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接受蘇聯特務培訓 中共才女間諜結局慘

【2024年03月09日訊】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人,雖有萬般才華,但一旦走錯了路,不僅自身下場悲催,而且也終將在歷史上留下不光彩的一頁,遭後人唾棄。做了蘇共祕密黨員、為中共效力的「國母」宋慶齡如此,接受蘇聯特務培訓並做中共間諜的才女安娥也是這樣。

對於安娥這個名字,雖然很多人比較陌生,但如果提到上個世紀左翼音樂家聶耳譜曲並一直為中共所大力推崇的《賣報歌》,很多人是應該有印象的,而安娥正是《賣報歌》的詞作者。

作為當年才女的安娥,紅色作品當然不止這一個,還有什麼紅色電影《漁光曲》的主題曲、歌曲《打回老家去》,多部戲劇、話劇以及詩集《燕趙兒女》、小說《蘇聯大嫂》、譯制劇《青年近衛軍》等不少作品。或許,從其創作的紅色作品就可以看出,這是一個怎樣被邪惡共產主義思想洗腦的可憐人,也就可以明白被洗腦的她,為何做了蘇聯國家保衛總局和中共中央特科的雙料間諜。

叛離家庭 加入中共並前往蘇聯接受特務培訓

安娥原名張式沅,河北獲鹿人,1905年出生於一個書香門第。在兄弟姊妹中,她排行第八。她的父親是民國很有名望的教育家張良弼。張良弼清末時曾中舉,1902年赴日本留學,後來回國後從事教育方面的工作,曾任保定任直隸省立甲種工業學校校長。辛亥革命後,任眾議院議員。1931年7月病逝於北平。

在有著深厚文化傳統的父親的教導下,張式沅學習了不少古詩文,也在表面上具備了大家閨秀嫻靜文雅的氣質。或許是骨子中天生就具備不安分的因素,亦或許是受時代的影響,張式沅在保定女師讀書時,就因「女學監辱罵學生」帶領同學罷課。女學監為何要辱罵學生,究竟是如何「辱罵」的,張式沅是否有理,自然是歷史懸案,但結果卻是:和她母親是結拜姐妹的女學監被迫辭職,張式沅也被迫退學,這至少說明張式沅所為也是學校所不能容忍的。

其後,張式沅跟隨父親前往北京。1923年18歲的她考入國立北京美專(現中央美院)西畫系。在美專,膽大的她又和高年級的同學談起了自由戀愛,而她的男朋友鄧鶴皋(原名鄧潔)是中共地下黨。鄧來自湖南,中學時就參加了毛澤東組織的學生聯合會,開始接受共產思想。到北京讀書後,先後加入青年團和中共。

正是在鄧的蠱惑下,自身就比較叛逆的張式沅於1925年加入了中共。接受中共指令的鄧鶴皋帶頭罷課、組織反政府的遊行集會,張式沅都積極參加。張式沅父母聽說後,非常擔心,她的母親還強行將她帶回家,並且不許她出門。

張式沅自然不認為這是父母為自己好。1926年春,張式沅趁母親外出,便逃出家門,選擇與鄧鶴皋結婚,因為沒有經過正式婚禮,也沒有公證的記錄,兩人大概率是同居吧。她還這樣說:「我願意用我的一切去換取自由!」只是她口中的「自由」是真正的自由嗎?

也是在這一年夏天,鄧鶴皋受中共高層李大釗委派,去大連任中共地下的地委書記,伺機反政府。張式沅也隨同來到了大連,參與中共地下活動。

1927年1月,有著多項才能的被張式沅中共特務頭子周恩來選中,派其到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張式沅與鄧依依不捨地告別。然而,這段革命感情並沒有維持多久。同年國民政府開始「清共」,消除共產黨在國民黨內的影響,大批中共黨員被抓被處死。鄧鶴皋也被抓捕。鄧坐了幾年多監獄後又找到了中共,繼續為中共效力,直到1979年去世。

彼時,遠在莫斯科的張式沅聽到的消息是鄧被判了死刑。按照常理,張式沅如果真的對丈夫有感情,至少也要為之守身幾年吧,可張小姐卻在這一年與中山大學的教員、中共黨員鄭家康再婚,或者也還是同居。這樣的例子在中共黨內不是個例,這只能說,張小姐等中共黨員確實很革命,在感情婚姻上深受馬列「共妻」開放思想影響。

張式沅與鄭家康在一起後沒多久,1927年末鄭家康就被叫回國,開展中共的電訊工作,而張式沅則被挑選到蘇聯國家保衛總局培訓。至於培訓了什麼內容,無非是如何做特務,包括出賣色相,而從張式沅日後的表現後,確實也印證了這一點。

接受周恩來指令潛伏進國民黨實施美人計

在蘇聯接受兩年多的培訓後,張式沅於1929年回國,進入中共中央特科,接受特務頭子周恩來的領導。她自此改名安娥,並奉周恩來的命令,擔任「國民黨中央組織部黨務調查科」(中統前身)駐上海特派員楊登瀛的祕書,時任中共特科情報科長的陳賡與安娥直接聯繫。至於安娥的第二任丈夫鄭家康似乎早被她拋在了腦後。

楊登瀛,本名鮑君甫,1893年出生在廣東。青年時期前往日本早稻田大學留學,在日本十多年的時間裡,他不僅練就了一口流利的日語,而且因交友廣泛,人稱「日本通」。

後來,楊登瀛回國去了上海,先後在日本人的教會、商社裡工作,並很快就在上海打開了局面,他不僅和日本商人往來密切,還和上海租界巡捕房的高層和國民黨人士非常熟悉。在加入國民黨後,楊登瀛與國民黨大佬陳立夫、張道潘等成為莫逆之交。他因此在上海政界、商界、幫會皆遊刃有餘。

不過,楊登瀛在與國民黨中央宣傳部上海交通局發行科長陳養山成為好友後,人生發生逆轉,因為陳養山是中共地下黨。在陳的宣傳下,曾在日本接受共產思想的楊逐漸向中共靠攏。1927年蔣介石「清共」,引起楊的不滿,發過幾次牢騷,結果也被關了起來,後來在蔡元培等人作保下,才被放了出來。

1928年發動浙江暴動失敗的陳養山悄悄躲在楊登瀛家中,陳繼續給楊洗腦,而楊也將國民政府的一些祕密情報透露給陳。

不久後,陳立夫成立「國民黨中央組織部調查科」,與陳立夫關係密切的楊登瀛被任命為駐上海的特派員。楊登瀛上任後,陸續將中統內部情報告訴陳養山。陳遂向中共高層匯報,希望可以與楊建立長期的情報合作關係。

正苦於無法打入國民黨情報系統內部的周恩來,立即派陳賡和楊登瀛單線聯繫,並讓陳養山搬離楊家。楊與陳賡見面後,同意做中共特務。陳賡還代表中共答應每月給楊登瀛300光洋的經費,並資助他買了汽車,提高他的社會地位和活動能力。

從此,楊登瀛成為中共在國民黨中統的內鬼,他的幾任上司張道藩、錢大鈞、葉秀峰、徐恩曾等,都不曾懷疑過他,而且對他信任有加。

為了聯絡方便,也是為了監視楊登瀛,受過蘇聯特務培訓、年輕貌美的安娥被中共安插在其身邊,一旦有重要情報,「由安娥祕書及時抄送給陳賡」。而陳賡也會適當提供一些真實但不重要的情報給楊登瀛,幫助他在中統內部立功受獎。陳賡後來回憶說:「當時國民黨在上海的特務機關,實際上掌握在我們手裡。」

從安娥1929年10月到楊登瀛身邊的一年半時間裡,楊為中共做了大量工作。如協助中共特科處死白鑫、陳慰年、戴冰石、黃第洪等中共要害部門內的「叛徒」,解救被捕的中共領導人任弼時、關向應等,安排中共特務進入國民政府的要害部門,如介紹錢壯飛進入國民黨黨務調查科並擔任特務頭子徐恩曾的機要祕書,介紹宋再生到淞滬警備司令部做政治密查員。

楊登瀛如此為中共盡心盡力,並幾次解救中共高層,離不開安娥對其成功的洗腦,或者也可以說離不開中共的「美人計」。

1931年,中共中央特別行動科負責人顧順章被國民政府抓捕,他隨即投誠,供出了很多祕密,包括楊登瀛的身分。楊不久被下獄,但他拒不承認指控。後在密友張道潘的活動下,楊登瀛被釋放出獄,過了一段時間出任國民政府南京反省院副院長,也暫時與中共斷了聯繫。

中共篡政後,楊登瀛選擇留在了大陸,但在文革期間被打成「特務、叛徒、內奸」,於1969年12月悽慘死去,這樣的結局實在是自作自受。

成為大戲劇家田漢的精神導師紅顏知己

民國時期大戲劇家田漢非常多產,一生創作話劇、歌劇60餘部,電影劇本20餘部,戲曲劇本24部,歌詞和新舊體詩歌近2000首,自然不少是紅色作品。他還成立了南國社,並「以狂飆精神推進新戲劇運動」,在文藝界名頭甚為響亮,自然他也是彼時中共和國民政府要爭取的對象。中共派出了給楊登瀛做祕書的才女安娥來拿下田漢。

1929年末,經南國社一位中共地下黨的牽線,24歲的安娥打扮成清麗脫俗的大學生,以請教戲劇的名義去見年長她8歲的田漢。不愧是受過蘇聯特務培訓,安娥在不同的角色中轉換自如。

果然,有著清麗外表且文學功底深厚的安娥讓田漢一見傾心。在田漢看了她描寫留俄女學生生活的長篇小說《莫斯科》後,更是連聲稱讚「這樣的作品是獨一無二的」。

一來二去,田漢如中共所願,被安娥拿下,安娥甚至成為田漢的精神導師。在安娥「革命思想」的影響下,原本崇尚唯美浪漫的田漢開始關注更多現實問題。他不僅在1930年春以發起人的身分參加了中共主導的左翼作家聯盟,隨後還要求加入中共。1935年還寫出了後來中共國的國歌《義勇軍進行曲》。

有意思的是,1930年秋,安娥選擇與田漢同居,這是否是真正的愛情,只有當事者知曉,畢竟兩人的情感生活都比較亂。安娥第一任丈夫鄧鶴皋並沒有死,在左聯成立後,還被中共派到左聯工作。安娥的第二任丈夫鄭家康也在上海從事祕密活動。而安娥之所以順利與田漢同居,除了中共黨人開放的品性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安娥與其前兩任丈夫可能並不存在法律意義上的婚姻關係,這也是為什麼兩任丈夫沒有進行糾纏。

除了安娥私生活混亂,田漢的私生活也好不到哪裡。田漢1920年與青梅竹馬的表妹易漱渝結婚,1925年易漱渝病故後,1927年又娶了易漱渝的同窗好友黃大琳;1928年田漢又和富家女林維中戀愛,林維中逃婚出走新加坡,兩人還保持著熱烈的書信往來。1929年田漢與黃大琳分手、剛與林維中訂婚,安娥就出現了。在安娥與田漢同居後,林維中回國。

田漢在給日本作家谷崎潤一郎的信中曾這樣描述自己:「懷念著舊的,又憧憬著新的,捉牢這一個,又捨不得丟那一個。」

考慮再三,田漢還是覺得與林維中完婚。此時懷了田漢孩子的安娥不僅向林維中做了離開田漢的保證,還幫助田漢找婚房。安娥自我安慰說:「這是一名中共特工的工作。」看來,做了中共特工,一切都要扭曲了。

1931年,楊登瀛入獄後,在老家生孩子的安娥躲過了抓捕,但也因此與中共失去了聯繫。此後,安娥將兒子田大畏送到保定老家請母親代為撫養。她回到上海後開始投入各種創作,還參加了左聯音樂小組。

1933年,在田漢好友任光介紹下,安娥到百代唱片上海分公司歌曲部任主任,並嫁給了任光。百代是世界歷史最悠久的唱片公司。1933年到1937年,安娥與任光過了四年靜好的歲月。

1936年,任光因被日本特務追殺,逃亡海外,並與安娥分手。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後才回到國內,1941年,死於皖南事變。

恢復單身的安娥在淞滬抗戰爆發後,在撤往後方的船上與田漢再度相逢,兩人舊情復燃,再度同居。抵達武漢後,田漢出任國民政府政治部藝術宣傳處處長,安娥則參加了蘇共祕密黨員宋慶齡、鄧穎超等組織的戰時兒童保育會的工作。1939年,安娥還與同是共產國際間諜的記者史沫特萊,一同到抗日前線採訪。

田漢與安娥的生活安定後,1940年安娥將兒子接來重慶,已經9歲的田大畏第一次見到了自己的親生父親。此時,林維中帶著兩個孩子也來到了重慶。林維中多次在街上攔住田漢吵鬧,田漢寫了離婚信,要郭沫若轉交給林,但郭怕鬧出人命,私自把信扣下。

為了躲避林維中,田漢、安娥不得不離開重慶。1946年2月,應周恩來電召,田、安再回重慶,林聽說後,每晚都來騷擾小三安娥。4月,田漢與安娥出席 「抗戰八年文藝檢討」座談會時,林維中在會場外的牆上和安娥的住處貼了許多傳單,控訴田漢始亂終棄。

最終,在田漢在答應一年內付給300萬元「贍養費」後,田漢與林維中辦了離婚手續,1948年與安娥辦了結婚手續。按照傳統觀點看,田漢和安娥一個是渣男,一個是渣女。

效力中共 田漢安娥結局慘

1949年中共篡政後,安娥先在中央統戰部、保衛部幹了一個時期所謂的特殊工作,後調入北京人民藝術劇院、戲劇家協會,繼續從事創作。但沒多久,安娥於1956年秋天突然中風,從此半身不遂。

而田漢在1949年後任文化部戲曲改進局、藝術局局長。1966年文革爆發後,田漢被打倒,分配到順義牛欄山「勞動鍛鍊」,並在1968年悽慘死去,終年70歲。據說他臨死前只求能見老母一面,昏迷中念叨的也只有家人,而他寫在紙上的最後文字則是「認罪書」,誣陷自己「不明道德,陷害良善,魚肉百姓」。

他死後,有軍方人士對田大畏宣布「田漢死了,罪大惡極」,嚇得他連骨灰都不敢取回,其他親友均不知情。

田漢雖死,但仍未解脫。1970年中國大陸大規模批鬥田漢、周揚、夏衍、陽翰笙「四條漢子」。也因此,田漢在1975年被中共宣布為「叛徒」,並被「永遠開除黨籍」。

而安娥也在文革中遭到批鬥,說她的創作屬於「三十年代文藝黑線」,她屬於「還沒改造好的舊知識分子」,「有蘇聯特務嫌疑」,等等。1976年,她也悄然死去。

田漢、安娥死之前,是否後悔上了中共的當呢?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