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家印「核爆」衝擊波毀掉了誰

【大紀元2023年10月06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何嘉幸、寧芯採訪報導)恆大創辦人許家印被抓,恆大「核爆」到來。「保交樓」的豪言壯語以及復工秀的三年表演也都塵埃落定。剩下的是被恆大核爆衝擊波無情毀傷的人,以及滿目瘡痍的廢墟。金融危機已經在環環脫扣式發生。

「他絕不會是最後一個跳樓的人」

恆大9月28日在港交所公布許家印被抓,29日網上就傳出了恆大集團旗下私募基金公司——善祥基金創始人、董事長關善祥去世的消息。30日,關善祥去世的消息已經衝上熱搜。據傳,有知情者披露,38歲的關善祥不是自然死亡,而是跳樓自殺。

「誰也想不到恆大事件第一倒下的是私募基金關善祥。」一位財經網紅發視頻感慨道,關善祥長年重倉地產股,被逼上絕路。

關善祥12歲跟著父親進出交易廳,到28歲就靠著投資股票從30萬本金賺到了上億。

關善祥長期重倉恆大、融創等地產龍頭股。他堅定看好許家印和地產業的未來。他持有恆大約0.5%的股份,是恆大地產最大的個人股東之一。他還是恆大財富最大的投資者之一,持有理財產品金額超過10億元(約合現在1.4億美元)。

從2020年3月開始,關善祥旗下基金大幅虧損,直至過半。許家印被抓,恆大在港交所停牌,無疑對他是致命一擊。

美國資訊與戰略研究所經濟學者李恆青10月3日對大紀元表示,「關善祥就是時代的受害者。因為他相信了中共各級政府和地產開發商等利益方一起編的鬼話,就是中國房地產是個日不落的陽光行業,會永遠賺錢的,沒有風險。結果恆大股票一落千丈,又被港交所停牌了。恆大股票高的時候一股五十多元(約合現在7美元),現在已經是在一股三毛六、三毛七(約合現在0.05美元)這個水準上徘徊,他現在已經傾家蕩產了。如果恆大摘牌了,關善祥的所有投資就更徹底泡湯了。」

李恆青表示,關善祥是私募,他大量的錢是投資人的,是人家買了他的項目基金。他的基金都賠得一塌糊塗。這些投資人都是要跟他要錢的。他怎麼給股東、給那些投資人交代?他無法面對,所以他成為第一個因恆大跳樓的人。

「他絕對不會是最後一個!」李恆青說。他認為,後續會有大量的人隨著恆大一起破產,而這些人很慘,被恆大給收割了。投資給關善祥、買基金的那些人,也同樣非常危險,最後血本無歸。「關善祥死了,其他人怎麼辦呢?所以這會在後續一段時間發酵,那些投資血本無歸的人,如果得不到及時的心理開導、輔導,到時候跳樓的人恐怕會一個接一個。」

恆大「核爆」下的連鎖塌方

中國最大的電視機製造商之一、創維集團的創始人黃宏生10月2日在他的社交平台視頻中現身,斥責許家印是騙子和罪犯。他說,他的不少朋友受過恆大的誆騙,其中一個朋友借給許家印40億(約合5.7億美元),不但利息一分錢拿不到,就連本金也全部毀滅了。那位老總在辦公室不吃不喝很多天,差一點跳樓。

黃宏生還透露,他的一位朋友、某知名集團創始人,一聽恆大許家印有難,豪擲200億(約合28.6億美元)幫助恆大,可最終的結果是,自己的集團也被搞破產。

黃宏生提到的人,是蘇寧集團的創始人張近東。張近東曾經是無數人心中的商業傳奇富豪。截至2021年,蘇寧集團已成為與阿里巴巴、京東等巨頭正面競爭的企業。2017年張近東以200億元的價格購買了恆大近5%的股份。2020年9月,張近東為了幫助許家印渡過難關,放棄了回購200億元,將其轉換為普通股繼續持有。

2021年5月,蘇寧易購爆雷,累計虧損已達432億元(約合62億美元)。蘇寧易購被停牌。蘇寧債務壓頂,張近東將蘇寧大約22%的股權轉讓給江蘇國資、阿里、TCL、美的等企業組成的江蘇新零售創新基金。蘇寧這才獲得了一線生機。張近東代價慘重,痛失蘇寧實際控制人身分。

被恆大加速推向泥潭的還有曾經紅極一時「地產系」保險公司中融人壽(全稱:中融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2021年中融人壽資不抵債,巨虧65.4億元(約合9.4億美元),將其母公司中天金融(前貴州首富羅玉平持有)拖下深淵。中融人壽巨額虧損背後,是在房地產投資上踩雷。

其中,中融人壽投資「20恆大01」和「20恆大05」,兩筆債券專案的年末餘額合計為8.79億元(約合1.26億美元)。中融的私募基金——天津遠見共創三號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合夥)巨額增資入股了恆大合肥粵祺置業,不久還收購了恆大武漢盛世藝展投資發展有限公司50%股權。

中天金融當時對外稱,所投恆大武漢和合肥地產項目停工,銷售額不足以覆蓋債權本息。

如今,羅玉平手上的「上市王牌」中天金融早已爆雷。中天系多個房地產項目停工、爛尾,引發了糾紛。

恆大爆雷導致合眾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合眾人壽)陷入較大風險。合眾人壽2022年累計虧損20.2億元(約合2.9億美元),已連續8個季度風險綜合評級為C類,主要原因在於向恆大地產集團投資了超過140億元(約合20億美元)。

恆大的爆雷間接促使了其它企業的爆雷或危機,具體損失難以估計。

背負2.43萬億巨額債務的恆大,留下了遍布全中國的「爛尾樓」,還有數以千億計的未兌付商業票據,以及債券和貸款,嚴重影響、甚至拖垮上下游企業8400家左右,並導致失業率增高、社會穩定風險增大。

「爛尾樓」受害業主的焦慮與掙扎

「見到許家印我想打死他!」山東省50歲的王慶(化名)10月3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悲憤地說。

王慶在2019年夏天購買了恆大位於山東日照市的樓盤「恆大福景苑」。170平方米的房子,他花了270萬(約合38.6萬美元)。他想把老父母接來養老,這是他下決心拿出夫妻倆積攢了一輩子的錢買房的最大動力。「我根本沒想到恆大這樣的名企會爆雷。」他說。

樓盤至今還有十多棟沒有封頂。他不敢跟老人講,連妻子也沒告訴,想起房子的事就難受。

他說:「我幸虧是一次性付款,沒有貸款。我要是貸款我都得跳樓。」

中秋節前,王慶剛聽說許家印被抓的時候,還不敢相信。十幾個業主與他約好在中秋節去日照走了一趟。

「看到好多人,有拉橫幅的,喊口號的。日照、萊蕪、青島、臨沂的特警都去了,把日照城都封了,到處都是防爆牆。整個樓都圈了起來,門封了。有人鑽進去了,有要爬上樓的,當時亂套了。現在特警指揮部都在那搭的帳篷,值班。」

王慶說:「我們這個業主群十幾個人,寫了資料遞交給北京,最壞的打算就是聯名上訴。我希望能退款,這錢是一輩子的錢。100元能退回來45%就行。」

王慶表示,「政府如果答應把樓蓋好,再給我們,我也只要退款。等他們蓋好樓不知哪一年,我家老人恐怕也住不上了。」

據不完全統計,恆大在全國各地「爛尾樓」有162萬套,交了錢卻拿不到房屋的業主大約有600萬人。許家印信誓旦旦「保交樓」,然而到2023年上半年,只交付30萬套。

王慶表示,最慘的就是那些掏空全家人錢包才交了房款、如今拿不到房子還要償還每月銀行貸款的人。現在到處都是爛尾樓,政府要是不能幫助交了錢而拿不到樓的人,將來很難說不動亂。他說,他要是見到許家印,豁出去什麼都不要了,也要把許家印砍了。

王慶所說的日照市業主聚集維權之事,已被中共封鎖,在網媒上查不到任何消息。

由於中共宣傳部門早就對「爛尾」上訪類消息加強了封鎖,在網易、抖音、新浪等平台很難看到民眾維權的圖片和視頻。偶有談論「爛尾樓」自殺或者維權的資訊,也都比較隱晦。

知乎上還可以看到一些業主的吐槽。一位博主說,他聽說有位業主租房住,孩子因為交不了房落不了戶,沒有學區讀不了書,偏偏這時候家裡的頂梁柱得了大病,現在在省會醫院治療,可能要斷供,徵信不保了。

分析:中共各級與許家印合謀的一個局

在恆大爆雷前後,就有不少受害業主和供應商去維權,反而被警察抓進去。有民眾認為,如果政府早一點關注民生、對許家印追責,那麼恆大的危害不會像現在這樣大。

李恆青對此表示,許家印本身是一個權貴的白手套。權貴給他大量投資,他們一起發大財。恆大這個騙局不是許家印一個人能夠做出來的局,這個是中共政府從中央到地方,一塊來參與、合謀的一個局,所有相關的人員都在裡面發財。許家印又是中共全國政協委員,他們也官官相護。老百姓上告受阻、受打壓,因為他們不僅保護許家印,同時也是保護官僚體系。

「直到有一天,這個火太大了,這個紙實在是包不下去了,許家印的負債是天文數字,習近平也在水裡淹著,沒辦法救,就把許家印拋出去,罪責都放到他身上,抓一批。」李恆青說,中共不會去對那些打壓維權的警察和官員進行追責。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