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真相】盧志強千億金融帝國崩塌始末

【2024年03月12日訊】2024年的中國新年又是一個龍年,對於踩雷「泛海系」的人將是一個傷心年。除夕前兩天,2月7日,中國*ST泛海(泛海控股)公司股票在深交所終止上市、摘牌,證監會也對該公司立案調查,泛海掌舵人盧志強叱吒風雲的金融帝國徹底崩塌了。

盧志強曾是商界傳奇、億萬商圈「泰山會」的元老成員,被稱為「大佬背後的大佬」。他是聯想集團柳傳志的好哥兒們,助力柳完成聯想混改;萬達董事長王健林也叫他「大哥」,因為他多次援手萬達,包括助力萬達上市成功。

盧志強曾作為中國排名前十的億萬富豪,左手地產、右手金融,締造了千億「泛海系」。他有泛海集團董事長、民生銀行副董事長、中國民間商會副會長、人大代表、優秀企業家、山東首富等多個「光環」。

在他春風得意的巔峰時刻,2016年,他執掌的泛海系,參股、控股45家上市企業,涉足地產、金融、能源、保險等多個領域,還將業務拓展至美國洛杉磯、紐約等多個城市,當年總資產規模超過3,000億元。

盧志強進入胡潤百富榜前十位,他的妻子黃瓊姿和女兒盧曉雲,以合計210億元的資產,位列胡潤女富豪榜第9位。

然而,短短四年後,泛海集團的民生信託在2020年爆雷了,泛海控股驚人的千億負債浮出水面,僅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性負債就達500億元,而泛海控股當時的帳面資金還不到200億元。

泛海控股接連拋售了北京、上海、武漢以及美國的大部分地產項目,幾乎賣掉了一切可以賣的東西,包括股權、地產乃至旗下的子公司,但是回籠的資金遠遠不夠抵債。

直到2024年停牌,泛海控股曾經的3,000億市值僅剩不足20億元。盧志強已成為被人唾棄的「老賴」。

這一切都是怎麼造成的呢?

盧志強商業帝國的遞嬗沉浮,是中國近40年命運的一個剖面。從他的故事中可以窺見官商通吃的富豪們遊戲資本的身影。

踩中時代紅利的風口

1952年出生在山東威海的盧志強,趕上1977年恢復高考,考入了名校復旦大學。1985年,他是山東濰坊市開發區的一名處級幹部,因為不滿沒有被提拔,他炒了體制的魷魚,下海幹起了教育培訓,再轉入房產建設。

1988年,盧志強到北京成立了中國泛海控股集團,註冊資本40億元。

從一個失意的基層幹部,只用3年就搖身變成了億萬大佬,他究竟是怎樣賺到「第一桶巨金」的,至今是謎。要知道,那時候,房地產還處於沒開放時期。

1988年,中國拉開了住房改革序幕,由福利租房轉向補貼購房。1994年,國家統包住房建設、分配、管理的體制也開始改變。1998年,住房實物分配停止,住房開始全面商品化。

幾乎同期,中國證券市場、銀行等金融領域也開始了改革。

當時,先下海的一幫有權力背景的商人紛紛瞅準房地產。只要能拿到地皮,光倒手批文就能賺成百上千萬元,倘若自己建設,利潤是以億為單位的。

盧志強踩著住房改革、房地產紅利、證券市場改革、國企改革等節拍步步得利,詮釋了一句老話——時勢造英雄。

1995年,山東泛海集團、泛海建設,與聯想集團、四通集團等9家名企,聯合投資成立了光彩事業投資管理有限責任公司。兩家泛海的占股比例達91.7%。1998年,光彩事業投資借殼成功上市。其後,公司證券名稱變更後定格在「泛海控股」上。

泛海控股是中國房地產行業最早的一批上市公司。盧志強此番運作資本、再借殼上市,是中國大多超級富豪公司上市的模板,只要上市就能賺得一本萬利。

深諳商界和官場規則的盧志強知道,民企在中國最大的難題是融資不易,民企的資金實力其實取決於背後的金融勢力。他最早在富商圈提議成立了民企銀行。

1996年,中國第一家由民營企業家們出資的銀行——民生銀行成立,盧志強是第一批股東兼董事。在2000年民生銀行上市前夕,盧志強展開股權兼併戰,泛海以1.6億元搶下了1.3億股,成為民生銀行第二大股東。從此,民生銀行就成了盧志強的提款機和資金池。

泛海開發高端樓盤,拿地的能力令眾多地產名家望塵莫及,也始終讓外界充滿疑雲。北京、上海、深圳、武漢、杭州等8個一二線城市的幾大槓桿項目,都被泛海的房產公司輕鬆撬動。

2002年,上海外灘僅剩的未開發區——董家渡,成了爭搶的「香餑餑」。香港最大地產商之一新鴻基的郭氏三兄弟使出了渾身解數,輪番遊說,都以失敗告終。笑到最後的是盧志強,泛海控股以零成本擊退各路豪強,獲取了董家渡三塊地,共計12萬多平方米。代價是要承擔所屬地塊的拆遷工作。

2007年,泛海控股以低廉成本全部包攬了武漢市政府重大項目——武漢中央商務區的連片建設。擁有266.8萬平方米的優質土地使用權,當地人稱這裡為泛海CBD。

這一年,泛海控股的股價炒上了71.3元/股的高位,盧志強以掌控2,609億元的總市值,成為國內「市值第一人」,穩坐山東首富之位,甚至被與李嘉誠相提並論。

但這兩個巨大項目,沒有如期進展,沒給盧志強的地產商名添彩。泛海地產中最有名的還是北京的「泛海國際居住區」。這個280萬平米的豪宅區,滿眼綠色,是名人、明星聚集區。

盧志強的神祕商圈

盧志強無疑深諳商界和官場規則,才能創造拿地的奇跡。但是「泛海系」能迅速膨脹,靠的是金融業。有民生銀行給他不斷輸送彈藥,他才財大氣粗。

民生銀行是中國第一家主要由民營企業家出資成立的銀行,其富豪企業家股東不少,盧志強並非行長,為什麼能夠長期玩轉這家銀行?這就不能不提到民營企業家俱樂部——泰山會。

泰山會發起於1993年,是給企業資產超過億元的民營企業家交流的一個平台。首批成員共有15家企業掌門人。聯想總裁柳傳志、四通總裁段永基、珠海巨人董事長史玉柱,以及盧志強都是泰山會元老。此外,胡耀邦長子胡德平與曾任國家科委副主任的吳明瑜擔任泰山會顧問,泰山會執行董事兼祕書長為中國民營科技實業家協會第一任祕書長華怡芳。

這是中國最頂級豪華富商圈。會員企業組合起來就是一條強大的產業鏈。多年來成員變動並不大,人數保持在20人以內。有人數限制,入會門檻極高。泰山會的作用主要是互通信息,同時成員之間也可以利用自己的資源互相幫扶。

商會活動內容不記錄、不公開、不外傳,因此被認為是最神祕的富商會。

馬雲曾是泰山會員,但他經常請假。後來馬雲成立了湖畔大學,跟他聯手的發起人有包括泰山會長柳傳志在內的多名泰山會成員。馬雲與泰山會員關係密切、互相投資已不是祕密。

說白了,就是中國最有影響力的一眾富豪們,互相聯手、互相幫扶分割市場大蛋糕。

盧志強泛海控股上市的投資合夥人,都是泰山會的成員。

在2005年時,盧志強因為拿地太多,導致資金鏈受到了影響,聯想集團柳傳志幫助他走出了難關。幾年後盧志強也以27.55億元的價格,收購了聯想控股29%的股份,幫了柳傳志一把。

盧志強的銀行「提款機」

民生銀行成立,泰山會的企業家幾乎都是第一批股東。董事局中以泰山會員為主。盧志強在創立開始就出任董事。2006年7月後,他一直穩坐副董事長寶座,是民生銀行有實際控制力的人之一。

2007年10月至2008年1月,盧志強通過減持民生銀行股份套現達45.47億元,度過了2008年的金融危機。

在民生銀行投資人群中,流傳著一個操作資本遊戲攫取財富的故事:「小股東使用10億元資金,通過高槓桿借貸60億元,合計70億元買入4%~5%的股份,掌控貸款規模4萬億元的民生銀行,隨便給自己批貸300億至500億元,而且是低息貸款。再從500億元中,拿出60億元償還高槓桿貸款,實際掌控在自己手裡就有440億元現金和70億股票,用440億元注入自己的公司去賭博。」

這個小股東指的正是盧志強,他從事的「賭博」則是激進擴張房地產和金融版圖。盧志強遊戲資本的手法,是很多中國巨富發家的縮影。

2013年底,泛海資產負債率為76.31%。盧志強的野心投向了來錢快的金融行業。

從2014年至2016年,泛海控股轉向金融業大舉進軍,耗資400多億元,掃蕩式入主民生信託、民生證券等,通過一系列併購入股,一個金融全牌照的「泛海系」帝國落成。

同期,泛海控股通過境外控股子公司,購買美國7個地產項目。共計花費15億美元,預計投資800多億美元。

泛海控股總體業績在帳面上從2015年開始大幅增長,2016年,實現營收達到歷史巔峰246.7億元。盧志強連續兩年進入「胡潤百富榜」前十名。

看似風光無限,實則已是債務飆升。盧志強以為資本遊戲可以長久玩下去,但中共的政策風向變了。

2017年,中共當局要求金融去槓桿,樓市管控趨嚴。銀行開始排查對企業的授信。大批房地產公司在衝擊下出現資金困難或斷流,民生信託幾乎步步踩坑。2019年,盧志強開始拆東牆補西牆式賣資產回血。然而,2020年疫情封控疊加,債務窟窿迅速擴大。

雪上加霜的是,武漢金凰80噸假黃金案讓民生信託虧損超40億元,民生信託成為爆雷火藥桶。

盧志強當年風光時欠下的債,全都找上了門。

分崩離析 眾叛親離

2021年,盧志強的商業帝國已經進入寒冬,其核心金融資產被一步步變賣、剝離,各種訴訟官司不斷。

風雨飄搖之際,泰山會也被解散。泰山會曾被人影射是明末的東林黨。外界評論認為,泰山會突然解散,和中共當局有關係。同期解散的還有馬雲成立的商會。

盧志強在窮途末路中掙扎,等來的是眾叛親離。

盧志強的生意好友孫宏斌,在2022年起訴泛海控股沒能兌付融創持有的「18海控01」到期的17.32億元本息。

在盧志強2019年開始自救時,孫宏斌扮演了接盤俠,先後收購了北京泛海國際項目、上海董家渡項目以及浙江泛海和杭州的兩項目。到了2022年,房地產持續下滑,融創自身難保,融資難,不得已之下逼泛海還錢。

巨人集團掌舵人史玉柱,更是盧志強的泰山會好哥兒們,但近一兩年他與民生信託官司不斷。2023年10月,史玉柱又被法院執行17億多元。而原因卻是他2021年應盧志強請求提供的借款擔保費。民生信託的錢盧志強花了,而民生信託向史玉柱索要欠款。史玉柱曾表示,再也不為朋友做擔保了。

民生銀行也在2023年向自家副董事長盧志強及泛海控股的兩家武漢地產公司發起訴訟,追討拖欠的70多億元借款。盧志強老家的山東高速集團也向他追討20億元債務。最終,盧志強最優質的金融資產民生證券被法院拍賣還債。

這還不夠,民生銀行財報顯示,截至2023年6月末,泛海集團及其關聯企業在民生銀行的貸款餘額還有211.94億元。

民生信託也起訴自己的實控人盧志強。2023年1月以後,盧志強收到13條限制消費令,其中6條是由民生信託提出的。

如今72歲的盧志強已無人相信。在千億帝國崩塌的廢墟中,最可憐的是受害者,包括爛尾工程等的供應商,還有信託受害者。

有民生信託受害者在網上給盧志強女兒盧曉雲一封公開信,斥責盧志強是大騙子,把信託當提款機,挪用揮霍,要求父債女還。誓言不還錢就把盧志強送進監獄。

有評論認為,共產黨的本質註定了權貴資本的模式和結局。盧志強千億帝國的崛起和崩潰,是中共跛腳改革的產物。盧志強是中共黨員、紅頂商人,他與中共大小權貴共舞,貪婪取利,助推經濟泡沫,最終必然為其罪過買單。

對盧志強的今天,網友們說,雪崩時,沒有一篇雪花是無辜的。

——《人物真相》製作組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