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中共地下黨冀朝鼎禍亂民國經濟 猝死有因果

【2023年11月29日訊】在《美財政部中的蘇聯間諜幫中共摧毀民國政府經濟》一文中,筆者講述了美國財政部副部長懷特是如何助力中共,拖延給民國政府貸款,使其遇到巨大困難的,以及其最終下場。而懷特助力中共,摧毀民國政府經濟還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將中共地下黨員冀朝鼎推薦給中華民國政府,主管經濟。

據《維諾那計劃》一書中披露,1941年,懷特成功促使國民黨任命「遲照庭(譯音)」為財政部高級官員。遲照庭畢業於北京清華大學,之後前往美國。在懷特的運作和美國政府的支持下,他回到重慶,在財政部任職。從此,他向中共提供了大量內部情報,從內外瓦解民國政府,為中共立下了汗馬功勞。這個「遲照庭」就是冀朝鼎,他的弟弟冀朝鑄是中共外交部高官。

國民黨元老、負責情報機構中統的陳立夫在以《成敗之鑑》為題的回憶錄中,專辟一節寫到了冀朝鼎,認為「冀朝鼎禍國陰謀之得逞」。在這本近500頁的書籍中,為共產黨人開闢章節的,只此一例。

加入中共

冀朝鼎是山西人,父親冀貢泉曾在民國教育部任職,1913年回太原在山西法政專門學校任教務長。受家庭氛圍影響,冀朝鼎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並於1916年考入清華留美預備學校,這說明他是個很聰明、勤奮的學生。其後他受新文化運動和共產黨「勞工神聖」影響,反對所謂「封建主義」,同情勞工,並參加「五四運動」等。

1924年清華畢業後,他獲得赴美留學資格。在赴美留學前,他前去拜會了李大釗、辜鴻銘等人。在美期間,他又以庚子賠款獎學金進入芝加哥大學歷史系學習,並於1926年獲得芝加哥大學哲學學士學位。與此同時,他還加入美共領導的外圍群眾組織美國反帝大同盟,從事留學生與華僑的「反帝」宣傳工作。因為當時美共沒有中國支部,所以他在1927年加入中共旅歐支部。顯然,此時的冀朝鼎應該是對馬列、共產黨深信不疑,並最終走上了不歸路。

1927年5月,美共中央委員會終於有了中國局,冀朝鼎被選為委員,還做了中文《先鋒報》編輯。9月,他離開紐約去歐洲,並被邀請作為學生代表參加在莫斯科舉行的所謂「十月革命」實則是「十月政變」的紀念活動。或許看冀朝鼎底子不錯,共產國際和中共加大力度培養,又將他送到莫斯科中山大學中國問題研究所學習,想必又中了不少毒。

在美國為美共工作

在學習期間,冀朝鼎還在1928年7月為參加共產國際第六次代表大會的中共代表蘇兆征、鄧中夏等做祕書和翻譯,其後接受了美共主席福斯特的邀請,回到美國擔任《工人日報》國際版編輯直至1938年,他以「李查德·敦平」(Richard Doonping)這個化名發表了很多文章。

在美國這十年期間,冀朝鼎一直都很繁忙,除了繼續讀書、做編輯、撰稿外,還為美共黨校和工人學校講課,參加共黨各種活動,介紹中共暴力革命等。

1935年,冀朝鼎獲得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博士論文《中國歷史上的經濟分區與水利事業的發展》(Key economic areas in chinese history as revealed in the Developmentof Public Works for Water-Control)就是用馬主義的理論體系進行分析的。很難想像,一個身在自由世界的人,卻可以如此相信邪惡的馬主義。難道是中邪了不成?

博士畢業後,冀朝鼎繼續在紐約大學華爾街銀行分校進修國際貿易和金融課程三年。期間,成為學術和政治性雜誌《美亞雜誌》的主要撰稿人。冀朝鼎是該雜誌的《遠東經濟評論》專欄作家。

也是在這段時間,冀朝鼎結識了美國財政部貨幣研究室的柯弗蘭,並發展他加入了美共。柯弗蘭又將冀朝鼎介紹給更多美國財政部的經濟學家,而本就是蘇聯間諜的親共之人懷特,也與冀朝鼎有了交集。

1937年,冀朝鼎成為太平洋國際學會的領薪研究員。1938年6月,由洛克菲勒基金會資助9萬美元,冀朝鼎回中國做抗戰現地經濟調查,並寫成十萬餘字英文專著《中國戰時經濟的發展》,對中國抗日戰爭時期的工業、農業、資源、金融、物價、交通運輸、人民生活等情況作了全面系統的介紹和分析。該報告,對美國此後確定對華政策(援華抗日)起到了重要作用。

受美共指示,冀朝鼎回國後與中共再次取得了聯繫,還在重慶祕密見了周恩來。周恩來指示冀帶父母弟妹全家回美國搞國際統戰工作,這樣更能發揮作用。

於是,1938年12月,冀貢泉攜夫人張陶然、長子冀朝鼎、四子冀朝理、五子冀朝鑄和小女兒冀青離開重慶,輾轉前往美國紐約。抵達後,冀貢泉參與籌備創辦《美洲華僑日報》並任主編,中共布局滲透美國何其早也。

受中共之命接近美國政府

1940年,因美國國會通過法律限制共產黨活動,美共取消了非美國公民的美共黨籍。冀朝鼎經為美共工作的美國財政部專家愛德樂(Solomon Adler)介紹,順利進入中國環球貿易公司。愛德樂的背後應該就是懷特。環球貿易公司是民國政府為促進中美貿易設立的一家國營企業,負責人陳光甫是民國政府大本營貿易委員會主任委員,擁有中將軍銜。

陳光甫後來在回憶錄中說,他覺得這個應聘者英語很好,可以成為他的祕書。而這次應聘應該是中共意圖接近美國政府、打入民國政府經濟系統的一次嘗試。對此,冀朝鼎在中共建政後,也曾對他人直言,自己是受中共派遣接近美國政府的。

在與美國人打交道的過程中,冀朝鼎對中國問題的預測和建議基本來自延安,而不明所以的美國人,或者說美國財政部裡的美共專家,更樂意聽取其看法和建議,因此常常將其建議作為對華政策的依據。而冀朝鼎也很快取得了陳光甫的信任,擔任環球公司總務處主任,還拿到了民國外交官簽證。

回國進入民國政府 竊取情報給中共

1940年7月期間,冀朝鼎隨陳光甫回國,在重慶通過陳結識了民國政府財政部長孔祥熙。這焉知不是刻意為之?兩人是山西老鄉,又都留學美國,孔祥熙與冀朝鼎的父親冀貢泉還是世交,所以孔祥熙很賞識並願意提攜他,還將他引薦給了蔣介石,蔣對他也十分賞識。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民國政府失去了與美國進行貿易的東南亞通道,陳光甫受命回國,冀朝鼎也收到中共指令回國。他的美國妻子因為無法適應中國的生活,兩人選擇了分手。

回國前,冀朝鼎被哥大教授推薦擔任香港中美英平準基金委員會祕書長,該基金會用美國提供的外匯來穩定國民政府貨幣。

冀朝鼎回到重慶後,就住在孔祥熙公館,和他同住的還有就任美國使館經濟參贊的愛德爾。他們經常陪孔夫人宋藹齡打牌,宋靄齡對英語流利、見解不凡的冀朝鼎十分賞識。在這種所謂的「不務正業」中,冀朝鼎獲得了大量美國人的情報。因此,他常常在晚上化裝後找周恩來匯報。

1942年,冀朝鼎兼任國民政府外匯管理委員會祕書長。而在孔祥熙和美國方面的推動下,平準基金委員會獲得了一億美元的基金。1944年,孔祥熙又任命冀朝鼎為中央銀行外匯管理委員會主任,並帶他參加了創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的會議。

因民國法幣與外匯具有密切的關聯,有著美國經濟學博士背景的冀朝鼎,對民國政府的貨幣政策具有相當重要的發言權,他也逐漸成為民國政府最重要、最受信任的經濟學家。

給民國政府重擊

如今回過頭來看,孔祥熙無疑是在引狼入室。其後,冀朝鼎也的確給民國政府一記重擊。據說蔣介石並非不了解冀朝鼎的共產背景,但重要的是他需要了解美國的經濟學家,以及沒想到他與中共勾連如此之深。

抗戰勝利後,孔祥熙下台,但冀朝鼎仍然是行政院院長宋子文的重要智囊,他跟隨中央銀行職員飛抵上海,並任中央銀行稽核處處長,接收日、偽金融機構。1945年10月,兼任熱河省政府委員,其對民國政府的金融事務的建言,給民國政府帶來了巨大的災難。

陳立夫在回憶錄《冀朝鼎禍國陰謀之得逞》一節中寫道:宋子文一直在國外,「中文程度差,平日均用英文。冀朝鼎這個人英文不錯,可能投其所好。孔、宋兩人都因冀很能幹,結果冀為共產黨在我方財政方針任設計工作。他專門替孔、宋出壞主意,都是損害國家和損害政府信用的壞主意」。

冀朝鼎給宋子文出的壞主意就包括「黃金儲蓄券六折還本」與「美金儲蓄券到期賴帳」,其結果就是使政府金融信譽掃地,人心盡失。陳立夫認為,「以上兩項金融缺失,再加上法幣與偽幣不合理的懸殊兌換比率(200元偽幣兌換1元法幣),無異使富者變窮,貧者愈加窮困了。這都是冀朝鼎替宋出的壞主意。」陳立夫還提到「大陸淪陷後,冀朝鼎被毛任為財政部重要職位,可以為證。」

其後,冀朝鼎參與了號稱世界最大幣改的金圓券改革。也就是說,國民政府用金圓券強制收兌法幣、特別是金銀及外幣,貨幣大幅貶值,通貨膨脹嚴重,百姓財產化為烏有。其結果就是民國政府徹底喪失了民心。

陳立夫認為,這些政策是經過中央會議決定的,但沒想到「竟把我們趕出大陸了。因為那時老百姓對我們失望極了,心想換一個政府看看,或許還有希望,這種心理就幫助了共產黨成功。」的確,就連當時一些並不認同共產邪說的知識分子都抱有此種心態,更何況普通百姓?

有人會問,陳立夫難道沒有提醒孔祥熙和宋子文嗎?從陳立夫的回憶錄看,當然是提醒了。據說某一天凌晨2點,孔祥熙把冀朝鼎叫到住處當面質問,冀朝鼎從容應答:「老伯,我跟隨您這麼多年,您看我像不像共產黨。」孔祥熙沉吟許久,說:「我看不像。」孔祥熙一句「不像」著實害苦了民國政府,而投宋子文所好的冀朝鼎同樣贏得了宋的信任。

當然,冀朝鼎能順利禍亂民國政府,破壞民國政府經濟體系,也是因為其建議迎合了國民政府內部擬擴大國營企業的想法。但如果沒有這樣一個處心積慮的中共地下黨,民國政府經濟會走到崩潰那一步嗎?這其中,有多少陰謀是來自延安?

六十歲猝死 葬禮超規格

就在金圓券崩潰之時,冀朝鼎接受受山西同鄉傅作義的邀請飛赴北平,擔任華北「剿總」司令部經濟處處長。據說他此行也是專門受中共派遣,意在策反傅作義。此時傅作義的身邊已經有了好幾個中共地下黨,包括他的女兒。

冀朝鼎曾對人講起北平剛剛被中共和平占領時的一件事:當時他還沒來得及換裝,穿著國民黨呢子軍裝、坐著美軍吉普車出門,結果被中共軍人抓住,以為他是漏網的國軍高級軍官。情況匯報到負責北平地下工作的中共北平市委書記劉仁那裡,他立刻讓放人。從此,冀朝鼎的共產黨身分才正式曝光。「這讓國民黨大吃一驚,美國人大吃一驚,我們自己的同志也大吃一驚。」

中共篡政後,冀任中共政務院財政經濟委員會委員,利用自己在西方世界的關係,為中共建立了外貿體制。

1963年8月8日,正準備出訪阿爾及利亞的冀朝鼎因突發腦溢血,暈倒在辦公室。次日中午離世。六十歲的年紀並不大,其猝死背後是否也隱藏著因果呢?畢竟那麼多人因其失去財產,甚至家破人亡,冀朝鼎難道不應承擔一大部分罪責嗎?

從三十年代開始從事祕密工作的中共中央調查部(國家安全部的前身)部長羅青長對冀朝鼎的評價是:冀朝鼎在40年代初受命回國,他建議國民黨政府發行金圓券,使其爆發了更為嚴重的經濟危機,導致經濟崩潰,加速了國民黨統治的覆滅……。

應該是因為冀朝鼎為中共竊取政權做出了巨大貢獻,其葬禮規格也超出慣例。1963年8月13日,在北京首都劇場舉行的「追悼會」上,周恩來、陳毅、李先念、康生、郭沫若等主祭,廖承志致悼詞。這種規格顯然並不一般。

冀朝鼎的祕書廖訓振向《瞭望東方週刊》回憶說,「原本只安排了一般追悼會,報告送到正在外地出差的周恩來手中,他批示說:第一要在治喪委員會中加入他和鄧穎超的名字;第二他要親自參加追悼會;第三,追悼會不能在一般地方舉行,要改在首都劇場。」此外,周恩來在審閱悼詞時,還親筆加上一句:「尤其在祕密工作時期中,他能立污泥而不染」。

要知道,周恩來是冀朝鼎在1949年以前唯一的上級,廖訓振說,「也只有周恩來真正了解冀朝鼎的作用。」而冀朝鼎的間諜生涯和其巨大的破壞作用,或許可以警示相關人士,一定要重視當下中共在美國和台灣的滲透啊。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