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2023年中共外交的四大敗筆

【2023年12月19日訊】2023年,中共黨魁習近平出國訪問總共只有四次:第一次是3月出訪俄羅斯;第二次是8月出訪南非;第三次是11月到美國舊金山出席APEC峰會;第四次是12月出訪越南。

習四次出訪,狀況頻出,不僅沒有為中共加分,反而次次都遭「打臉」。其中第四次出訪,從時機、動機到結果,都不是在搞外交,而是在演鬧劇。

習第一次出訪被普京「打臉」

3月20日,習出訪俄羅斯。此時正值國際刑事法院對俄總統普京發出逮捕令的第三天,普京被控在俄烏戰爭中犯了「戰爭罪」;也是普京發動侵略烏克蘭的戰爭受到聯合國大多數成員國反對之時。

3月21日,習近平、普京共同簽署並發表聯合聲明稱:「所有核武器國家都不應在境外部署核武器,並應撤出在境外部署的核武器。」雙方重申,恪守《不擴散核武器條約》,並將繼續協作。

但是,就在習回國後的第三天,據中共新華網報道,3月25日,俄羅斯總統普京表示,將在白俄羅斯部署戰術核武器,最遲7月1日完成建設儲存設施。

這表明:普京在「中俄聯合聲明」中申明不在境外部署核武器、恪守《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說法,是瞪著眼睛說瞎話。這也是對習公開「打臉」。

習第二次出訪被南非「打臉」

8月21日,習到南非出席金磚峰會。

美聯社的視頻顯示,8月23日,在南非首都約翰內斯堡的桑頓會議中心,習穿過長長的紅地毯,經過一道大門,步入會場。

與習保持一段距離的習的翻譯,見習已進入會場,快步來到大門口,準備進去。此時,大門口出現一個彪形大漢,可能是南非安保人員,將習的翻譯攔住,並將他從大門前用力推開,隨之關閉大門。

習走了幾步後,回頭看了一眼,又繼續往前走。因不見翻譯跟上來,習再停下來,轉過身,向門口望去,仍沒見到翻譯的身影。習猶豫了一下,繼續往前走。然後,跟南非總統馬福薩握手。馬福薩請習進會場時,習又轉頭向大門口望了一眼。

從習進入會議中心全過程中的表情、動作、步態、眼神看,習的翻譯被南非保安阻擋,完全出乎習的意料之外。

習上台以來,一直在刻意塑造自己的「強人」形象。中共黨內的吹鼓手們,不斷對習歌功頌德。習「三連任」後,登上權力最頂峰,似乎成了「打遍黨內無敵手」的「毛澤東第二」。但是,美聯社記者在南非捕捉到的畫面傳遞的信息卻是:70歲的習,在身後大門緊閉的那一刻,不是自信滿滿,氣定神閒,而是形單影隻,不知所措,孤獨無助。

南非彪形大漢在大門口的奮力一推,及大門緊閉後習的顧盼、猶豫、孤單,令習的「強人形象」一下子在全世界觀眾面前暗然失色。這是南非對習的公然「打臉」。

習第三次出訪再被拜登「打臉」

11月15日,在舊金山出席APEC峰會的習,與美國總統拜登在斐洛裡莊園舉行了「習拜會」。

會談結束後,拜登單獨召開記者會。當拜登走下講台時,有記者追問他是否還會稱呼習為「獨裁者」。拜登說:「鑒於習一人執掌著一個政體迥異於我們的共產黨國家,我認為習是一個獨裁者。」

這是拜登第二次稱習為「獨裁者」。

6月20日,拜登在一次競選籌款活動中,談到他2月下令擊落入侵美國領空的中共間諜氣球時說:「習近平之所以非常不高興,是因為當我下令擊落那個裝有兩大箱間諜設備的氣球時,他不知道那個氣球在哪裡。這對獨裁者來說是非常難堪的。」

拜登此言一出,中共立即炸鍋。

拜登講話數小時後,中共外交部向美國駐中國大使伯恩斯發出外交照會(démarche),對拜登的言論予以正式譴責。

6月21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毛寧在記者會上說:「美方的言論極其荒謬, 極不負責,嚴重違背基本事實,嚴重違背外交禮儀,嚴重侵犯中方政治尊嚴,是公開的政治挑釁。中方對此強烈不滿,堅決反對。」

6月22日,中共駐美國大使館發表聲明指出,中共駐美國大使謝鋒21日向白宮、國務院高級官員「提出嚴正交涉並表達強烈抗議」;「美方抹黑中國最高領導人的行為……損害中美雙邊關係……敦促美方立即採取切實行動,消除負面影響……否則將承擔所有後果。」

但是,到了11月,習還是應拜登之邀到訪舊金山,並與拜登舉行會談。

會談剛一結束,拜登沒有給習留一點面子,再次稱習為「獨裁者」,把習的臉打得熱辣辣的。

不過,這一次拜登「打臉」習,從中共外交部,到外交部發言人,到中共駐美國大使,都沒有提出「強烈抗議」。

習第四次出訪被越南「打臉」

12月12日,習訪問越南,上演了2023年中共元首外交的末場戲。

從表面看,習此訪受到「熱烈歡迎」,但那些歡迎場面都是逢場作戲。三個細節表明,習此訪受到三重羞辱。

一是越共中央總書記對習的怠慢。

12月12日晚,在越方舉行的歡迎晚宴上,習起身、躬身、捧著酒杯,主動給越共中央總書記阮富仲敬酒;阮富仲卻沒有站起身來,而是坐在座位上,跟習碰了一下酒杯,也沒有喝一點意思一下,就轉身跟別人說話去了。阮富仲的這個不經意的姿體語言,將越方對習的輕視,真實地暴露在全世界觀眾面前。

二是越南民眾對習的輕慢。

12月12日中午,習抵達河內機場時,在越方組織的歡迎人群中,一個人居然以「豎中指」的方式,迎接習。這個特寫鏡頭出現在央視的畫面中。「豎中指」被認為是侮辱人的一種姿體語言。眼尖的觀眾很快發現這個鏡頭,並發表了各種對習不敬的看法。央視很快刪除這個畫面。

三是越南不願跟中共「共命運」。

中共一直在向國際社會推銷它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此次習訪越,要求跟越南建立「中越命運共同體」。中共外長王毅說:構建「中越命運共同體」是兩黨兩國高層作出的重大歷史性決策,是此訪的「高光時刻」,是中越雙方達成的最重要政治成果。但是,這是中共在「自說自話」,越南根本不認同這個說法。

越南的報道中壓根兒就沒有提「中越命運共同體」,而是將這個說法改成了不知所云的「越中未來共享共同體」。

習此次訪越,還有兩點值得一提。

一是習訪越的時機有問題。

習出訪越南是2023年最後一場元首外交。元首外交無疑是中共外交的重中之重,出訪的時間,理應早就妥善安排好了,以便習能從容去,從容回。但是,習此次出訪的時機,卻選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召開期間。12月11日、12日,中共召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習只參加了第一天的會議。第二天一大早,習就帶一幫會議代表,包括負責經濟工作的國家發改委主任、商務部長等,從北京機場起飛,飛往越南。

這個時間安排真是莫名其妙。習為什麼不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前或後出訪越南?這是早就安排好的,還是習臨時起意?這是在搞外交,還是在玩兒戲?

二是習訪越的動機很可疑。

習之所以出訪越南,不是在對越南的對外關係、中越關係做了客觀評估後做出的,而是「心急吃熱豆腐」。

就越南的對外關係來說,2023年,越南與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的關係更加緊密。越南與美國的關係升級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美越關係出現重大突破。越南與韓國、日本、菲律賓、澳大利亞、印度等美國盟友的關係都取得了重大進展。

越南收到了美、日、韓等國一個接一個的「大禮包」,成為美國及其盟友「投資的熱土」,經濟蒸蒸日上。

越南對外的總體戰略是:不以意識形態劃線,誰對越南發展有利,就跟誰友好往來。

越南的互聯網沒有類似中共的「長城防火牆」。在互聯網上,越南與整個世界是聯通的;越南在「革新開放」中,正在做到: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作用。這與中共的權力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作用相反。

截至2013年12月,世界上已有40個國家承認越南的市場經濟地位。七國集團中,日本率先承認越南市場經濟地位。

就中越關係來說,1979年的中越戰爭是越南心頭永遠的痛。這是中共的花言巧語化解不開的。2018年中美貿易戰爆發後,越南成為中美爭端最大的受益國之一,美國及其盟友紛紛將在中國的供應鏈轉移到越南。越南在南海問題上與中共的矛盾沒有任何緩解。越南仍是在南海占領島礁最多的國家,仍是在南海開採石油最多的國家,仍是在南海明確反對中共主權主張的國家。

近年來,中共在國際上越來越孤立,跟美、日、韓、菲、澳、印等許多國家的關係都惡化了,越南領導人看得非常清楚。

越南與中共連同床異夢都談不上。中共要給越南送「大禮包」,越南會來者不拒,但越南跟中共不是「同志加兄弟」,而是利用與被利用的關係。

一方面,越南與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越走越近,習看在眼裡,急在心裡,擔心越南成為美國圍堵中共(從韓國到日本到台灣到菲律賓到印度)中的一員,習要拉住越南;另一方面,習對越中關係的現狀沒有客觀判斷,誤以為越南跟中共是一夥的,習要拽住越南。

於是,12月12日,心急火燎的習,中斷參加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匆匆忙忙跑到越南「送大禮」去了。

習上門「送大禮」,對越南,是錦上添花。習願意送,越南沒有理由拒絕。習送的再多,越南不嫌多。但是,習想阻止越南跟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交好,不可能;習想建「中越命運共同體」,不可能。

還必須指出的是,習拿中國納稅人的血汗錢,向越南「大撒幣」,對月收入僅1000元的6億中國人來說,是雪上加霜。

結語

2022年年末,中共外長王毅展望2023年中共外交時說,「元首外交將掀起新高潮」。

但是,2023年,習僅出國訪問四次,在當今世界大國元首中,出訪次數少得可憐,根本談上不「元首外交掀起新高潮」。

習僅有的四次出訪,不僅沒有展現出「化干戈為玉帛」的「外交風範」來,還次次被「打臉」。

為什麼?

今日中共已落入「塔西陀陷阱」中了。中共自欺欺人的事乾的太多了,早已失去公信力。現在,無論中共說什麼,做什麼,人們的第一反應是:不信。

大紀元首發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