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秦:揚虛子列傳

【2024年03月23日訊】江蘇省禁放煙花爆竹最嚴厲、江蘇省實施計劃生育最嚴厲、江蘇省推廣火葬政策最嚴厲,在執行反民風民俗、反人性的政策方面,江蘇省中國的最前面。

唐山打人案的男主角是江蘇省泰州人;江蘇省連雲港市女輔警遭派出所長、公安局長、校長等眾多官員性侵後,以敲詐勒索罪被重判有期徒刑7年,一審更是被重判有期徒刑十多年;江蘇省徐州市8孩鐵鏈女事件;江蘇省蘇州市信訪部門官員稱:「養警察就是用來打人的」;江蘇省南京法官稱:不是你撞的,你為什麼要扶;江蘇省政府篡改全國統一的退休金標準,降低江蘇省的企業退休人員的退休金。江蘇省的政治生態糜爛和司法糜爛堪稱中國之最!

揚州市蔣王派出所王姓警察強姦女青年,受害者報案一年半未果,網民發帖遭跨省傳喚;揚州市彭在林遭強拆,被冤判3年刑,彭在林刑滿殺1死傷2人後自殺;在人民警察的武裝彈壓下,揚州市薛祥谷因強拆被壓死於自建屋內;揚州市謝鵬遭百人毆打、強拆後,在市政府自焚;揚州市糧食部門員工金彬皮划艇冒死偷渡金門……揚州政治生態糜爛和司法糜爛堪稱江蘇之最!

中國貪腐看江蘇!江蘇貪腐看揚州!

揚州人有一個外號:揚虛子。揚虛子,顧名思義即揚州人喜歡弄虛作假。揚州市作為揚虛子官員扎堆的地方,這裡的政治生態想想也是醉了。揚州能夠湧現出吳大維、劉紅波、徐秦、傅濤等眾多的異議人士及無數維權人士,與揚州政治生態糜爛和司法糜爛不無關係!

因為這些眾多的揚虛子為人民揚州人民服務,所以揚州奇葩的事情層出不窮。

本人數次在網上向(揚州市)江都區紀委留言,分配的「查詢碼」到次日即為錯誤「查詢碼」;某商業大亨在揚州本地舉報官員無果,直至在北京通過某權貴的關係舉報,才讓江都區領導于越落馬;江都群眾因環境污染問題向當地信訪部門舉報譚在美未果,泰州(該污染源在江都,污染物隨河流向泰州)上百名群眾到江蘇省信訪,才讓江都區環保部門官員譚在美落馬;小醫院領導鄭某欲借江都區人民醫院平台評主任醫師職稱(小醫院病例不夠)未獲通融,鄭某通過其親屬在建築單位的人脈找江都區人民醫院在基建中的貪腐證據,並向上級紀委舉報江都區人民醫院院長劉思虎(音),才讓劉思虎(音)落馬。

縱觀揚州市的紀檢案件,除了上級紀檢部門壓下來的案件以外,基本上都有「高高舉起,輕輕放下」的特點,且遭「嚴懲」的多為缺乏人脈的軍轉幹部;紀檢部門最典型的弄虛作假案例是官員韋峰戴璐通姦案,戴璐從體制外的人員,直升至副科級官員(地級市的區副局長),戴璐和地方行政首長通姦的行為,其本質為性賄賂(性賄賂在民主國家屬於重罪,在中國卻不算個事,當年毛澤東就有將火車服務員張玉鳳直升為「生活祕書」的先例),紀委僅僅將韋峰、戴璐二人作作免職處理,不僅沒有刑事追責,甚至還保留公務員身分!2018年,因遭強拆,韋剛開車撞人致2死9傷;縱觀「新中國」歷史上的刑事案例,中國老百姓殺2人及以上者,沒有不被處決的;揚州官員為壓社會輿論,僅判韋剛有期徒刑,保了韋剛一命,更保了揚州眾多官員的烏紗帽!

江蘇的賣淫嫖娼行為,在江都區供電局大樓對面的小巷有「368廣場」的外號–失足女按相貌分30元、60元、80元收費,直至一老頭「情緒高昂」地猝死於「368廣場」,「368廣場」才被公安取締。創新浴室的大名,在江都是個爺們都知道;百度貼吧有大量的創新浴室話題,直至現在還未被刪完。2017年(符合習近平「倒查20年」的標準)有一位江都的攪拌車司機稱其車隊過節都要給乖乖們(交警)送禮,有一次相熟的乖乖們(交警)在路上查超載,他把攪拌車的速度(中國的攪拌車滿載時均為超載,詳情請谷歌搜索「人民警察的偉光正」)欲打招呼,乖乖(交警)擠眉弄眼讓他趕緊走。看看這幾年江都公安公布的攪拌車超載案例,基本上是外地車多,大量穿梭在江都的本地攪拌車僅有零星的超載案例作點綴。江建集團唐BOSS,多年前在西安犯事,社會人員從警察手上將其搶下,西安公安跨省抓唐BOSS,唐BOSS在江都公安找人出力解決了問題,唐BOSS知恩圖報,在2010年前後做惠生海工項目時,分包一些工程給當年有恩的社會人員,與江都公安局政治處宦姓官員長得極像的宦志敏更是成為該項目的項目經理–懾於社會主義鐵拳,本人僅敢說兩位「宦」長得像。

江都區引江工程處內有一風景區–黃金大道,據網絡宣傳顯示,黃金大道年接待遊客萬人,日均接待遊客30人。本人為本地人,卻不得其門而入,只見引江工程處的外圍是高牆、鐵絲網。細思極恐,引江工程處內的風景日均接待遊客30人,大抵是達官貴人及其親屬,網絡上數幅人山人海的照片大概率是僅開放一、兩天所拍攝。用人民的血汗錢建的風景區,只不過是揚虛子特權階層的御花園!

津巴布韋婦女在揚州生孩子,獲免費的醫療服務,出院還獲贈一堆嬰兒用品,揚州官方大肆在媒體宣傳揚州官員的仁義;反觀揚州本地人,即便是手術後,只要預付的醫藥費耗盡,醫院立即停醫斷藥,陷病人和家屬於絕路。

若干年前,因參評衛生城市,對廁所進行編號、抽籤檢查,江都把當時最漂亮的廁所–利民橋南的廁所編號塗改成被抽籤的廁所編號。並派「人民」警察帶領聯防隊員守門,嚴禁群眾上廁所,以保證廁所被檢查時的潔淨、「衛生」。

江澤民的父親江世俊為汪偽官員,漢奸後代江澤民卻給其自己偽造烈士後代身分,並藉此升官至中共最高領導人。江澤民一生淫亂、活摘法輪功成員的器官、推動官員腐敗潮、掀起工人下崗潮、把江氏家族打造成超級富豪家族。江澤民死後,中共將江澤民禍亂中華的一生美化為「光輝偉大的一生」。嗟乎,江澤民把揚虛子的一生做到了極致,堪稱揚虛子中的虛頭巴腦!

揚虛子本地官員把歷史上「揚一益二」的揚州禍亂成三線城市,從揚州走出去的揚虛子官員更是禍國殃民。當年為了跪舔江澤民,給江都起了一個「龍川」的別名(意為:江澤民是真龍天子,江都是江澤民的龍興之地)的揚虛子院士,和煙院士、酒院士堪稱中國科技三害。也只有吳國華這樣的揚虛子司令員才會幹出用水代替火箭燃料進行演練的爛事。唯有謝鋒這樣的揚虛子大使看訪民在大使館前的全年無休的羅天大醮、水陸法會,卻從未考慮向中央反映訪民的冤情。

隨著揚州「鄉賢」大量地走出揚州,已經產生揚虛子模式外溢效應!江西指鼠為鴨事件的背後,有著江都給廁所改編號的影子!不斷有貧困大學生退學,中國政府卻給留學生巨額助學金、配陪讀女學生,這和揚州善待津巴布韋產婦,卻對本地病患錙銖必爭,兩者具異曲同工之妙!原江都商業大廈總經理周永生在企業改制後成為「企業家」,同時保留原商貿局官員身分,商業大廈經多次「重組」後,成為周永生「前妻」的私產,許家印的「技術離婚」完全是江都商業大廈「重組」行為的翻版!

揚虛子誤國一至於斯!

揚州是江系貪腐風暴的暴風眼、相當多的揚虛子官員是當年外地官員聯繫江澤民的政治掮客!

作者簡介:喬哲,曾用筆名「苦秦」,本人因企業改制而失業;家兄蒙冤陷坐牢;先父因文化大革命痛失一子一女,並因家兄的冤獄鬱鬱而終。本人於2023年初打電話至中紀委,為家兄申冤,至今無回復。本文涉中共機密,恐觸犯中共《反間諜罪》之法條,為節約中國的司法資源、方便中共警察的抓捕,謹附身分證號碼如下:321088197010280019。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