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論壇】新五反運動 割富豪韭菜三千萬起步

【大紀元2023年12月02日訊】中國一個巨大的商業帝國中植集團突然崩塌了,在恆大碧桂園等地產大佬們爆雷之後,這個曾經管理過萬億資產的金融企業終於也倒下了。雖然有很多人已經預測到了會有這個結局,但是當它真的塌下去的時候,給整個金融系統的震動還是很大的。一大批中產投資者可以說是損失慘重。與此同時,又有消息傳出說,中共要開始割3000萬資產以上富人的韭菜了,一波新五反運動已經箭在弦上。

黨國八高官站台 政商合污打造龐氏騙局

政經評論人士秦鵬在新唐人《菁英論壇》節目表示,早在8月18日就爆出來說,中植系的這個財富管理公司已經發不出錢來了。其實那個時候圈內人都在講,中植已經是爆雷了。它的財富管理公司或者這種信託行業,實際上是個什麼玩法呢?就是從有錢人那兒把錢集資過來再把錢投出去,平常的時候,它需要付給出資人一點利息就夠了。當它連利息都發不出來的時候,大家相信它一定是出問題了,這個時候其實已經是爆雷了,我們現在看到的就是那個窟窿直接的露出來了。中植號稱4200億到4600億的負債,帳上淨資產是大概2000億,也就是說淨虧大概至少2200億。

中植系把錢往哪兒投呢?第一個就是投到這些上市公司,買殼或者併購,然後把它整理之後再打包上市,再重新去放大這些公司的價值。問題是後來這套模式已經失靈了,原來是註冊制,相當於這個殼是有價值的,但是現在這個殼是不值錢的,已經改了方法了,所以現在你要再玩這套方法就失靈了。另外一個是錢拿來之後投到不同的行業,房地產或者其它上市公司等等,而之前中植的管理水準之低真的是令人驚嘆,它投了樂視、中弘股份、長生生物、易到、團貸網、康得新,包括恆大等等,每一個幾乎都準確地踏中了地雷,所以就整個爆雷了。

秦鵬說,中植鼎盛的時候管理幾萬億的錢,這種情況下,它當然就需要一些官方人士保駕護航,因為它這個商業模式是和不同公司、不同部門去打交道,包括要去收買一些官方的人來去投資,這裡邊當然就不可避免地牽扯到一些官商勾結的問題。後來報出來說,廳級以上的幹部至少是八個以上,被稱為中植的八大金剛,這幾個人擔任了八大首席。一個是原來的最高法院審判庭庭長顏茂昆,他擔任中植董事局總(原來的首席風控官);還有中國互聯網網路信息中心的原副主任牛占斌擔任中植首席營運官;原外匯管理局綜合司司長兼新聞發言人王允貴擔任中植的首席經濟學家;原中國證監會法律部副主任劉輔華擔任中植的首席合規官,合規是跟政府部門打交道時,要就擺平很多雷的;還有就是原來的北京市稅務局副局長張磊擔任中植的首席財務官兼新聞發言人;原來公安部經偵司官員陳海波擔任中植的首席風控官;還有原國家安全監管總局也是後來的應急管理部的一個司長羅音宇擔任中植的首席資源官;原證監會法律部副調研員武建華擔任中植的首席財務官。

所以說這也是在中國搞理財公司或者搞很多金融公司的一個特點,它為什麼能吸引幾萬億的錢進來,其實就是因為有這些人做官方背景,其實就很容易騙進錢來。中國有一個特點,你要說你是民營經濟的民營這種背景,大家沒人理你,但你要有這幫官員做背景,而且這些財富公司又和大國企掛鉤,那就會讓人們覺得這都國企了,沒事,虧了之後有人頂著,所以他們其實最後弄來弄去,相當於是搞了一個龐氏騙局。

官員資本早跑光 中植只剩空殼

大紀元資深編輯與主筆石山在《菁英論壇》表示,我看了一些資料,說中植大概有好幾萬人,最多的說有15萬人,平均投入的資產都好幾千萬。當然它還有機構客戶,也有個人客戶,機構客戶最大的據說50億,整個50億丟進去就沒了,就爆掉了。個人客戶資產最大的5億,這個非常恐怖。因為它提供了高回報,8%到10%,大概是這樣的一個回報,在過去大概十年基本上是低利率的環境裡,這是非常可觀的一個回報水平。就算是最近一兩年,它就是降下去了,說是到6%,那也不得了。因為在中國存款也就3%、4%的回報,它有6%,這個是相當的回報。

為什麼說中植這些金融資產公司是中產者的墳墓呢?你想一想,基本上都是以百萬為單位去買它的這些投資產品。大家知道,中融信託以百萬為單位買的,就是說你是買幾個單位啊?你說我買5個單位,那就是500萬。所以我們看到一個情況非常有意思,就是中植、中融信託它們這個爆雷,比那個河南村鎮銀行要大得多,但是我們看到有人去街上抗議嗎?或者有人出來說我怎麼怎麼回事嗎?非常非常少。

你看河南村鎮銀行幾千人在那抗議,為什麼?因為那些就是小客戶、小儲戶,一個人幾萬、十幾萬。中植、中融信託這邊都是大戶,大戶有時候反而不敢出來,因為你有多少錢,你這個錢哪來的?大概別人都有掌握,所以要跟你打招呼,你不許出來亂說。

《大紀元時報》總編輯郭君在《菁英論壇》表示,說到中植系爆雷,據說帳上超過千萬的債權人,中共都打了招呼,就是中植內部給我們傳文件的人看到的情況,他說,中共威脅這些債權人說你不要鬧事,你也不能夠說出來,你要說出去那我就要查你。中植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是中國的富豪俱樂部,中植投的那幾個上市公司,背後都是江家曾家,那幾個藥物公司、各大公司都是這幾年靠華爾街資本和中國的官商勾結玩起來的,都是同一類,就是一個圈子大家這樣玩起來的,圈外人你還投不進來。所以這次中植、中融信託欠錢那麼多,比那個河南鄉鎮銀行欠錢多多了,但是大家看著沒有人,靜悄悄的,很少有人出來舉牌子鬧事,你要鬧的話,你剩下的那些錢都得吐出來,所以沒人敢鬧事了。就是自己人治自己人,中共知道你的軟肋在哪裡。

秦鵬在《菁英論壇》表示,我這裡也跟大家爆一個料,我有一個朋友在國內就是做投資圈的,他曾經跟中植創始人解直錕面對面地聊過,因為中植那段時間爆雷,實際上圈內人知道,好幾年前就已經出問題了。就在解直錕自殺之前,那時候他已經是在拚命地四處找錢,這個朋友後來跟他有些溝通,就帶出來很多消息。這位朋友告訴我說,解直錕在出事之前,他實際上是被官方帶走過,帶走之後查他這些企業,結果發現都是些不值錢的企業,本來官方可能準備像類似收拾馬雲那樣的,準備想趁機撈一把的,後來發現都不值錢,已經沒有油水了,所以就把他放出來了。

石山在《菁英論壇》指出,中國的這個環境,我們說中國是以權力為核心運轉的社會,美國剛好相反,美國是以資本為中心運轉的社會,所以美國叫資本主義社會,中國叫社會主義社會,實際上就是以權力為核心運轉的社會。所以當金錢第一波擴散出來,誰賺錢賺最多呢?在美國一定是華爾街賺最多,銀行界賺的最多,在中國,第一波圈錢的人絕對是跟權力有關的人,有權力的人。所以等到爆雷、等到危機發生的時候,誰先跑了,在美國一定是華爾街那批人先跑了,在中國是誰先跑,那肯定是有權力的那一批人先跑,早就跑光了。中植系傳出有問題,可能有一年多快兩年了吧!那些知道內幕的官員,這些人的錢早跑光了。

「新五反」來臨 3000萬起步割富豪韭菜

郭君在《菁英論壇》表示,最近有人給我們爆料,說北京現在急眼了,要痛下殺手了,不但要割韭菜,連韭菜根都要拔出來。爆料人說,內部下令所有個人資產超過3000萬的人,都要被查帳,就是查錢從哪裡來?有沒有受到貪污腐化?有沒有偷稅漏稅?這種查法基本上所有有錢人都逃不掉了。現在就是說,基本上要你自己報,你覺得你貪污了多少,你報,如果當局覺得你報的還不合適,比如說貪污200萬報上去,當局覺得不合適,那還要再查。所以搞的是人人緊張,當然最緊張的就是北上廣深,這些城市中如果有人有兩三套房子,你就超標了。問題是,在中國不管是做官的還是現在做生意的,誰敢說自己一點問題都沒有呢?所以這種查法等於是人人過關,然後每個人都要剃一層皮,當然伴隨的是楓橋經驗這種做法了。

石山在《菁英論壇》表示,我覺得楓橋經驗我們可以分析的很多,但是從經濟壓力這個角度來分析,它有一點很關鍵。因為毛澤東當時覺得楓橋經驗很好的時候說了一句話,這個矛盾基層自己解決不上交,這個很關鍵,所有的問題,你們自己解決不要交給政府了,因為政府處理所有的事情都是要有成本的,你請一個維穩的人,你請個輔警,政府官員要出去,這都是要花錢的,所以你們基層自己搞定了,那不就不用我花錢了嘛。所以現在經濟危機到了這個程度,當然就是用楓橋經驗就是最省事的,我就不用出那麼多錢了。

中共其實有一個說法,就是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中國人都知道這句話。那在中共政治體系裡面,鐵打的營盤就是政權,流水的兵,就是企業家,你這個企業家不來,那個企業家會來,因為就像水一樣,我只要足夠低,就一定會有人流進來。北京的跑了,廣東的會進來,中國的跑了,台灣人會進來,台灣人跑了,美國人會進來,它是這樣的一個概念,只要我給你賺錢的機會,我就可以牢牢把握住這個東西了。但是現在的問題是,營盤要倒了,那怎麼辦?當然就先把你所有的韭菜都幹掉,全部都給你收繳過來,它先把它的營盤,先把它打穩了,這個對它來講是最重要。

新唐人、大紀元推出的新檔電視節目《菁英論壇》,是立足於華人世界的高端電視論壇,該節目將彙集全球各界精英,聚焦熱點議題,剖析天下大勢,為觀眾提供有關社會時事和歷史真相的深度觀察。

本期《菁英論壇》全部內容,敬請線上收看。

——《菁英論壇》製作組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