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2023中共「信息公開」大步倒退

【2023年12月19日訊】中共的統治猶如一個黑箱,「信息公開」是極其有限的、非常脆弱的。2023年,就是僅有的那麼一點點 「信息公開」,又遭閹割,成為中國政局崩壞圖景中的一個鮮明板塊。導致輿論譁然的,有如下三件事。

其一,開啟十年又關閉,中共法院裁判文書將不再對外公開

11月21日,中共最高法院辦公廳下發《通知》,全國法院裁判文書庫將於2024年1月份上線,但該文書庫僅支持「全國法院幹警在四級法院專網查詢檢索裁判文書」,律師、法學研究者以及更廣泛的社會公眾無法查閱。12月11日,該《通知》在社交媒體上流傳,公眾是「一面倒」的質疑和反對聲音。法律界人士認為這是中國司法的倒退。這也印證了極權體制下不可能會實行法治。

審判公開是世界各國公認的訴訟原則、司法原則,裁判文書公開是「審判公開」原則的具體表現形式。這也是中共加入WTO和簽署有關國際公約所做的承諾之一。十年前,2013年7月1日,中國裁判文書網正式開通,社會公眾可以查詢,截止今年11月28日,中國裁判文書網訪問總量超過一千億次,文書總量一億四千三百餘萬篇。

但是,當局斷然開歷史倒車,將中國裁判文書網的文書統一傳到內網(即全國法院裁判文書庫),僅供內部使用。12月15日,大陸微信公眾號「衝破黎明前的黑暗」發文質問,哪些人害怕裁判文書公開?害怕什麼?文章說,害怕裁判文書公開的是法官群體、亂作為的辦案機關、利益集團涉案者以及有關領導。他們害怕賣官、淫亂、行賄等醜事被網民扒出來在全網展覽,進而影響其公信力和形象。

事實上,近年來,在裁判文書網上公布的裁判文書就已經呈斷崖式下跌。大陸公眾號「中南律稅」9月21日曾發文指,裁判文書網近兩年公開的稅務、環境、公安、消防等部門公開的行政案件文書銳減,有的甚至為零。刑事案件和民事案件文書也出現大規模下跌。很多原先公開的法律文書,尤其是行政案件和刑事案件,涉及到行政機關、官員犯罪的案件文書,都已經被悄悄撤下。11月27日,大陸公眾號「AI故事專家集」也發文指,近兩年稅務行政案件裁判文書不僅公開數量銳減,以前年度公布的文書也有部分被刪減。2022年僅在年末最後一天12月31日公開了全年唯一一起稅務行政案件。2023年截至9月19日,無一起稅務行政案件公開。

其二,「暫停」發布青年失業率數據

8月15日,在中國青年失業率飆升至歷史最高水平之際,中共國家統計局發言人付凌暉在記者會上宣布,由於調查統計工作的「健全優化」,自今年8月起將不再發布這一數據。網民們批評當局是「掩耳盜鈴」。

青年失業率指的是年齡16至24歲人口的失業率。中共從2018年開始統計這一年齡段人口的就業狀況,但限於城鎮,而不包含農村地區。根據公開信息,2023年的青年失業率逐月攀升,1—6月各月分別為17.3%、18.1%、19.6%、20.4%、20.8%和21.3%。自4月開始就超過2022年7月的19.9%,屢創2018年有統計以來的新高。這從一個方面揭示了中國經濟衰退的嚴重程度。

事實上,「暫停」發布青年失業率數據並非孤立事件。彭博社注意到,一段時間以來,越來越多的經濟數據、市場和研究信息被「加上了鎖」。例如,(1)國家統計局目前每月發布的房地產數據中,不再包括開發商購買土地的數量和所支付的價格;(2)中共實際外匯儲備中有一半是「隱藏」的,許多儲備沒有出現在中共央行的官方收支帳目上,因為它們被藏在 “影子儲備 “中,出現在國家商業貸款機構和政策性銀行等實體的資產中;(3)3月中,金融監管機構以確保數據安全為由,要求貨幣經紀商暫停數據傳輸數日,導致債券交易一度中斷;(4)一些經濟、金融數據不再向海外客戶提供,與此同時,為外國投資者提供中國市場信息及調研的諮詢顧問成為今年4月新修訂的《反間諜法》的打擊目標;等等。

由此可見,中共打造的信息黑箱不僅是針對國人,也在針對國際社會。過去,中共為吸引外資和博取國際好感,面向國際社會的「信息公開」力度在一些方面大於國內。但是,2023年當局強化所謂「國家安全」,對外的猜忌心理和防範措施大大加強,令全球企業和投資者感到震驚,助推了中國和國際社會的脫鉤,令中國經濟雪上加霜。

其三,李強版《國務院工作規則》刪除李克強2018年版的「推進政務公開」專章

3月17日,新一屆國務院的第1次全體會議,通過新版《國務院工作規則》。這次修改的一項重要內容是,原第六章「推進政務公開」全文刪除。 新增的條文則強調:「國務院要自覺對標對表,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和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批示」。

具體刪除部分,諸如:(1)「國務院及各部門要把公開透明作為政府工作的基本制度,堅持以公開為常態、不公開為例外,全面推進決策、執行、管理、服務、結果公開」 ;(2)「國務院全體會議和常務會議討論決定的事項、國務院及各部門制定的政策,除依法需要保密的外,應及時公布」; (3)「凡涉及公共利益、公眾權益、需要廣泛知曉的事項和社會關切的事項以及法律和國務院規定需要公開的事項,均應通過政府網站、政府公報、新聞發布會以及報刊、廣播、電視、網絡、新媒體等方式,依法、及時、全面、準確、具體地向社會公開;等等。

李克強主掌國務院十年,試圖在一定範圍內有限度的推動「政務公開」,曾於2019年4月修訂了施行11年的《政府信息公開條例》。但是,這只是一種「紙面進步」,對現實的影響甚微,老百姓太多的「信息公開」申請被置之不理。

即便如此,新總理李強上任,秉承黨魁意志,對李克強版的《國務院工作規則》大刀闊斧地修改,連形式上的「推進政務公開」都大力縮減。其導向,是讓中共統治的黑箱更加密不透風,最大限度的減少「信息公開」,最大力度的推行愚民政策。

結語

在人民的強烈要求和國際壓力下,在「改革開放」的口號聲中,中共也曾被迫做出一些讓步,「信息公開」似乎有所進展。但是,中共政權的流氓本性,使其仇視陽光,仇視「信息公開」;尤其,2023年中國經濟風雨飄搖,中共政局波詭雲譎、內鬥激烈,黨魁的不安全感和恐懼心理惡性發展,當局社會控制極端化,包括在「信息公開」方面的大步倒退。然而,這非但解決不了黨魁和中共的統治危機,反而刺激了中共內鬥,促使了老百姓的覺醒,以及國際社會與中共的「去風險」,加速了中國大變局的到來。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