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清理「形象工程」 雄安新區再引關注

【大紀元2024年05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駱亞報導)中共多年來從中央到地方大搞形象工程,特別是黨魁習近平上台後,各地以黨建名義搞的勞民傷財工程爭相上馬,如今中共陷入財困,這些工程不得不成為清理對象。專家認為,這體現了中共統治的荒唐,習近平只允許搞他自己的形象工程。雄安新區也再引關注。

中共整治「新形象工程」 黨建成醜聞

陸媒財新網5月13日報導,大陸多地官方表態整治「新形象工程」。按官方說法,所謂「新形象工程」是指在一些地方財政吃緊的情況下,仍然在搞「非必要、非急需項目」,而且形式隱蔽、名目巧立。

報導提到,河南南召縣提出倒查2016年至今涉及勞民傷財及項目爛尾等方面的問題,包括新建或投入使用民生項目、鄉村振興項目、文旅項目、基建工程、數字系統、黨建設施、黨性教育培訓機構、離退休幹部康養基地等。

雲南德宏州則提出整治8類「新形象工程」,其中黨建部分也是重點,如建設豪華黨校和占地大、投資多、使用率低的「黨建公園長廊」等,又指一些地方斥巨資大建城市規劃館、城市展覽館、智慧城市館等展覽設施,使用率低、維護成本高,甚至淪為「半拉子工程」等等。

黨建工程向來是中共最高層要求做的項目。現任中共黨魁習近平上台後,中共近年更強調加強所謂「黨建」,由此催動全國各地相關宣傳設施大規模上馬。

黨媒《半月談》去年曾罕有自曝各地搞「黨建」工程奢侈浪費,一塊標語10丈長,總花費約44萬元(人民幣,下同);有標語牌12個大字花了31萬;西南某地一處「黨建」公園,投資逾7000萬元。消息披露後在海外社交媒體引起熱議。(先前報導:中共黨建標語牌12個字花了31萬 網友怒轟

據官方信息顯示,這個整治「新形象工程」運動是今年初由中共中央主題教育領導小組推動的,這個小組的組長是現任政治局常委蔡奇。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旅美政治學者王軍濤5月14日對大紀元表示,當局認為這些實際上都是地方官的個人形象工程,實際上很多都是豆腐渣工程。習近平現在想把大大小小貪官污吏,為了個人的利益所經營的形象工程搞掉,只留下他一個人的形象工程。

王軍濤質疑,「現在還有比習近平這個形象工程更大的嗎?現在天天在鋪天蓋地地宣傳他,那就是一個形象工程。說明他是想把別人的形象工程都拆掉,變成自己的形象工程,把每個人在共產黨內都能發財的這樣的機器,變成他個人統治的機器。」

他說,當局說這些工程勞民傷財,說明也是覺得錢花的太多了,但更主要是政治考慮。「因為共產黨如果為了習近平的形象,印他那個著作,花了多少錢,沒有人買。他就讓集體買,完了還要個人買。這樣他並不怕勞民傷財,他就是希望把錢花在刀刃上,刀刃就是他,給他個人樹形象。」

台大政治系副教授陳世民5月14日對大紀元表示,這些項目本身也是在中共高層鼓吹之下地方才做的,現在又要重新來整治拆掉,本身是一個笑話。

他說,從習近平上任以後要搞黨建,下面一大堆的人就奉承習近平,去搞一大堆形象工程,當局一直不管。這非常荒唐,因為很明顯有貪腐,很明顯地勞民傷財。現在要整治,關鍵原因就是地方的財務惡化,有些地方甚至連公務人員或醫院的醫生護士的薪水都發不出去。

「歸根到底,就是中共一黨專政,極權獨裁的政治體制,欠缺監督制衡所導致的一個狀況。」

2022年底中共結束疫情封控政策後,中國經濟並沒有出現強烈反彈,一直停滯不前。經歷疫情三年,地方財政更加陷入困境,地方債問題尤為突出,迫使當局嚴控地方上馬新基建。

習的形象工程雄安新區再受關注

同樣是形象工程,河北雄安新區的建設被吹捧為中共黨魁習近平的「千年大計」,其勞民傷財一直倍受非議。

雄安新區2017年4月1日正式設立,迄今第7年。中共央視4月初報導稱,雄安新區380多個重點項目累計完成投資6700多億元;央企在雄安新區設立各類機構超過200家;還建設了公路、地下綜合館廊;雲端智慧服務等等。

當局要求北京的機構搬遷,但進度緩慢。5月14日,央視新聞提到,北京交通大學、北京科技大學、北京林業大學和中國地質大學是首批將疏解到雄安新區的四所在京高校,目前只有北京林業大學雄安校區和北京交通大學雄安校區的首座建築主體分別封頂。

香港《星島日報》去年6月6日報導提到,北京的「待疏解」高校老師們不願搬遷往雄安。一名北京的「待疏解」高校的老師表示,教師們想法一致,更情願留京「求穩」。

近日網友拍攝了城市街景,並在現場說,現在漫步在大雄安街頭,這幾乎是一個空城,「就宛如一個世界末日的地方」。

王軍濤說,雄安還不是習近平最壞的一個形象工程,因為那個地方畢竟還搞了一些建設,只是誰都知道到雄安就是死路一條,大家都不去。

「習還真是想讓它變成一個首都,結果他實際上弄錯了,沒了面子。它是一個沒有形象的工程,你要粉飾都沒法粉飾。」

陳世民認為,雄安新區是習近平要搞的工程,官員不敢提出不同的意見,現在明顯已出現很多問題。「因為雄安新區是在一個低洼的地帶,很容易淹水。去年河北涿州大水,事實上就是官員為了保習近平的雄安新區不淹水,所以洩洪讓涿州淹水。」

今年1月25日,《日經新聞》資深撰稿人中澤克二撰文說,去年河北洪水發生時,河北省的高官擔心,若雄安新區被淹沒,會讓中共黨魁臉上無光,於是向總理李強求助,然而李強沒有實際權力控制國家安全鏈。知情人士透露,當時蔡奇有這個權力,李強只能求蔡奇。最後蔡奇決定在距離北京較近的涿州洩洪。該決策倉促,沒有足夠時間先通知當地,包括涿州在內的更廣大地區被洪水吞沒,僅為了保下雄安。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