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華」落幕 中國經濟將倒退數十年?

【大紀元2023年08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駱亞報導)今年2月份中共結束動態清零政策至今,中國經濟仍陷困頓。最近有關中國40年經濟「繁榮」落幕的報導引人關注。經濟專家認為,中國經濟可能將倒退數十年,而問題的癥結正是政治制度。

「北京模式」不再被唱好

近幾個月來,中國經濟的前景變得更加黯淡。製造業活動萎縮,出口下降。青年失業率屢創歷史新高,官方甚至在本月直接取消數據發布。

中共國家外匯管理局的統計顯示,外國企業4至6月在中國投向建設工廠等方面的直接投資為49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相較降幅達到87%,創下新高。

中國7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工業產出和投資增速遠不及預期。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則連續第三個月增速減慢,上個月同比增長2.5%,是自去年12月以來的最低值。

與此同時,7月銀行貸款跌至14年來最低點。中國房企和金融企業頻傳爆雷。

摩根大通已把中國GDP增長率下調至4.8%,巴克萊則把預測下調至4.5%。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認為,中國未來幾年的GDP增長率將低於4%,不到過去40年大部分時間的一半。

據總部位於倫敦的研究機構資本經濟公司(Capital Economics)的數據,中國的趨勢性增長已從2019年的5%放緩至3%,到2030年將降至2%左右。

美國總統拜登本月10日在一場政治籌款活動中,稱經濟增長疲軟的中國是「定時炸彈」。美國財長耶倫15日也公開表示,中國經濟增長放緩或為全球經濟發展帶來風險。

《華爾街日報》8月22日報導說,經濟學家們現在認為,中國正在進入一個增長速度大大放緩的時代,而不利的人口結構以及與美國及西方盟國之間日益擴大的鴻溝,正在危及外國投資和貿易。情況變得更糟了,與其說這只是一個經濟疲軟期,不如說這可能是一個漫長高增長時代的黯淡謝幕。

以往許多外界觀察者關於中國經濟的樂觀預測,都顯得落後了。

華裔經濟學者李恆青8月22日對大紀元表示,過去大家講「中國模式」或者「北京模式」,是由海外媒體界、經濟學界、商界和資本界的親中共人士帶起的。比如美國學者沈大偉,就曾大講中國模式,之後十幾年,類似的人非常多。當時所謂唱衰的人則很有限,像章家敦二十多年前就在講中國崩潰,有人說,怎麼一直沒崩?但現在大家都看到了。

李恆青說,現在即便官方塗脂抹粉之後再拿出來的經濟數據,仍然很難看。中國正被債務淹沒,從中央到地方,以及企業的債務,還有百姓手中的債務。

他說,「老百姓手中的債務是跟房地產開發有關的,因為大家買房都要貸款。房價炒得這麼高,都是中國政府和房地產商合謀造成的。恆大錢到哪去了,百分之六七十都被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拿走了。現在房地產一旦降價,這個泡沫就必然被刺破,一刺破了(經濟)就要垮。」

四個「時代」的結束

台灣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8月22日對大紀元表示,目前國際財經界對於中國經濟的觀察有了新共識,歸結有四點。

第一,中共所謂改革開放時代結束了。「因為習近平上台以後,回到國進民退這個方向,避免人民去依賴市場經濟,而不再依賴政府,不再依賴黨。所以改革開放時代結束了。」

第二個,世界工廠時代結束了,現在西方的做法實際上是跟中共脫鉤,把一些製造業撤出中國。

第三個共識是中國的高成長時代結束了,原來中國加入全球化,變成世界工廠,很多的製造業生產活動從外面移轉到中國來。現在改革開放停了,所以世界工廠也走了,高成長時代也就結束了。

第四個是大國崛起的時代也結束了。吳嘉隆說,習近平一直追求大國崛起,認定美國在走衰,叫做東升西降,這樣的認知是錯的。結果美國就直接圍堵中國。

「所以現在中國一共是四個時代結束了:改革開放時代結束了,世界工廠時代結束了,高成長時代結束了,最後是大國崛起時代結束了。」

他還表示,從更宏觀的角度來看,全球化1.0時代結束了。

「現在的全球化必須在民主自由的國家之間來進行,而不能把極權專制的國家吸收進來。全球化進入2.0的修正時期。」

外界普遍認為,中國經濟前景黯淡。(Andrea Verdelli/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中國難比日本

一些經濟學家認為,中國的經濟放緩可能會演變為長期停滯,就像日本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所經歷的那樣,當時日本的房地產泡沫破裂,導致了多年的通貨緊縮和有限的經濟增長。那個時期被稱為日本「失去的三十年」。

財經自媒體人「財經冷眼」8月22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國現狀和二三十年前的日本還是大有不同。日本是一個發達國家,就算衰退了30年,它現在還是全世界前幾名的發達國家,各項指標都非常好。日本這30年是否算真正的衰退其實存在著一個疑問。但是中國不一樣。

「中國是未富就先衰了,經濟快速下滑,人均收入快速地下降,家庭的槓桿、企業的槓桿都在破裂,這個情況比日本要糟糕得多。」

他認為,就實體經濟而言,日本一些製造巨頭,盈利能力非常強,透過那30年臥薪嘗膽,基本上是淘汰了很多落後的產能,製造業不斷地升級,這些企業現在還是世界級的製造企業。

「日本失去30年其實也沒有失去太多,頂多就是把槓桿降下來了,日本企業的盈利能力還在,日本家庭的收入有保證,家庭和企業就不至於破產,這一點是中國做不到的。」

「大家看看中國現在的資產泡沫破裂,帶動了整個中國家庭在破產,很多企業在破產。外資撤離,很多做實業的做不下去了,工廠紛紛地倒閉,然後中國樓市、資產大幅度價格下跌,帶動了很多家庭入不敷出,債務基本還不上,所以家庭的債務泡沫在破裂。這是日本衰退30年中沒有大量出現的現象。」

李恆青也認為,現在的中國和當年的日本,有一點是不可比的。就是在衰退之前,日本的整體經濟的發展水平比中國現在整體的經濟發展水平要高了很多。比如,日本赤貧的人是非常有限的,社會的福利非常好,而且它的財富發展是均衡的,不像中國這麼扭曲。

「中國現在有一半的人口還在農村,原來李克強說的是超過6億人1000元的月收入,然後現在爆出來有2.8億人月收入不到700元。這樣一個扭曲的社會,跟日本那個時候是完全不一樣的。」

「繁榮」落幕 中國經濟倒退四十年或更長?

幾十年來,中國通過投資於工廠、摩天大樓和道路來推動經濟發展。專家認為,這種高增長的模式失靈了。

吳嘉隆對大紀元表示,當年美國支持中國的改革開放,提供出口市場,給中國最惠國待遇,讓貿易跟人權脫鉤,還讓中國以發展中國家地位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讓美國的資本、技術、訂單都前進中國,台商、韓國、其它國家也把生產基地移轉到中國去。但那些支持過去40年的繁榮的要素現在全部消失了,經濟增長動能的基礎全部消失。

「美國全方位支持中國的改革開放,才讓改革開放取得重大成果。現在習近平居然要跟美國對抗,美國當然就不再支持中國的經濟了,所以中國會失去世界工廠的角色,中國會失去高成長的動能。這是一個過程,但是方向是不確定的,因為習近平的領導出了問題。」

「財經冷眼」表示,中國的經濟繁榮落幕,有許多明顯的跡象。最近華爾街的一些大佬,像橋水基金開始撤離中國的一些資本市場,華爾街現在是極度看空中國的經濟。

「中國的資產泡沫在破裂,像恆大、碧桂園這樣的房產巨頭,如果全部都倒閉掉,那麼中國的樓市還會存在嗎?中國樓市的泡沫破裂的速度是超出想像的。」

吳嘉隆認為,過去幾年中國有嚴厲封控,中共用疫情掩蓋經濟真正的問題。接下來中共也可能要對外製造軍事衝突,讓中國進入戰爭狀態,推出戰時經濟體制,這樣來把經濟的困難掩蓋掉。

李恆青表示,中國經濟歸根到底是結構性問題,比如說債務的問題,你想給它找解決問題的辦法,最後都卡在政治制度上。

他說中共改革開放了40多年形成了所謂中國特色的經濟體制,表面上是市場的,給你一定的自由,但政治上非常地專制,現在倒退到連表面上的市場經濟也不要了,要做大做強國有企業。雖然當局現在說要跟民企搞好關係,但誰都看懂這是權宜之計。所以中國的企業家們用腳表決,外國企業家也撤資了。

「中國的經濟沒救,唯一能救的就是政治變革。政治不變革,那可能就是爆發革命,中國進入到了一個關鍵的時刻。」

「財經冷眼」則表示,中國經濟現在不只是結構性的問題,因為很多結構性的問題還是可解的,現在中國的經濟面臨著解體問題。

「中共的集權體制和自由市場經濟根本上就是不相容的。最終的結果必然就是解體,沒有第二條路可走,而且就算是經濟解體了,習近平下台了,共產黨倒台了,中國的經濟已經是元氣大傷。」

有關中國經濟一旦崩潰,將倒退多少年,近期在輿論場不斷有人提起。此前有觀點指是倒退20年,就是中國加入世貿之前。

吳嘉隆則認為,中國經濟有可能回到改革開放之前,就是1978年前後,但也有可能回到1950年代。

「財經冷眼」也表示,中國經濟可能會倒回到改革開放的起點,倒退40年,甚至會倒退到1960年左右。

「結局可能會更慘,這個代價可能由中國普通的老百姓來承擔,這是我們每個人都不願意看到的,但是確實是正在發生。這個倒退絕對是人類歷史上的一個非常重大的事件,它的災難性的後果可能現在全球都還沒有預料到。」他說。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