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一帶一路再遇挫 意大利或退出

【2023年10月09日訊】(大紀元專欄作家Milton Ezrati撰文/唐雲舒編譯)在意大利開始討論退出之前,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提出的「一帶一路」(Belt and Road Initiative)倡議就已經困難重重;一旦失去羅馬,這個工程將遭受特別重大的打擊。與此同時,拜登政府和印度已經宣布計劃,要建設一個包含鐵路和海上航線,連通亞洲、中東和歐洲的「貿易走廊」,換句話說,這就是一項替代「一帶一路」的工程。

北京旨在通過「一帶一路」擴大其在全球經濟和外交事務上的影響力,不久前,習近平還把該倡議稱為「世紀工程」。然而,其實際推進情況和中共野心目標相比,似乎相距甚遠。

羅馬尚未做出最終決定。近期在印度舉行的20國集團(G20)峰會期間,意大利總理喬治婭‧梅洛尼(Giorgia Meloni)回答媒體提問時表示,意大利政府還沒有做出最後決定。該國如果要退出,必須在今年12月前正式提出要求,否則意、中雙方2019年簽訂的協議將在明年自動續期五年。如果意大利真的退出(看起來很可能),「一帶一路」項目將失去唯一的七國集團(G7)成員國。

外交圈猜測,華盛頓曾向意大利人施壓、要求他們退出「一帶一路」。意國可能確實受到一些壓力,畢竟,該國明年將擔任七國集團輪值主席國。不過,華盛頓是不是施壓,美、意雙方都沒有承認。意大利只是說,加入「一帶一路」沒有獲得應有的經濟效果,除此以外,該國決心與中方保持良好的貿易和外交關係。

在20國集團會議期間,梅洛尼和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強共同表達了「鞏固和深化羅馬與北京之間對話」的意願。華盛頓則認為,(意大利)退出「一帶一路」後(與北京)保持良好關係,會鼓勵其它國家切斷和該倡議的關係。

「一帶一路」面臨的麻煩,不僅僅是意大利退出問題,許多其它成員國都認為相關項目給它們帶來沉重負擔。從創建之初,「一帶一路」倡議就給人一種黑手黨的感覺。中共政府(主動)接觸亞洲、非洲、拉丁美洲、中東的窮國,以及發展程度較低的歐洲國家,向它們提供貸款,用來建設港口、鐵路、水壩、公路等重要基礎設施。

在「一帶一路」框架下,中共國有銀行將負責項目的融資安排,中國承包商將承擔項目建設,並在項目完工後進行管理;如果東道國還不上貸款,項目將歸中方所有。不管怎樣安排,中共政府都會對參與國擁有重大影響力和控制力。自習近平2012年上台以來,中共已向約150個國家提供了總額超過1萬億美元的此類貸款,使得中國成為全世界最大的政府債權人。

2019年11月8日,斯里蘭卡可倫坡(Colombo)的一個建築工地。(Ishara S. Kodikara/AFP via Getty Images)

隨著時間推移,許多參與「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都已經意識到這種一邊倒安排的本質是什麼。其中一個重要問題是,「一帶一路」項目選擇更多地是出於政治和外交考量,而非經濟因素。許多項目安排從經濟角度來講是很值得懷疑的。現在大家都很清楚了,這些項目賺的錢還不夠還貸。以斯里蘭卡(Sri Lanka)為例來說,即使是在COVID-19大流行病導致貿易停滯前,通過「一帶一路」倡議建設的港口運輸量也從未達到還貸所需水平,相關貸款也都成了壞帳。儘管中共國有銀行不吱聲,但(斯國的)其它貸款也是這樣,(很多)都成了壞帳。

其它參與「一帶一路」的國家也都是類似的情況。該倡議最大參與國之一的巴基斯坦(Pakistan)已經遠不能履行還貸義務,被迫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求救。非洲國家的貸款更是搖搖欲墜。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經濟學家估計,現在「一帶一路」中約60%的貸款都貸給了陷入經濟危機的國家。

很長時間以來,北京都拒不承認這裡邊存在金融問題。中國銀行業人士早就警告中共政府,「一帶一路」項目安排存在金融及經濟可行性方面的問題。有的人非常擔憂,堅持要求北京將幾筆貸款列入「政策制定」範疇,以明確貸款決定是政府作出的,不牽扯銀行管理層。中共官員向銀行業施壓,要求其避提「壞帳」、「貸款違約」等詞。同時,他們鼓勵銀行業延長貸款期、為借款人續命,用中國銀行業的行話來說就是「展期和自欺」(extend and pretend)。

北京拒絕和西方合作、通過二十國集團的「巴黎俱樂部」(Paris Club)就問題貸款重新協商。毫無疑問,中共領導人不想承認「一帶一路」貸款出現問題,以免讓自己尷尬;但中共拒絕合作的話,一旦債務國爆發財政危機,在還貸安排上,中方將排在最後一個。

(註:「巴黎俱樂部」是一個成立於1956年的國際性非政府組織,目前由全球最富裕的22個國家的人員組成,專門為負債國和債權國提供債務安排,例如債務重組、債務寬減,甚至債務撤銷。)

鑑於目前中國國有銀行也面臨國內房地產開發商(如恆大集團)大規模違約的問題,北京已經意識到,中國和向它借款的債務國一樣無法承受「一帶一路」這一重負。過去,在中國經濟發展時期,北京還可能有資源來應對債務國違約問題,現在已經不是那麼回事兒了。

因此,北京在債務重組談判方面的態度已經變得更開放,中方和乍得(Chad)、埃塞俄比亞(Ethiopia)和贊比亞(Zambia)之間的談判已經開始。實際上,中共當局已經與「巴黎俱樂部」等國際組織合作、制定了所謂的「共同框架」(common framework),來處理這類主權貸款問題,無論其是不是「一帶一路」中的貸款。當然,習近平的說辭也變了,他現在稱「一帶一路」的情況「日益複雜」,需要加強風險控制與合作,口氣已大不如前了。

意大利退出對「一帶一路」的影響,不僅僅在於該國作為發達經濟體的地位,其撤出將讓該倡議大大失色,同時也凸顯出中國(中共)及其債務國在相關項目上面臨的種種困境。無論是北京還是其它國家,肯定不會再把該倡議視為「世紀工程」。儘管出於政治和外交方面的需要,「一帶一路」還會「活」一陣子,但規模肯定要縮水了。對此,中國銀行業人士和中共財政部無疑會高興,但習近平不會。

作者簡介:

米爾頓‧埃茲拉蒂(Milton Ezrati)是《國家利益》雜誌(隸屬紐約州立大學布法羅分校人力資本研究中心)特約編輯,總部位於紐約的通信公司Vested首席經濟學家。曾擔任Lord, Abbett & Co.公司的首席市場策略師和經濟學家。經常為《城市雜誌》撰寫文章,並定期為《福布斯》撰寫博客。他的最新著作是《即將到來的三十年:未來三個十年中全球化、人口和我們的生活》(Thirty Tomorrows: The Next Three Decades of Globalization, Demographics, and How We Will Live)。

原文:China’s Belt and Road Suffers Another Setback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