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正義:馬克思主義的哲學是反科學、社會和人類的

【2023年08月21日訊】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的哲學是唯物辯證法,它是反科學、反社會和反人類的。

由於中共的獨裁專制和無恥地封鎖,導致中國大陸人不知道馬克思主義對科學的扭曲:馬克思主義的唯物史觀與科學方法論等存在根本的衝突和對科學的扭曲,如馬克思主義的唯物史觀將社會發展看作是歷史的必然過程,強調社會的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而科學方法論強調客觀性、驗證性和可證偽性,並且馬克思主義的唯物史觀將社會發展過程簡化為一種單一的必然規律,忽視了科學和科學研究中的非常重要的而且是大量的複雜性和不確定性等。這是違背科學規律的。

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1]告訴人們,在這個世界中的一切事物都是相對的,不是絕對的,絕對的做什麼事是錯誤的,是不全面的,堅持如此做將是偏見的,並且將會犯錯誤;另一方面,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說唯心與唯物是兩個對立面 [1],在這兩個對立面之間, 馬克思僅取唯物來標記他的辯證法,即唯物辯證法。根據嚴密的演繹邏輯,這意味著馬克思已經是又絕對的了,即馬克思已經犯了一個基本且低級的邏輯演繹的錯誤!如果他說他是唯物主義者或者是辯證主義者,並且能夠批評其他人是唯心主義,他將不是邏輯錯誤的,但是即使他批評某人是辯證唯心或屬於唯心主義辯證法 [1],則他的批評工具是錯誤的,因為他仍然又是絕對了,這像他說他是唯物辯證法一樣。即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一方面強調根本沒有絕對,是相對的;另一方面他的唯物辯證法僅僅在唯心和唯物兩個對立面間,絕對地取唯物作為他的唯物辯證法 [1]。這又絕對了,所以他的理論是自相矛盾的。

以上研究證明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是一個自相矛盾的理論,正是由於他的自相矛盾等導致馬克思的理論在應用到實際生活、工作和研究中,在全世界不同的社會主義國家已經而且正在犯大量嚴重而巨大的錯誤。因為我們當中一些人已經在社會主義環境中生活了幾十年,並且有豐富的實踐經歷,所以我們能發現馬克思主義的大量致命的錯誤如下:

例1. 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告訴人們運動是絕對的 [1],但是同時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又再反覆地告訴人們在這世界中,一切是相對的,不是絕對的,當絕對地做什麼是錯誤的,是不全面的; 堅持如此做將是片面的,將會犯錯誤 [1]。這些證明又顯示: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的內部邏輯是混亂的,是不自洽的。特別地,我們現在都知道:運動是相對的,說運動是絕對的也正好反愛因斯坦相對論,因愛因斯坦相對論的基本原理之一就是運動是相對的,並且特別是狹義相對論是建立在相關於運動的相對性原理基礎上的 [2]。即至少在這一點上馬克思主義的關於運動是絕對的是反愛因斯坦相對論的,愛因斯坦建立的相對論已經是現代物理學的基礎之一,而現代物理學又是現代科學的根本基礎。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已經反覆被一直到現在的所有科學實踐證明是正確的。

例2:類似錯誤進一步發展導致在的社會主義國家的共產黨的獨裁和專制,這些恰是絕對的,是反他們自己的馬克思主義的不要絕對地做事。特別地,中國共產黨公開地強調對中國軍隊和政府的絕對領導,可見社會主義國家的占統治地位的理論,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和他們的實際行為是自相矛盾的,這一切是荒謬的!!

例3: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告訴所有的人,物質世界是客觀存在的,任意一個系統的狀態是不依賴於人們的觀測的,不管人們是否觀察,這系統的狀態將保持不變 [1]。但是物理學中的量子力學告訴人們這被觀測系統狀態一旦被觀測將立即從各種可能的疊加態塌縮到人們觀測到的狀態 [3]。實際上,人們的觀察對被觀察系統是有影響的,即在量子力學中,在觀察者和被觀察系統間存在相互作用。事實上,觀察者觀察到所觀察態的概率,可以由量子力學嚴格地計算出來,而且與實際觀察一致,這可被嚴格檢驗,並且是與所有物理實驗相符的 [3]。直到現在,關於量子力學的所有相關物理實驗沒有給出任何與真實物理不自洽的證據。至少在這點上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是反量子力學的,而量子力學是現代物理學的重要基礎之一。

現代科學是建立在現代物理學基礎上的,現代物理學又是建立在相對論和量子力學基礎上的 [2],但是馬克思的唯物辯證法是反這兩大科學理論的。故馬克思的唯物辯證法是反現代科學的!

例4: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告誡人們物質決定意識,意識對物質有反作用,反之不正確 [1]。即馬克思的唯物辯證法告誡所有人:意識可以對物質有反作用,但不能決定物質,這是馬克思的唯物辯證法的最大「成功」之一,但這卻是違反大量真實事實的。例如,人們意識可以影響人們的健康。如一個人長期被恐嚇和長期的焦慮等可以強烈地影響他的身體,甚至導致他得嚴重的病,對非常嚴重的情況,則可導致他的死亡 [4,5]。反之亦然。例如長期的幸福感可醫治疾病等。即意識可以決定物質。有大量的真實事實可給出。如范進中舉,立刻瘋了;春秋戰國時期的楚國人伍子胥一夜愁白了頭;甚至人們可以被嚇死,例如,我國和美國等世界上許多國家都有嚇死人的真實的案例。可見其反社會和人性。

如果任何一個人沒有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觀點,從而相信意識可以決定物質,當他患重病,他將會是處在非常好的治療疾病的狀態,例如,(1)他將會積極去看醫生治療他的疾病;(2)他將會注意保持健康、幸福和戰勝疾病的信心,而這些將導致加速他的身體恢復健康 [5]。反之,當他患重病,他將會是處在非常不好的治療疾病的狀態,並忽視保持健康、愉快和戰勝疾病的意識,即會出現一個人長期在被疾病的恐嚇和長期折磨的焦慮狀態,則他將會是處在更嚴重的病態,因為這些狀態將導致他的免疫等系統不能正常有效地工作 [5],如果是危重病人甚至可加速他的死亡。即如果任何一個人以唯物辯證法作為他(她)的世界觀,而唯物辯證法的世界觀根本就不相信意識可以決定物質,事實上意識的運行及思考正是能量的運行,即能量物質的運行。故當他(她)們是在重病中時,他(她)們將是對健康而言處在非常有害的狀態。這些已經一再被人們的實際的大量事實所證明。可見其反社會和人性。

例如,在醫療臨床實踐中,發現許多重病患者是被嚇死。具體地說,對一個生病的患者,你告訴他,你這個病不是不可治癒的病,沒關係,則他有信心配合醫生來戰勝這些疾病,故恢復和治療效果會很好;而當你告訴他這個病很麻煩,很難治,治好的可能性很小,很快這個人就會嚇得加重他的病,重病甚至被嚇死。所以,現在醫院的醫生對癌症患者,通常不告訴他患有癌症,而是只告訴其家屬,以免他產生不必要的心裡恐怖和處在被嚇住的不利健康的狀態 [5]。

因此,對任何一位具有唯物辯證法的世界觀者,存在對其健康等非常有害的狀態,輕的病會加重,特別是重病患者來說那就是等死或找死,那麼他(她)們還應保持這假的反客觀實在的唯物辯證法世界觀嗎?!可見其反社會和人類性。

特別需要指出的是在例3中,我們已經證明:在量子力學中,人們的對任何狀態的觀察的結果是人們的觀測意識將導致量子力學的塌縮態出現,即系統由於人的觀察導致系統從各種疊加態,以可嚴格計算的概率塌縮到觀察到的態 [3],即發生了質的變化,即至少在這點上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再次反了量子力學。

例5:根據現代物理學,思考是有能量的,能量正是物質,根據愛因斯坦質能關係E=mc2,人們獲得能量為E的物質是m=E/c2(c是光速)[2]。雖然思考能(即意識能)是小的,但正像三極管,小的能量流能控制大的能量流,意識能雖小,但可通過神經系統等來控制大的能量 [4,5],即由於意識具有能量,故它正是物質。特別是收集癱瘓病人的思考信號,現在已經可以用來控制機器人來為癱瘓病人服務,這說明思考信號是有能量,而能量就是物質,否則思考信號控制不了機器人。因此,關於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它們間存在非常嚴重的致命的不自洽性缺陷,因為現代物理學恰恰證明這兩個理論被本質地統一於他們的物質特性。即至少在這一點上唯物辯證法是過時了,即是落後並矛盾於現代科學認識的。

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是犯了科學上的最基本的、最低級的形式演繹邏輯錯誤。不但馬克思本人不知道,而且一直到現在,深信馬克思主義那套的中國大陸的大多數人都不知道,亦即這是反科學邏輯的。

人們感覺非常奇怪,馬克思為什麼會犯這麼低級的邏輯錯誤?任何人可以去看馬克思的傳記,說他自學了大量的書,大學上課不去聽課,開學上課時最多是只上第一次的課,然後考試就來了。目前中國大陸有不少這樣的大學生!

另外,由於馬克思所處時代的德國波恩大學社會風氣不好,酗酒鬥毆、吵架等不好的事情常常發生,甚至出現決鬥。當時馬克思在那裡讀大學,也受其影響,酗酒鬥毆,有一次被校方關禁閉,他的酗酒鬥毆的朋友到禁閉室繼續酗酒,甚至跟人決鬥(決鬥的理由,馬克思的傳記中沒有寫,也許是為了維護所謂的領袖的形象吧。如果決鬥死了,那歷史就要改寫了)。後來馬克思在學校的表現告訴他父親,他父親一看這樣,將來怎麼去當律師?就給他轉學到了德國的柏林大學。在那裡繼續讀書,他依然像在波恩大學讀書那樣不願聽課地自學性地讀完了大學,並且寫出了博士論文。但是他的博士論文他認為如果在德國最好的柏林大學去答辯,有辱於他的尊嚴,結果直接到了德國的一個小地方的耶拉大學去答辯,耶拉大學一看,這是京城來的,考試都不考試,就授予了博士學位。關於這些馬克思事蹟的細節,請大家看前東德馬列研究院編的《馬克思傳》,由於德國人的嚴格和務實,所以有這種記錄,其他人編寫出版的《馬克思傳》就沒有這些了。如果馬克思的這個博士學位放到現在的中國教育部來認定,是不會被認可的。

特別是唯物辯證法講的是二元論,講二元的對立統一和他們的相互轉化。但現實世界明明是多元的,並且在多元之間可以相互轉化。二元對立統一與相互轉化只是多元轉化的一種非常極端特殊的非常稀少的情況。由於這種理論只帶有一點點正確性,而且歷史的經驗反覆告訴我們,有一點正確性的謊言和錯誤理論,加上獨裁專制政府利用行政的權力強力推行,就更具有欺騙性!!因為在非常極端稀少的情況下,他也是正確的。這也就馬克思沒有紮實的科學基礎,導致這種僅僅只有一點點正確性的錯誤理論通過獨裁專制政府的權力來強行推行,才能夠使之肆虐全球一百多年的原因。可見其反社會和人性。

例如,在美國,人人可以宣傳自己所信奉的主義,但是在沒有獨裁專制的行政權力支持下的共產主義在美國沒有市場,只有極少數不講客觀道理的人在那裡堅持。這種對立的二元論對大陸中國人從搖籃到墳墓地進行全面徹底地灌輸洗腦,使大陸的絕大多數中國人不能夠進行多元分析和多元轉化處理問題,不但使人們處理事情問題的能力低下,而且使人們處在極端的對立之中。特別是在中國大陸人們普遍地認為不是朋友就是敵人,這種二元對立是非常恐怖的。明明大量地存在既不是朋友又不是敵人的中間狀態。這樣做的結果不但影響了社會的和諧,更影響了其科學技術、社會和經濟等的發展。所以這是反科學、反人類和反社會的。

由於牛頓的引力理論就沒有引力的對立統一。因為只有引力,但沒有直接與之對應的排斥力,沒有辦法直接對立統一。以至於中國大陸的所有理工科的堅信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的對立統一理論的大學生都沒有辦法學好引力理論,只有放棄了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的對立統一理論,才能夠接受引力的沒有與之對應的排斥力的理論。這又是最明顯的反科學的例子之一。

對於更多的反科學的例子,大家可以類似地去找,就不浪費筆墨了。由於物理學是一切技術科學和具體應用的不但是主要的,而且是重要基礎,這些馬克思主義的那一套體系都反了,可見其反科學到何種程度了!

綜上所述,可見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的哲學唯物辯證法是反科學、反社會和反人類的。

References

[1] J. Wilczynski, An encyclopedic dictionary of marxism, socialism and communism, London: The Macmillan Press Ltd, 1981.

[2] John Dirk Walecka, Introduction to modern physics: theoretical foundations, New Jersey, World Scientific, c2008.

[3] J.J. Sakurai, Jim Napolitano, Modern quantum mechanics ( 2nd ed.), Addison-Wesley, World Scientific, c2011.

[4] Graham Davey, Nick Lake and Adrian Whittington, Clinical psychology (Second edition), Hove, East Sussex; New York, NY : Routledge, 2015; Guy Saunders, Acts of consciousness: a social psychology standpoint, Cambridge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4.

[5] Linda Brannon, Jess Feist, Health psychology: an introduction to behavior and health ( 6th ed.), Peking University Press, 2007.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