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一丁:中印龍象之爭 預示未來的西升東降?

【2023年08月30日訊】今年6月,印度總理莫迪訪美。莫迪在與拜登會面後,美印兩國發表聯合聲明,宣布兩國將建立「大海星辰」般全方位無遺漏的合作關係(“No corner of human enterprise is untouched by the partnership between our two great countries, which spans the seas to the stars”)。

美印關係的迅速升溫對中國意味著什麼,對印太地區和整個世界局勢意味著什麼?對中國的老百姓又意味著什麼?古人云: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要看懂未來世界局勢和潮流的發展,不妨讓我們先回去看看中美印三方關係過去的歷史。

美中和美印關係的過去

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鄧小平隨即於同年的1月28日展開了長達9天的訪美行程。在當時鄧的隨行人員中,有一位是後來擔任了中國社科院副院長兼美國研究所所長的李慎之。他在專機上問了鄧一句:「我們為什麼這麼重視同美國的關係?」於是就有了鄧小平的那句名言:「凡是和美國搞好關係的國家,都富起來了。」

1979年1月28日鄧小平展開9天的訪美行程。圖右起鄧小平、美國第一夫人羅莎琳.卡特、美國總統卡特和鄧小平的妻子卓琳在華盛頓白宮。(Consolidated Pictures / AFP)

中共奪取政權後的中美關係始於1971年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祕密訪華。那一年,美國的GDP在全世界排第一,蘇聯第二,中國第八,印度第十。40年後的2011年,美國仍是第一,中國第二,印度第六,而蘇聯則分裂了,俄羅斯排到了第十三。中國在2001年加入世貿之後,GDP從2001年到2021年共增長了10倍。目前中國的GDP大約是俄羅斯的10倍。

中國和俄羅斯(蘇聯)過去50年的歷史,成為了鄧小平那句名言正反兩個方面的證明。

反觀美國與印度的關係,兩國雖然早在上個世紀40年代就開始了外交關係,但這種關係在相當長的時間裡一直處於一種雞肋的狀態。

1954年,由於美國政府支持包括巴基斯坦為主要國家之一的中央條約組織(Central Treaty Organization),印度開始有意發展與前蘇聯之間的關係,用於制衡美國。1961年之後,印度成為全球不結盟運動的主要宣導國之一,美印之間的關係變得更為平淡。在中美建交的1971年,印度與巴基斯坦這一對老冤家之間爆發了第三次印巴戰爭。由於當時美國的尼克森政府決定支持巴基斯坦,美印之間的關係便由此進入低谷。雙方關係直到前蘇聯解體的1991年才重新獲得改善,而此時比中美之間的關係升溫已經晚了至少20年。

進入21世紀之後,隨著中國世界工廠地位的形成,中共這個沒有民主體制卻實力迅速增強的獨裁黨,開始讓周邊國家感到不安。國際上一些具有遠見卓識的領導人,開始為應對中共威脅制定長期的戰略計畫。

2007年,也就是北京奧運的前一年,時任日本首相的安倍晉三發起了由日本、美國、澳洲和印度參與的四方安全對話機制。中美印三方的關係架構也隨之開始出現了微妙的變化。

中美兩國促進雙方關係的主要推手

中美兩國關係在毛澤東時代能得以發展的主要原因是美蘇冷戰的時代背景,出於雙方都有應對前蘇聯威脅的需要。但在冷戰結束後,推動雙方關係發展的動力則主要是希望看到中共政治體制改革的兩國精英界力量。在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之後,又出現了大量商界利益的驅動。

2000年3月8日,美國前總統克林頓(Bill Clinton)在美國馬里蘭州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發表講話,敦促美國國會給中國以永久性正常交易夥伴關係(PNTR),為聯邦政府批准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做準備。他在講話中指出,中國加入世貿不僅意味著中共同意進口西方的產品,而且意味著中共同意進口西方最為基本的民主價值之一:經濟自由。克林頓甚至還說,他認為在經濟權利與人權之間,在經濟安全與國家安全之間做選擇是錯誤的。從他的講話中不難看出,克林頓與當時美國政界和學界的主導人物對中共的政治體制改革抱有極其天真的幻想。

在中國,70年代文革結束後,也出現了一大批希望中共進行政治體制改革的有識之士。這其中就包括鄧小平訪美時向他提問的李慎之。1981年之後,李成為社科院美國研究所的所長,可以說是體制內促進中美關係的代表性人物。李慎之在50年代末曾是中共「大內參」的編輯。1956年波匈事件之後,毛澤東派人向李了解情況,不料李直言相諫:「中國人民沒有多少議政參政的權利,這是跟蘇聯模式學習的結果,中國必須實行大民主,即人民對國家大政方針有討論的權利與自由,以免重蹈蘇聯的覆轍。」結果李在反右中由毛欽點為極右派人物,被開除黨籍,送勞動教養。

據李慎之在自己的回憶錄中所記載,1979年鄧小平在訪美前夕提出對自己隨行助理的甄選標準:鄧要帶周恩來當年出訪所帶的隨行人員。李慎之當時還在右派農場接受勞動改造,被新華社火速調回北京,恢復中共黨籍,並隨即跟著鄧小平登上了赴美的專機。

李慎之在89年六四民運被鎮壓之後憤而掛冠離職,因為他「絕不在刺刀下做官」。他晚年致力於自由主義研究,於1999年出版《風雨蒼黃五十年——國慶夜獨語》,成為中國國內思想界重要的自由派代表人物。

歷史學家李慎之,是中國國內思想界重要的自由派代表人物。(公有領域)

總之,不論是從體制內李慎之們深沉的絕望,還是從自由世界克林頓們天真的失落,我們都不難理解為何延續了半個多世紀的中美關係走到了今天這個地步。

北京的戰狼外交

中共在加入世貿之後,從2001年到2021年的20年間,GDP增長了10倍。兜裡有錢了,說話的聲音也大了。克林頓2000年在霍普金斯大學的演講中說:讓中國人民擁有基本的經濟自由必將使中國擁有自己的中產階級,而中國的中產階級必將會向中共要求更大的話語權。

但克林頓們等來等去,沒等來中國人民的話語權。他們等到卻是,中共外交官們肆無忌憚和咄咄逼人的戰狼叫囂。

談到中共的戰狼外交,人們首先不應該忘記的是:共產主義的核心是國際主義。從毛澤東時代向亞非拉輸出革命,到江澤民時代利用孔子學院在全世界宣揚所謂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再到習近平高唱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其實本質都沒有任何變化。

有人說中共搞閉關鎖國,這當然是沒看懂中共的幼稚說法。當年毛澤東用小小的乒乓球,將基辛格等西方「有用的傻瓜(列寧語)」騙到了北京。後來,擅長騙術的江澤民為了加入世貿,居然在接受美國媒體《60分鐘》節目採訪時,用英文背誦林肯(Abraham Lincoln)的葛底斯堡演講。而今天的中共則將俄羅斯、伊朗、朝鮮、阿富汗、巴基斯坦、白俄羅斯,還有那幾個原來跟著俄羅斯混的中亞小國,統統綁在了自己向外擴張的戰車上。

其實不論當年還是今日,中共都是在搞國際主義,根本不存在閉關鎖國一說。紅二代這些當年的文革小將們,不論是習近平還是薄熙來,早在文革時期就已經奠定了他們此生的思維模式和人生軌跡。

那麼,當今在北京執掌權力的紅色權貴們搞國際主義目的何在?要回答這個問題,看看如今被北京網羅到自己陣營中的那些個貨色的共同特點就明白了。這些國家中有宗教極端者當政的伊朗,有共產極權的中共和北朝鮮;還有夢想恢復昔日沙俄帝國榮光的俄羅斯,和把恐怖主義當飯吃的阿富汗塔利班。

中共山寨裡的所有這些五花八門和式樣繁多的大當家二當家三當家和眾多的小當家們只有一個共同特點:反美。

不但如此,北京的戰狼們甚至還妄想著合縱連橫,以歐制美。靠花大價錢拉攏美國在歐洲的盟友們,連哄帶騙與威逼利用並施,目的是拉攏歐盟,分裂北約。

所以,紅二代們在繼承了中共的政權之後,他們的所作所為不過是新瓶裝舊酒,骨子裡仍然是他們在毛澤東時代被洗腦時所學到的那一套:要「打敗美帝野心狼」(韓戰期間中共軍隊戰歌歌詞,後成為文革樣板戲《奇襲白虎團》台詞)。

可笑嗎?歷史便如人生。只不過,歷史是一個比人生更大的輪迴。怪不得文革已經過去了近半個世紀,可中國人卻從來都覺得那場浩劫就在昨天——因為,中國至今依然徘徊在1976年文革結束時所面對的那個十字路口上。

美印關係全面進入高速發展期

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今年6月訪美之後美印聯合聲明開宗明義,在聲明的第一段中強調:美印要為兩國人民光明和美好的未來發展夥伴關係。而這種關係將建立在尊重人權,以及尊重共同的民主、自由和法治的原則基礎之上(“……U.S.-India partnership that will advance the aspirations of our people for a bright and prosperous future grounded in respect for human rights, and shared principles of democracy, freedom, and the rule of law”)。

聲明的第一段還強調:美印將通過一系列多邊和區域性的合作,特別是通過四方安全對話機制,為全球能擁有一個自由、開放、包容、和穩定的印太地區作出貢獻(“Our cooperation will serve the global good as we work through a range of multilateral and regional groupings – particularly the Quad– to contribute toward a free, open, inclusive, and resilient Indo-Pacific”)。

以上這些寫在第一段中的兩部分語言非常清楚地指明:美印關係的基礎是人權、自由、民主和法治。目標是印太安全,而實現目標的主要手段則是四方安全對話機制。

至此,美印關係已經全方位站在了一個超越美中關係在歷史上任何時刻的高度。而且更重要的是,美印關係的目標,是共同合作以抵禦中共的威脅。因為四方安全對話,本就是為了應對中共擴張及其隨之而來的安全考量而建立的機制。

美印關係已全方位站在了一個超越美中關係在歷史上任何時刻的高度。圖為2023年6月22日,美國總統拜登和印度總理莫迪在白宮舉行的國宴上舉杯。(Stefani Reynolds / AFP)

如果說美中之間70年代的關係,是源於美蘇冷戰所帶來的歷史機遇,建立在雙方應對來自前蘇聯威脅的共同需要基礎之上的。那麼,今天的美印關係則是源於應對中共崛起對全球所帶來的和平挑戰。把今天的美中印三方關係與當年的美蘇中關係做一個比較不難發現:今天的中共取代了昨天的蘇聯,成為自由世界的威脅。而今天的印度則取代了昨天的中國,成為自由世界的盟友。

冷戰時期美中之間只有共同的安全利益,沒有共同的基本價值。但今天的美印則不但有共同的安全利益,還有共同的基本價值。所以,冷戰時期美中之間基本沒有太多的軍事交流,美國對中共的期望,就是北京別與莫斯科結盟。而今天的美印關係,則建立在四方安全對話這個接近於安全條約的準軍事同盟框架之內。

與四方安全對話相對應的馬拉巴爾(Malabar)軍事演習,始於1992年。最初只有美印兩軍參加,現在已擴大到美、印、日、澳和新加坡五個國家的軍隊。

當然,除了安全利益和共同的價值,美印之間的共同聲明還涵蓋了國防、軍事、雙邊貿易、學術、教育、太空開發、高科技、傳統及現代工業、國防工業、數字經濟、金融、銀行、投資、旅行、航空工業、衛生及健康、社保等幾乎所有方面的合作。聲明中所包括的具體合作項目包括:半導體芯片、通訊、網路及網路安全、數位和人工智慧、超級電腦、能源研究、軍工科技、飛機發動機製造、海軍艦船維修、原子能和綠能研究、工程技術、低碳車輛、電池、礦產開發與供應。當然,還有極其重要的雙方外交部長與國防部長之間舉行的(2+2)對話,等等。

總之,只要是想得到的,都寫在這份「大海星辰」般的合作聲明裡了。

結語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

據說,當年鄧小平對李慎之所說的話,除了「凡是和美國搞好關係的國家都富起來了」這一句之外,還有另一句:跟著蘇聯跑的都窮了。

今天,當年的蘇聯已經變成了俄羅斯。而印度選擇了美國,中共則選擇了俄羅斯。

當年的蘇聯已變成俄羅斯。而印度選擇了美國,中共則選擇了俄羅斯。圖為今年3月21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和習近平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宮會談後舉行的招待會上舉杯。(Pavel Byrkin / Sputnik / AFP)

那麼,用鄧小平當年的話看中國的未來,中國人和中國社會將來是會比今天變得更富,還是會變得越窮?中國是會變得跟強還是更弱?

人們經常用龍象之爭來形容中印這兩個相鄰大國之間的競爭。亞洲的這兩個國家,象在西,龍在東。如果中國在競爭中贏了印度,你可以說是「東升西降」。反之,就是西升東降了。而且,印度在這場競爭中是西方自由世界的盟友。如果印度贏了,是否意味著西方自由世界也贏了?是否就意味著中共與西方國家之間真正的「西升東降」呢?

任何人手上都沒有水晶球,無法肯定當年鄧小平的話是否在將來會一語成讖。但時間一定會給我們答案。

所以,就讓我們騎驢看唱本,走著瞧吧。

——轉載自《新紀元》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