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中共國安部權勢大漲背後的內鬥

【2023年11月04日訊】中共中央金融工作會議剛開完, 中共國安部公眾號11月2日發文稱大談金融安全,矛頭指向所謂居心叵測的「唱空者」「掏空者」引發金融動盪,聲稱將加強監管金融領域國安風險。

這只是中共國安部半年來權勢全方位異常擴張的部分表現。今年9月,中共國安部門就已跳出來「跨界」對中美外交指手劃腳、語帶威脅,評論拜登政府對華策略,說「要真正實現『從峇里島到舊金山』,美國需要拿出足夠的誠意」。「從峇里島到舊金山」是指習近平去年曾與拜登在印尼峇里島會晤,今年兩人預計將在舊金山APEC峰會再見面。

歷來神祕的國安系統,為何開始跳到前台?在習近平之下,誰在操控它?當中也肯定存在習家軍內部的權力鬥爭。

習近平將安全置於一切之上 國安跨界跳到前台

中共國安地位的抬高有個突變的過程。雖然習近平一上台就建立了國安委,但是習掌權的前十年,國安機關還是相對處於黑暗處,還沒有走到前台直接表態。突變的時間在習近平今年3月連任國家主席,習家軍正式全面上位之後,似乎是以為權力全到手,可以不顧一切了。

今年5月30日,習在中共二十大後首次國安委會議上稱,中共「面臨的國家安全問題的複雜程度、艱巨程度明顯加大」,「準備經受風高浪急甚至驚濤駭浪的重大考驗」。

習近平顯然鐵心將安全置於經濟增長之上,甚至是置於一切之上。中共一整套以政權安全為導向的政府行為逐漸浮出水面。

今年以來,中共對外資諮詢公司進行打壓,多家公司被突擊檢查,員工被拘留。

《華爾街日報》5月18日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說,習將外國投資監管視為「一個盲點」,為消除疑慮,他任命國家安全主管陳一新負責此事。

自從今年7月1日新修訂的《反間諜法》生效後,當局掀起了一波「抓間諜」的群眾運動,目標是美國。8月1日中共國安部首次開通微信公眾號,並連續發文聲稱破獲涉美國的間諜案。

另外,中共當局正在進行的、針對台商郭台銘的富士康集團不同省份分公司的稅務、用地等項目稽查。有消息說,是中共國安部指揮國務院部委執行。這一動作被外界視為是中共介入台灣大選。

五毛整合大佬掌國安 跨界掌權

中共國安部原部長陳文清在二十大升任政治局委員,隨後兼中央政法委書記。接替陳文清任國安部長的陳一新,是習近平擔任浙江省委書記時的省委副祕書長、省委政策研究室主任,是習的貼身智囊,正宗的習家軍。他此前擔任中央政法委祕書長,曾按習指令在政法委發動以整風為名的清洗運動。

陳一新還曾是中共的五毛整合大佬。2018年9月4日,中共政法委召開工作會議,要求整合散兵游勇五毛,公開鼓勵政法幹部、警察以及宣傳人員,開設自媒體帳號,培育一批百萬級粉絲的微信公號,千萬級粉絲微博帳號。時任中央政法委祕書長陳一新強調,著力培育政法網紅大V,研究網絡鬥爭新戰略、新戰場、新戰法,云云。

陳一新還說,政法人員額外賦予「筆桿子」的責任,是「主動為黨分憂」,效忠意味濃厚。但有觀察人士認為,這是政法委不務正業,刀把子筆桿子一起抓,從中宣部手中搶權、搶工作。

按照陳一新這些思路,幾年過去,可以想像现在基本上中國全網都是五毛大軍,官方或半官方的自媒體在主導輿論動向。國外人士看到的中國網絡,並無多少真實民意,即便漏出一點,也會被網管封殺,官方有意釋放的小罵幫大忙式的除外。

有靠著政法系從宣傳口搶權的前科,陳一新掌管本來隱祕的國安部之後,肯定也要撲上前台來掙表現。所以才有國安部首次開通公眾號,並且跨界在外交、金融問題上對外進行強硬表態。這應該是陳一新主動向習獻計的結果。

國安委形同毛時代文革小組

政權安全被全面推高,在中共二十大的報告已可見端倪。該文件中,「安全」一詞共出現了89次,遠高於五年前十九大報告的55次,更首度將「確保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單獨成篇。

十九大報告只用一段講「總體國家安全觀」,提及統籌外部安全和內部安全等。二十大報告更進一步涉及維穩的「公共安全治理」和「社會治理體系」

2022年11月25日,中共國安委辦常務副主任劉海星在中共黨媒發文談「國家安全」,吹捧習近平的「親自指揮」國安工作。文章首度提到要堅持對國安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貫徹中央國安委主席負責制」。

劉海星並非習近平嫡系舊部,他曾任外交部部長助理,2017年轉任國安辦副主任。他是二十屆中央委員,中共官媒曾宣稱,這屆中央委員由習近平「親自把關」晉升,所以他也算是廣義上的習家軍。

劉海星的黨媒發文,用許多筆墨談對內的公共安全治理,包括所謂社會穩定等等,包羅萬有。從中可以看出,由習近平親自領導的國安委,以集中統一領導、保證政權安全的名義,實際上整合了中央外事委和中央政法委的對外和對內職能,統管「黨政軍群」各系統,涉及政治、經濟等各方面。

知名評論人士高新先生曾將中共國安委與毛時代的「中央文革領導小組」相提並論。筆者認同這一點,因為當時「文革」是中共「一切工作的核心」,管理文革就幾乎相當於管理黨國的全部事務。如今對於危機加深的中共政權,安全成為一切的中心,國安委管理安全,自然就是相當於管理黨國全部事務,故此權大無比。

當然,在習近平一人獨裁之下,整個黨國成為習的手中物,忠於黨就是忠於習,所謂的維護國家安全,實際上只是保衛習近平個人權位的重要一環。

習「親自指揮」恐同床異夢 國安系親信難免內鬥

在習近平二十大之後的人事布局中,誰是其「親自指揮」下的黑手?

習家軍在國安系統的權力布局其實是交錯的,有內鬥的成分。按表面的架構或運作規則,應是中央政法委書記陳文清直接指揮國安部,陳文清指揮陳一新。但事實未必真如此。因為陳文清並非習的嫡系親信,他本來是前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人馬,後因為對習表忠心,被收編過來。

今年5月底,由習近平主持的中央國安會會議,目前風頭無兩的習家軍福建幫大佬蔡奇成為新晉副主席之一。

本身是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的蔡奇,在擔任中央辦公廳主任的同時,還兼任中央總書記辦公室主任,兼任國安委辦主任。他指揮安排習近平的安保事務,也負責主持「習近平思想」的學習運動,這涉及中共核心的所謂意識形態安全。蔡奇同時又管宣傳。中共歷來視保密為頭等大事,蔡奇還是保密委主任。

表面上看,李強和蔡奇都是國安委副主席之一,李強在前,但蔡奇本身是國安委辦主任,他才是國安運作的實際控制者,李強基本上只負責在經濟上聽命於習。蔡奇則以國安理由介入外交和金融等方方面面,從名義上屬於國務院的地盤分權。

在習近平掌權、蔡奇得勢的當下,所謂中共中央有兩個意思,一是指習中央,另一個是統管一切的蔡奇這個「第二中央」。

蔡奇因為是福建人,他被視為是習家軍中的福建幫人物,與李強的浙江幫相對。但蔡奇前二十年(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在福建發跡後,在福建省委和習近平有交集,1999年調到浙江,在浙江再次與習有交集,等於是橫跨了習的福建幫和浙江幫,他的手也能伸到浙江幫去,這也是為什麼他能比李強強勢的原因之一。

處於執行層面的國安部部長陳一新,在浙江時就是習的貼身智囊,屬於浙江幫。他在政法委當祕書長時,在某種程度上架空了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陳一新掌管國安後,也不會完全受制於頂頭上司陳文清。同時,可能因為習的關係,陳一新可能試圖突破蔡奇,直接對習負責。這和分管金融的副總理何立峰,因為是習的鐵桿,同樣具備直接向習匯報的能力一樣。

習近平什麼都要「親自指揮」,使正常領導機制經常被打破,肯定會引發混亂和內鬥。習的多名嫡系親信之間,像蔡奇和陳一新、公安部長王小洪這些人,不排除會出現內訌。另外,那些本身並非嫡系的人馬,因為沒有獲得真正的信任,日後也會生出異心。

習近平去年3月在中央黨校對官員發出警告,不要做「心懷異心、身在曹營心在漢、同床異夢的人」。習的擔憂已經暴露無遺,但同床異夢的,可能首先是他身邊的人。

大紀元首發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