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寧:杭州亞運會用祭祀禮器再透不祥之兆

【2023年09月24日訊】9月23日,花費了至少2千億巨資打造的第19屆亞洲運動會在杭州開幕,習近平夫婦出席了開幕式,敘利亞、韓國、尼泊爾等屈指可數的幾個小國領導人亦出席捧場,而巴鐵總理、朝鮮金正恩、伊朗與中亞五國首腦皆不見蹤影。顯然,五年前「萬邦來朝」的所謂盛況已徹底消失,表面上盛大的令人眼花繚亂的開幕式根本掩蓋不住中共的「衰氣」。

不僅如此,整個杭州亞運會中隨處可見的古代祭祀、驅邪禮器亦對外傳遞著不祥之兆。

根據中共官媒的報導,杭州亞運組委會在亞運會的籌辦過程中,融入了不少良渚文化的元素。距今4千到5千年的杭州地區良渚先民,為後人留下了美輪美奐的玉器、氣勢宏偉的三重城、規模宏大的水利工程,印證了幾千年前中國就有了偉大的史前稻作文明和城市文明。中共當局應該是希望藉此機會,讓更多外國人了解中華文明,增加對中國的好感,進而忽略中共當下的諸多惡行。

基於這樣的目的,杭州亞運會中不少環節都蘊含著良渚文化元素。從火炬到吉祥物設計、從場館建設到亞運火種採集,「良渚文化」無處不在。

比如今年6月15日,杭州亞運會火種在杭州良渚古城遺址公園大莫角山採集。采火裝置的中心是一面凹面鏡,外圈採用良渚玉璧造型。採集用的火炬的出火口設計來自玉器「琮(cóng)」,炬身飾以良渚螺旋紋,炬冠以玉琮為特徵,方圓相融。

比如亞運會三個吉祥物中的「琮琮」,就來源於良渚古城遺址中出土的玉器——玉琮,頭部裝飾的紋樣取自良渚文化的標誌性符號琮王「神人獸面紋」。良渚琮王重6.5千克,器型外方內圓、渾厚敦實;琮體四面正中開槽,上下各雕琢一幅完整的神人獸面紋。神人獸面紋被考古學家們認為是良渚文明的「神徽」。如今,在杭城的大街小巷、運動場館、車站碼頭甚至居民小區,隨處可見以琮琮等為主角的旗幟、招貼畫。

再如亞運會的獎牌「湖山」,將良渚文化的方形玉琮和圓形的獎章融為一體。

那麼,為什麼如此使用是不祥之兆呢?

眾所周知,中華文明源遠流長,博大精深。「國之大事,在祀與戎」,在中國古代,祭祀是重中之重的大事,祭祀也是中國神傳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傳統祭祀包括祭天神、祭地祇、祭人鬼,祭祀是人們相信神靈、敬畏神靈、感激神靈護佑,並祈求福報的行為。從遠古到清代的歷代王朝,祭天祭地祭祖先都一直延續著,直到信奉「無神論」的中共篡奪政權,消滅各種信仰,殘害精英,祭祀也被禁止。

近些年來,在中共提倡恢復傳統文化並為中共所用下,民間祭祀文化有所恢復,但很多深受中共無神論影響的所謂專家、學者,對於包括祭祀在內的傳統文化的深意根本就不相信,反而按照今人的理解,扭曲使用。今年五月在西安舉行的中亞峰會,以及現在的杭州亞運會,都是例證。

筆者在《中亞峰會用祭祀舞蹈迎賓透不祥之兆》一文中已然說過,中共用傳統祭祀用的體現陰陽和諧的天地秩序的八佾舞迎接外賓,就是不祥之兆。亂了天地、陰陽秩序的中共要用此舞蹈要祭祀誰呢?要教化誰呢?

同樣,杭州亞運會隨處可見的玉琮,與玉璧、玉圭、玉璋、玉璜、玉琥統稱為「六器」,是古代天子祭祀神祇的一種大禮器,距今4000至5000年。它始見於《周禮》等古籍,是一種內圓外方筒型玉器。古人認為天是圓的,地是方的,祭天地四方之器都要「必像其形」,玉璧是圓的,便用它來代表天,地是方的,玉琮的外形正是方的,因此採用琮作為祭祀地神的器物。《周禮》就有「以蒼璧禮天,以黃琮禮地」的記載。玉琮的器型有的比較高大,有的卻比較矮小。

在良渚文化的玉琮大量出土後,有學者根據其造型和紋飾特徵,還推測其是巫師通神的法器,還有鎮墓壓邪、斂屍防腐、避凶驅鬼的功用。此外,由於玉琮在墓葬中出土時有如下特徵:墓葬規格高,規模大,隨葬品較豐富,墓主人多為男性等,因此,有學者認為玉琮也是權勢和財富的象徵,但這應該是其後來的延伸意。

杭州當局將古代天子用來祭祀地神的玉琮,或者說具有鎮墓壓邪、斂屍防腐、避凶驅鬼功用的玉琮,用作杭州亞運會的吉祥物以及其它方面,不僅完全無視傳統禮制,而且透露著不祥。這是要祭祀誰呢?或者是要壓制何方邪惡呢?冥冥中的天意究竟是什麼呢?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