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強化入隊洗腦 兒童成此輪疫情重災區

【大紀元2023年11月30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徐亦揚採訪報導)三年前中共下發文件,不僅強制要求中國兒童加入中共少先隊,還對兒童進行一系列的強化洗腦。三年後的今天,中國爆發新一輪所謂的「不明肺炎」疫情,許多民眾懷疑這是中共為瘟疫而起的新化名,實際就是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變種。而受共產主義毒素毒害的兒童成為受感染最嚴重的群體。

最近,中國多地醫療機構兒科的就診量激增。中共官方媒體稱,感染肺炎支原體的患兒明顯增加,尤其流感病毒、腺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等輪番襲擊,導致醫院兒科門診爆滿,醫護人員24小時都處於滿負荷運轉狀態。

以北京為例,北京的兒科門診量已經高位運行超過一個月,北京兒童醫院、首都兒科研究所及各大醫院的兒科門診量都持續高位運行超過一個月。北京兒童醫院還呼籲,鑒於當前兒科就診量激增,如果孩子剛出現症狀,不建議立即前往兒科醫院就診,而是前往社區醫院或二三級醫院初診。

北京市民何先生11月29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目前在北京兒童醫院、首都兒科研究所幾乎都掛不到號,友誼醫院兒科急診需要等待超過24小時,儘早去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婦產兒童醫院掛急診也需要等待12小時以上。在豐台區婦幼保健院,中午12點掛的號直到晚上8點才能看上病,在西城區婦幼保健院,預約號碼已經排到第二天。

「這次生病的情況可能確實比以前要嚴重一些,沒見過各個醫院有這麼多病人。」何先生說。

另一名市民陳先生也告訴記者:「我孩子說,她們整個班級都在咳嗽,就像蛙鳴一樣,都聽不到老師講課的聲音。」

中共的感染科專家稱,當前呼吸道傳染疾病就診高峰預計還會持續一段時間,由於多種疾病疊加流行,目前無法準確判斷這波高峰何時會結束。

中共多地政府日前也相繼發布通知,要求不得帶病上班上學。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和市教委、山東省教育廳、山西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河北省邯鄲市疾控中心等先後發布通知,要求學生和教師不得帶病上班上學;出現身體不適時應立即報告,避免帶病上課。

儘管中共當局將民眾所患的病稱為「肺炎支原體感染」,但許多患兒的支原體檢測結果卻呈陰性。因此,許多民眾懷疑,所謂的支原體肺炎、合胞病毒等說法,只是中共為掩蓋疫情真相而起的新化名,實際就是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變種。

北京一家醫院的兒科醫生早前告訴大紀元記者,這波感染沒有有效的藥物。她在染疫後嘗試了治療支原體肺炎的各種藥物,但都沒有取得效果。因此,她認為這並非支原體肺炎。

此輪疫情與持續三年多來的疫情有個顯著的不同之處,即除了成人和老人感染外,大量兒童也相繼中招,出現了肺炎症狀,甚至發展成白肺。大量患兒了必須接受洗肺治療,一些孩子已經去世。

中共強化兒童入隊前一系列洗腦步驟

早在2020年初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不久,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就在《理性》一文中慈悲開示:「但是目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這樣的瘟疫是有目地、有目標而來的。它是來淘汰邪黨份子的、與中共邪黨走在一起的人的。」

中共已故領導人鄧小平在1977年談到教育時就稱,「教育要從娃娃抓起」;中共現任黨魁習近平更是強調,洗腦教育要「既注重知識灌輸,又加強情感培育,使紅色基因滲進血液、浸入心扉」。

中共現任黨魁還稱,中共是所謂的「先鋒隊」,共青團是「突擊隊」,而少先隊則是「預備隊」。入隊、入團、入黨被其描述為中國青年在政治追求上的所謂「人生三部曲」。

2019年11月,中共共青團中央、教育部、全國少工委印發了一份文件,把「全童同時入隊」的方式逐漸改變「分批入隊」。其實質是從根源上強化對兒童的洗腦教育,讓每個兒童都達到中共的洗腦標準。

所謂的「分批入隊」,中共官方定義為,在堅持「全童入隊」的基礎上,兒童必須在「接受充分的隊前教育後,根據各方面綜合表現,經組織批准,分不同批次加入少先隊」。

中共當局稱,在以前不採取「分批入隊」的情況下,所有的孩子一進入小學自然就成為了少先隊員,體現不出所謂的少先隊員的「先鋒」意義、「自豪感」和「榮譽感」。因此,「全童同時入隊」的方式要逐漸改變,變成「有組織、分批次地」安排少年兒童加入少先隊。

黑龍江省樺南縣一名小學老師告訴大紀元記者,在他們學校,入隊需要按照一定比例及孩子在學校的表現,具體情況由老師裁定。「每個地方都不一樣,一般都是老師說了算。評得上的話,要麼是孩子表現好,要麼是家長表現好(意為懂交際、會來事兒)。」

中共治下無選擇權 兒童也被迫加入中共組織

原首都師範大學教授李元華11月29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在中共治下,人們沒有選擇權。他說:「實際上,最初中共也實行分批入隊,後來就是大幫鬨式的全部入隊。中共認為全體入隊的形式就跟沒入一樣,達不到洗腦目的,或者說失去了所謂的人人爭先進、爭相入隊的形式,因此它就要改回原來的方式。但不論形式如何變化,其核心都是洗腦,將人們騙入其組織、為它送命是實質。」

旅美時政評論人士陸天明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在中國,人們沒有選擇願意和不願意的自由。他說:「所有的事情都是強制性的,入隊和入團都是一樣,如果真有孩子敢說不願意入隊、入團,學校和老師會對這個孩子進行各種刁難和打壓。」

陸天明說:「以前中共搞批量入隊,很多人在宣誓時不說話、不張口,很容易混過去。在中共看來,這種效果很不好。因此,中共現在進行洗腦教育不單要從娃娃抓起,還要一個一個地篩選過關。你必須向它發出這種毒誓,親口說要把命交給它,隨時隨地準備為它獻出生命。中共整個黨團隊的宣誓都非常惡毒。」

孩子為何會成此輪疫情的重災區?

今年8月28日,大紀元發表特別報導,李洪志大師再次指出,新冠疫情主要是針對共產黨,以及那些盲從中共、維護中共、為中共賣命的人。目前死了很多人,包括很多年輕人。

陸天明表示:「按照中國傳統文化,三尺頭上有神靈,誓約可不是隨便說的。中共多年來一直在進行無神論宣傳教育,這讓人誤以為,即便自己不願意,違心地發一個誓約也沒關係。然而,這恰恰是個很嚴重的問題。」

他說,兒童的身體相對純淨,按中醫的觀點來看,他們的陽氣通常比較旺盛,因此一般情況下不太容易染疫,但眼下這輪疫情卻重創兒童群體。從傳統上來說,瘟疫常常是要大規模淘汰人的,不好的個體就會被神淘汰。這些孩子很明確地發下了毒誓,表示願意將自己的生命奉獻給中共。而當前的瘟疫就是衝著中共及為它站台、死心塌地為它賣命的人而來,因此,這些孩子成為了受害人,儘管他們還很幼小。

「有人認為孩子是無辜的,然而,你對著如此邪惡的政權發毒誓,實際上等於給它增添了能量,使它能夠持續統治。」陸天明說,「按照中共的說法,你在幫它建立一個群眾基礎,讓它有能力繼續迫害更多的人。那麼,從這個角度看,你不也是在幹壞事嗎?」

陸天明表示:「如果孩子要保持單純,就不應該加入中共這些邪惡組織,也不能發這些毒誓。一旦孩子們參與其中,發誓要為中共賣命,他們就不再是那樣單純和無辜的了。因此,這並不像很多家長所想像的那樣簡單。」

他還說,當前中國許多中國的家長也是在中共的洗腦教育下成長起來的。絕大多數人的思想中充斥著無神論觀念,對神靈和報應的概念持懷疑態度,甚至意識不到發毒誓的一刻即鑄下嚴重後果。

疫情面前大人和孩子該如何自救?

陸天明表示,對於想要拯救孩子的家長來說,必須通過翻牆訪問大紀元網站,然後真誠地幫助孩子退出中共的相關組織。他說:「這個舉動是必要的,而且必須是真誠的。為了什麼目的而想矇混過關的想法是行不通的,不能拿中共的那一套來行事。當你真正認識到中共的邪惡,並真心實意地退出它的組織時,一定會有用。」

2020年3月,李洪志大師在《理性》一文中開示:「人應該向神真心的懺悔,自己哪裡不好,希望給機會改過,這才是辦法,這才是靈丹妙藥。」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易蓉11月30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洗腦和謊言欺騙是中共一貫採用的手段,它讓孩子們從小接受共產主義的教育,否定傳統文化,其用意極其險惡。

她說,兒童天真無邪,受到何種教育就會成為何種人,中共意欲毀掉孩子。因此,她呼籲家長要引起警覺,讓孩子接受更多的中華傳統文化教育,培養孩子重德信善、仁孝,切勿讓他們被邪黨欺騙、毒害。

「我相信會有明白真相的家長,抵制中共對孩子的洗腦。上次我們在紐約舉行《四億人的覺醒》紀錄片首映式時,就有一對走線來美國的母子,母親帶著孩子退出了曾經加入的中共少先隊。」易蓉說,「家長和孩子一起選擇遠離中共、遠離邪惡,擁抱光明與希望!」

(記者寧芯、王佳宜對本文有貢獻)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