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體制內人士三陽 政府不讓說

【大紀元2023年09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方曉、李熙採訪報導)自2020年初,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大爆發以來,該病毒經過多次變種,在中國大陸從未消失。最近再有大量民眾反映自己或家人、朋友陽了,包括二陽三陽。體制內的人三陽了,當局不讓他們透露出去。很多人陽了之後,身體出現多種難受的表現。

三陽了 政府封口 患者各種難受上身

最近一週以來,大紀元記者聯繫了多位大陸各地民眾,一些人告訴記者,或他們又陽了、或認識的人三陽了。

杭州嚴女士表示,當地二陽、三陽的人很多,特別是打了疫苗的人再次陽了。她說,「我一個體制內的朋友最近三陽了。她說政府不讓人說(出去)。」

「二陽」是指初次感染者在康復幾個月後,第二次感染新冠病毒,檢測再次呈陽性。

福州張女士表示,「我二陽了,那天我去長樂看朋友,先去超市買了水果。到朋友家時覺得難受、怕冷,沒力氣、不愛說話、人迷糊。他們見我這樣,叫我躺床上休息,也吃了感冒藥。我想是在超市被傳染了。掙扎回家後,幾個人都說我像陽了,我馬上在家自己測了,果然是陽了。」

張女士再次陽了之後的痛苦經歷並非個例。9月26日,不少網友在微博上講述自己以及家人又陽了,並描述陽了之後如何難受。

人在上海,微博認證為「時尚達人」、擁有25.9萬粉絲的大V「尹建國」發帖:我又又又陽了,現在鼻子噴火,艱難打字……

IP地址為江蘇、擁有19萬粉絲的時尚達人、超話粉絲大咖「倪佩婕PeggyNie」在微博連發多條帖文,透露其多名家人陽了。

「因為陪奶奶一起吃飯,有個老姐妹剛三陽。估計她沒測就出來了,以為自己好了。已經過去一禮拜啦。現在要防的是我爸,每次都是他傳染給我的。」

「好傢伙,一覺醒來估計爸媽全二陽了,也不用測了,流鼻涕、咳嗽瘋狂進行中。我還以為爸媽躲過了呢,奶奶(陽了)都第五天了。我看來危險咯。」

「媽媽咳嗽打噴嚏厲害,爸爸就咳嗽。」

「又到了我躲在角落裡吃飯的時間。現在家裡的咳嗽聲趕上交響樂了。」

「蘇州的天又熱了,今天在家戴口罩真遭罪。」

網友「時光-重疊在一棵樹上」說:中醫館排隊,前面的女的一直咳嗽,我說你感冒了還能針灸嗎,她說我就是感冒了,太難受了才來針灸的,我哦了一聲也沒說話。然後她說:其實我也不是感冒,我就是陽了。我說那你不戴口罩?!她回答:哈哈哈哈哈,沒事的,大家都二陽了嘛。我立刻爬起來,百米衝刺去車上拿口罩。」

還有不少人在海外社交平台吐槽:三陽了真難受,「現在脖子硬了、雙臂麻了、喉嚨像吞刀片似得。」

「喵主任穀穀」說:活過二陽,能活過三陽嗎?

民眾:打過疫苗的很多年輕人長了節結

上述嚴女士還透露,她身邊很多人都傳出罹患癌症了。「一出去就聽說誰誰罹癌了,誰誰罹癌了,真的很多很多。」

「什麼癌都有,一般都是五六十歲的人居多。前幾個月我家親戚女主人得癌症死了,男主人前年已經猝死。前幾天他的父親又查出肺癌了,估計也不長了,家裡就留下兩個孩子了。」

嚴女士補充說,「發生猝死的年輕人比較多,都長了節結。他們都是打過疫苗的。」

遼寧丹東市民姜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我家三陽的已經有三人了,老的小的都有。我妹妹、我姑夫和孫女。」

他說,「8歲小孫女二陽後患上川奇病,心肌炎住院治療花了幾萬元,至今心肌炎還沒痊癒。究竟是疫苗還是病毒引起的無從得知。」

一個月之前,大陸社交媒體上「『三陽』來了」的話題就引發廣泛討論。當時,距離「二陽」小高峰過去不到3個月,「三陽」就來了。兩次陽性之間的時間間隔在變短。

世衛組織:願意再派出調查團隊去大陸

9月7日,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發布《全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疫情情況》。通報了8月1日-8月31日,大陸全境報告新增重症病例數和死亡病例數。

據通報,全國哨點醫院流感樣病例占門(急)診就診人數比例比第31週(7月31日-8月6日)有所上升。

8月1日-8月31日,大陸全境報送9608例本土病例新冠病毒基因組有效序列,均為奧密克戎變異株,涵蓋106個進化分支,主要流行株為XBB系列變異株。

由於中共歷來隱瞞疫情真實數據,故官方數據被認為縮水程度嚴重。

9月召開的聯合國大會前夕,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表示,「我們正在敦促中國(中共)給予全面准入,我們也要求各國在(跟中共的)雙邊會議上提出這一問題——(敦促北京)進行合作。」譚德塞表示,「我們已經書面要求(中共)提供信息……如果他們允許,我們也願意再派出一支調查團隊。」

2021年1月,世衛專家組首次前往中國武漢,完成第一段階調查,之後再未能進入中國繼續調查。2021年3月30日專家組發表了中國-世衛新冠病毒溯源聯合報告,但是這份報告受到廣泛質疑,譚德塞說這是北京方面不與世衛配合造成的,「他們沒有給我們完全的參與權」。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