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謎】《推背圖》46象 即將應驗的預言?!

大家好,我是扶搖。歡迎和我一起探索未解之謎

今年夏天開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頻頻隱身,甚至連G20峯會都說不去就不去了,讓人感覺非常反常。坊間開始也流言四起,說習一尊這莫不是在躲那預言中的血光之災?不過這血光之災如果真的是命中註定,那又豈是靠躲就能避得開的?

今天我們的故事就從這個蹊蹺的隱身事件說起吧。

預言中的血光之災

說起這個血光之災,也不算是空穴來風。最近,台灣和香港的命理師不約而同地都提到說,習近平最近顴骨出現「破顴紋」,容易出現手下造反的現象。正常來他講還能再任一屆,但到交班之際可能就異常凶險。難道說選定的接班人會對他不利?這是習近平遲遲不定接班人的原因嗎?還是就是說,就像預言書《鐵板圖》講的那樣,習近平會成為當今王朝的最後一位君王,接班人不選也罷呢?

《鐵板圖》預言我們之前介紹過。其中一幅畫中,一隻白色翅膀的鳥兒一頭撞死在了山崖上。有人解讀說,白色的翅膀,那不就是白羽嗎?「白」和「羽」組合在一起,在正體字中就是個「習」字。你說巧不巧?

推背圖46象

無獨有偶,在著名的預言詩《推背圖》中也預言了一場血光之災,這就是詩中的第46象。《推背圖》預言詩一般分為讖和頌兩部分,還配有圖解。在第46象中,

讖曰:
黯黯陰霾,殺不用刀。
萬人不死,一人難逃。

頌曰:
有一軍人身帶弓,只言我是白頭翁。
東邊門裡伏金劍,勇士後門入帝宮。

而詩的配圖則是這樣的:

咱們來看一下網上都有哪些解讀吧。來看這一句:「有一軍人身帶弓,只言我是白頭翁。」一人帶弓,合在一起就是個「夷」字。夷字的原意有平的意思。比如說,「夷為平地」中的「夷」字就有把什麼東西變平坦的意思。「化險為夷」中的「夷」字指的是平安。那麼詩中的這位主角名字中應該就有個「夷」字或者「平」字。而在下一句中,「白頭翁」三個字更是非常直白。白字頭上加個翁字,那是不是「習公」呢?上下結合來看看,名字裡有「習」字和「平」字的這位先生會是誰呢?

「定於一尊」成語正解

還有觀察得更仔細一點的朋友說,你看這圖上就一人獨大,詩句中還說「一人難逃」,那是不是指的習一尊啊?說起來「一尊」這個稱呼還真不是現代人起出來的新名詞,也是有點來歷的。它來自於一個成語「定於一尊」,出自司馬遷的《史記‧秦始皇本紀》。書中說:「今皇帝並有天下,別黑白而定一尊。」就是說,既然皇帝現在一統中原了,就應該由皇帝來分辨是非黑白,訂立唯一的標準。

「定於一尊」本來是個比較冷門的成語,不過自從2017年習近平在瑞士達沃斯的世界經濟論壇上用過以後,這個成語就經常出現在各類官方文件中了。久而久之,習近平也就有了一個新的稱號,叫做習一尊。

不過不知道是給一尊寫稿子的人對歷史不夠了解,還是別有用意,這個成語背後的故事對秦始皇其實並不那麼友好。

大家知道說出「別黑白而定一尊」這句話的人是誰嗎?秦始皇的臣相李斯。當時李斯正在勸秦始皇「焚書」,說是為了便於管理思想,應該下令讓黎民百姓把手中諸子百家的書都給燒了,30天內統統燒乾淨,有誰不聽話,就「黥為城旦」。「黥為城旦」是一種什麼比較嚴苛的懲罰呢?就是在臉上刺黑字,然後發配去做勞役,在秦始皇那個時候,基本就是去修長城了,很可能就有去無回了。為了一本書,就能把人弄成這樣?是不是過分了點?不過很意外的是,秦始皇居然答應了(制曰:「可」)。

之後,就出現了讓始皇帝背上千秋罵名的「焚書坑儒」事件。雖然後世也有史學家為秦始皇鳴不平,說由儒家統一思想是歷史的必然,他不過就是順天意而行,而且當初其實也沒坑幾個儒,坑的也都是些惑亂人心的方士,不過秦始皇因為「焚書」這件事情被結結實實地扣上了一頂「暴君」的大帽子,卻是個不爭的事實。

不僅如此,秦始皇在位的時候,李斯很受寵,位極人臣,兒子們娶的是公主,女兒們嫁的是王子,每天門前的車馬數以千計。秦始皇駕崩之後,李斯卻夥同奸臣趙高瞞天過海,更改遺詔,害死了秦始皇最喜歡的大兒子公子扶蘇,把容易控制的小兒子胡亥扶上了皇帝的寶座。胡亥即位後,短短幾年內就殺了兄弟姐妹二十幾個人,手段極其殘忍。再之後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秦二世而亡」。

那麼大家覺得,李斯這樣的大臣該不該寵幸,李斯的話,能不能聽呢?

背後插刀的是誰

那麼照這樣來看的話,一尊被捧上一尊的位置後,是不是也危機四伏了呀?有人說,看看那圖上畫的不就知道了嗎。你看一尊身後畫的是啥?一叢竹子。「竹子」不就是「誅之」嘛。所以這幅畫說的是啥呢?一尊會被人背後捅刀子呀。

那會是誰動的手呢?網上各路高手們又開始花樣解讀了。能從背後捅刀子的,自然是身邊信得過的人。訟言裡的最後一句不也說得很明白嘛──「勇士後門入帝宮」。能從後門進來的,可不就是身邊親近的人嘛。那這會是誰?有人說,「有一軍人身帶弓」這很明顯不就是個「張」字嘛, 弓長張。會不會是一位姓張的軍人?也有人說,「東邊門裡伏金劍」,東方在易經12地支中對應的是卯, 劍指的是刀。卯、金、刀三個字合在一起是什麼呢?就是繁體的「劉」字。或許,這是一位姓劉的身邊人?

那麼,這刀子會怎麼插呢?暗殺?政變?隨著7月底火箭軍的一場官場大清洗,網上各種解讀又出現了。有分析說,預言中說「有一軍人身帶弓」,帶弓幹啥?那不就是用來「放箭」的嘛。這莫不是指的火箭軍?火箭軍就是主管各類導彈的部隊。什麼遠程導彈啦,洲際導彈啦,高超音速導彈啦等等。習一尊出門向來用的是專機,用導彈打飛機很容易的啊,就按個按鈕的事。

有朋友可能會說,這種分析真是天馬行空,誰能信?可最近的種種跡象表明,習一尊很可能是信了。你看他最近一次難得露面,出訪非洲,8月26日回來的時候,飛機居然不直飛北京,而是悄悄選在新疆落地的。是不是在躲導彈暗殺咱們外人看不清楚。不過自從一尊上台以來,已經躲過了大大小小不下10次暗殺,這幾乎是個公開的祕密。

而剛剛在不到一個月前,7月31日,軍方就毫無預兆地突然宣布火箭軍換帥,更換司令和政委。據香港《南華早報》報,原總司令李玉超不久前已經被軍方反腐敗機構帶走並接受調查,被同時帶走的還有副司令劉光斌和前副司令張振中。這幾位可以說都是有權力按按鈕的人。兩位副司令一位姓張一位姓劉,非常巧,剛好是網上流傳的,從預言中解讀出來的兩位「插刀人」的姓氏。這是習一尊又粉碎了一次暗殺陰謀,還是純粹就是疑心太重,捕風捉影?這事兒不好說,真的不好說啊。

咱來看一下5年前引發陝西官場大地震的秦嶺違建別墅案就知道了。在這個事件中,至少有二十幾個局級以上的官員落馬,兩位副省長一位被判了13年刑期,另一位是14年,前省委書記,已經退休的趙正永甚至被判死緩,罪名居然不是時下流行的貪污腐敗,而是「嚴重違紀違法」。不過網上流行的說法是,真正的原因,是動了習家的「龍脈」。

中華龍脈

秦嶺位於中國版圖的正中央,是中國南北方的分界線。一山之隔,兩邊的風土人情大不相同。北面寒冷乾旱,當地人都種麥子,愛吃麵。南面卻溫暖溼潤,四季常青,人們都種水稻,以米飯為主食,就是典型的南方人的飲食習慣了。

更為重要的是,秦嶺不僅僅是南北分界線,更是我們的兩大母親河,長江和黃河的分水嶺。秦嶺北麓的水都注入黃河,南麓的水則注入長江。黃河最大的支流渭河,長江最長的支流漢江都從秦嶺流過。

不過秦嶺的特別之處還不僅僅在於它的地理位置,而在於它在風水上的地位。在中國,千百年來人們都相信每個朝代都有自己的龍脈,這條龍脈跟這個朝代的國運息息相關。而秦嶺則是不少朝代龍脈所在的地方,在風水界地位崇高,甚至被稱為是中華龍脈。中國歷史上有13個王朝都在秦嶺下建了都城,其中包括西周,秦漢和隋唐。

那麼這些違章別墅是怎麼跟龍脈掛上鉤的呢?

秦嶺違建別墅案

先來看這些別墅是建在哪裡的吧:秦嶺牛背梁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具體在哪裡呢?陝西商洛市柞水縣,一個人口僅有16萬的小城市,位於秦嶺北麓東面的地方。不能說是個偏遠地區吧,但絕對是個交通不那麼便利,生活不那麼方便的地方。

然而意外的是,2003年起,西安市政府就以開發旅遊為名在這裡就搞起了高檔別墅開發,而且生意很好,房子賣得火爆,短短幾年的時間就蓋了超過1000間別墅,買家來自四面八方,據說許多都是來自西安的達官顯貴。

都說買房子地段最重要。可在這樣的荒郊野嶺建的房子居然還能賣得火爆,這背後肯定有文章。網上就有人放消息,說這裡是塊風水寶地,在這裡擁有一棟房子,大富大貴指日可待。

甚至還有消息說,當年神祕的749局研究員在秦嶺山麓鑑別出了幾個龍脈所在地,後來就劃成了自然保護區保護起來了,嚴禁在這裡面蓋房子。749局是神祕的超自然現象研究所,掛在航空航天局名下,屬於保密機構。按照古老的說法,龍脈上是不能隨便動土的,否則就容易影響龍脈的風水,更改國運。

不知道西安市政府是不知道這個事呢,還是明知道裝糊塗,這些別墅愣是在這保護區裡大張旗鼓地給建起來了。風水寶地大家都喜歡啊,所以雖然地處偏遠,買家依然踴躍,只是沒有人注意到他們買到的其實是一個違章建築。

保龍脈大戲

然而,2014年5月忽然下來一個批文把大家給嚇壞了。批文居然來自最高領導習一尊,要求把這些違章建築統統拆掉,說是為了環境保護。因為許多買家都是西安官場中的人嘛,而且大家可能都覺得區區幾間房子鬧不出什麼大事吧,就來了個抗旨不遵。

在之後的四年中,一尊連發了5道批示,要求拆房,可下面就是不為所動。2018年7月,一尊的耐心終於被耗盡了,由中央紀委副書記徐令義下來親自指揮,在那裡拆除了1185棟別墅。不僅如此,當年西安官場大地震,至少有二十幾個局級以上的官員落馬,前省委書記,已經退休的趙正永甚至被判死緩,罪名是「嚴重違紀違法」。這樣嚴重的懲罰居然只是為了個環保問題?這有可能嗎?大家都不相信。網上各種分析鋪天蓋地,但揣摩來揣摩去,也揣摩不出一尊的真實心意。

沒想到,2年以後,一尊自己開口了。2020年4月,習近平訪問陝西,專程考察了當年拆掉別墅群的那個自然保護區,在那裡發表了長篇講話,說秦嶺「和合南北、澤被天下」,是「中華祖脈」。大家這才明白過來,原來傳言都是真的,這哪是環保問題,根本就是風水問題,妥妥的是一齣當代的「保龍脈」大戲啊。

有網友就說,習家講究風水,從一尊父親習仲勳墓園的設計就可以看出來了。習仲勳陵園坐落在老家陝西富平縣的溫泉河生態園。富平縣位於關中平原,屬於秦嶺的北麓。

風水學上說龍脈的氣脈所在的地方,就是龍穴。祖先要是能葬在這樣的龍穴上,後代子孫就能大富大貴,甚至主掌天下。習仲勳的陵園有沒有座落在這樣的龍穴上,咱們看不出來,不過去看過的人說,陵園坐西北、向東南,南臨溫泉河,北靠橋山的布局,甚至園中一草一木的設計,在風水上都是很有講究的。園區管理人員透露說:「雖然不是迷信風水,但也基本上沒能脫離開風水」。

說起來習仲勳也是個有佛緣的人,當年跟被羈押在北京的十世班禪額爾德尼是莫逆之交。不知道到了兒子這一代,這份佛緣還有沒有傳承下來。風水學上有個說法,叫做「一命,二運,三風水」。有的事情,光靠風水其實解決不了多大的問題。要想改變宿命,有的時候還真的只能是向神佛尋幫助呢。

好了,今天的故事就講到這裡了。未解之謎,我是扶搖。我們下回見。

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訂閱頻道Ganjingworld頻道: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eiqjdnq7go2dgb6zFtQ9TYK11080c
訂閱未解之謎Telegram群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謎》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梅#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