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黑幫頭目覺醒後回歸信仰 開始牧師之職

【2022年07月14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Michael Wing報導/凱茜編譯)像90年代成長起來的許多年輕人一樣,特雷爾‧斯科特(Terrell Scott)被黑幫生活的誘惑引向了一條黑暗的道路。

在金錢和權力的誘惑下,他最終入獄服刑——直到他奇蹟般地被他傷害過的一個受害者所拯救,這位受害者原諒了他,並幸運地讓他轉向……牧師之職。

特雷爾在上高中時開始陷入歧途。在當時困擾整個美國的快克、可卡因疫情中,音樂界和好萊塢把做毒販宣傳得很有魅力。監獄被填滿年輕的生命,他們被毀或消失,家庭被毒品和幫派暴力的禍害所摧毀。

像許多聰明的年輕人一樣,特雷爾相信這一點。

特雷爾是來自相當富裕家庭的一名天才運動員——他的父親是一名鋼鐵工人,母親是一名家庭主婦;他們在亞特蘭大有一棟房子——對特雷爾來說,犯罪的生活並不是一個必然的結論。他在學校很受歡迎,踢足球也很出色,但他「永遠是最好的」特殊抱負使他很容易陷入幫派生活。

特雷爾和布蘭迪在高中時。 (特雷爾‧斯科特提供)

它一直使用藥物來緩解運動造成的頸部損傷。

他告訴《大紀元時報》,「我喜歡運動」,他說,「我受傷後就開始使用我從街上弄來的毒品,所以這確實是我走向死亡的一部分。」他補充說,體育是「滿足需求的地方」,是「獲得愛的地方」,但受傷後「濫用藥物」使他失去控制。

特雷爾有很多優點。不幸的是,學校裡有犯罪分子——他的一些隊友加入了幫派——特雷爾總是想成為最好的人,這促使他與其他毒販子較量,形成了自己的幫派。

「我在心裡說,如果我在體育方面不成功,我就要經營一個有組織的犯罪團伙。」他說,「瘸子幫、血族幫,那些更大的幫派你必須跳進去。我開始參與,我說你不可能跳過我。」被 「跳入」意味著被打了一頓才加入。

他和他的朋友們開始販毒並武裝搶劫其他毒販。特雷爾的企業積累了槍枝、防彈背心、快克、可卡因、大麻和數十萬美元。他們有存放衣服的儲藏室。他過著權力、犯罪和暴力的生活。

(Syda Productions/PRO Visual Solutions/Shutterstock)

每個人——父母、親戚、教練,都知道他在做壞事,但沒有人知道他怎麼做的或做什麼。「他們知道有事情發生,但他們不知道我所做的事情的程度。」特雷爾告訴《大紀元時報》,「我真的把它作為一個祕密,因為就是你所處的生活方式。」當他叔叔質問他的時候,特雷爾拒絕任何形式的糾正。他們將非法物質和武器藏在隔間、車輛和安全屋中,以躲避朋友、敵人和執法部門,或者索性將它們深埋起來。

最終,特雷爾的墮落軌跡走到了死胡同。21歲時,他從拿著全額獎學金上大學(兼營毒品)直接進入監獄,因販賣可卡因服刑20年,其中15年是因為販賣可卡因,並被罰款50萬美元。

即使被監禁,他也一直在監獄裡經營他的團伙。直到最後,一次與同獄犯人的暴力衝突導致特雷爾被隔離監禁6個月,他的「心開始哭泣」,並開始質疑自己的人生選擇。然後,他形容為「奇蹟」的事情發生了。

他以前的一個朋友叫布蘭迪,是一個曾經和他一起開派對的年輕女子,她在失去母親後飽受濫用毒品之苦,在監獄裡找到了他——甚至那是她在他的槍口下被搶劫之後。

布蘭迪和特雷爾在監獄裡的合影。(特雷爾‧斯科特提供)

她通過信仰扭轉了自己的生活,克服了毒癮,並意識到寬恕是被寬恕的關鍵。這意味著她原諒了特雷爾,放下了對他的仇恨。因此,她面對他,看著他的眼睛,說了發自內心、善意的話,從而點燃了他的內心,使他覺醒

她提到了他的「幫派紋身」,還有他的人生目標。

「她叫出了我背上的紋身,並說,你的一生都在以錯誤的方式帶領別人。現在是以正確的方式帶領別人的時候了。」他回憶說,「你不是被召來當犯罪頭子的。上帝對你的生活有一個目的和計劃。你在那一刻,才真正開始與主的相遇。」

這位前黑幫頭目聽從了布蘭迪的建議。

特雷爾和他的妻子布蘭迪,以及他們的五個孩子。(特雷爾‧斯科特提供)

出獄後,看似偶然地,時年40歲的特雷爾與布蘭迪結婚,有了五個孩子,並在喬治亞州克萊頓縣定居下來。她們開始了牧師之職,現在在特雷爾曾經販賣快克、可卡因和大麻的同一條街道上回饋社區。6月,他們在麥克多納縣為他們的教堂奠基。

他稱作為牧師支持他的社區是他的「榮幸」,幫助當地的孩子、無家可歸者和不太幸運的人,以及迷失的年輕人,從走向黑暗的道路——就像他曾經那樣——回到正軌。

他說:「我在我曾經吸毒的那個社區工作。我看到曾經和我一起四處逃走的人……現實是,如果上帝能改變我,他也能改變他們。」

我們聯繫了特雷爾幫助過的其中一個年輕人,傑瑞德‧波茨(Jared Potts),31歲,來自亨利縣,曾有14年的「極端毒癮」。波茨告訴《大紀元時報》:「我曾吸食過冰毒、海洛因和藥片,以及所有介於兩者之間的東西。」我曾經進過11次監獄,參加過7個不同的戒毒所,試圖獲得幫助,我真的想改變。

波茨說,特雷爾牧師,「他真的把我放在他的翅膀下,把我當作孩子,並對我進行管教。他真的把生活技能傳授給我,他花了幾年時間與我相處,只是幫助我重新學習如何做人。……如果沒有他,我今天就不會在這裡。」

波茨已經戒毒五年了,現在他幫助年輕人,防止他們走向他少年時走過的路,以此來回報社區。

「我的生活發生了多大的變化,這就像白天和黑夜一樣」,他補充說,「如果你在五年前遇到我,我永遠不會想到我的生活會是今天的樣子。」

責任編輯:韓玉#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