2001年8月,該院建成了近8000平方米的移植醫學中心,同時湖南省移植醫學中心在該院落戶。湘雅三院一躍成為當時中國規模最大、設施最全、設備最先進的移植中心之一。

該院2007年的一份院報曾吹噓,「我院曾經同時進行2台肝、5台腎的移植手術,擁有同時開展6、7台移植手術的能力。」

總部位於美國的人權機構「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根據湘雅三院的床位數、平均移植住院天數與床位周轉率計算,該院擁有每年做1000台以上移植手術的能力。

2003年9月24日,湖南地方官媒《大眾衛生報》報導了時任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湘雅三院的講話,涉及集中關押供體和器官調配中心建設。

報導說,「供體市場規範的器官移植手術極大地為病人節約了醫療費用,不用往返運輸供體將使手術成本下降一半,且移植質量也因為等待移植時間的縮短而大大提高。」

報導還說,「可在衛生行政部門參與的情況下,逐漸形成省、區域和全國的管理網絡,發揮信息共享,資源合理利用與配置的作用。」

追查國際在2016年8月的一份調查報告中表示,中共衛生部在軍隊的參與下,在中國各地設有大型的器官庫,但如何調配協調這些器官庫,使其能最大限度的「合理利用」,就需要一個全國性的調配中心。湘雅三院憑藉其在器官移植行業的龍頭地位,很可能就充當了全國器官調配中心的作用。

追查國際認為,《大眾衛生報》所提到的「供體市場規範」、「不用往返運輸的器官供體」、「等待移植時間的縮短」,都表明存在著一個活的、健康的人體器官供應庫。

另四家醫院也涉活摘器官罪惡

除了湘雅三院,在近期中共醫藥界反腐運動中,多家醫院主管被調查或舉報的醫院也涉活摘器官罪惡。

中共宣稱,醫藥界反腐要倒查20年,其深度、廣度和力度上堪稱前所未有。8月14日,貴州省貴陽市第一人民醫院原黨委副書記、院長張雲強被調查;安徽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原黨委書記都鵬飛同日被調查;8月15日,位於北京的中國醫學科學院阜外醫院介入導管室主任徐波被調查;還有一份舉報深圳市南山區人民醫院書記兼院長鄧啟文的文件,近日在微信群流傳,深圳南山區衛健局工作人員表示,相關情況已經掌握,正在調查中。

大紀元記者注意到,貴州省貴陽市第一人民醫院安徽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中國醫學科學院阜外醫院深圳市南山區人民醫院這四家醫院也都開展器官移植手術,而且都有相關責任人被追查國際列在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追查名單中。

旅日時事評論員黎宜明8月18日對大紀元表示,這些事情看似巧合,其實不然。他說,「習近平所謂的醫療反腐,實際是為了收割利潤,他兜裡沒錢了,所以哪裡有錢就去哪裡收割。醫療界本來就很肥,而器官移植是最暴利的行業,所以這些涉嫌參與活摘器官的醫院,在反腐風暴中也就成為被打擊的主要對象。」

他表示,北京當局並不是以打擊這些器官移植醫院為目的,但這些醫院卻必然會被打擊。這也是他們作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應。

法輪功學員是主要器官供體

追查國際在2019年9月的一份調查報告中說,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高度同步出現中國器官移植數量爆炸性增長,大量器官移植中心和配型中心迅速建立。

調查報告顯示,在此之後的中國器官移植手術,器官等待時間超短;供體過剩,不僅一名患者可配備多個器官供體,同時出現免費移植促銷;中國大陸甚至成全球器官移植新興中心,掀起了「器官移植旅遊」熱潮。

調查報告表示,中國存在著巨大的活人器官供體庫,中共所犯下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群體滅絕罪行一直沒有停止過。

追查國際的調查與加拿大兩位大衛的調查不謀而合。加拿大前內閣部長、檢察官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與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兩人調查中共活摘器官十多年,採訪過大量相關人士。

去年2月17日,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宗教自由中心舉辦的研討會上,麥塔斯說:「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事實是,患者可以在移植重要器官之前選定日期,無論是心臟、肝臟、肺,顯然有人被殺死,他們的器官被取走。」

根據二人的調查,法輪功學員是中共活體器官供體庫的主體受害群體,中共從鎮壓法輪功運動中開發了一個利益巨大的罪惡生意。

(記者王佳宜Ellen Wan對本文有貢獻)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