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貶值壓力大 國際投資者為避險做準備

【大紀元2024年02月24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葉婷報導)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人民幣貶值的速度並未隨著中國新年的過去而煞車,全球市場正在為人民幣繼續貶值的風險做準備。精明的投資者們已開始搜尋用於對沖人民幣貶值風險的廉價工具。中共當局為阻止人民幣繼續下滑,中共國有銀行正在著手拋售美元。專家認為,基於市場經濟的前提下,美元兌人民幣的匯率可以達到1:20。

自去年8月更多反映國際投資者預期的美元兌離岸人民幣匯率盤中升破「7.3」關口創16年新高後,近三個月人民幣匯率一直在低點徘徊。為躲避風險,海外投資者們正在採用期權這一當前性價比最高的工具,用以對沖人民幣超預期貶值所帶來的風險。

曾在滙豐銀行(HSBC)、花旗集團和野村證券任職的Spectra FX Solutions LLC總裁布倫特‧唐納利(Brent Donnelly)表示,離岸人民幣短期隱含波動率指標自2022年10月見頂以來一直處於下降趨勢,「條條道路通貶值,通向升值之路卻很少」。

在一個月和三個月隱含波動率目前都處於或接近兩年低點的情況下,期權買家可以獲得低成本保護。「當前,所有政治得分都得靠抨擊中國(中共)。」唐納利說。他所指的是跌幅不及上述短端品種的九個月隱含波動率,其期限剛剛涵蓋今年11月5日美國總統大選。

唐納利在今年2月初向客戶推薦了1年期價格為7.60的美元兌離岸人民幣看漲期權(相當於人民幣的看跌期權),這是一種廉價的對沖工具,當時該貨幣對沖的交易價格為7.2250,「無論是川普(特朗普)和拜登誰在11月的美國總統大選中獲勝,這都可能奏效」。

獨立外匯分析師盧楚仁對大紀元表示,「商界和金融市場人士會做一些對沖來避免人民幣貶值所帶來的風險。」

法國興業銀行策略師常基龍(Kiyong Seong)也告訴他的客戶們,趁價格處於「多年低點」之機買入三個月美元/離岸人民幣風險逆轉,用以對沖貶值風險。事實上,中共央行中間價在過去幾個月幾乎停滯不前,一直在7.10左右徘徊。

常基龍認為,如果人民幣貶破區間弱端7.25,中共央行將「不可避免」地調弱中間價,「隨後的悲觀市場反應會很強,將美元/離岸人民幣推向7.30至7.35這一嚴密防守區間」。

2月1日,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表示,預計今年將降息三次,每次約25個基點。但隨著美國1月份高於預期的消費者價格指數(CPI)出爐,美聯儲2024年上半年降息的希望變得渺茫,這同時也加大了人民幣貶值壓力。

盧楚仁認為,以目前形勢來看,人民幣的減息壓力遠高於美國和其它工業國家。他認為,美元兌人民幣「有機會達到7.37」。

專家:市場經濟前提下 美元兌人民幣匯率可達1:20

台灣宏觀經濟學家吳嘉隆博士表示,自2022年以來,人民幣一直都在承受貶值壓力。他甚至認為,理論上現在美元兌人民幣的匯率應該超過1:20。不過,他表示這個結果只能作為一種參考觀點。

吳嘉隆以購買力平價的匯率理論來計算,也即通過計算廣義貨幣供應量M2與國內生產總值GDP之間的比值得出1美元可兌換人民幣的數值。

目前美元兌人民幣的匯率7.2,吳嘉隆以此做為基準進行計算(註:後面的數據略有調整)。截至2023年12月末,中國廣義貨幣(M2)餘額為292.27萬億元,約合41萬億美元,而美國2023年的廣義貨幣(M2)餘額為20.8萬億美元,相當於中國的貨幣供應量是美國的2倍;而中國2023年的全年國內生產總值GDP(以官方公布的數字計算)為126萬億元人民幣,折算成美元為17.5萬億,美國2023年的GDP為27.36萬億美元,中國GDP約為美國的64%;以2除以0.64,得出2023年美中之間經濟競爭的變化為3.125,以現有匯率7.2乘以3.125得出22.5,這種算法意味著1美元理論上可換成22.5元人民幣。

吳嘉隆在新唐人《精英論壇》節目中表示,「如果GDP有水分的話,大家都知道,尤其是中共官方這邊的水分特別多,所以理論上來看的話,人民幣匯率應該貶值得更多。」

不過他表示,根據購買力平價理論計算得出的結果,只能作為一種參考觀點,在計算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過程中還需考量中國的經濟環境及政治環境。但他強調,儘管目前還看不出貶值的動作,但「人民幣理論上會貶值」。

《大紀元時報》總編輯郭君認為,以上述公式來計算是一種理想化的狀態,但必須有一些基於市場經濟的前提條件做支撐,但是「如果出現價格控制,有買賣壟斷,上述價格就未必反映供求關係」。

中共出手干預 「政治因素決定人民幣匯率」

郭君在《精英論壇》節目中說,中國是政府控制程度很大的國家,「政府控制越多,這個公式就可能越不能適用」。

郭君認為,中國作為對外匯管制最嚴厲的國家之一,在當局認為非常緊急的情況下,是完全有可能退回到1980年代的徹底管制外匯時期的狀況的。

「理論上說,如果是徹底的管制,每一美元進出都管制的話,官方可以報出任何一種匯率,美元兌人民幣1:1都可以。」郭君說。

自去年8月份美元兌在岸人民幣匯率在盤中一度觸及年內高點7.36後,截至去年11月仍在高點徘徊,8月至11月初,收盤價降幅約2.1%。本週二(2月20日),中共主要國有銀行為遏制人民幣的下跌勢頭而出手干預,對美元進行拋售。

FX168財經資訊網引述知情人士消息說,中共國有銀行在在岸互換市場將人民幣兌換成美元,然後在現貨市場迅速賣出這些美元,以支撐人民幣。

(記者黃瑞秋對本文有貢獻)

「金山紀元網」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