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中國】報導出錯 《紐時》怎麼了

【2024年04月15日訊】歡迎收看《聚焦中國》,我是Tiffany Meier。

今天我們要討論的是「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的一份新報告,關於《紐約時報》如何一再針對法輪功精神運動的暴行,並擴大中共的宣傳。

Tiffany Meier:我們邀請了列維‧布朗德先生,「法輪大法信息中心」執行長。列維,非常感謝你能來我們的節目。

列維·布朗德:感謝你邀請我。

Tiffany Meier:就這份報告而言,超過40頁,為什麼現在才發表?

列維·布朗德:今年是中共迫害法輪功25周年,我們通常會關注這場迫害,並試圖解釋它、向世界揭露它。我們也回顧這25年來,一些更具影響力的趨勢,一些更令人不安的教訓。我們在這場迫害中學到的教訓,從這四分之一世紀的迫害中,有件事非常令人不安。是西方媒體對法輪功的報導或缺乏報導發生在中國的侵犯人權行為,而這個問題的核心,很不幸的是,是《紐約時報》。

我們深入調查了他們的報導,他們正在尋找什麼樣的事情,他們錯過的事情,因為它在全球範圍內惡意詆毀法輪功,並完全掩蓋了,有時是完全忽略了在中國發生的事。我們認為,這不僅對法輪功團體很重要,對法輪功團體以外的人也很重要,為什麼新聞報導這麼離譜?我們能學到什麼?

Tiffany Meier:關於這一點為什麼會如此離譜?《紐約時報》是否改變了報導方式?根本問題出在哪裡?

列維·布朗德:我們看到的是《紐時》從一開始就偏離了目標,事實上,早在一開始在如何報導法輪功方面。他們誣陷法輪功的方式,如果我們將《紐時》和同規模的大媒體比較,特別是《華爾街日報》和《華盛頓郵報》,所以,如果你看看,例如1999-2002年,也就是這場迫害的前三年,那時《華爾街日報》正忙於刊登十篇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系列文章並獲得普利策獎。《華盛頓郵報》發表了開創性的文章,他們是第一個說,哦,你知道,這場迫害真的來自中共的最高領導人,當時是江澤民,或者說「這場迫害的後果就是酷刑」這是來自北京的授權的一部分;這一切都被《華盛頓郵報》曝光了。

因此,這兩份報紙做了開創性的工作。《紐約時報》對法輪功的報導,首先,在如何誣陷法輪功和如何談論法輪功方面,是從中共的立場出發。

我想說,頭幾年的一件大事是《紐約時報》的發行人飛到中國,會見了江澤民,即當時的中共黨魁。是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這場迫害,正如《華盛頓郵報》一年前披露的那樣,《紐約時報》的領導層與地球上最大的共產暴政的獨裁者會面。當時,許多學者和一些律師稱他們正在對法輪功進行種族滅絕。因此,最初幾年,如果你看看《紐約時報》在做什麼和沒有做什麼?

Tiffany Meier:你提到,例如《華爾街日報》和《華盛頓郵報》對中國發生的侵犯人權的事件進行批評性報導,特別是針對迫害法輪功的報導,當時《紐時》是怎麼說的呢?他們甚至會見了江澤民,他們在談到法輪功時說了什麼?

列維·布朗德:喔這個嘛!我想指出幾件事,其一是,令人不安的是這之中表現出的不真實。在1999年那時的報導,包括當時的《紐約時報》,大家都說,中國有7000萬到1億人修煉法輪功,他們都引用了中共政府的調查數據。迫害開始後不久《紐約時報》突然變化立場,而不做任何解釋,甚至與幾個月前他們自己的報導不同,將數字改為200萬人。並說「哦,在中國只有200萬法輪功學員」,除此之外,他們有時也會提到7000萬或成千上萬。

但他們又改變了這個數字的來源,說,那只是法輪功的說法,沒有人能真正證實這一點。因此,令人非常不安的是他們不僅搞錯了事實,還與自己的報導自相矛盾,還試圖把公開的真實數字,改變得完全不同了。這只是許多例子中的一例,不符合事實的文章被他們發表並傳播出去。

Tiffany Meier:當我們看《紐約時報》對法輪功的報導時,你常常會看到「邪惡」或「邪教」的字眼,這聽起來與中共的說法非常相似,你對此有何觀察?為什麼《紐約時報》要和中共統一口徑?

列維·布朗德:這是另一個令人不安的方面。因為,當中共政權開始迫害法輪功時,還沒有輿論宣傳,還沒有說明他們在做什麼,所以他們陷入了一場公關危機。幾個月後,在迫害開始後,他們意識到,哦,我們需要向世界找個藉口,於是中共政府開始使用這個詞,「邪教」這個詞,自然而然,很多媒體都在報導這件事。並且使用中共的說法,令人不安的是,我們發現《紐時》把中共的說法內化了;所以在他們的一些報導中,他們沒有使用引文,沒有說消息來源於中共,他們以自己的聲音說出來,好像這是事實。因此,我們發現最令人不安的地方是他們不僅遵循中共的口徑來敘述:法輪功是什麼,在教導什麼,信仰什麼;而且他們正在消化中共的說法,變成自己的,從他們的報導可以看出這一點。

Tiffany Meier:所以聽起來正如你所提到的,這是《紐時》報導法輪功的一個非常不好的開端。從那時起,他們的報導有什麼變化嗎?

列維·布朗德:我們查閱了從1999年至今大約160篇《紐約時報》的報導,我們看到的其實是三個階段。第一階段,他們的報導方式確實令人不安。然後大約從2003年直到2016年2017年幾乎沒有任何報導。有一個值得注意的例外,記者安德魯‧雅各布斯,他寫了一篇關於在中國發生了什麼事,但除了他的作品之外幾乎沒有任何報導。

因此,這是一段沉默的時期。這第三個時期,就是過去的六七年《紐約時報》用帶有敵意的語氣攻擊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和相關團體,他們不僅重複了中共一貫的論調攻擊法輪功和我們正在做的事情;而且他們還加大了力度變得更有敵意,而且結合西方的熱門話題試圖說服讀者,這樣,他們的讀者們會認為法輪功真的有問題,他們不可信。與此相反的是,中國仍有數千萬人遭受暴力迫害,這才是真實的故事。他們不僅照搬中共一開始對法輪功的誣陷之辭,他們還更進一步適應西方世界讀者。

我想舉一個例子。《紐約時報》最近的一篇報導,我想可能是(關於)《大紀元時報》,但他們多次提到法輪功,他們引用的其中一條說,法輪功是「種族主義者」,因為禁止異族通婚,這是個重點,因為這是一個宣傳主題。由北京推出的是(北京)在2009年2010年發表的言論,值得注意的是他們只在西方國家進行這種宣傳,他們知道這在西方是一個熱門話題,而中國國內針對法輪功的宣傳沒有這一條,同樣值得注意的是。這顯然是錯誤的,如果你走進美國的法輪功社區或在世界各地都有異族通婚,有混血小孩,這完全不是問題。所以這種說法完全是捏造的,但《紐約時報》試圖引用這一點,他們這種做法就像他們其它未經核實的事情一樣,以此來描述法輪功,是某種奇怪的極端的群體的形象。他們採用了20年前中共的「邪教」之說,並加以更新,他們似乎已經將其武器化,試圖在美國和世界各地反對法輪功和與法輪功有關的活動。

Tiffany Meier:為什麼法輪功對北京來說是眼中釘肉中刺?以至於北京想方設法將他們的宣傳,弄到美國最大的媒體上去?

列維·布朗德:法輪功在中國確實是一個敏感的問題,有幾個原因造成了這種情況的演變。最初幾年這是一個敏感問題的原因:是由於當時的最高領導人江澤民,這個中共黨魁親自部署,這點《華盛頓郵報》很早就揭示了。顯而易見,任何一個在中共治下,關心自己的政治生涯和生意的人都會跟著黨的方向走,這就是為什麼在最初的幾年法輪功是一個敏感的問題。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法輪功在中國國內民間遍地開花,和平而堅定地向他們的鄰居、朋友和所有人揭露中共,已成為向中國人揭露中共罪行的聲音;散居海外的法輪功學員的情況,與此相似,如果你看看法輪功在世界各地的項目、倡議和相關組織,他們代表了一個巨大的聲音提醒世界,不僅是我們所面臨的迫害,法輪功在中國面臨的迫害,而是中共對全球構成了威脅。我認為現在法輪功仍是一個敏感問題。

因為在中共看來法輪功威脅它的存在,在世界舞台上法輪功是最強烈的聲音之一,是最明顯的行動者之一,曝光中共的醜惡,這是中共不想看到的。所以這確實是個敏感問題,那麼也帶來一個問題,既然這是中共的敏感問題,為什麼《紐約時報》似乎也有相似之舉呢?這樣的相似之處我認為是非常令人不安的。

Tiffany Meier:你剛才提到《紐約時報》的負責人去與江澤民會過面,是在這場迫害期間,《大紀元時報》的文章深入探討了《紐約時報》的既得利益,無論是金錢還是在中國設立更多分社,都是我們看到這種情況的潛在原因。不過,換個角度來看,現在,如果你看很多頭條新聞,維吾爾族或少數民族是頭條新聞的主角,《紐約時報》對維吾爾人的報導,與法輪功相比,你發現有何不同?

列維·布朗德:我們常常遇到這個問題,實際上,我們在報告中對此進行了深入探討。因為,如果你看看,讓我們來看看在中國的三個不同的群體,我們知道他們正在慘遭迫害,法輪功、維吾爾人和藏人。如果你看看維族人和藏族人,在中國《紐時》對他們進行了大量報導,但對法輪功卻截然不同,《紐約時報》也將其視為敏感問題,這是為什麼呢?

我們在報告中指出了幾件事,其一是,《紐約時報》傾向於或似乎有一種世俗偏見的模式,維吾爾族和藏族是少數民族,法輪功被定義為一個信仰團體,這是其中的一種情況。並且,我認為,還有一件事我們需要考慮的是,從中共的角度來看,揭露其對維吾爾人和藏人的人權迫害,讓它很惱火,它們顯然不希望這樣,但這並不構成重大威脅。

法輪功學員就是中國人民,密不可分,全中國學煉法輪功的漢族就有七千萬到一億人,因此,對他們來說這確實非常敏感,所以任何有興趣與中共政府保持良好關係的人,不想被趕出中國的人,或至少保持一定的接觸的人,多年來許多媒體都被驅逐出境,可能又被邀請回來,來來回回的情況,任何有興趣進入中國的人,都必須遠離法輪功問題。這肯定會起作用,舉個例子說明一下,我想我們看了過去14年,對維吾爾人和法輪功的報導,《紐約時報》上有27篇關於維吾爾人的專欄文章,我想其中有7或10篇是維吾爾人自己寫的。

Tiffany Meier:在過去的25年,《紐約時報》上沒有一篇專欄文章是由法輪功學員撰寫的。在這25年裡,你們這份長達40多頁的報告的結論是什麼?

列維·布朗德:不可否認的結論是《紐約時報》內部存在著「法輪功特例」,不可否認的是《紐約時報》在極力扭曲法輪功團體的信仰。法輪功信仰團體的做法,不可否認的是《紐約時報》缺少對25年來的駭人聽聞的侵犯人權行為的報導。而主要的人權組織、團體,甚至我們的美國國務院,每年都在記錄侵犯法輪功人權的事件。

因此,這是《紐約時報》國際報導的災難性失敗。為什麼會這樣?我們不一定能回答這個問題,我們不在《紐約時報》內部,我們不了解他們所有的交易,但我認為很重要的是要明白,明顯的趨勢,不僅僅是法輪功團體。但大眾依賴《紐約時報》和其它報紙向我們介紹世界大事,如果他們在法輪功報導上出現這樣的錯誤,那麼他們還可能搞錯什麼呢?我認為人們要意識到這一點很重要。意識到,好吧,我們需要這個問題的答案。因為如果我們不能回答,為什麼《紐約時報》會這樣對待法輪功,我們又怎麼能相信他們報導的其它內容呢?

Tiffany Meier:我想問一個假設性的問題,如果《紐約時報》從一開始就對中共政權迫害法輪功持批評態度會發生什麼?

列維·布朗德: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也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過去25年的實際人權工作告訴我們關注是有效的。當警察關押法輪功學員時,在勞改營或集中營裡折磨他們時,當他們的罪行暴露在世人面前時,他們就會害怕,他們就會停止,有時,人們會被釋放,我們知道這很有效。

因此,如果對這場迫害給予更多關注,不僅揭露這種迫害,而且同情受害者,不是把他們描繪成不值得同情的奇怪受害者,讓讀者了解法輪功學員在中國的真實生活以及他們所面臨的威脅。真實的例子顯示(揭露迫害後)當事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減輕了,酷刑停止了,有時被放出監獄,這些都可能被放大,可能會放大幾倍,幾十倍,幾百倍。

如果《紐約時報》能夠充分發揮其公信力和平台作用,披露法輪功在中國的真實情況,我認為(其效果)幾乎是不可衡量的。顯然這將幫助無數的人們帶來巨大的影響,甚至可能拯救生命,不僅是對當下的人們,還有幾代人的生命。

Tiffany Meier:我們這裡後退一步,在這份報告發布後,你希望會帶來什麼影響嗎?

列維·布朗德:就我個人而言,《紐約時報》,或許就和數百萬美國家庭一樣,都把《紐約時報》當成家中的必備品,在我成長過程中,它一直會出現在餐桌上。因此,它一直是我的家庭、我的社區的重要參考。因此,看到法輪功遭到這樣的對待,令人非常失望和難過,我認為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希望我們能從中學到教訓。

假設我在《紐約時報》工作,當這份報告發布出來,我希望能有一些反省。我們不能說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但事實是,他們導致的結果,符合地球上最大最暴虐的共產主義政權的目標,這應該讓《紐約時報》三思而後行,想想到底怎麼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以致於有這樣的結果?我希望這能引起一些反省,並能讓《紐約時報》有所改變。其它可能有同樣問題的報紙,也要審視自己的運作,審視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審視自己作為媒體第四權,所應盡的責任,然後承認,我們有問題,讓我們來解決它。

Tiffany Meier:對於那些通過這個報告,或這次採訪發現,《紐約時報》從一開始就錯誤報導法輪功的人,你有什麼要說的嗎?如果他們想了解法輪功可以去哪裡?

列維·布朗德:我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給他們我們的網站,「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的網站是:faluninfo.net(F-A-L-U-N info.net),你可以在那裡找到大量關於迫害、關於法輪功的紀錄片,你還能找到相關報導。我們每天都會收到許多來自中國的報告,在中國各地記錄的真實發生的事情,在他們的社區,在街區的勞教所裡發生了什麼事。我們正在獲取這些資訊,我們會分析,我們會發布這些資訊,所以去這個網站。在這裡,你可以了解到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不僅在中國,也包括世界各地。

Tiffany Meier:以上就是本次與「法輪大法信息中心」執行長列維‧布朗德的深入對話。感謝您收看我們的特別報導。

請留意我們的新聞節目《聚焦中國》,請繼續關注新唐人電視台,再見。

《聚焦中國》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