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軍事】美太空武器已具全面作戰能力

【大紀元2023年12月18日訊】今日社會,武器和軍隊作用,被賦予比殺戮更深的意義。強大的軍力,往往用作威懾,維持世界和平,及人類安全。戰爭,雖然變得隱蔽,但從未停止。【時事軍事】帶您到最前面,看清正邪之爭的細節和真相。

隨著太空能力在聯合全域作戰(JADO)中的重要性不斷提高,美中在太空領域的競爭也更加激烈,但由於太空資產重要性和脆弱性的複雜表現,使美國在太空領域的競爭中持謹慎態度。

美國太空司令部司令詹姆斯‧迪金森(James Dickinson)12月15日宣布,太空司令部已具備全面作戰能力(FOC)。這意味著該司令部現已全面啟動運作,並擁有執行太空行動和保護美國及其盟國太空資產和利益所需的全部人員、基礎設施和計劃。

美國太空司令部於2019年在科羅拉多斯普林斯成立,其任務是監視太空活動和威脅,支持具有情報、監視、偵察和通信等太空能力的其它軍事單位,滿足涉及太空危機、戰略威懾的任務需求。

在2021年8月24日宣布的初步運營能力,包括在全球戰役、演習和應對危機的同時,完成統一指揮計劃任務、擁有適當數量的人力資本、擁有支援跨任務和業務功能的指揮控制所需的基礎設施、具備必要的命令流程和功能及能夠為未來的戰鬥設定條件和要求。

迪金森表示,在對太空司令部的任務能力進行了廣泛評估之後,才宣布其已達到全面作戰能力,這些評估包括「在最糟糕的最需要我們的時刻」執行行動的能力。他說,基於太空部隊的主動行動能力、合作團隊的支持,可以自信地說,已經達到了全面運營能力。

宣布全面作戰能力是一個里程碑,但隨著太空作戰複雜性的不斷增加,太空司令部還有更多工作要做,還需要額外的資源跟上來自敵對國家的新威脅。中共和俄羅斯都在部署反太空能力,旨在使美國及其盟國和地區合作夥伴的太空資產面臨風險。朝鮮和伊朗正處於發展太空事業的早期階段。

太空司令部尤其關注在印太地區的行動能力,他們與美國印太司令部合作,完成了第一個太空作戰計劃,並進行了首次聯合演習。太空司令部在更新的太空作戰條令中強調,通過太空能力為聯合部隊提供保護和支持。如今,美國太空司令部為作戰指揮官提供支援戰區作戰的太空能力包括天氣監控、空間控制、情報、監視、偵察、位置、導航、授時、衛星通訊和導彈攻擊告警等。

在美國太空部隊已經和即將具備的一些重要能力中,專門針對中共和俄羅斯的新型太空武器備受關注。9月14日五角大樓公布將開發和部署新型太空武器,以便在未來的衝突中與中共和俄羅斯太空部隊作戰。

這項戰略的公開版本沒有提供有關正在開發的武器類型的詳細信息。該戰略重點強調被動措施,例如建造替代衛星,以便在與中共或俄羅斯的衝突期間軌道系統被炸毀或損壞後使用。報告用「彈性」描述這些被動措施,包括強化現有衛星通過防禦措施或機動能力,以避免受到攻擊。

關於美國太空武器,報告稱,美國需要綜合太空火力進行威懾和戰鬥,並承認太空系統的「彈性」措施不足以阻止攻擊。五角大樓需要聯合軍事太空能力來保護美國、盟國、合作夥伴以及聯合部隊和商業太空資產免受敵對太空武器的攻擊和利用。這需要更強的電子戰能力、戰場空間意識和網絡防御,這也是新戰略的核心。

如今,中共對美國軍事和民用太空系統構成了重大威脅。除了開發反太空武器威脅美國的太空活動外,中共還在發展並迅速增強太空領域的活動能力和戰鬥力,以打擊並贏得現代軍事衝突。

美國軍方認為,目前美國在太空武器方面落後於北京和莫斯科。中共和俄羅斯已經測試並部署了多種類型的陸基反衛星導彈,以及可以燃燒目標衛星電子設備的定向能武器。同時,中俄還擁有配備機械臂的機器人衛星,可以在太空中機動、抓取和破壞軌道系統。相比之下,迄今,美國太空軍部署的唯一已知武器是一種電子干擾器,能夠干擾地面站和衛星之間的通信。美國也在研發其它太空武器,但仍處於嚴格保密狀態,不為公眾所知。

中共將其太空武器視為威懾和反擊外部干預地區衝突的關鍵能力。中共軍方於2015年成立了一個名為戰略支援部隊的獨立軍種,以更有效地將太空作為一個作戰領域。中共擁有幾乎世界上一半的情報監視衛星。這些衛星系統增強了北京對美國及其盟友進行遠程打擊的能力。中共軍隊正在開發、測試和部署旨在瞄準美國及其盟國衛星的能力,包括壓制或欺騙敵方裝備的電子戰設備,可以破壞衛星傳感器的地面激光系統,進攻性網絡攻擊能力以及可以瞄準近地軌道(LEO)衛星的反衛星(DA-ASAT)導彈等。此外,中共還在尋求新的方法,使美國太空資產處於危險之中。

除了太空武器之外,中共和俄羅斯還宣揚不會在太空部署武器的謊言,並尋求在聯合國簽署一項具有法律約束力且無法核實的條約。

2015年,俄羅斯也建立了太空部隊,莫斯科認為,太空部隊對於實現贏得戰爭所需的太空霸權具有決定性作用。莫斯科的太空武器包括可以在衝突期間對美國衛星造成暫時或永久損害的武器,這些系統包括干擾和網絡空間能力、定向能武器、在軌能力和地面反衛星導彈等。

由於美國太空軍事資產能力及其開發計劃的高度保密,圍繞太空軍事裝備能力和威懾之間的關係曾引發不少爭論。

一段時間以來,國防部高級官員一直試圖解密太空武器計劃的存在,並在現實世界中展示這些武器的能力。消息人士證實,確實存在這樣的計劃並已經接近完成,人們期待新的反衛星技術不久會在合適的場合亮相。從致盲敵方偵察衛星的地面移動激光發射器,到某些軍用衛星攜帶的近距觸發射頻干擾器,再到可以摧毀對手衛星微波系統的電磁設備。但應該不涉及地面動能攔截器,也就是地面發射的反衛星導彈。

太空部隊領導人認為,太空司令部必須向莫斯科和北京公開展示,不僅有能力摧毀他們可能正在開發或部署的任何天基反太空系統,而且有能力攻擊他們的衛星。

一些美國官員認為,在太空問題上美國做得太過保密,使其在現實世界中不能發揮威懾作用,因為完全黑色的機密不會產生威懾。實際的威懾發生在透明與不透明之間。而進攻性太空武器是這種威懾的必要組成部分。人們真正想做的是從一開始就防止衝突發生,讓敵人相信他們無法在衝突中獲勝,捲入衝突的成本對他們來說太高了,從而斷絕他們想這樣做的念想。因此,對敵人完全不透明的王牌,不能發揮威懾作用。

也有些官員認為沒那麼快,因為威懾的價值取決於正在討論的武器系統類型。在不能充分理解威懾的根本原理之前,解密也可能是一場災難,儘管是為了威懾。太空威懾不同於冷戰時期的核威懾。攻擊美國太空資產的潛在對手,尤其是中共與美國關係的複雜性,使太空威懾也變得非常複雜。

蘭德公司最近一篇《為中國量身定製太空威懾》的文章,強調了成功威懾面臨的障礙,並認為國防部可能需要展示能夠損害中共太空系統的能力,也許包括增強美國針對中共的網路攻擊、欺騙、干擾或其它令人眼花繚亂的能力,甚至也可能包括動能武器。同時強調,美國也應該通過讓主要盟友和夥伴參與威懾來加強效果。

外交關係委員會早在2008年的一份報告《中國、太空武器和美國安全》,得出了與蘭德公司基本相同的結論。建議部署進攻性反衛星武器,但僅限於具有可逆效應的非動能系統,也就是不採用導彈攻擊方式,並將其與強有力的外交舉措相結合,包括制定規範或禁止產生碎片的反衛星武器的條約。

美國軍方的重點在於太空政策的彈性,他們傾向於同時建立主動和被動兩種不同類型的威懾,一個是在太空領域降低美國能力的脆弱性,即建立復原力、重建和其它被動保護能力;再就是進攻性打擊等懲罰性軍事反應。

五角大樓之所以採取如此複雜方式應對太空威脅,也顯示了太空領域的複雜性。這種複雜性表現在打擊太空資產可以造成巨大的破壞和災難性後果,而且比防禦和恢復太空能力的成本要低得多。

撰文:夏洛山(《大紀元時報》記者,曾經歷過十幾年的軍隊生活,主要從事軍隊的教學和一些技術管理工作)
製作:時事軍事製作組
關注《時事軍事-夏洛山》: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6pro4fi585ppZp9ySKkwd0W19f0c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