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外交已亂章法

【2023年09月03日訊】8月28日, 就在G20峰會和東盟峰會前夕,中共自然資源部發布「2023年版標準地圖」,其中納入爭議領土,引來印度、印尼、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周邊國家的強烈抗議。在敏感時間行這敏感之事,是自然資源部與外交部沒有協商自行其是捅婁子?還是中南海狂妄沒把鄰國放在眼裡?擬或嫌外交不夠亂還要再添把火嗎?真匪夷所思。

匪夷所思的可不僅這一件事。8月18日,美日韓三國領導人在美國總統度假地戴維營首次舉行「專場」會談,加強三邊合作,共同應對中朝挑戰。中共在東北亞的戰略處境相當被動,應去竭力拆解美日韓鐵三角(重啟中日韓領導人會議、推進中日韓自貿區談判)。但是,8月24日,中共卻就日本核處理水入海問題挑起一場外交大戰,還禁運日本海產品,給本已脆弱的中日關係再砍上一刀。然而,日本核處理水的技術高超、與國際原子能組織及相關國家密切溝通,沒有一個國家的政府支持中共,認為中共是別有用心、無理取鬧、潑婦罵街。而且,中共這一鬧,反而打擊了中國的海洋食品產業、海鹽業、建材業、核電站業(詳見筆者《中共攻擊日本核處理水入海 愚不可及》一文),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再談一件蠢事。中美「戰略競爭」日烈,中共一心想把歐盟拉過來,在美歐之間打入楔子。中共本已取得一定進展,最突出的例子是在拜登上台前夕,中歐達成全面投資協議。不料,2021年圍繞新疆人權問題中共大打「制裁戰」,導致歐洲議會擱置協議,中共後悔莫及。2022年俄烏戰爭爆發,這本是中共與歐盟發展關係的又一個良機;可中共卻站在俄羅斯一邊,使中歐關係進一步分離。如果與印度比較在俄烏戰爭問題上的外交表現,中共真差遠了。

可以說,正是戰狼外交,使中共的國際處境加速惡化。

例如,今年1月12日至13日,印度舉行「全球南方國家之聲」線上峰會,討論發展中國家金融發展和能源安全等問題,邀請了逾120個發展中國家的政府首腦、外長和財長與會,但把中共晾在一邊。5月,七國集團廣島峰會期間,印度與巴西、科摩羅、印尼、越南等「南方國家」一起受邀出席,但沒有中共。也在5月,歐盟舉辦第二屆印太部長級論壇會議,六十多國與會,中共也沒有收到邀請函。

中南海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孤立和被動,也想改變。比如,表現在人事上,秦剛「三連跳」,從駐美大使一躍而為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然而,中共外交系統的內鬥、內卷之嚴重超出想像,秦剛還沒做多少事,就掉進漩渦了,現在都見不到人影。外交調整也無從談起。所以,今年中共的外交蠢事一件接著一件,也就不足為奇了。下面再舉三個例子。

與加拿大互相驅逐領事

中美相鬥,如果中共能把加拿大——美國的鄰居,拉近點,好處可多了。可是,5月8日,加拿大外長宣布中共駐加拿大多倫多總領事館領事趙巍列為「不受歡迎人物」(persona non grata),並將其驅逐出境。事因加拿大聯邦議會眾議員莊文浩,發起有關新疆人權狀況的議案後(該議案已於2021年2月在加拿大下議院以壓倒性多數票通過),遭中共針對,中共搜集其在港家屬情報,以便實施打擊,阻嚇其「反華立場」,趙巍被指參與此事。加外長重申加拿大不會接受其內政「遭到任何形式的外國干預」。

9日午間,中共報復,宣布將加拿大駐上海總領館領事甄逸慧(Jennifer Lynn Lalonde)同樣列為「不受歡迎的人」,並限令她在5月13日前離境。

事實上,針對中共滲透,加拿大已開始反制。今年3月,加總理特魯多宣布對中共「干預加拿大近屆大選」展開獨立調查。同樣在3月,加拿大皇家騎警證實在調查魁北克蒙特利爾兩處疑似中共「海外警察局」( 中方稱之為「服務中心」)。而去年12月,加拿大推出《印太戰略》,評估「中(共)國是一個日益具有破壞性的全球大國」,稱「在有深刻分歧的領域,我們將挑戰中(共)國。」中共對此居然毫無作為。

與菲律賓的仁愛礁衝突

仁愛礁(Second Thomas Shoal)為中菲南海爭議之一部分。1999年,菲律賓登陸艦「馬德雷山號」在仁愛礁擱淺至今,菲方定期向駐守該艦的陸戰隊員定期運送物資補給,並加固破舊船體,但時遭中共阻撓。2016年,海牙國際常設仲裁法院裁定菲律賓對仁愛礁享有專屬經濟區權利,中共拒不承認。仁愛礁成為中菲關係中的一顆定時炸彈。

今年4月,又發仁愛礁衝突,菲美接近,秦剛急訪菲律賓。哪想,8月5日,中共海警船以水炮攻擊菲律賓補給船隻,再次挑起仁愛礁衝突。6日,菲律賓發表聲明指責中共,其後公布現場影片並表示已傳召中共駐菲大使。8日,中共聲明稱,菲方多次明確承諾拖走在該礁非法「坐灘」的軍艦,但24年過去了,菲方不但未拖走該軍艦,還企圖對其大規模維修加固,實現對仁愛礁的永久占領。這嚴重違反國際法和中國與東盟國家簽署的《南海各方行為宣言》。

9日,菲律賓總統小馬科斯向媒體重申,不存在移走「坐灘」的「馬德雷山脈」號軍艦的協議,如果存在任何協議,他將予以廢除。之後,菲律賓對中共發出強烈警告,「如果中(共)國採取行動拖走仁愛礁的軍艦,菲律賓將做好戰爭準備」。22日,菲律賓再次對馬德雷山」號進行補給,中共這次只是跟蹤,補給成功。

雖然「仁愛礁事件」暫時落下帷幕,但其影響極大。第一,對「南海行為準則」(COC)談判的衝擊。延遲數年之後,今年3月8日至10日中共和東盟舉行 「南中國海行為準則」首輪談判;7月,東盟十國外長和中共最高外交官王毅在雅加達達成共識,「應當在三年內或更早」完成「南中國海行為準則」談判。但中共不時挑起事端,且在南海「種島」、建設軍事基地,使東盟各國對中共深懷疑心,並求援於西方。8月31日,美國印尼開始「超級嘉魯達之盾」軍演,十九國參與,展示決心捍衛南中國海穩定。

第二,對中美菲三角關係的衝擊。小馬科斯就任總統後,對菲律賓與美國、中共的關係進行深度調整。1月,小馬科斯訪華,「成果豐碩」, 獲得中國二百多億美元的投資承諾;5月,小馬科斯訪美,深化美菲軍事合作。小馬科斯雖想在美中之間保持平衡,但迫於中共威脅,不得不向美國傾斜。5月3日,美國國防部發布「美菲雙邊防禦準則」。這是美菲自1951年簽署《共同防禦條約》以來的首份具體準則,其中稱若美菲其中一方的船隻、飛機、武裝部隊或海警隊船隻在南海遇襲,將可援引該條約進行相應措施。8月4日,菲律賓國家安全委員會助理總幹事馬來亞(Jonathan Malaya)表示,菲律賓和美國已同意在今年年底前於菲律賓西側的南中國海海域進行聯合巡航。另外,日本和澳大利亞也可能加入進來。

與印度的邊界交鋒

疫情三年,世界大國中與中共關係變化最大的,是印度。自2020年6月加勒萬河谷的流血衝突之後,中印邊界爭端已持續近三年,且仍無大規模撤軍的跡象。8月24日,金磚國家峰會期間,習近平與莫迪進行了非正式交談,莫迪強調對懸而未決的邊界問題的擔憂,強調「遵守和尊重」實際控制線是至關重要的;北京則稱會談是「坦率和深入的意見交流」。

但是,8月28日,中共自然資源部發布2023中國「標準地圖」版本。29日,印度通過外交渠道向中方提出強烈抗議,稱「中方這種舉措只會使邊界問題的解決過程更為複雜」。這也使外界預期的9月G20新德里峰會期間的習近平與莫迪會晤充滿變數。8月31日,路透社引述多個消息來源報導,習近平很大可能會缺席G20峰會,改由總理李強出席。

事實上,中印關係在2023年進一步交惡。4月,中共將印度控制的阿魯納恰爾邦11個地區重新命名為藏南。5月,因不承認印度對克什米爾地區擁有主權,中共拒絕派代表團參加在克什米爾舉行的G20旅遊會議。6月,最後一名印度駐華記者離境;而在印度的最後兩名中共官媒體者,也因無法繼續獲得簽證而將被迫離開印度。印度學者蘇桑特‧辛格評論:「兩國政府的關係惡化到甚至將對方的記者作為目標。即使在戰爭期間,這也很少發生。驅趕記者說明中印關係真的越過了紅線,沒有底線了,不能更糟了。」

中印交惡,把印度進一步推向美國的懷抱。6月20日至24日,莫迪首次赴美國事訪問。雖然莫迪2014年當選印度總理以來已五度訪美,只有這次給予最高級別的接待規格。而美印聯合聲明,展示了前所未有的全方位合作,包括「規劃面向未來的技術合作夥伴關係」「 推動下一代防務夥伴關係」「 深化戰略融合」等等,這對全球戰略格局勢必產生深遠影響。

結語

中共當局搞「中國特色大國外交」,結果錯判形勢,蠢事一件接著一件,同時也缺乏糾錯機制,使自己成為孤家寡人。無論戰略還是戰術,中共外交都極其糟糕,走進了死胡同;目前而言,已是方寸大亂,進退失據,陷入迷茫。9月的G20峰會是重要國際舞台,習近平卻連是否出席都定不下來,拜登放話「我希望他(習近平)能出席G20峰會」,這是善意的勸說還是諷刺呢?

大紀元首發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