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神之眼」對抗中共 美推進聯合火力網絡

【大紀元2023年09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8月28日,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海軍上將約翰·阿奎利諾(John Aquilino)在華盛頓國防工業協會上表示,開發聯合火力網,是美國印太司令部的首要任務。印太司令部正在努力交付一個聯合火力網絡(Joint fires network)系統原型,目的在於與整個印太戰區的數據共享和決策同步。

聯合火力網是對中共日益擴張的軍事野心的直接回應,是美國嚇阻戰略的最新舉措。專家表示,儘管台灣暫時未能加入,但一到戰時,只要美軍授權,台灣就可以聯網作戰了。美軍電子作戰世界最強,中共所有的指管鏈路也會被切斷,被各個擊破。

何為聯合火力網?

去年11月份的檀香山太平洋會議上,美國印太司令部表示,作為「聯合全域指揮與控制」系統(JADC2)的一部分,準備建立一個初步的聯合火力網絡

JADC2是美國國防部一個戰略作戰概念,是將美軍所有軍種(陸軍、海軍、空軍、海軍陸戰隊和太空部隊)的數據傳感器、射手和相關通信設備統統連接在一起,最終也將盟軍夥伴整合為一個綜合的「網中之網」(Network-of-Networks)。

阿奎利諾預計,聯合火力網絡將會很快建成,到2023夏天一個可操作的網絡就有了雛形。

今年5月份,在美國印太司令部舉行的阿拉斯加「北方邊境」(Northern Edge)演習期間,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表示,已經成功演示了同步聯合全域火力的數字指揮和控制(C2)。

「我們正在響應國防的優先需求,將 JADC2基礎設施與成熟的技術相結合,以便在現場演習中,為軍人提供決策優勢,這最終使聯合部隊提前數年獲得真正的JADC2能力。」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副總裁阿姆·侯賽因(Amr Hussein)說。

聯合火力網計劃的核心,是將戰場上的每個人,包括地區盟友都聯繫在一起,並為每個人,從荒涼島嶼上的士兵到盟軍戰艦,再到千里之外管理衝突的指揮官,提供「單一的視圖窗口」(single pane of glass)的「神之眼」,俯瞰戰場動態。

阿奎利諾8月28日表示,「我們的方法是,能夠為戰鬥空間的每個節點提供共同的作戰畫面,為每個人提供完全相同的目標定位質量畫面。在這種網狀傳輸節點中,任何戰鬥編隊都能在作戰空間中使用和履行職責,我們稱之為聯合火力網。」

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長蘇紫雲。(鍾元/大紀元)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戰略與資源所所長蘇紫雲對大紀元分析說,聯合火力網絡第一個指標是共同作戰圖像(common operating feature),即盟友之間可以把戰場的所有敵情資料、友軍資料同時顯示在螢幕上,互相彌補戰場盲點。比如說美軍飛機在東邊,澳軍、韓軍的船艦在西邊,彼此可以交換戰場上所收到的情報,可視範圍就更大了。

「第二個就是相互操作性(interoperation),也就是雙方的作戰站台交換數據資料之後,可以發動攻擊。比如說,一架飛機在東邊看到敵軍,可以用東邊船艦或飛機發射導彈摧毀敵目標。所以這種跨國跨友軍的聯合作戰,當然是發揮了很大的系統性作戰的效果。」

不過,阿奎利諾認為,要建立這樣一個聯合火力網,還存在外交與技術上的挑戰,因為它不僅僅是一個雙邊模式,不僅僅是兩個夥伴出現在同一視窗上,而是多邊聯繫模式,技術上和外交協議的達成,可能耗時很長。

台灣軍事專家、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李正修對大紀元表示,基本上他是希望利用這樣的網絡,跟盟軍共同分享戰場的最新狀況發展,利用高科技技術,預測研判解放軍的動態,供美軍、盟軍來預先做好反制。

他說:「美國、日本、北約,包括澳洲等國家,為什麼每年都有例行聯合演習,就是要熟悉彼此的作戰能力和資訊交換等。這樣的系統如果成功的話,一旦戰爭爆發,大家一接收這個系統,馬上就知道現在戰場的情況如何,如何調配共同的軍力等,可以節省很多時間。

「基本上當然風險就在於,畢竟網絡的傳輸怕被竊取、被駭客。你如果一旦被駭入,人家隨時就知道你們在幹什麼,這個是必須要防範的。」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副研究員舒孝煌(舒孝煌提供)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副研究員舒孝煌告訴大紀元,以前美國制定JADC2發展戰略的時候,有點擔心會不會導致成本過高,可能難以實現。

「一個大問題就是,從很多軍種大量的傳感器,尤其現在無人機這麼普遍,每天都有非常大的資訊,造成資訊量過大。整個資訊的管理是一個問題,它需要結合AI技術,把重要的資訊傳遞給需要的人手上。」

他說,不同部隊的互相操作性與整合也是一個問題,比如說空軍的空中預警機,能否跟海軍的艦艇或是潛艦的武器系統結合。但這兩年美國的環太平洋聯合演習(RIMPEG),已經看到美國空軍戰機,指揮陸軍愛國者導彈部隊攔截彈道導彈,或海軍艦艇指揮空軍轟炸機的導彈,打擊海水面目標,基本上這些能力都慢慢在驗證中。

「盟國之間能力也不一,把這些盟國的能力整合在一起,會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但像韓國、日本、澳洲都採用美系神盾作戰系統、F35戰機、預警機,武器裝備本身就互通了。」

聯合火力網針對中共 美中軍備競賽早已開始

隨著中共的軍力迅速擴張,亞太地區國家尤其是台海感到越來越大的壓力,美國國防部一直在推動擴大美國在亞太地區的軍事影響力,最近已與亞太合作夥伴達成一系列新協議,聯合火力網計劃顯然是針對中共而來。

在8月28日的會議上,前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海軍陸戰隊上將小約瑟夫·鄧福德(Joseph Francis Dunford, Jr.)強調說,自二戰以來,中國(中共)進行了最大規模的軍事集結,包括常規力量和戰略核力量,這就是我們要面對的。

李正修表示,美國目前依然有大概10到20年之間的優勢,中共軍隊在數量上已經超越美軍的總和,美國非常擔憂有可能會趕上美軍的戰力,必須要凸顯出它現有聯合作戰的經驗跟實力,再發展一些中共軍隊目前還趕不上的一些軍事武裝。

舒孝煌表示,中共長期都以美國為假想目標,美中這種對稱、不對稱的軍備競賽,一直在進行中。

「對稱的軍備競賽是要發展跟美國一樣的能力,我也要有航空母艦、長程轟炸機、彈道導彈射程也要跟你一樣,戰略導彈潛艦也能夠威脅到美國的本土。不對稱就是所謂A2/AD能力,比如中共所謂的東風21D、東風17這類反艦彈道導彈。」

舒孝煌表示,美國聯合作戰發展非常久了,已經完全內化到整個美國的部隊裡面。中共當然很想學這一套, 2015年軍改也建立了所謂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中主建的聯合作戰機制。但是這種機制,主要是要反擊自身所碰到的軍隊貪腐,跟逾越凌駕黨的指揮權控制問題。在一黨專政體系下,能否建立與美國同樣的系統,還有待觀察,它也沒有經歷過真正作戰洗禮。

蘇紫雲認為,中共近年聯合作戰的能力確實大幅增加,科技代差大概存在15到20年的差距,目前看起來雙方的差距拉近了,應該差距10年左右,現在共軍相當於美軍2010年的水準。

「但質量的差距就大了,平時共軍聯合作戰或通訊聯絡、戰場偵察,會有2010年美軍的水準。可是一旦開戰,電子戰實行之後,可能就把中共打回21世紀前,因為全部的通訊可能會被美軍掐斷。」

蘇紫雲分析說,電子作戰或電磁作戰,就像手機被干擾就聽不到了,戰場上的軍用數據鏈如果被干擾的話,中共各個飛機、船艦和指揮中心的數據傳輸,也就被蓋台,無法發揮作戰效果了。

「美軍網電體戰的攻防能力都是地球上最強的,第一是硬件技術進步,第二個是軟件的數據庫豐富,所以相對的自身風險就會小很多。所以才會說在平時,共軍跟美軍的差距比較小,可能在10年左右,可是一場大戰就原形畢露了。」

他說,第三個共軍的劣勢可能會越來越凸顯,因為芯片可能就是被圍堵,美軍不斷前進,中共進展就會比較緩慢,美中雙方的戰場管理、通訊聯合作戰的部分,差距又會再拉大,可能會回到15到20年左右的代差水準。

2023年7月16日,韓國(右)、美國(中)和日本(左)的驅逐艦在在台灣以北的東海進行聯合軍事演習。(Handout/Japan’s Ministry of Defense/AFP)

聯合火力網絡 台灣是否可能加入?

對於聯合火力網絡的合作夥伴,阿奎利諾提到了美國在亞太的五個條約盟國日本、韓國、菲律賓、澳大利亞和泰國,以及日韓美三邊關係,AUKUS計劃等,但並沒有說到台灣。

李正修分析說,美國很在意軍事演習,但美國跟台灣通常都只有情報交換,還沒有軍事聯合演習。如果美台進行軍事演習,就是一個政治問題,不是軍事問題,美國目前還不願意去碰這個紅線。

「這是一個缺點,如果平常缺乏涵蓋台美之間的網絡聯繫的話,戰爭開始才建立,會不會達到預期的聯合作戰效果還很難說。」

他說,一旦美國跟台灣形成一個聯合作戰系統的話,台灣就等於受到美國的保護,對中國大陸來講,這就是所謂的軍事同盟。除非美國已經準備跟中國大陸(中共)視為敵人了,不管中共會不會反彈,就是要直接全面軍援台灣。可是對台軍售跟真正進行聯合作戰,還是有一段很大的差距。

舒孝煌表示,國軍跟美方,一直以來沒有像美國跟盟國這種大型、經常性的聯合演習,在默契指揮管制連結方面,可能需要進一步進行研討,看看有無可能具有一些互通性。

他說,好在就是台灣軍隊使用美系裝備,比如說,美國海軍的NIFCC1A架構,就是以美國的預警機E2D為核心,台軍戰機也使用F16武器系統。如果說將來能夠建立比較初步的指管合作的話,應該具有優勢。

舒孝煌說,不管是聯合火力網絡,或者是一些新的作戰概念如太平洋嚇阻倡議,美國海軍的聯合全領域海上力量,海軍陸戰隊的遠程基地作戰,空軍的以空制海等等,當然都可以運用在台海

蘇紫雲表示,這個系統美國的盟國基本上都已經可以操作了,台灣也有硬件能力。另外台灣有跟美國一樣的LINK16,還有LINK22,就是軍用無線數據網絡,可以把各個飛機船艦坦克,智慧中心都聯網作戰。

「最後一個程序,就是要開通聯網。也就是在戰時,只要美軍授權,台灣就可以聯網作戰了。他們在武器系統這些方面,實際上已經有相關的一些都在裡面了,只是一個聯網而已是吧。」

他說,可以把它想像成是一個軍用的社群平台,我們都用來,加入同一個平台之後我們就可以共享地圖,可以共享資訊。盟國可能就把共軍的動態,就是透過聯網方法分享給台灣,大概就戰場情報戰場管理,中共就會繼續劣勢。

中共攻打台灣毫無勝算

蘇紫雲表示,中共如果現在想要發動戰爭的話,總共勝算低於10%。第一兩棲作戰的本質就是脆弱性很高,光是應付台灣的反艦飛彈、防空飛彈,它就無法有效登陸了。第二美軍跟潛在的盟國,可能會對中共實行電子作戰,切斷中共所有的指管鏈路,那就是會被各個擊破。

李正修表示,以目前中國大陸的兩棲作戰能力,攻打台灣毫無勝算。這也是為什麼他們一再用穿越台海中線,逼近臨海臨界區24海里,來試探台灣的反應能力。

「你要用登陸方式攻打一個國家的話,數量必須要多於守軍好幾倍,才有辦法成功。而且台灣不是所有地方都適合登陸,這麼多軍隊集中在幾個點登陸的話,可能成為國軍的一個箭靶。」

他表示,無人機飛過來轟炸,會造成台灣很大的損害沒有錯。可是打仗最終目的是要占領,軍隊要上來,有效控制土地才算打勝仗。你光用無人機轟炸完之後,軍隊上不來,或是半途被殲滅了,你就永遠沒辦法控制。在中共兩棲作戰能力沒有成熟之前,基本上攻打台灣是沒有勝算的。

舒孝煌表示,美國把稱作整合式嚇阻(integrated deterrence),就是動員整個國家跟政府的力量,去嚇阻這種侵略的行為,某種程度上面是一種必要之惡。我並不是很贊成這種事情的發生,但如果說你旁邊是一個非常友善的國家,台海能夠像英吉利海峽一樣,或者俄國邊界能夠像美國跟加拿大邊界一樣,當然大家都會覺得全世界好像都和平了。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