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對韭當割」 央企開打搶錢模式

【2024年04月29日訊】最近看到一副對聯,上聯是:水表、電表、煤氣表,表裡不一,下聯是:學費、房費、醫療費,費盡心機;再配上橫批「對韭當割」,可謂將長久以來中國老百姓那點血汗慘遭洗劫的對象和方式描寫得淋漓盡致。無論是央企硬搶還是政府豪奪,都在此聯中有充分體現,讓人讀來回味無窮,且感到十分應景。

最近,央企華潤燃氣在重慶等地換表搶錢的事再次刷新了人們的視野。已被404的《這簡直就是入室搶劫》一文中寫道,「重慶20萬更換了燃氣表的居民用戶發現,他們的燃氣費用,上漲到了原來的2倍不止」,有的「增加了5倍多」;還有人說「新表比飛機都『跑得快』」。更離奇的是,「家中沒人,但燃氣表自動在走」或「小區停氣後,打開水龍頭,燃氣表仍然在轉動」。

換表導致費用陡增,從燃氣公司的財務數據中也能找到依據。照上面的網文分析,「從數據上看,2023年的前三季度是低於2022年的前三季度利潤,低了約1個億」;但「2023年的第四季度利潤卻大幅增長,同比增長約824%」,而這卻「和重慶『換表增費』的時間線高度重合」。此外,另有數據指出,華潤第四季度淨利潤暴增824%,但前三季度卻「同比下降了27.5%」,可見這家央企「2023全年賣氣量微增0.69%」要全靠第四季度來實現。若不是當時換了個燃氣表,重慶人的真實用氣量甚至都在減少呢!

沒用那麼多氣,卻額外支出了那麼高的費用。負責調查的官方對此否認稱,這不是「燃氣表計量和質量、燃氣質量、通過遠程操控改變燃氣表計量等問題」,而是燃氣公司「存在錯抄、以估代抄、計費周期混亂以及計價不規範等問題」。但這依然沒有恰如其分地解釋為什麼「表比飛機都『跑得快』」、「人在海南住,表在成都跑」、後來又「看到錶轉得比之前慢了」、能「想快就快,想慢就慢」的怪像。

假如官方不否認,重慶等地新換上的是物聯網燃氣表,那麼作為一款智能燃氣計量產品,它本身所具備的功能就很能說明問題。因為這款燃氣表完全可做到「定期上報用氣數據(自動抄表)」、「遠程閥控、遠程調價」、「對突然情況或惡意欠費客戶,可遠程關閥」等這些由人在終端就能進行操控的事項。既然你用的就是能動手腳的表,那就得拿出你不會去動手腳的證據來。否則,只要出了問題,你就必須接受司法審判,負上法律責任。

然而在中共治下,「黨」都拍板了、說沒問題,那些個早已淪為專制工具的檢察院、法院敢提出異議,要求進行取證、調查、審判嗎?一旦這種與搶劫無異的罪行被長期掩蓋,犯罪者就會更加肆無忌憚地將黑手伸進老百姓的錢袋裡。

一篇同樣被404的網文《重慶燃氣,帶了個壞頭》還寫道,「這是一場看不見小偷和盜匪的入室搶劫」,「有一隻看不見的黑手,不知道從哪裡伸出來,抓住了你的錢袋子」,而「這種不安不唯獨屬於重慶和成都人民」,「這幾天,又輪到南京、蘇州、西安人民,擔心自己的燃氣費了。燃氣表如此,其他的呢?水表、電表、油表,甚至是話費呢?」

就在燃氣事件被曝光時,江蘇有一對老年夫婦告訴媒體,他們家去年11月和12月的用水量總共達到了1023噸;經工作人員上門抄表後,他們被要求支付的水費為3320.23元。儘管自來水公司上門檢查後,並未發現漏水點和水表故障問題,但仍堅持要讓這家人支付數千元水費。另外,有武漢市民反映,早在2021年,她家就發生了「不用水,但水表卻離奇自轉,3個月的用水量達到上千噸」的怪事。而在這年,貴陽一位六、七年在外地生活的居民回家後也發現,水費帳單竟離奇地高達1700多元。

看來,燃氣費暴漲只是個序曲。這就好比掏下水道,本來只想扯出堵在入口的那一綹頭髮,結果骯髒、污穢之物卻越拽越多。若非如此,幾篇明確寫著「這次的成渝燃氣風波……影響波及水、電、通信等領域」、「近年來,水電燃氣換表後居民集中反映費用變高的情況在各地時有發生」、「很多人不光是覺得燃氣表跑得快,感覺電表也經常亂跑,還有手機話費、寬帶費,同樣經常發生異常收費」的文章又為何會被404呢?

政府怕什麼?自然是怕被搶的老百姓會一呼百應。為何能產生如此共鳴?自然是因為被央企、國企等中共權貴壟斷企業洗劫的,不可能只是被其共同視為韭菜的那些少數和個別。近日,統計局最新出爐的數據表明,今年1月到3月,「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實現利潤總額1921.2億元,增長40%」。該數據再次證明,在中共治下,能「入室搶劫」卻不必認罪伏法的「小偷和盜匪「決不會只有華潤燃氣這一家。

以前漲學費、房費、醫療費,割的是有需求的韭菜;而到了現在,不管你是否有需求、需要多少,都必須把錢掏出來。老百姓有班可上、有業可就時,政府還會通過漲物價來進行看似合理的徵收;但如今,面對停業、失業、捂著錢袋子不消費的大量P民,權貴們就只好動起歪腦筋,盯著他們的存款來一場大面積洗劫。

儘管這種醜態盡顯於今時今日,但實際上就是中共奪權篡政前的原形畢露。1928年,紅軍遭國軍圍剿、四處逃散時,曾跑到城裡向商戶、富戶伸手要錢,並美其名曰「籌款」。收到錢後,他們將寫有「籌款交清,給予保護」字樣的憑條貼在人家門口,好像擔心大家不知道自己幹的就是土匪、黑社會收取保護費的那一套。李先念就曾帶著一幫紅軍在鄂西一帶綁過「活票」。他們把人抓來,不停地迫使其家人交贖金,直到把那戶人家弄得家破人亡。當然,撕票的中共黨徒也大有人在。

比如被毛稱為「飛將軍」的黃公略不但在綁票後對人質動刑,還在勒索成功後將其殺死。至於說赤裸裸地公開搶劫,中共也干過。1944年,中共在福建莆田的武裝部隊還真策划過一宗搶劫銀行的大案。他們趁國民政府官員到銀行查庫時,扮成國軍、混進銀行,最終搶走了20兩黃金和470多萬法幣。

可見,中共從一開始就是個名副其實的劫匪、強盜。這樣的犯人未被繩之於法,必定會成為慣犯。一旦坐上權力高位、不受法律約束,就更不會停手了。此前,在憑藉外資供給和人口紅利來撈錢的幾十年中,趙家人的吃相或許並沒有現在這麼難看。如今,中共把藏了幾十年的強盜嘴臉再次顯露出來,就意味著「一夜回到解放前」已成為當前大陸經濟的真實寫照。經濟都回去了,加速開倒車的中共離回到那時、被打回原形又會有多遠?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