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國經濟走勢 國內外認知空前接近一致

【2023年08月22日訊】拜登所說中國經濟是顆滴答作響的定時炸彈,越來越獲得華爾街和國際金融界的認同。8月21日,路透社稱,由於對頂級私人房地產開發商碧桂園債務償還問題蔓延的擔憂加深,並匯總了七家全球銀行對今年中國經濟增長預期的下調,如下表。

而8月21日,也是中共證監會宣布落實「活躍資本市場、提振投資者信心」一攬子政策措施後的首個交易日,然而A股三大指數齊齊大跌,滬指收市跌1.24%失守3100點,深成指跌1.32%,創業板指跌1.60%刷新3年多低位。為什麼A股三大指數齊齊大跌呢?主因之一證監會的一攬子措施隔靴搔癢、緩不濟急。

8月21日央行的突然降息,同樣也令投資者失望。央行僅將一年期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下調10個基點,至3.45%,但五年期以上的LPR維持在4.2%,這意味著房貸利率維持不變,無助於緩解樓市危機。而接受彭博社調查的經濟學家曾一致預計,一年期和五年期利率都將下調15個基點。高盛首席中國經濟學家閃輝(Hui Shan)表示,這一結果「相當出人意料,坦白說有點令人費解」。

降息一經宣布,當日人民幣匯率下跌了0.3%,跌至1美元兌7.3051元人民幣,逼近去年10月的低點。

以上狀況說明什麼呢?筆者認為至少有如下兩點。(一)投資者、國際金融界對中共當局救市場、救經濟的能力的失望,也就是說,對習近平三連任後新一屆班子喪失了信心;(二)海內外難得對中國經濟走勢的看法取得一致——面臨長期衰退(「中國經濟奇蹟論」和「中國經濟崩潰論」亦交鋒20年)。

8月20日,《華爾街日報》刊發了一篇題目為 「中國40年經濟繁榮落幕,接下來會怎樣?」(China’s 40-Year Boom Is Over. What Comes Next?) 的文章,稱經濟遇困的跡象四起, 40年來的經濟增長模式已破滅,中國進入了一個更具挑戰性的時期。這不僅僅是一段經濟疲軟期,更可能將進入一段長期的黯淡期。用專門研究經濟危機的哥倫比亞大學歷史學教授Adam Tooze話說,「我們正在見證經濟史上最戲劇性的軌跡轉變。」

的確,戲劇性。去年底,中共突然放棄「動態清零」,讓國內外許多投資者對中國經濟的強勁復甦抱有希望。

中國貿促會5月底發布的《2023年第一季度中國外資營商環境調研報告》顯示,超八成受訪外資企業預期今年在華投資利潤率將持平或有所增加,超九成受訪企業預計未來5年在華投資利潤持平或有所增加(注意:這與中國美國商會、中國歐洲商會的調查報告有所不同)。

甚至, 6月8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記者會上得意洋洋的說,近期,包括聯合國、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多家國際組織和機構紛紛調高今年中國經濟增長預期,有的機構甚至連續多次上調,這充分彰顯了國際社會對中國經濟發展前景的信心。

根據中共官媒報道:(1)IMF《亞太地區經濟展望》報告預計,今年中國經濟有望增長5.2%,繼續成為亞太地區及全球經濟增長引擎。(2)聯合國《2023年世界經濟形勢與展望》年中報告,將中國經濟的增長預測從此前的4.8%上調至5.3%。(3)6月6日,世界銀行《全球經濟展望》對中國2023年的增長預測上調1.3個百分點至5.6%。(4)6月7日,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經濟展望報告將中國今明兩年的經濟增速分別上調為5.4%和5.1%。

這四大國際組織都是基於中共當局提供的數據做出上述預測的。然而,第一,中共當局提供的數據的真實性問題;第二,中共當局提供的數據的時效性問題;四大國際組織似乎對這兩個問題沒有認真對待,遠不足以準確測量中國經濟的表現與預測其走勢。換句話說,它們也被中共利用了一把。

事實上,今年4月以來,中共當局公布的一系列經濟數據,表明中國經濟形勢明顯惡化。於是,高盛和其它主要投資銀行開始下調對中國GDP的預測。例如,6月18日,高盛將其對中國今年GDP增長預測從6%下調至5.4%,還將中國2024年的增長預測從4.6%下調至4.5%。

6月26日,標準普爾宣布,將中國2023年GDP增長率從之前前預測的 5.5%下調至5.2%。其在一份聲明中表示,「中國經濟增長面臨的主要下行風險是,由於消費者和房地產市場信心疲軟,其復甦失去了更多動力。」這是全球信用評級機構今年首次下調中國經濟增幅的評級,影響甚大。

根據當局公布的數據,第二季度GDP比第一季度只增長了0.8%;1-7月份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同比下降1.1%;7月份PPI同比下降4.4%,連降10個月,降幅也高於預期;7月CPI同比下降0.3%,是2021年2月以來再度陷入負增長;7月人民幣貸款增加3459億元,同比少增3498億元,這一單月新增規模創下了2009年12月以來的新低。而大陸的中國宏觀經濟論壇(CMF)6月發布的一份報告,則把中國經濟復甦的痛點和難點概括為五個「20%」—— 青年群體調查失業率超20%,工業企業利潤同比下降超20%,地方政府土地出讓收入下降20%,房地產新開工面積下降20%和消費者信心指數缺口高達20%。

這些數據顯示了當前中國經濟的嚴重困難。如果這只是一時的,扛扛也就過去了;但是,國內外經濟學家普遍認為,這只是中國經濟長期困境的開始。例如,澳大利亞洛伊(Lowy)研究所發布的《重新評估中國崛起》報告中稱:「到2030年,中國經濟年均增速為3%左右,到2040年在2%左右」, 中國經濟不可能超過美國。 5 月 13日, 國際著名期刊《經濟學人》「中國崛起頂峰論」的封面故事稱,勞動年齡人口負增長、地緣政治動盪及美國對華科技打壓等問題導致中國經濟增速放緩,未來也難以超越美國。

在長期爭論之後,國際社會關於中國經濟走勢的認知,空前的接近一致。這對中共意味著什麼?這是不是為中國巨變的到來又准备了一個條件呢?

大紀元首發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