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靠媚功上位的蔡奇會不會步嚴嵩後塵

【2023年11月16日訊】剛剛看到海外獨立時評人蔡慎坤對中共黨內二號人物蔡奇的評價,認為其攀上權力高峰並非因他有什麼特殊才能,而是他深諳中國官場的獻媚技巧,把頌聖這門高深的學問發揮到了極致,其獻媚頌聖的本事應該超過昔日吹捧老毛的林彪。

也是,如今中共黨內能了解黨魁習近平心意,臉不紅心不跳的高贊其「非凡的雄才大略、遠見卓識和領袖風範」,「日夜思念關注著人民的情懷」,「為我們掌舵領航」;高贊其講話「講話高屋建瓴、精闢深邃、內涵豐富,為全黨開展主題教育提供了根本遵循」;高贊其書籍是「一本讀不完的書」,如果學下去,「就一定能從必然王國走向自由王國,一定能創造出更多令人刮目相看的人間奇蹟」,這樣的人實在是並不多。

像蔡奇這樣說黨魁喜歡聽的話,哄黨魁開心,甚至讓黨魁把他的話當真,靠媚功上位的,在中國古代,是要被冠上「奸臣」的標籤的。明朝嘉靖年間的首輔嚴嵩就是這樣的奸臣。《明史》稱嚴嵩「無他才略,惟一意媚上,竊權罔利」。

嚴嵩是不是一開始就是這樣一個擅長媚功之人呢?從史書的記載看並不是。根據《明史》記述,嚴嵩身材修長,眉毛稀疏,嗓音宏大。1505年中進士,改任庶吉士,又授為編修。後因病辭職回鄉,在鈐山讀書十年,賦詩做文,在當地頗有清譽。其後重返朝廷。復官之初,嚴嵩對朝政多持批評態度,如他多次提到,「正德間,天下所疾苦莫如逆豎妖僧」。對於明武宗的其他一些做法,他也持批評態度。

嘉靖帝即位後,嚴嵩升南京翰林院侍讀,代理南京翰林院事務,後任國子監祭酒,由南京回到北京。對於嘉靖初期圍繞議禮而展開的激烈鬥爭,他採取的是謹慎的態度,即沒有明確表示支持任何一方。與批評正德朝政相比,這時的嚴嵩在為官做人方面有了明顯的變化。他將利祿看的重了,常說起「祿不逮養,學未有成」之語。

嘉靖七年(1528),嚴嵩升任禮部右侍郎,成為朝廷重用官員。他奉世宗之命去安陸立顯陵碑石。回朝後,嚴嵩上了兩道奏疏,一道敘述了河南災區餓死人的情況,一道奏疏敘述了途中所見祥瑞。因此,他提出撰文立石以紀念上天的眷愛。兩篇奏疏都得到了很好的效果。關心民生是當時嘉靖帝所關心的,因此他下令減免河南稅負。而進獻符瑞,對於年輕的嘉靖帝而言,也是樂於接受的。嚴嵩很懂得皇帝的心思。

在隨後的幾年中,嚴嵩先後任吏部左侍郎、南京禮部尚書、南京吏部尚書。嘉靖十五年(1536),嚴嵩赴京慶賀皇上生日,正好大臣們在商量修改《宋史》,嚴嵩被嘉靖帝留下,任禮部尚書兼翰林院學士。禮部尚書在部院大臣中地位尤其顯赫,往往成為進入內閣的階梯。

由於嘉靖帝對禮儀的重視,嚴嵩和世宗的接觸開始多了起來。據他自己說,當時嘉靖帝忙於同輔臣及禮部尚書等制定禮樂,有時一日召見兩三次,有時至夜分始退。

嘉靖十七年(1538),嘉靖帝想給父親獻皇帝上宗號,並把他列入太廟。起初,包括嚴嵩在內的群臣都表示反對,嘉靖帝很生氣,寫了《明堂或問》一書給大臣們看。知曉皇帝心思的嚴嵩馬上轉換態度,還很詳備的給嘉靖帝安排好禮儀,並上書建議給高皇帝上尊諡和聖號,以配祭皇天上帝。馬屁拍到了嘉靖帝的心坎上,嘉靖帝自是對他刮目相看。

不久嚴嵩又上奏說有慶雲顯現,請皇上接受群臣朝賀。他還寫了《慶雲賦》、《大禮告成頌》給嘉靖帝,嘉靖帝很高興,命令交給史館珍藏。

獻皇帝入廟稱宗後,嚴嵩獲得的皇上的賞賜與宰輔大臣相等。嚴嵩作為嘉靖帝親信的地位被確定下來,而這一切主要是因為他能揣摩並順從上意。

此後,嚴嵩日益驕橫。各宗室藩王請求撫恤和乞求封爵,嚴嵩都向他們索取賄賂。他的兒子嚴世蕃又多次與各部通關節。南北兩京的給事、御史紛紛彈劾貪污大臣,他們都將嚴嵩列為第一個。而嚴嵩每次被彈劾,都急忙向嘉靖帝表示忠誠,事情也就得以過去了。大概此時嘉靖帝更看重的是嚴嵩的「忠心」,對於所謂的「瑕疵」並不在意。為了暗示大臣們不要繼續彈劾,世宗有時有事向嚴嵩諮詢,即便嚴嵩的回答平淡無奇,世宗還是故意讚揚他。

此外,嚴嵩還有一個本事,那就是在舉行齋醮儀式時獻給天神的青詞,除了首輔夏言外,只有他能做的完全符合世宗的心意。

嘉靖二十一年(1542)六月,在嚴嵩的暗中排擠下,首輔夏言被革職,嚴嵩隨即被拜為武英殿大學士,入文淵閣值班,仍掌管禮部事務。此時的嚴嵩已60多歲了,但他依然堅持早晚在西苑的板房值班,也不曾回家洗沐過,嘉靖帝因為更認為他勤政、忠心。不久,嚴嵩請辭掉禮部職務,此後便專在西苑當值。

為了表彰嚴嵩,嘉靖帝專門賜給他銀記,上刻「忠勤敏達」四字。不久又加封為太子太傅,很快成為首輔。之後,政事全歸嚴嵩一人,其他內閣大臣成了擺設。

這引起了朝臣的不滿,彈劾嚴嵩的奏章一再出現。大概嘉靖帝感覺到了嚴嵩的「貪恣」,因此重新啟用了夏言。懷恨在心的嚴嵩隨後密謀除掉了夏言,自己重掌大權。大權在握的嚴嵩在嘉靖帝面前更裝的恭敬謹慎,更在諸多事情上順從其心意。

從史書上看,年輕時的嘉靖帝還是一位有為的皇帝,但在嘉靖二十一年開始專心修道後,便不再臨朝聽政,大臣也極少見,惟有嚴嵩上下溝通,嚴嵩因此得以肆意妄為。那些曾彈劾嚴嵩的眾多官員都被貶職,有的還被借別的過失處死。

深得嘉靖帝寵信的嚴嵩,因為善於在其面前偽裝,且深諳其心思,能左右其喜怒,因此想幹的事基本都能做成。不過,不理朝政的嘉靖帝並沒有失去皇權,而是在放縱嚴嵩的同時把握著最終大權。但沒想到的是,他的不理朝政,使大臣們紛紛攀附嚴嵩,其黨羽也遍布朝廷各個要害部門。嚴世蕃更是仰仗父親的權勢,為所欲為。

嘉靖帝在慢慢感覺到嚴嵩的傲慢和擅權,尤其在一次道教活動後,嘉靖帝慢慢疏遠嚴嵩。此後,在御史的又一次彈劾後,嚴嵩被罷官。嚴世蕃先是被發配到戍邊,後以通倭罪被殺。嚴嵩的家產也被抄沒,有金三萬二千餘兩,銀二百餘萬兩,另有珠玉寶玩數千件,但不及真實數目的十分之三。

嚴嵩回到江西老家後,晚景淒涼,後因嚴世蕃謀逆後被廢為民。嘉靖四十四年(1565)死去,終年86歲,死時吃住都在墳墓邊上。

說完了嚴嵩的故事,再來看看幾百年後的蔡奇。與嚴嵩未做上高官之位前的清廉和敢於批評朝政的形象類似,據披露,在浙江省組織部任職的蔡奇,親民開明,平易近人,喜歡解答問題,愛打抱不平,曾親自傳授體制內摸魚大法。他喜歡當網紅叔叔,支持大學生勇敢創業,介紹創業扶持政策,跟李開復關係不錯,在微博寫體制內工作日記,喜歡和粉絲們互動。這樣的蔡奇,贏得了不少的粉絲。

然而,在蔡奇走入北京,一步步高升後,亦如嚴嵩一樣,學會了揣摩上意,媚功是使用得愈來愈爐火純青,其「忠心」也是甚得習的賞識,屢屢被委以重任,去權力業已超過了現總理李強。

那麼,這樣的蔡奇是否最終會步嚴嵩後塵呢?從歷史的規律以及因果報應看,大概率是會的。即便不是被習派其他高官所參倒,也會因為手上沾了太多骯髒的事情,而跟隨習墜入萬劫不復之地。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