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被賣給屠夫的老馬獲救 再獲生機

【2022年08月15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E. S. ARMSTRONG報導/王淨一編譯)巴德(Bud)是一匹來自德克薩斯州西部「夥計牧場」的老馬,即將被賣給墨西哥的屠夫以獲得馬肉。這匹馬是德克薩斯牧場飼養的五十多匹工作馬中的一匹,用於越野和夏令營,它的工作使它多年來飽受飢餓、寄生蟲感染和牙齒護理不當之苦,這些都導致了胃腸道損傷。像許多在拍賣會上被出售的老馬一樣,它憔悴不堪,長期跛行,而且多年來沒有得到適當的獸醫護理。

在拍賣時,巴德的身體評分狀況為「1」(一般來說,評分範圍從憔悴的「1」到肥胖的「9」)。它的骨架清晰可見,身上幾乎沒有脂肪。它的背部嚴重搖擺,前腿幾乎無法使用。

這時,27歲的克里斯蒂娜·海斯(Christina Hays)救了它,她是總部位於德克薩斯州泉水鎮(Spring, Texas)的非營利性組織「永遠的自由韁繩馬匹救援公司」(Forever Freedom Reins Equine Rescue Corp.)的老闆和創始人。

(克里斯蒂娜‧海斯提供)

「我第一次聽說巴德是通過我的一個密友,她最近被這個牧場僱用了。她對許多馬匹的狀況感到震驚。」海斯告訴《大紀元時報》。

2019年,海斯購買了巴德和當天出售的其它七匹馬。所有這些馬都因其狀況惡化和無力工作而被「夥計牧場」淘汰。

相反,它們在「永遠的自由韁繩」找到了家。

八匹獲救的馬中有兩匹沒有活下來。其中一匹因過度勞累和飢餓而出現器官衰竭。另一匹馬的兩條前腿都出現了晚期關節塌陷。然而,剩下的六匹馬,包括巴德,在接受了大量的愛護和廣泛的醫療護理後,恢復得很好。

巴德的康復需要耐心。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來實現它的醫療康復。在接受了救助後的牙齒檢查、評估其整體健康狀況的血液檢查和評估其跛行情況的X光片檢查後,它在大約一年的時間裡經歷了嚴重的腸易激綜合徵的發作,並因嵌塞和腹瀉而多次住院並接受靜脈輸液。

目前,巴德接受了常規的背部和臀部注射,並每天服用藥物以減輕炎症和疼痛。由於巴德在牙齒護理不當後失去了所有的牙齒,它不能咀嚼乾草或硬飼料,所以每天要餵它兩次浸泡過的飼料。

精心護理使這匹老工作馬恢復了活力。

海斯說,巴德自獲救以來體重增加了200多磅,現在幾乎沒有跛行現象,可以在圍場上無痛地奔跑。雖然巴德可能是超重了,但海斯認為,考慮到它的過去,這匹老馬值得擁有這些。現在,它正在彌補失去的時間。

「直到今天,它在吃飯的時候還在不停地嘶叫。它總是那麼興奮!」海斯說。

(克里斯蒂娜‧海斯提供)

近30歲的巴德茁壯成長,它的性格表現得很明顯。海斯形容它自信、獨立、隨和,能夠獨自或與其它馬匹一起漫遊。它的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食物上,大部分時間都在獨自吃草。

「它是你可以信任的馬,可以照顧任何騎手,無論他有多小或沒有任何經驗。」海斯說,然後,她笑著補充說,「有時,如果它認為是晚餐時間,它會輕輕地無視在它背上指揮的孩子,把他們直接送回馬廄。」

海斯不打算讓巴德離開。她打算看著它,照顧它的餘生。巴德已經找到了它的「永遠的家」,而海斯也找到了她的「永遠的馬」。

她說:「由於它的年齡和GI(胃腸道)問題,我們認為讓它和我們一起度過最後的日子是最好的。」

巴德現在和其它10匹救援馬一起在15英畝的綠草地上漫遊,度過它明亮的白天,而它的夜晚則在一個大的軟墊馬廄裡度過。「它喜歡它的馬廄,如果天黑時它被留在外面,它就會站在馬廄門前推著門進來。」海斯說。

(克里斯蒂娜‧海斯提供)

巴德的故事是一個小小的例子,說明了海斯開始她的非營利組織的目的。她在德克薩斯A&M大學讀書時,偶然發現了兩匹需要救助的馬,便創辦了「永遠的自由韁繩」。「神祕」(Mystery)是一匹被遺棄的母馬,被綁在休斯頓的一棵樹上,而「博默」(Boomer)是一匹瘸腿的牧場馬,被送去屠宰。

她說:「這兩匹馬讓我看到了殘酷、忽視以及每天都在發生但卻不為公眾和馬術界所知的馬匹屠宰的殘酷性。」

「從那時起,我的任務就是教育和宣傳馬匹屠宰和虐待的問題,擁有馬匹的責任和承諾,馬匹的過度繁殖和過度飼養,以及它是如何導致馬匹屠宰的。所有這些都使我們不斷拯救儘可能多的馬匹。」

通過捐款,「永遠的自由韁繩」拯救、康復和收養那些本來沒有機會的馬匹。他們專門處理重大醫療和臨終關懷案例,否則這些馬將被安樂死或送去屠宰。她說:「我們努力為這些動物提供最好的護理,已經拯救了60多匹馬,而且還在不斷增加!」

像巴德這樣的馬,這些馬的靈魂是海斯的使命以及篤定與持續的愛之目標所在,這種愛可以令瀕死的生靈再獲生機。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1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