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惠林:期盼新政府扮演好國家政府的正確角色

【2024年01月31日訊】2024年中華民國總統大選於1月13日揭曉,民進黨賴(清德)、蕭(美琴)分別當選正副總統。他們表示要持續蔡英文政府的路線,進一步走向世界。不過,個人還是覺得很有必要先釐清國家政府應為何事,或是該扮演何種角色這個基本老課題。我們就由已故的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名言:「不要問你的國家能為你做什麼,但問你能為你的國家做什麼?」所謂的「甘迺迪精神」談起。

慎思約翰·甘迺迪的名言

這兩句話或許可以鼓舞人心,但其內涵卻很有問題,對於國家和政府的角色更是極端誤導,是典型「愛國主義者」的麻醉語。2006年11月去世的197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密爾頓‧弗利曼(M. Friedman),在1962年對甘迺迪名言的解析,就是破除迷思的解劑,也是讓台灣人民正確認知「國家、政府、人民」彼此間正確角色的重要媒介。

弗利曼認為這兩句話都未能表達出,一個自由社會中自由人理想的公民和政府之間的關係。因為以父權的口吻說道:「你的國家能為你做什麼」隱含了政府是保護者,而公民則是被保護者,這和自由人認為必須為自己的命運負責的看法是衝突的。而「你能為國家做什麼」這種社會組織觀點的看法,則隱含了政府是主人或神祇,而公民則是僕人或崇拜者。

對自由人來說,國家是由個人組成的集合體,並非高於個人的事物。自由人所引以為傲的是共同的文化遺產,並忠於共同的傳統。自由人將政府視為一種工具和媒介,而非恩典和禮物的施予者,或是被盲目崇拜和予以服侍的主人或神祇。除了公民個別奮鬥的共同目的外,自由人也不認為有什麼國家的目的。

弗利曼告訴我們,自由有如一株珍奇脆弱的植物。我們的心智告訴我們,歷史也證實了,極權是自由的一大威脅。政府的存在對於保護我們的自由是必要的,政府是一種工具,可藉用來實踐我們的自由;但是,如果將權力集中在政客手上,那麼也會對自由造成威脅。

限制政府規模、分散政府權力

那麼,我們如何能從政府的保證中得到好處,而且又能避免政府對自由的威脅?弗利曼給的答案是美國憲法中的兩大原則,一是政府的規模必須加以限制,二是政府的權力必須加以分散。不過,弗利曼也坦白的說,實際上,人們一再地違反這些原則,而宣稱違反原則的內容為箴言。主因就出在廣大人民對政府該扮演角色的「無知」。

若要消除人民的這種無知,讓人民普遍覺醒,弗利曼給世人遺留下來的《資本主義與自由》(Capitalism and Freedom)和《選擇的自由》(Free to Choose)這兩本著作就是最好的指路明燈,也是上提兩大原則得以實現和維持的利器。

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化

畢竟,政府本是個無機組織,將之運作者仍然是凡人,既然是凡人就有私心在,而由於運作政府這個組織有著極大的「權力」,一旦集中在某人身上,極易成為威脅個人自由的利器。因為人性使然,很難抵抗權力滋味的誘惑,更難避免被權力所腐化,而且如阿克頓公爵(Lord Acton,1834~1902)所言:「絕對的權力代表絕對的腐化」。弗利曼更提醒:「雖然支配權力的人,最初可能出自於善意,甚至起初也未因自己可以運作的權力而腐化,但是終究會對人產生致命的吸引力,終而將其改頭換面。」

在此種認知下,個人應該要問「我和我的同胞,如何能利用政府」來幫助我們分擔個人的責任,來達到我們各自的標的,更重要的是,如何來保護個人自由?伴隨這個問題而來的另一個問題是:如何避免我們創造出來保護我們自己的政府,反成摧毀我們的個人自由之怪獸?

台灣人民應在新政府上台之前好好咀嚼弗利曼的忠言了,更不要繼續被政客洗腦誤導了!

作者為中華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