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宇:政府沒錢了怎麼辦

【2023年09月24日訊】政府沒錢了怎麼辦?中國很少人會嚴肅的思考這個問題。不論對中共政府喜歡還是厭惡,絕大多數人都覺得如此強權的政府是經濟的主導者,它總是不缺錢的。在經濟形勢惡劣工作難找的情形下更多人來擠考公的獨木橋,並以為上岸進入體制內就是終身鐵飯碗的保證。然而政府並不創造財富,雖不一定用之於民,取之於民卻是肯定的。當社會生產受經濟影響而縮水時,政府的財源也一定會受到影響,各級政府的政策也會隨之改變。關鍵問題是:在中國這個特殊的社會環境中中共政府面對財源短缺會如何做,其行為又將如何影響到體制內外的每一個人?

中國的財政收入主要有以下部分:稅收、國企盈利、賣資源(如土地)收入等。這些進項在經濟萎縮時都會相應減少。政府還可以發行債務,還提供一些收費服務(如各類執照許可證等),這些收入可控性會稍好一些。在如今的經濟環境下中國的財政收入減少,但支出卻難以壓縮。首先是戰爭風險上升,俄烏戰爭局勢和中共刻意挑釁升級台海爭端,軍費開支必須增加。其次是社會風險上升,經濟壓力下民怨沸騰,維穩經費還得加錢。金融風險上升,房地產泡沫破滅連帶大量銀行等金融機構乃至地方政府面臨爆雷危機,輸血還得燒掉更多鈔票。外交風險上升,與西方國家貿易脫鉤軍事對峙,必須尋求眾多第三世界國家的聲援,但逆風局下撒幣外交代價也更為高昂,不花更多錢買不動這些窮國。

收的更少花的卻更多,中共政府可能採取何種應對策略?這個分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而有所不同。

對於中央政府,它最簡單的做法就是增加貨幣發行量,通過稀釋百姓所擁有錢財的購買力來間接收取印鈔稅或曰鑄幣稅。疫情結束至今中國不斷的減息與降低存款儲備金政策就是貨幣放水的體現。印鈔可以讓政府在不加稅(普通大眾短期內感受不到)的條件下快速獲得可支配財富,但也有兩個嚴重的缺點。第一是通貨膨脹,物價上漲,這其實就是老百姓口袋中的貨幣購買力降低,被收取印鈔稅的表現。嚴重的通貨膨脹會對市場產生消極影響,可能導致本就衰退的經濟加速崩潰。第二個缺點是政府只能增加本國貨幣的發行量,對緊缺的外匯儲備無能為力。人民幣的增發,尤其是利率的降低導致人民幣對美元嚴重貶值,目前已失守1:7.3大關,還有繼續貶值的趨勢。這種情況下理性的投資策略當然是儘可能將人民幣換成美元,這也是大量海外投資撤離的一個重要原因,這會對中國的外匯儲備造成巨大壓力。中共近年來一直製造輿論要讓人民幣國際化,其實就是外匯不足的心虛表現。面對西方主流國家的科技制裁和中共主動的貿易脫鉤,所謂人民幣國際化也只是在有限國家間自娛自樂。其實不能自由兌換的人民幣根本談不上國際化,只不過是與一些同樣受到西方制裁的流氓國家進行跳過美元的易貨交易,結成對抗西方自由社會的軸心集團。

中央政府還可以想辦法增加稅收。它當然可以直接宣布加稅,但我覺得可能性不大,因為對普通百姓來說加稅總是一個聽起來不受歡迎的政策,特別是經濟困難時期搞加稅在輿論上會產生很不好的影響。不加稅有可能提高稅收嗎?當然在共產黨的話語中講究「辦法總比困難多」:想要多收稅,可以去查稅啊!指標下給地方工商稅務,去查吧,哪兒還沒有偷稅漏稅的企業?那些沒有多少門路的中小企業商家可就遭了殃,本來很多就是勉強生存而已,這一下嚴查稅收,甚至可能還要補交多年的欠稅和罰款,很多只能關門大吉了。中小企業或許對GDP的貢獻不是很大,但提供的就業數量卻是龐大的。中國目前失業率劇增與中小企業的大量消失有直接關係。另一些會被稅務嚴查的對象是有著巨額收入的影視明星和近年興起的網絡帶貨紅人,他們往往會採取各種辦法(各地稅收政策的差異和漏洞)避稅。在西方國家合法避稅被認為是正當行為,但中共不這麼看。即使是完全符合自己立下的規矩,你膽敢利用我的漏洞來減少交給我的稅金就是犯罪!都把少繳的稅金加上罰金乖乖吐出來!拿不出來?那就監牢伺候!收割這些人對中共來說輿論上是最安全的,隨便扣上無良藝人卑鄙商人的帽子老百姓就只會抱著吃瓜心理拍手稱快,可能還覺得政府揪出蛀蟲做了好事呢!

接下來的收割對象就輪到那些容易產生灰色收入行業的從業者了。這些行業有一個特點,就是被國家壟斷或深受政策影響而無法實現正常的經營和市場競爭。醫療和教育是其中典型。中國的醫療基本被公立醫院壟斷,受政策限制其收費(主要是門診掛號費等)與市場水平嚴重脫節,給予醫生的薪資待遇也遠低於海外同行。在這樣的限制下政府卻要求醫院自負盈虧,那他們就只能從各種灰色渠道獲得補償了。沒有適當的報酬,如何吸引高素質人群投身從事醫生職業呢?這不是為他們的灰色行為辯解,而是經濟學客觀規律如此。教育也是類似,中國的教育以公立學校為主體,教師薪資也同樣受到政策限制。由於家長們對於升學考試(特別是中考和高考)的畸形重視(政策導向也是根源之一),良莠不齊的各類教培產業病態興旺並吸引了大量有能力的優秀教師投身其中,升學率高的重點學校們也絞盡腦汁用各種灰色方式增加收入。這些行為很長一段時間內都被政府默許縱容,視為對其由於政策限制合法收入低下的一種補償。但當政府缺錢時,他們就成了被優先收割的肥厚韭菜。藉口是現成的,這些灰色收入嚴格來說都是不合法的,只要舉著反腐的鐮刀收割即可。

大家看到娛樂圈以范冰冰為代表已經被稅過一輪了,網紅如李佳琪等也都被割過一茬,醫院反腐告一段落成果卓著,對教培行業的打擊還在不斷反覆中……在我看來這些事件的本質是一樣的,就是政府缺錢時收割富人財產。當然也不會所有有錢人一視同仁,而是按照距離權力排序,從遠到近收割。如今已經輪過醫療教育行業,下一個會是誰?也許電力、水利、航空、鐵路、石油、基建等國慶的中上層都將迎來反腐運動。說是反腐,其實就是收錢,管你曾做過什麼只要交夠保護費,一定時間內都可以保你無事甚至前帳一筆勾銷。

當富人收割殆盡之後,政府必然會把注意力集中到底層百姓口袋裡的一點閒錢。老百姓的錢都放在哪裡呢?除了持有少數現金,大部分都在銀行存款和各類投資中。銀行存款涉及到對國家政權的信心,儘量能不動就不動,那些理財投資就不同了。投資本來就有風險,即使被國家收割了也可以用風險為藉口讓投資人自認倒楣。其實包括房地產等眾多投資項目的資金早就被挪用了,大量的公司、政府債券已經或即將違約,中國股市也早已跌回幾十年前的水平,就這樣中國的金融市場中還存在著巨大的泡沫和風險。在以前政府還會左右騰挪,想方設法不讓泡沫破裂維持市場信心。如今窟窿更多錢更少實在填不上了,政府很可能就任由其爆雷了。早先有P2P爆雷,後有河南中小銀行爆雷,現今一個個房地產大鱷開始放連環炮,可期的未來地方城投債爆雷也難以避免……不炸乾百姓的儲備不會休停。

在過往中央財政還通過轉移支付的方式支持著大量貧窮省份的地方財政。如今那些富裕省份自己也遇到了極大困難,地主家也沒有餘糧,難以承擔輸血內地邊疆的責任,中央也不得不減少或取消對地方的支持,轉而要求各地自謀出路。那是不是地方諸侯們將會獲得更大的自由,為了發展地方經濟便宜行事?這恰恰是強調中央集權的中共政權結構的大忌,也是當前獨裁者的氣量所不能容納的。越是給不了奶吃,越是要加強控制,按住脖子給我磕頭喊娘!任何不符合中央精神的舉動,哪怕完全是為了搞經濟保民生,也會被視為謀反和大不敬,不可避免的迎來整肅和清洗。結果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怪現象,越是貧窮地區領導越是不敢搞經濟改革,對社會經濟發展完全放任忽視。甚至不只是經濟,整個行政權力鏈條都越發僵化,連發生重大災害都不能及時有效處置,都在等一把手甚至中央一把手拍板才敢作為。涿州甚至深圳泄洪都是在半夜提前幾分鐘才發出通知,可見一斑。說句題外話,如今軍委和軍隊也在經歷高層清洗,不知道會對軍隊的指揮系統產生多大侵蝕。萬一戰爭爆發後皇上想著聖心獨斷,軍隊中高層遇事不敢做主一律八百里加急送達天聽悉聽聖裁,又或因局部戰鬥失利而龍顏大怒臨陣換將,那對中共軍隊的損害將難以估量。

以上是中央政府面對財政危機可能採取的應對方式。由於掌握大權,中央政府的手段相對較多,操作可以更加隱祕而難以讓普通國民在日常生活中感知。但地方政府就不一樣了。經濟危機下中央減少對地方扶持,又將很多民生問題甩鍋給地方,因此地方財政的壓力會更大。但地方財政合法收入的途徑十分有限,為了籌措資金,地方上使出的招數可能會更加粗野蠻橫,老百姓的感受會更加直接和痛苦。

地方政府必須減少開支,減薪裁員。這不是地方政府真正想做的,而是中央強壓下的任務。國務院都開始縮編,為的就是向地方表明態度。首先被裁掉的肯定是各級單位(從事業單位到政府部門)的無編人員。大家知道體制內有編無編就是兩個世界,基層的苦活累活都推給無編的合同工,有編制的很多抱著捧定鐵飯碗的心態混事。驟然辭退實際幹活的無編人員,必然導致基層單位工作質量和效率嚴重劣化。接下來就輪到事業編制和正兒八經的公務員了。當然活還得有人干,對體制內自己人動刀也不能太狠,因此辭退會是少數,而以降薪為主要方式。多地都已傳出公務員要降低基本工資,取消獎金福利的通知。有些地方甚至要求公務員交還數月乃至數年已發放的獎金福利,令人啼笑皆非。就這樣有些單位還發不出足額工資,只能拖欠。據爆料一些鄉鎮政府長期只發相當於當地最低生活保障的工資,有些學校教師被拖欠多月工資不說,連社保醫保也交得斷斷續續。不過就拖著你能如何?大多數人還是選擇繼續在體制內煎熬,期盼有一天能夠補發,不然辭職的話這些錢肯定拿不回來了。他們連勞動仲裁打官司的門道都沒有,畢竟中國的勞動法是不適用於公務員的。

為了應付人員開支,地方政府肯定會儘量減少社會福利支出。有些對日常生活影響不大的如圖書館之類,可能悄無聲息的消失了大家也注意不到。首先影響到大眾生活的是城市公交系統。中國城市公交車一般十分廉價,這確實是政府補貼的結果。隨著各地減少或停止對公交公司撥款,很多城市開始面臨公交車停運的風險。隨州廣水市的部分公交車因為沒錢上車輛保險而被迫停止運營,最新消息天津市公交公司也破產了,這些絕對不會是個例。不少城市曾作為面子在無必要的情況下修建了地鐵,如今成為了更加沉重的負擔。地鐵停運會嚴重影響城市形象,維持運營又開銷過大,怎麼辦?只能漲價了。瀋陽地鐵曾經起始票價2元,4元封頂。後來有人民群眾留言表示,地鐵票價太便宜了,良心不安。希望地鐵公司能與國際大都市接軌,上漲票價。於是為了迎合瀋陽廣大人民群眾嫌地鐵票太便宜的心情,地鐵公司含淚做出讓步。按公里數收費,起始2元,封頂7元。這樣的鬧劇在中國也不是個例。

學校、醫院等一貫接受財政扶持的單位也會受到影響。隨著政府斷奶,它們只好增加收費,將成本轉嫁到學生和病人身上。可它們的收費標準又受到政策限制,於是只能巧立名目搞灰色收入。有人帶孩子去小學一年級報名,收費單上學費一項確實是零,但還有代管費、生活費、延時費、牛奶、校服、校訊通、班費等等加起來一年竟要3505元!除此之外,有些學校還對學生在校趴桌午休收取管理費,還有最近沸沸揚揚的預製菜進校園事件,體現出學校貪婪的同時也反映出其經費的短缺。醫院也是一樣,特別是疫情期間對醫保基金的過度消耗導致現在醫保的保險範圍和額度都被降低。而且即使在醫保政策範圍內醫保也不給醫院全額報銷,而是每個月給醫院醫保限額,假如醫生開出過多醫保內藥物,超出部分需要醫院或醫生個人為病人支付!這樣的情況下醫院為盈利會如何做可想而知。因為政府不給錢,學校醫院被迫加強灰產,然後又被以反腐名義收割,是不是完美閉環?最後買單的是老百姓,收錢的是政府,背鍋的卻是學校醫院,好一個一石二鳥之計!

實在錢不夠花了,中央可以祭出印鈔這一合法的絕招,而地方政府就缺乏這樣的大殺器。為了解燃眉之急,它們最終會挪用一切可以挪用的資金,社保、醫保、養老金、政府專項債務基金、城投債基金、甚至地方政府控制的地方銀行等等。這種寅吃卯糧割肉補瘡的做法只是把雷推到身後,將來眾多的雷集中爆發:社保醫保清零,養老金髮不出,政府債務爆雷,連銀行存款都取不出,到時百姓如何生活?挪用這一行為本質上就是欺騙與腐敗,要知道甚至連個人信用都可以被挪用。有些事業單位發不出工資,居然讓員工自己去向銀行貸款,然後把貸款交給單位用來發工資!如此荒誕劇讓人佩服中共官員的想像力和創造力,他們但凡能夠把這點本事用在辦實事上中國現狀何至於此?

由於中央最終可能會任由各類金融產品爆雷,地方政府會更加肆無忌憚地推出各類債務等產品並用高利息吸引最後一批韭菜。除了政府直接瘋狂發債,還可以通過城投公司發債,通過銀行發行理財產品,通過政府控制的地產公司把地皮套現……房地產可能會通過跳樓價大甩賣迎來一次迴光返照,但最終只會留下更多的爛尾樓盤。

如果以上這些手段還填不上地方政府的財政空缺,最後恐怕就要恢復強行攤派和苛捐雜稅,露出獠牙明搶了。

以上分析是基於中國社會和政策不發生劇變的情況下政府應對財政危機的行為預測,其實很多都已經發生或正在發生。政府的錢取之於民,以前的搜刮對象可能主要是體制外人群,當寒冬來臨中共政權自顧不暇時,那這個社會中的任何人都無法倖免,無論是體制內有編人員,自以為是鐵飯碗擁有者,還是自以為有權力庇護的富裕階級,只要你有錢,都難逃成為收割的對象。

也許很多人難以想像中國的富人也在劫難逃,畢竟中國的貧富差距世界領先,前幾次經濟危機中中國的奢侈品市場反而更加繁榮。如今不同了。富人之所以富有,很多人都是有敏銳的政治和市場嗅覺的,相比於普通人也能接觸到更多內幕消息。李嘉誠打折拋售他在香港的所有房地產就是一個信號,國內的有錢人都在設法轉移資產到國外並肉身翻牆。大城市富人區豪宅掛牌數量劇增,甚至半價拋售(如張藝謀無錫豪宅)。

有一種中國特色的奢侈品牌近期的異動特別說明問題,那就是茅台。瑞幸咖啡推出了添加茅台酒的醬香咖啡,一時成為網紅飲品;茅台又與德芙聯合推出茅台酒心巧克力;由蒙牛代工的茅台冰激凌也出現在了市場上。有人評論說茅台這是要把自己的酒一滴一滴的賣給喝不起茅台的消費者。茅台在中國是絕對的奢侈品牌,而近期的親民舉動是絕對不符合奢侈品牌的營銷策略的!如果大家了解諸如愛馬仕、LV、勞力士、法拉利等奢侈品牌的銷售方式,就會發現它們都在人為製造稀缺以體現其奢侈品價值。打折促銷是絕無可能的,它們甚至限制普通人購買其高端商品。那些最受歡迎的包包和手錶型號不是出錢就能買得到的,而是需要你不斷購買該品牌的其它商品證明你是該品牌的真心擁戴者後才有資格和機會購買(也即所謂的配貨)。茅台酒以前也是如此,不但昂貴,而且正品茅台對普通人來說求購無門。如今茅台營銷下沉到了普通消費者市場,說明了什麼?說明昂貴的茅台酒賣不動了,必須要想辦法賣給喝不起茅台的普通人了!這對於奢侈品牌可是砸招牌的舉動。大家想想,醬香咖啡大家可能出於對茅台的好奇買來嘗嘗,可是有多少人會長期穩定的把醬香咖啡作為日常飲品?畢竟其價格還是遠高於普通咖啡。當醬香咖啡、茅台巧克力和冰激凌的風潮一過,銷量肯定斷崖下跌,除非打折促銷。當普通人覺得茅台不過如此的時候,這個奢侈品牌就算毀了,因為有錢人絕不會把普通人能輕易接觸到的事物當作奢侈品消費。茅台酒賣不動不就說明了中國的富人階層在萎縮嗎?

還有一個很明顯的標誌大家可能很快會看到,就是香港的金融市場可能發生大變。中國國內的資本在加速出逃,但苦於受到外匯管制的限制。很多逃不出去的資本又在購買黃金避險,導致國內金價高於國際金價這一奇觀。香港作為特別行政區一直在金融上保持對外開放的政策,港幣兌換美元或購買國際市場黃金不受限制,而同時香港又與內地保持緊密聯繫,這就產生了一個漏洞出現套利空間。中國在海外推行人民幣國際化,很多國家表面合作,但一拿到人民幣後就到香港市場上換成美元,實際上就是套取中共手中的外匯儲備。另外國內的人只要有一本港澳通行證,就可以肉身攜帶人民幣現金到香港換港幣,接著換美元出逃,或在香港買便宜黃金帶回國內高價售出。只要不斷往來中港兩地就可以一直套利。這樣的政策漏洞相當於持續給政府放血,遲早會被堵上。如何堵呢?第一種方法是限制中港兩地資金往來,但這相當於把香港從內地市場中切割出去,關上兩地自由通關的大門;第二種方法是取消港幣自由兌換美元的政策,讓港幣人民幣化,事實上也就將香港市場和內地融為一體,而隔絕於西方市場之外。總之香港只能在中西兩邊選一頭站,無論何種選擇都會給兩地特別是香港居民帶來極大的衝擊。此事何時發生,會以何種方式發生,讓我們拭目以待。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