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神讓女子克服毒癮和賣淫問題 重拾生活信心

【2023年01月23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Louise Chambers報導/梓依明編譯)受70年代婦女解放運動思想的侵蝕,一位馬里蘭州(Maryland)少女為逃避自我沾染了毒品和性亂。她靠在美國首都街頭賣身以支付每日高昂的毒品費用,內疚和羞恥感一直困擾著她。信神後,她又重拾生活的信心。

現年63歲的麗莎‧克拉茨‧托馬斯(Lisa Kratz Thomas)是一名公共演說家,鼓勵囚犯重返社會的倡導者,著有三本書。她與丈夫約瑟夫(Joseph)和兩個孩子生活在弗吉尼亞州里士满(Richmond)。她暢遊美國各大州講述自己的故事,傳播愛和希望。她還曾在自由大學的集會上面對12,000名學生發表演講,並主持了兩年的每週廣播節目。

麗莎的信念是:神不會拋棄任何一個生命,所有的生命都很重要。

「有人問我說:『你的生活為什麼會如此快速地偏離正軌,陷入絕境?』」麗莎告訴《大紀元時報》,「這個世界的邪惡勢力不是從人長到十六七歲才開始下手的,而是在人生更早期就已經開始了。」

她認為,神會將這些被毀的人從地獄的深淵中救贖出來。「你所做的事、你犯的錯誤和罪都不是你自己本身,這些都是可以被原諒的。但你的這些經歷要讓別人引以為戒。」

麗莎曾在參議院小組委員會任職,研究弗吉尼亞州的囚犯重返社會問題。任職期間,她提交了三個法律提案,並最終成為州法律。(麗莎‧克拉茨‧托馬斯提供)

好與壞:從思想開始

麗莎回憶,5歲時她從學校回家,總會經過一座橋。她站在橋上看著橋下的水,想:「如果我掉進水裡,沒有人會想念我,世界也會變得更好。」

「我覺得上天造了兩種人:好人和壞人,而我就是個壞人。我內心的想法從不講給父母聽……隨著年齡的增長,這些不好的想法也在逐漸成熟,我覺得這些壞的想法就是我自己。當你喪失信心時,你就會聽到這些負面的東西,它們就成了『真理』。

「如果我信神,相信我的生命是獨一無二的,神對我一生都有安排,我頭腦中就不會有那樣不好的想法了:『你不行,你是個壞女孩,沒有人愛你,你不會被重視。』」

麗莎在自我懷疑和焦慮中煎熬著,消極的想法總縈繞在她腦海中,讓她相信自己是個壞女孩。(麗莎‧克拉茨‧托馬斯提供)

14歲的麗莎開始飲酒,當酒精麻醉身體時,所有的負面情緒都消失了。15歲,她失了處女之身。她解釋道:「回頭看看,我渴望一種愛、一種感情和被關注……我對自己的身體感到非常不滿意,所以我會做各種事情來逃避。」

麗莎18歲時搬出父母的房子,在華盛頓特區租了一套公寓。她在一家律師事務所擔任法律祕書,本來她的職業道路一片光明,可她卻被當地的夜生活所誘惑。她開始做調酒師,認識了一個毒販。這個毒販成了她的男朋友,後來又成了她的皮條客。

這個人帶著麗莎開始吸毒。麗莎說:「我根本就沒想過後果……(毒品)成了我一生的摯愛。我願意為它挨打,鋃鐺入獄。只要能讓我吸毒,我什麼都願意做。」

(麗莎‧克拉茨‧托馬斯提供)

墜入地獄的深淵

19歲的麗莎第一次懷孕了。她在學校受到的教育是,10週大的胎兒「只不過是個組織」。於是,她去華盛頓一家診所打掉了孩子。這段經歷至今仍困擾著她。

她回憶道:「給我墮胎的是個非常有名的醫生,……他開始給我做手術時,我心裡有種感覺,覺得這是不對的。我開始哭,我記得他說:『閉嘴,哭什麼哭?』那真是毀滅性的打擊。」

麗莎傷心欲絕,她的生活更是墜入了墮落的深淵。為了吸毒,她鼻梁、手臂骨折、耳膜破裂、肋骨斷裂,她的暴力男友甚至想放火燒死她。二人在街頭流浪兩年後,20歲出頭的麗莎轉而從事賣淫以賺取吸毒所需要的錢。當這對夫婦開出空頭支票時,麗莎被繩之以法。

她說:「我去一家酒吧拿支票,警察就在那兒等著。他們把我帶到了監獄……現在想來,這是發生在我身上最好的事。」

1990年,麗莎在弗吉尼亞州的阿靈頓(Arlington)縣監獄被監禁12個月。

麗莎利用一切機會逃避內心的掙扎,通過毒品和賣淫追求自由。(麗莎‧克拉茨‧托馬斯提供)

改變始於信神之時

麗莎服刑期間,與管教人員的一次談話觸動了她的內心。

麗莎說:「一天晚上,值班的管教人員在人群中把我叫出來。她看著我說,『麗莎,你在這兒做什麼?』我就開始背我做事的圖表,她說,『不,我不是問你做了什麼。我是想知道像你這樣的女人,待在這樣的地方做什麼?』

「當我鋃鐺入獄時,我覺得自己就像被丟棄的垃圾。但當我走出監獄時,覺得也許監獄的經歷改變了我的想法。」

在麗莎的生活真正迎來曙光之前,她又經歷了一輪暴力。離開監獄後,她見到了她男友,他們一起去吃披薩、喝啤酒,用空頭支票付帳,然後回酒店吸毒。麗莎當晚被暴打一頓,她走出酒店,坐在路邊。

「我仰望天空說,『神啊,如果你真的存在,你要麼就改變我,要麼就殺了我,我不能再這樣活下去了。』這實際上就是改變的開始。」麗莎說。

麗莎的生活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手中。她加入了一個「12步」項目,很快,她被同伴們快樂的情緒所感染。

麗莎談到,我們大家在一起談論信仰。大家認為,神希望看到人們能取得成功,但人們必須要為自己一生中所做的事情負責,有得必有失。

麗莎戒酒一年後遇上了現在的丈夫約瑟夫,丈夫無條件地支持她。但他們結婚初期,麗莎一直對自己的過去無法釋懷。

麗莎與約瑟夫及孩子們在一起。(麗莎‧克拉茨‧托馬斯提供)

麗莎想要孩子,但她的例假卻每月都如期而至,這讓她感到很糟糕。她說:「我一直在想,是喝酒導致了流產,還是流產讓我持續喝酒和吸毒?這是一個惡性循環。其實,墮胎損害了女人的權威,它奪走了上帝賦予女人的東西。」

麗莎希望上天能寬恕她的罪。一次她在日記中寫下了神傳遞給她的信息:「麗莎,我愛你。你的孩子在天堂等著你,他們原諒了你,我也原諒了你。」

麗莎和約瑟夫迎來了他們的一雙兒女,他們秉承著信仰來撫養孩子。

人在山谷中得以成長

2003年,麗莎發起了一項女性囚犯重返社會的計劃,命名為「新視野」,以幫助被監禁的女性重返社會。該項目運作了9年,並且在多麗絲‧巴菲特(Doris Buffett)的資助下建造了一所住處,慶祝所有參加該項目的女性再犯罪率為零。

啟動該項目最大的挑戰是麗莎殘留的自我懷疑,但項目的成功不言而喻。9年後,麗莎感覺到上天又安排她做一個新項目。

她說:「我在參議院一個再就業小組委員會中任職,我可以向大會提交法案,而這些法案通過後就可以成為法律。

「我能在這個委員會任職真是有點可笑。我是一名只受過高中教育的前罪犯,正在康復的吸毒者,卻和助理司法部長、部門管教負責人一起在這個委員會工作。我想,『好吧。無論如何,既然我在這裡,也許我可能永遠不會被問到,但只要我在這兒,那就有我要做的事情!』」

如今,作為兩個孩子的幸福母親,麗莎支持反墮胎運動,並利用她的廣播節目為她的信息贏得關注。「我想知道是否有墮胎10年不後悔的女性,結果沒人打來電話。」麗莎說。她堅信墮胎是「懦夫的出路」。

「總有其它的選擇」,她說,「每出生一個嬰兒,就有三個家庭在等著收養她。如果你打掉這個孩子,不僅那個孩子會死,你作為一個女人與生俱來的本性也會隨之消亡。每個生命都有其價值。

「當孩子們還小的時候,我們會談論神、談論生活、什麼是好的、什麼是正確的,什麼是道德的。」

麗莎說:「人們總說,『山頂的景色光彩奪目,但人要在山谷中成長。』」迄今為止,麗莎已經寫了三部書:《克服重返社會的障礙》、《這就是生活——不是彩排》和《黑暗中的光明》。

她相信正義,認為正是她不當行為產生的後果才促使她改變了自己的生活。她堅信,自己沒有什麼特別的,但在神看來,每個生命都是獨一無二的。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