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茂春:中共對中美關係的癥結完全搞錯了

編寫:千百度

【2023年09月24日訊】最近一個多月以來,美國主要的政府部長級的人物紛紛到中國去訪問。首先是國務卿布林肯,然後是財政部長耶倫,接著主管氣候變化的欽差大臣約翰·凱瑞也去了中國。

「為什麼有這一系列的這個密集的高層訪問中國呢?這是不是就意味著中美關係會出現實質性的解凍了?」 這是美國哈德遜研究所中國研究中心「中國內幕」播客的許多聽眾提出的一個問題。

該中心主任、「中國內幕」播客主持人、美籍華裔學者余茂春先生回答說,這一系列美國部長級的訪問主要是中共所要求的,其根本原因來自於今年三月份習近平和拜登總統的一次電話通話。在這個通話期間,習近平最關心的不是什麼具體的政策,他最關心的是美國這個政治體制對中國人民會發生什麼樣的影響。所以他對拜登的政府提出了幾個強烈的要求和請求。

余茂春介紹說,第一點,習近平希望美國政府清楚的說明美國政府不尋求在中國進行所謂的政權變化,所謂的regime change。也就是說美國一定要向中國保證不推翻中國這個政府,不搞什麼顏色革命,這是他非常關心的。拜登總統想了半天,說我們沒有尋求這個,這也不是我們政策的目的,所以說說也無妨。所以他就給習近平一個承諾,說我們不尋求政策改變和政權更替。

第二,習近平要求拜登政府向中國保證,不組織所謂的反華同盟。這個拜登總統想了一下說,我們在全世界有非常強大的同盟系統,但是沒有一個同盟系統是針對一個具體國家的,在綱領上堅決反對針對任何一個國家。那麼想了半天,拜登總統說好啊,我們在亞太地區有非常好的一些共同防禦條約,和日本和韓國和菲律賓都有,那麼他們共同防禦是一個防禦性條約,而不是進攻型。所以拜登政府想了一想,我們從來沒有組織針對中國的地區同盟,所以答應下來了。

第三點,習近平要求拜登總統向中共承諾不支持台灣獨立,拜登政府想了一想說,我們從來就沒有說我們支持台灣獨立,所以他想了一想,說台灣也沒有什麼人公開主張說台獨,絕大部分的台灣人民都希望維持現狀,維持現狀是不統也不獨。所以拜登總統想了一下,沒有什麼台灣獨立的問題,所以他說可以,我們宣布不支持台灣獨立,當然還談了很多其他的問題,但這些都是關鍵的問題。

余茂春認為,對於習近平來講呢,他覺得這個美國政府做了一些根本上的理念上的一些承諾,實際上這個不對,拜登總統對這些事情覺得是天方夜譚,不著邊界的一些要求,所以他就答應下來了。那麼這些中共自己認為做所謂的戰略承諾,實際上是非常抽象的,根本就沒有辦法具體落實。美國政府在執行起來實際上是非常困難的,甚至不可能的。

你比如說美國政府發表聲明強烈譴責中國政府對異議人士和維吾爾人的鎮壓,對香港自由自治的嚴重侵犯,那麼這個算不算政權更替的一些陰謀?那麼這是不是對中國不尊重?當然拜登政府從來不會從這個角度來想,但中共一定會從這個角度來想的。

另外拜登政府根據《台灣關係法》向台灣賣武器,增強台灣的自衛防禦能力,這個已經講了幾十年了,那麼這算不算支持台獨?美國在亞太地區有非常強大的同盟關係,這個同盟關係已經有幾十年的歷史了,那麼美國和日本、韓國、菲律賓加強這種正常的同盟關係,這個算不算組織反華同盟?

所以說,一旦你跟中共做出了一些非常抽象的承諾,就會有嚴重的戰略誤判在裡面,這是不明智的。三月份拜登和習近平的通話之後,美國政府基本上沒有什麼具體的措施,因為無法實施,所以中國一直抱怨,說拜登總統說話不算話,沒有什麼具體措施,所以說我們希望,你們在跟中國提出一系列友好承諾時,要有具體的行動來實現。在中共的一催再催之下,拜登政府派出了部長級的內閣成員到中國去訪問,中方覺得這個事情應該來落實三月份這個電話,一些具體措施要到位。沒想到的是,布林肯,耶倫和凱瑞到中國談的都是一些具體的事務性的東西,根本沒有從大戰略的角度來談三月份通話裡講的東西,因為這都是抽象不切實際的事情。

布林肯到北京去的一個重要任務就是希望和中共軍方建立熱線,防止擦槍走火的現象發生。葉倫到北京主要是要去摸摸中共的底,因為中國有一個新的總理,有一個新的班子來管理中國的經濟,也沒有什麼太多的政治意識形態方面的任務在身。那凱瑞到中國去的更不用說了,他有一個非常具體的任務在身。一個明確單一任務的內閣成員,他是主管氣候的,那麼中國在氣候變化方面當然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余茂春說,這就是為什麼儘管有一系列內閣成員部長訪問中國,實際上沒有解決根本的問題,因為中共他對中美關係的癥結就完全搞錯了。他最關心的並不是美國的一些政策,他最關心的就是美國的這些政治理念如何對中共這個政權產生影響,所以他要千方百計的想從美國的最高領袖口裡面提出一系列這個政權維持的一些承諾。這個呢,跟中美關係實質發展雙邊關係的一些具體措施毫無關係,這就是中美關係的中間最大的癥結。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