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亮:TikTok與宋襄公

【2023年12月29日訊】TikTok與宋襄公,看似風馬牛不相及。

宋襄公

宋襄公是春秋五霸之一,其在歷史上留下一個重要的典故,叫做泓水之戰。「周襄王十四年十一月初一,(楚宋)兩軍相遇於宋國邊境的泓水(古河流名,故道約在今河南柘城西北),宋軍駐屯於北岸,楚軍自南岸開始渡河。宋襄公不顧司馬子魚(司馬,官職名;子魚,公子目夷之字)的建議,堅持不半渡而擊,待到楚軍全部渡河後,宋襄公又堅持非要等到楚軍完成列陣之後方開始攻擊。結果宋軍慘敗,襄公大腿中箭並於其後致死,其門官戰死。」(摘自wiki)

宋襄公死前對其做法進行辯解。「君子不重傷,不擒二毛。古之為軍也,不以阻隘也。寡人雖亡國之餘,不鼓不成列。」 (君子不會再攻擊已經負傷的士兵,也不會俘虜老人和小孩。上古的時候,君王不會仗著地勢險要阻擊敵人。我雖然只是亡了國的商朝的後裔,但也不會忘掉這些作戰規則,去攻擊還沒有擺好陣勢的敵人)(摘自網絡)

從宋襄公的言論中可以看到,他在內心中恪守著「古之為軍」的禮節,所以不肯襲擊沒有完成列陣的楚軍。然而,宋襄公忽視了一點,高尚的禮節適用於高尚者之間,不能濫用。

事實證明,楚軍在這場戰爭中,根本沒遵守同樣的「古之為軍」的禮節和道德標準,否則恐怕根本不會渡河發動攻擊。因為楚軍在宋軍已經列陣的情況下選擇渡河而戰,宋軍若半渡而擊,楚軍必傷亡慘重;而宋軍若不半渡而擊、不鼓不成列,則楚軍在道義上已經受了宋軍的恩惠,發起進攻將是以怨報德,這仗也同樣沒法再打了。

宋襄公以高尚的禮節對待不講古之軍禮和道義的楚軍,不僅輸掉戰爭,更是喪身戰場,在我看來,並非因為世道不公平,而是因為宋襄公錯了——他對不值得尊重的對手濫用了禮節和道義。他的錯誤導致不講上古道義和軍禮的楚軍獲得了勝利,讓講究上古道義和軍禮的宋國遭受了重大的打擊,讓蠻荒戰勝了文明。泓水之戰後,代表蠻荒的楚國在中原迅速擴張,上古道義和軍禮逐漸遭到社會遺棄。宋襄公之舉帶來的惡果是極其嚴重的。

在我看來,宋襄公的泓水之戰,包含著上天想要告訴人們的一個道理,道義與禮節是講究對象的,不分對象的濫用,可能反而會破壞道義與禮節。

TikTok

TikTok危及安全和隱私,已經得到很多國家的共識;如果說TikTok是一種精神鴉片,恐怕所有人,特別是當家長的,無人反對。然而,世界對於TikTok的限制措施,卻是來得極慢,顯得有些束手無措、畏首畏尾。

我有時在想,世界對於TikTok的態度,頗有些宋襄公對待楚軍的態度——要講道義與禮節。具體而言,要講法律證據,要講商業規則,要給TikTok公平的機會,等等。

關於TikTok的安全隱患、操控民意的討論很多,TikTok也經常被調查,但是真正有力的限制措施少而又少。目前一些國家在政府設備上禁用了TikTok,但對於普通公民使用它卻很少有什麼限制。隨著台灣大選臨近,不少有識之士擔憂TikTok會趁機用算法影響年輕人的投票意向,發動認知戰,甚至對未來有投票權的青少年進行「潤物細無聲」的洗腦,但即使如此,TikTok在台灣也沒有被完全禁止。大部分消息都是停留在調查、蒐集證據上,然後在法庭上來回的辯論。

與宋襄公一樣,世界忽視了一點,對於TikTok這種不講道義的東西,值得對它去講道義嗎?TikTok如果講道義,會用上癮算法向青少年推送內容嗎?如果講公平,會在後台進行言論審查嗎?如果講商業規則,會向中共政府泄露用戶信息嗎?對這樣一個誕生於共產主義統治下的不仁不義、別有用心的東西,為什麼自由世界要對它講道義、規則和公平呢?這與宋襄公對楚軍講上古道義和軍禮有什麼本質上的不同呢?

現在的TikTok,就像正在渡河的楚軍。TikTok的目標,不僅僅是影響一次具體的選舉或者突發事件的走向,而是從根本上影響未來有投票權的一代人。在各國政府、議員、法官們蒐集TikTok違法的證據,在法庭、議會上進行辯論時,TikTok正在不停歇的影響著每一個使用者,蒐集他們的個人喜好和隱私,用短而刺激的小視頻抵消著人們閱讀和思考的時間,在鼓動著攀比、炫耀、虛榮與不切實際,在網絡上粉飾著共產主義太平盛世、掩蓋著民間疾苦,在悄悄審核著批評中共的言論,在用物慾一點點去覆蓋人們內心的靈性,等等等等。對於這樣的TikTok,難道要等它渡過泓水,列陣完畢,將自由世界的投票者們都腐蝕完畢才發動進攻嗎?

結語

宋襄公不分對手的濫用道義與禮節,令中原的文明落敗,令代表蠻荒的楚國在中原擴張橫行,令上古延續的禮節與文明遭到重創,惡果嚴重。

如今的自由世界,對待來自蠻荒的共產主義政權生產的精神鴉片軟件、意志腐蝕軟件、個人隱私盜用器,硬要遵循建立在自由、誠信、人權、信仰基礎之上的商業規則和法律流程,按照文明世界的「禮節」和流程去對付一個來自蠻荒的東西,用建立在神信仰基礎之上的三權分立的文明制度體系去對付一個脫胎於反神的共產主義的流氓軟件,顯得既荒唐,又危險,如同宋襄公濫用道義與禮節。

高尚的軍禮適用於高尚的國家與軍隊之間,不能濫用。如果宋襄公面對不講禮節且狂妄到準備渡河作戰的楚軍,能夠半渡而擊,難道不是對上古文明與禮節的尊重與保護嗎?

高尚的商業規則與法律適用於高尚的國家與企業之間,同樣不能濫用。如果自由世界對於包藏禍心且狂妄到試圖影響下一代自由世界選民的TikTok,能夠手起刀落,難道不是對人類文明的貢獻與功績嗎?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