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圖:地質學家在新墨西哥懸崖上鑿出小旅館

【2023年11月08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Michael Wing報導/趙孜濟編譯)他是想躲避核大屠殺嗎?誰會花20,000美元在陡峭的山谷中開鑿懸崖,以獲得幾平方英尺的額外辦公空間?

他是一名海軍情報指揮官。1982年,布魯斯‧A‧布萊克(Bruce A. Black)與礦工辛克兄弟(Zink brothers)一起,一邊喝啤酒,一邊在餐巾紙上勾勒出他的洞穴計劃。

這張餐巾紙上的計劃成為建造地質奇觀的基礎。舒適小屋位於新墨西哥州西北部的一種特殊砂岩懸崖山谷中,這種地層被稱為Ojo Alamo(忘了告訴你,布萊克先生同時也是一名地質學家)。

同樣值得一問的是,是誰在他的腦海中種下了如此瘋狂的想法?其實,這也許沒有那麼瘋狂,因為12世紀的土著祖先普韋布洛人(Puebloans)就曾經住在懸崖中的洞穴裡,並在向北不到兩小時車程的地方建造了令人歎為觀止的洞穴宮殿(Cave Palac)。

帶陽台的洞穴主臥室,可俯瞰新墨西哥州拉普拉塔河谷(La Plata River valley)300英尺的陡峭垂直落差。(由Kokopelli’s Cave提供)
位於新墨西哥州西北部的地質山谷奇觀Ojo Alamo的鳥瞰圖。(由Kokopelli’s Cave提供)

一些人推測,這些普韋布洛人將他們的堡壘建在懸崖的半山腰,部分深入山洞,目的是為了抵禦部落侵略者。

布萊克是想要一個僻靜的辦公空間?一個洞穴堡壘?還是一個核輻射避難所?都不是。相反,這間懸崖小屋變成了科科佩利的洞穴(Kokopelli’s Cave),或稱科科洞穴。雖然在某些方面受到普韋布洛建築的啟發,但它現在配備了舒適的住宿,還有早餐旅館的大部分設施。

辛克兄弟使用水力鑽孔和爆破來去除石頭,在活砂岩上雕刻了一個甜甜圈似的空腔。在內部,一根大的中央柱子支撐堅固的岩石屋頂。一扇門作為主要開口,外加一個帶有遠景的陽台作為次要開口。開口處可以俯瞰拉普拉塔河谷,垂直落差300英尺。

一條岩石小路深入山谷,通向新墨西哥州的科科洞穴。(由Kokopelli’s Cave提供)
布萊克先生的洞穴住所入口,由新墨西哥州懸崖邊的活砂岩鑿成。(由Kokopelli’s Cave提供)

起初,這個原始的、閒置的空間沒有完工,沒有家具,也多年未曾使用。它變成了一個年輕人聚會的場所,它成為破壞者的空白畫布,洞穴的內部被塗鴉和篝火產生的煙霧所覆蓋。

最終,布萊克受夠了,他用1/4英寸厚的鋼門擋住了入口。這個地方變成了某個「瘋子項目」的都市傳說,直到1993年。

時間過去了。最終,布萊克的兒子從空軍的第一次服役中回來了。他繼續他父親暫停的工程。他把這個洞穴變成了掩體、辦公室或懸崖宮殿以外的建築。它也不是一個民居,而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東西。

科科洞穴的內部視圖顯示了客廳、壁爐和前入口。(由Kokopelli’s Cave提供)
科科洞穴住所生活區的一部分。(由Kokopelli’s Cave提供)

「爸爸認為,將此處改裝成辦公室的後勤工作很麻煩,於是他放棄了這個想法。」布萊克的兒子告訴《大紀元時報》,「作為一項實驗,我與未婚妻和她的狗在這裡住了一年,因為當時我在拉斯維加斯開始了我的聯邦調查局特工生涯。」

到1994年,他已經將此地完全修繕成一個適宜生活的舒適小屋。兒子結婚後,布萊克把它變成了一家住宿加早餐旅館(bed and breakfast),直到今天。

它很舒適,但也是地質學家的夢想。它的紋理非常奇妙,四壁暴露著沉積在Ojo Alamo的砂岩地層:就在恐龍消失的最後一次大滅絕的邊界上方,在6500萬年前的新生代(Cenozoic)早期。

科科洞穴的客廳景觀。(由Kokopelli’s Cave提供)
奇瓦(kiva)式的傳統的普韋布洛壁爐。(由Kokopelli’s Cave提供)

受普韋布洛人曾經聚集的圓形石爐(稱為kivas)的啟發,科科洞穴有一個用當地砂岩製成的,並帶有orno的壁爐。今天,洞穴宮殿遺址中仍然有許多奇瓦結構。

電氣和其它水電設施穿過上方懸崖頂部的100英尺的豎井,因此小屋配備了現代化的舒適設施。這個豎井也是動力排氣軸。現在,他們有用於按摩浴缸的自來水,並帶有淋浴。當然,像任何住宿加早餐旅館一樣,它配有小廚房和洗衣設施。

科科洞穴的小廚房景觀。(由Kokopelli’s Cave提供)
(左)浴室設有按摩浴缸和淋浴;(右)窯洞廚房的景色,廚房還配有洗衣機和烘乾機。(由Kokopelli’s Cave提供)

科科洞穴的平面有一個約1,700平方英尺的自由流動環。浴室是唯一安裝了牆壁的房間。排水管在地板下開挖的凹槽內運行,流向山谷中的化糞池系統。

「修建這個山洞所花的資金很少。」布萊克的兒子說,「幸運的是,媽媽和姐姐為地毯和台面挑選了很好看的顏色。」

「這個洞穴,由於它的天然石牆,充滿了質感,我們特意避免增加什麼東西。」他們用白楊木裝飾了洞穴。

科科洞穴主臥室。(由Kokopelli’s Cave提供)
從科科洞穴的露台上眺望美麗的日落。(由Kokopelli’s Cave提供)

遊客可以參觀科科洞穴,入住其舒適的洞穴房間,並欣賞其壯麗的景色——也許就像12世紀的普韋布洛人一樣。業主將在附近法明頓(Farmington)的教堂停車場與遊客會面。遊客將驅車前往山谷,沿著懸崖半山腰的石板路走下,到達入口處的舒適壁龕。(帶上背包,但不要帶笨重的行李!)

洞穴離法明頓很近,所以遊客可以逛雜貨店或外出就餐。遊客必須將寵物留在家中,因為業主希望當地可愛的小動物,松鼠、花栗鼠、環尾貓和蜂鳥,在遊客逗留期間陪伴他們。

現在,人們似乎開始明白為什麼有的人,無論是布萊克先生還是祖先普韋布洛人,都想將懸崖洞穴作為住所。你不同意嗎?

原文「‘Cave Sweet Cave?’ Geologist Builds Cozy Cave Abode in Vertical Cliffs in New Mexico—Here’s Why」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