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社交媒體的真相 簡介「真相社交」平台

【2024年05月19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Matthew David Jones撰文/李梅編譯)雖然Meta(原臉書)、Instagram和「X」(原推特)等公司在創建之初都有良好初衷,但卻都很快地混淆了科技時代言論自由的含義。從輕微的虛假「事實查證」,到直接封禁帳戶(當分享有關新冠病毒、選舉欺詐和腐敗相關信息時),這些網絡平台都在不同程度上非法干擾了《第一修正案》的言論自由──這是在「政治正確」世界之外的人們的看法。

媒體上的真假信息

2022年10月,馬斯克(Elon Musk)在收購「X」後,很快將推特時代的內部文件交由記者泰比(Matt Taibbi)、韋斯(Bari Weiss)以及作家謝倫伯格(Michael Shellenberger)、茨威格(David Zweig)等人整理發布。

2022年底發布的推特文件,表明了它不僅針對保守派人士如柯克(Charlie Kirk)和邦吉諾(Dan Bongino)有攻擊行為,連醫療專業人士,包括斯坦福大學教授兼流行病學家巴塔查亞(Jay Bhattacharya)都受到了「影子禁令」(shadow banning)的影響。

巴塔查亞的觀點很單純:病疫大流行時的封鎖政策,會對兒童社交發展和學習能力等方面產生負面影響。但很顯然,推特為了防止巴塔查亞博士的推文形成趨勢,祕密地將他列入「趨勢黑名單」(Trends Blacklist)──無論名單上帳戶的推文收到再多點贊或有多少人轉發,都不會形成影響大眾的趨勢。

最終,左翼媒體機構與聯邦調查局(FBI)合作,並從該機構收到了逾300萬美元的處理請求費;用以確定包括前總統川普的推文是否涉嫌選舉操縱等。

情報界針對前總統川普發起攻擊已是司空見慣,畢竟2017年他們就彙編了奇怪的斯蒂爾檔案(Steele dossier)。當時FBI向退休英國間諜克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提供了100萬美元,要求其收集在2016年總統大舉中川普與俄羅斯勾結的「證據」。川普已經被證明是無罪的,但當時這場騙局所捏造的故事在大媒體和社交媒體界掀起了軒然大波,前共和黨聯邦眾議員努涅斯(Devin Nunes)稱之為「虛假信息管道」(disinformation funnel)。

那時,媒體核查人員都懶得以任何基於事實的立場來捍衛川普,他們讓這場注定失敗的爭論不斷延燒,試圖抓住川普所有言語來證明他們的觀點:一堆由俄羅斯人花很少錢支付的臉書廣告讓川普成為了美國總統。

有趣的是,當我為普拉森蒂亞-約巴林達聯合學區(PYLUSD)的約巴中學校報《鬥牛士信使》(Matador Messenger)撰稿時,我被禁止撰寫有關斯蒂爾檔案與案情的矛盾之處。我還因為爭取言論自由被踢出了編報班級,並因為想寫政治題材被押送到校長辦公室。假信息不僅在媒體界發酵,學校裡也有,真相往往被充滿左派意識形態的教育機構隱藏,但那是另一回事了。

遇見「真相社交」CEO

不會對社會重要話題進行全面審查的平台,如「真相社交」(Truth Social)等,使得發布免費信息成為可能。我有機會在加州蘭喬米拉奇(Rancho Mirage)採訪了該平台首席執行官努涅斯,並記錄了他對社交媒體、前總統川普和與美國未來相關的重要議題回答。(註:Truth Social為川普媒體與科技集團公司(TMTG)開發的應用程序。)

問:如何建設Truth Social和媒體公司,使其對選民產生更大的影響?

努涅斯答:我們的平台對所有人開放,加州州長紐森也在這個平台上,中國人也在這個平台上,所以這基本上是一場使用者有多少的競賽……我們嘗試整合臉書、Instagram、Tiktok和紅迪網(Reddit)的優點……我們必須從頭開始構建,讓這個應用程序變得越來越好。它過去只是一家研發公司,但現在獲得資助,已經進入了公共資本市場(3月26日在納斯達克上市)。我們將加大發展力度,但同時也會保護整個互聯網。

我們並不想成為推特,但想為人們提供良好社交媒體平台,我稱其是「對抗無法關閉的大型科技公司的灘頭陣地」。接下來要做的事包括,正將流媒體構建到平台中……我們是所有「被取消(被限制)」者的家,Truth Social內也將有電視台。

問:您站出來呼籲調查Truth Social股票被「裸賣空」(Naked Short-Selling ),這會需要做一些清理,因爲它已經在金融領域持續一段時間了。要怎麼開展真正的清理行動?您如何應對逆境,就像Citadel證券公司面對的那樣?

(註:裸賣空是指人們不去借股票而是直接在市場上賣出根本不存在的股票。當股票下跌時,再買回股票,從中獲利。因為裸賣空賣出的股票並不存在,所以交易量可能非常大,並會對股價造成強烈衝擊。)

努涅斯答:基本上就是要求納斯達克交易所確保不發生任何奇怪的事情,新聞已經對此做了推斷……我過去的角色是保護選民,現在要保護我們的股民。Truth Social有非常多的散戶作為基本股東,事實上我不知道有任何機構投資者擁有我們的股票,這在過去是未曾聽聞/從未發生過的事。如果市場存在違規行為,我們的責任就是保護股東,免受看似非常不穩定活動的影響。

問:您感覺與川普的合作如何?在大選季會怎麽樣?

努涅斯答:我們從未見過這種事,(川普)收到了4份起訴書……我不知道川普是如何做到的(同時應對這些起訴),但人們低估了他,你永遠不會比這個人更加努力……如果有人認為能擊敗川普,那麼最好每天工作24小時,因為這基本上就是川普現在的狀態,這也是我認為他會獲勝的原因。◇

原文:The ‘Truth’ About Social Medi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馬修·大衛·瓊斯(Matthew David Jones)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