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中美關係美方掌握主動權 中共尷尬

【大紀元2023年09月20日訊】習近平缺席G20峰會,拜習會只能等11月份的APEC峰會,中美之間繼續按部就班地溝通,美國聯合盟友圍堵中共的步驟也不斷推進。中共無力與美國全面對抗中美關係逐漸按白宮規劃的模式管理。尷尬的中共一面試圖藉飛虎隊求和,一面仍試圖在台海鬧出點動靜。

中共領導人是否赴美的糾結

中共一再號稱堅持以聯合國為中心的國際秩序,但習近平已經數年不參加聯合國大會,除了中美關係變壞,應該還因為中共領導人在國際上並沒什麼號召力,中共外交系統在世界上沒有交到什麼朋友。

G20峰會不是中共領導人的舞台,聯合國大會也不是中共領導人的舞台,僅能上台發一次言,台下難有多少作為。眼看著美國總統與更多國家首腦商談要事,中共領導人只能旁觀,還不能順道訪問白宮,會覺得很丟面子;中共黨媒也宣傳不出什麼花樣來,還不如不去。

習近平正嚴防政變、暗殺,到美國後的安保風險會變大。中共駐紐約中領館還會花錢組織一些華人、留學生去歡迎,能拉的都要拉,很多人怕被FBI盯上,現在估計不好組織了。最終能去的人,可不是中國大陸那些精挑細選的群眾演員,萬一有人圖謀不軌,後果不堪設想。

美國允許合法擁有槍枝,美國警察和保安人員不會聽從中共警衛局的呼來喝去,也不會配合匪夷所思的某些特殊要求。中共一直把美國宣傳成「敵對勢力」,中共領導人踏上「敵對國家」的領土,會安心嗎?

中共內部試圖搞政變、暗殺的人,若在美國策劃什麼行動,似乎比在中國大陸容易,至少不用太擔心身邊有人告密,也不會被層層監視。這對中共領導人來說太可怕了,若有意避開歡迎人群,大不了就是可能招罵;但例行的華僑晚宴恐怕難以取消,到時魚龍混雜,誰也保不准會怎麼樣。

「敵對」的美國人和反對中共的人,可能舉牌反對「獨裁者」,反對中共暴政;假裝「表忠」或「熱烈歡迎」的華人,或許才最危險。中共領導人不去美國,不用坐飛機,也沒有了上述風險,還避免了當場丟面子。

中共領導人並非不想見拜登,否則自己所說的中美關係「重回正軌」就成了一句空話;但又不想放低姿態,主動送上門去。習近平錯過G20峰會、聯合國大會後,APEC峰會大概是今年拜習會最後的選項,習近平要不要去,恐怕還要糾結一番。

中共領導人難得清閒?

習近平不參加G20峰會,也不參加聯合國大會,等於放棄了參與「全球治理」,似乎可以專心處理紛亂如麻的內部事務。

前往紐約參加出席聯合國大會的中共國家副主席韓正,9月18日會見了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當天,習近平帶著李強、趙樂際、王滬寧、蔡奇、丁薛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參加殘疾人聯合會全國代表大會。中共領導人又一次享受到了台上台下的掌聲,但習近平沒有講話。

李希出訪古巴,剩下的6名政治局常委悉數現身,在會場主席台上乾坐著。中國內部問題多多,他們卻似乎很清閒。殘疾人聯合會代表大會應該對他們不算什麼,但此時的集體亮相卻很重要。

新華社報導稱,部分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人大、國務院、政協、中央軍委有關負責人也參加了會議。他們大多數恐怕與殘疾人聯合會的工作沒有關係,但必須為政治局常委們陪坐。中共亂局愈演愈烈之際,這場政治秀故意要展示,中共中央沒有亂,權威還在,也繼續被前呼後擁。

近日的壞消息太多,中共火箭軍的事沒完,李尚福和裝備部又出事了;王毅被迫寫檢討,秦剛還有自殺的傳聞;曾慶紅等再度煽風點火,習近平又要戰紅二代。真真假假,政變、暗殺也鬧得沸沸揚揚,誰是真正的「自己人」,一下子變得看不清楚。

中共領導人已經顧不上諸多經濟難題,顧不上該管的一系列政務,更顧不上「全球治理」了。中共現在只求美國不要再聯合盟友加緊布局、反擊,少點麻煩。中共領導人想起美國就頭疼,但又無計可施;儘管不想低頭,還不得不擺出求和的姿態;否則可能更糟。

2023年8月23日,(前排從左至右)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南非總統拉馬福薩(Cyril Ramaphosa)、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南非舉辦的金磚國家峰會上。習近平沒有佔到C位。(Marco Longari/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習近平致信飛虎隊老兵的蹊蹺

9月18日,韓正受命在紐約會見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但習近平不想讓韓正搶了風頭。

韓正會見布林肯的報導,先被放在新華社要聞的第三條,還故意把韓正與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放在一起,先提聯合國祕書長,後提美國國務卿。同時,習近平「覆信美中航空遺產基金會主席及飛虎隊老兵」的一則報導,被放在了新華社的置頂大頭條。

習近平不想去紐約,王毅去不了,只好派韓正去,還不得不與布林肯會面;原來安排的很可能是王毅會晤布林肯,臨時改成了韓正。韓正只有中共國家副主席的虛銜,沒有指揮中共外交部的權力,習近平也不想讓他插手外交部,於是用一封信壓住了韓正,以顯示習近平才掌握著中美關係的決策權。

隨後,習近平的另三封賀信占據了置頂大頭條,給飛虎隊老兵的信變成了要聞頭條,韓正會見布林肯的報導很快從要聞欄目消失了。習近平給飛虎隊老兵致信的內容,從原來的一句話,變成了四段話。新華社緊接著發出文章,《特稿:讓飛虎隊精神代代傳承-習近平主席複信美中航空遺產基金會主席和飛虎隊老兵為中美民間友好厚植根基》。

習近平不想讓韓正搶了風頭,而且還應該擔心對美國發出的信號不清楚。致信中稱,「新時期中美關係的健康穩定發展,需要新時期飛虎隊員的參與與支持。」

新華社特稿稱,「從美國飛虎隊老兵、史迪威將軍後人到『美中青少年學生交流協會』」,習近平近期「接連覆信美國友好人士,始終傳遞一個重要的信息:中美關係的基礎在民間」;「我們願傳承和發揚飛虎隊精神」。

中共向美國再度發出求和的信號,但又擔心被說成是「軟骨病」,因此稱「中美關係的基礎在民間」。假如真的如此,接下去的中美關係,白宮和中南海就不用參與了,可以直接交給民間;然而,新華社卻非要熱炒習近平的幾封信,看來不只是詞不達意,更像是情急之下的口不擇言了。

1940年,蔣介石(右)和宋美齡(中)會見飛虎隊指揮官陳納德將軍(左)。(公有領域)

新華社弄巧成拙

新華社還提到,1941年,美國陳納德將軍組成「中國空軍美國志願援華航空隊」(飛虎隊),與中國軍民共同抗日。

然而,新華社沒有提到,飛虎隊當時與中華民國合作,陳納德將軍指揮的是中華民國空軍和美軍的聯合部隊。陳納德將軍還是一個堅定的反共者,抗戰結束後,他繼續協助中華民國空軍,1949年也跟隨退守台灣。

中共在1951年出版了小人書《飛賊陳納德》;《人民日報》曾刊登文章,《陳納德空運隊屠殺中國人民的證據》、《美軍曾肆意凌辱劫掠我同胞昆明市民憤怒控訴並揭發空中強盜陳納德罪行》。這樣的定性一直持續到1980年代。

如今中美關係的蜜月結束,雙方走向對抗,中共卻試圖利用飛虎隊向美國求和。新華社稱,「飛虎隊精神永存,望中美人民永遠和平共處。」

事實證明,只要中共繼續存在,中美之間難以和平共處;白宮已經把中美關係定位成「競爭」,最近又時常說「激烈競爭」。中共曾不願承認雙方的「競爭」,也不願承認美國提出的「護欄」。

中共藉著所謂信件對美國高喊「和平」,同日卻故意派出大批戰機騷擾台海,還繼續拒絕中美軍事直接溝通,無論美國政府還是民間,會相信中共所說的「和平」嗎?

若陳納德將軍還在,面對中共戰機在台海挑釁,說不定會親自駕機升空迎敵。陳納德將軍也後繼有人,新一代美軍正在幫助台灣空軍,他們是新的飛虎隊,但不是中共所稱的「新時期飛虎隊」。新的飛虎隊不只是空軍,他們遍布台灣周圍,為了和平,隨時準備對中共出戰。

中共故意在台海挑起緊張氣氛,仍想當作反美的一個籌碼,然而白宮卻越來越不買帳。9月10日,拜登稱,中國「目前面臨一個困難的經濟問題」,「我不認為這會讓中(共)國入侵台灣,事實上也許恰恰相反,它可能沒有以前那樣的能力」。

美國情報不斷捅破中共軍隊的大事,中共卻非要虛張聲勢。拜登談到與習近平的會晤時稱,「並不是說如果我不親自與他交談,就會有危機」;「但如果和他交談會更好」;「他現在忙得不可開交」。

白宮進一步掌握中美關係的主動權

拜登上任不久,就提出了中美「競爭」,還提出以實力為原則,但中共領導人當時不以為然。中共大概認為,與川普相比,拜登相對軟弱,更可能讓步。因此,中共曾高調與美國對抗,以為可以壓拜登讓步;如今中共敗下陣來,不得不變相求和,但並非發自真心。

無論習近平是否缺席G20峰會,美國及其盟友都會主導議程,也照樣會推出「印度-中東-歐洲經濟走廊」,加速從中國轉移供應鏈,加速「去風險」;美國和越南的關係也照樣會升級。

無論習近平是否參加聯合國大會,是否與拜登見面,都難以動搖美國的領導者地位,拜登也依然會與中亞五國首腦見面。

美國聯合盟友圍堵中共的鎖鏈越來越緊,中共難以掙脫,現在只求鎖鏈拉緊的節奏能慢些,否則中共領導人可能真要喘不過氣來了。

於是,王毅和沙利文在馬耳他見面,韓正與布林肯在紐約見面,新華社拿習近平的信大做文章,向白宮釋放求和信號。中共不得不按照美國的模式,「保持開放的溝通渠道」,並「負責任地管理」中美關係。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氣候大使克里、財政部長耶倫、商務部長雷納多相繼到訪中國後,中共官員卻沒有迅速回訪美國。中美關係的主動權,由美國進一步掌握,中共心有不甘,但也無可奈何。

中共高調宣傳10月將舉辦「一帶一路」論壇;王毅不去紐約,卻去了俄羅斯;中共戰機又大規模騷擾台灣。中共仍在試圖製造與白宮討價還價的籌碼,但到底能不能如願,11月可見分曉。

大紀元首發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