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選州參議員 黃美蘭談未來4大支柱與教育

【2023年10月07日訊】(記者李梅橙縣報導)2024年大選,加州40名州參議員中將有20席位(單數選區)需要選舉,克雷森塔山谷鎮議會(Crescenta Valley Town Council)民選議員黃美蘭(Elizabeth Wong Ahlers)競選第25區州參議員,她獲得了加州共和黨和當地共和黨領袖的背書。

為什麼競選州參議員

「我們在地方層面上遇到的許多問題,都源出於加州議會大廈的立法機構制定的法律。」黃美蘭說,加州的憲法規定權力來自人民,選民擁有憲法權利來決定加州的法律和如何治理;而過去四年中,「學校、犯罪、生活成本(如油價)都在走下坡路,我希望未來四年中促進社區和民生的改善」。

黃美蘭表示,「愛、生命、自由和法律」(Love,Life,Liberty,Law)四大支柱是構成加州光明未來的基石,包括:以愛為動力努力提升和珍惜社區,守護每一個生命,勇敢捍衛自由事業,並且恢復法律以促進社區內的問責制。她說:「當良好的法律促進和平與繁榮時,生命就很重要,自由就會發揮作用。」

「我關心家長的權利,父母有權知道孩子學習的課程和在學校發生的事」,黃美蘭說,「我們需要保留學區董事會對課程設置的地方權力。」

在社會治安方面,特別是犯罪和遊民問題上,黃美蘭認為:「我們需要防止犯罪而不能默許犯罪——如州法規定,人們可以搶走價值950美元的商品而無任何後果。如果消除人們流落街頭的動機,遊民就會減少,而增加賦稅只會讓更多遊民來到加州而不是離開街頭。」

與此同時,她也擔心「加州生活成本不斷增加,讓生存變得艱難」。2020年加州首次出現人口減少,人們選擇離開加州前往佛州、德州或田納西等地居住,黃美蘭說,「我是第五代加州人,不想家庭和經營的企業離開加州,我們要努力使加州成為一個適宜居住並能繁榮發展的地方。」

黃美蘭在加大洛杉磯分校等獲得了英語教學認證、語言學和應用語言學碩士和應用神學博士學位,她是六個孩子的母親和三個孩子的祖母,也是社區領袖、教育家和地產業人士,曾在多個國際理事會和委員會任職,曾前往亞洲、印度和玻利維亞服務兒童、婦女等弱勢群體。

第25區現任州參議員為民主黨籍的安東尼·波坦蒂諾(Anthony J. Portantino)。該選區跨越洛縣和聖貝納迪諾縣,包括帕薩迪納、格倫代爾、克萊爾蒙特、聖安東尼奧高地、聖馬力諾、阿卡迪亞、天普、聖蓋博、柔似蜜、阿罕布拉、蒙特利公園以及庫卡蒙加牧場。

親子教育和父母的責任

黃美蘭和先生成功地撫育了六個孩子,她說:「我在家裡教他們,其中四個孩子上了加州大學,一個在弗吉尼亞州上大學,最小的孩子在家學習高中課程並在社區學院選修。」

為什麼自己在家教育孩子呢?「我在公立學校度過了17年時光,然後在學校教書(擔任英語教授),我覺得自己教育比把孩子送到公立學校更好,」黃美蘭答說,「我教他們獨立思考,不盲從他人,教他們學習積極健康的文化,學習與不同觀點的人們溝通,並培養他們成為領導者。」

近年,加州通過了一個又一個激進的跨性別法案,加州的教學大綱也不斷將激進觀點引入學校和課堂。「這一代年輕人遇到了很多麻煩、混亂和絕望,自殺率在升高,跨性別問題和不可逆轉的結果讓孩子們陷入困惑、焦慮和抑鬱。」黃美蘭擔心未來一二十年呈現的後果,「如果不立即停止,這將是一場災難,我們不希望孩子被永久地傷害」。

不僅是關心自己的孩子,黃美蘭覺得,有更多的家庭和孩子需要幫助,「學校應該教授孩子們閱讀、數學、真正的美國歷史和科學」。她說,父母是孩子的主要養育者,您有責任告訴您的孩子,「你是一個漂亮的男孩,你會成為一個堅強勇敢的人;或者你是一個美麗的女孩,你會成為一位很棒的人」。

黃美蘭說,孩子的心智要到25歲才真正成熟,「父親塑造了男性形象,母親塑造了女性的形象」,孩子從童年到成人有個調整過程,需要很多肯定,父母要告訴孩子男人和女人的行事方式和狀態。

「如果孩子沒有接受明顯的生物學事實以及傳統良好家庭模式的指導,那他們的未來就真的處於危險之中了。」黃美蘭說,激素治療和變性手術都是不可逆轉的,孩子們長大後、在餘生中會處於不斷接受治療和持續的痛苦之中。

「孩子們可以在遊戲中扮作一隻貓或一條魚,但要告訴孩子現實和裝扮的區別。」黃美蘭說,「如果成年人鼓勵孩子相信自己就是一隻貓、一條魚或什麼性別代詞,那就是不負責任並給孩子造成混亂。」

黃美蘭表示,由政府來主導和管理孩子是共產主義模式,父母和孩子組成的家庭才是人類的自然方式,是神的設計;如若偏離軌道,只會對生命和未來造成更多的破壞,所以必須扭轉局面。她提到,疫情期間長時間關閉學校給孩子們造成了傷害,連續幾小時看著電子屏幕不利於孩子的智力發展和身體發育,這一代兒童失去了很多快樂時光。

作為教育專家的黃美蘭也建議家長們:「如果您和孩子有任何感情上的衝突,您需要與孩子和解,以便孩子能和您開誠布公地交談。」孩子們會有憤怒、恐懼、困惑或感覺不安全的時候,父母要在這種時候幫助孩子,而如果孩子被政府送到陌生和不安全的地方,他們可能會受到永久性的傷害。◇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